抗孕 韓大輝  
 
   

主內平安!這兩天的禮儀凸顯教會的共融,諸聖節和追思己亡節將現世、天堂和煉獄的成員都連繫起來,各人處境雖然有別,但天國的真福已到呼之欲出的地步,大家通過基督,依靠聖神,投向天父。

「心靈潔淨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看見天主。」這句話在這時節聽來十分有味道。

天恩,讓我們繼續上一回有關抗孕或人工避孕的討論。讓我們鎖定在一個簡單的問題上:當夫妻相愛,又想做負責的父母,那為何在性行為中,不可用套,使精子和卵子不能相遇?反而要用自然家庭計劃(NFP)?前者方法簡便、安全,有甚麼大不了?後者要學習測度體溫及黏液的方法,又要選在「不孕期」中有性行為,可能又會測不準,何苦?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其《身體神學》中給了很好的見解,抗孕是不道德的。整個問題的癥結關乎兩方面,一是對自然力量的「操縱」,另一方面是人成長中的「自律」。前者使自然迎合人生,可配合科技,使生活更舒適,如:安裝自來水的系統,不必每天辛苦打水。後者要鎖定價值,鍛鍊意志,塑造優良人格和品德,常常選擇符合價值的事,擇善固執,如:慣常誠實,即使引起不便。

有人不想自己的寵物貓懷孕,便訴諸科技,施予絕育手術,此舉全為主人的「舒適或方便」,這是「操縱」貓的自然生殖,而對象是動物,不涉及道德問題。

可是,同樣的想法放在夫婦的性行為中,便大有問題。

他們兩人的性行為不是安裝自來水系統,而是愛和生育,並且在一個偉大的承諾下發生的:「我永遠只愛你」。通過此承諾夫妻二人成一體,各自向對方作出完全的自我奉獻,並因此向生育開放,這是天主交給人的神聖使命。

為此,性行為是高貴的,而且只有高貴的性行為,才可以令人得到真正的滿足,遠遠超過一瞬間的「舒爽」。

在性行為中,假如夫婦彼此說:「我完全奉獻給你,但讓我用套,所以我的精子不會給你」,或「讓我用藥,所以我的卵子不會給你」,這用套或用藥的行為是對愛和生育加以「操縱」,而這個「操縱」就會使夫婦的性行為淪落為「謊言」,變成說一套,做一套。

雖然夫婦有良好的意向要做負責的父母,但良好的意向不會使謊言變成真話。如果夫婦選擇「抗孕」就是同意彼此以謊言相待。深想一層,這個同意也是可怕的,怎會讓自己的愛人在最親密的事上說謊?可能很多人尚未意識恆久說謊,甚或鼓勵說謊,只會增加「出賣」配偶的機會。

人的身體不光是物質,是具有靈氣的,可傳送和接受真愛。人有智慧可以「操縱」很多事情,但不得操縱愛情和生育。做負責的父母是靠「自律」,如要調節生育,就用自然家庭計劃(NFP),因為這不牽涉「操縱」和「謊言」。為此,早在四十年前教宗保祿六世在在其《人類生命》已告誡我們,而後來的教宗們都以同樣的教導不斷訓示我們。

我們的身體是天主樂意寓居的神聖宮殿。天主喜歡夫婦有快樂、平衡和健康的性生活,但這快樂須源於真誠的互愛,而非流於尋求身體的快感,在性行為中,沒有愛的快感只會令人事後更寂寞、更空虛。

天恩,你還記得《小王子》的故事嗎?故事描述小狐狸和小王子成為好朋友,在相別時,小狐狸送他一句話:「世無雙目破塵緣,獨有靈心看昊天」,意謂世事的本質,非一般肉眼所能見到,只有用心才能看見。

沒有純潔的心靈,怎能見到性所帶來的幸福?若把性的高潮停在身體的舒爽上,那是糟蹋了高潮的動力,因為那動力是把人送到高處,往天主的愛裡去……。

「每天世界在變動,但願不變的是那純潔的心。」(李嘉齡)

送上祈禱和祝福,主內摯愛……

   
 
   
   

 

 

   
 

逝者已矣? 夏志誠

   
 

「老先生,你和妻子都年過八十,但仍然恩愛如常,相處融洽,未知有甚麼心得可以和我們一群準備結婚的男女分享呢?」「我和太太相處的心得很簡單,如果我有錯,立刻承認;如果我沒有錯,不要作聲。」

老先生的這個秘訣,固然值得細味和學習,可是當發生爭執時,錯又豈止單方面呢?的確,出錯犯過乃是人的第二天性,這也是為甚麼我們需要為亡者祈禱的原因。

世無完人

萬民四末,即死亡、審判、天堂、地獄,是所有基督宗派都信奉的基本要理,至於煉獄,則有所參差。不過,即使在信理上不承認有煉獄存在的基督徒,也有為亡者祈禱的習慣,因此可以說,他們在行動上是承認煉獄的存在,否則,為亡者祈禱就顯得毫無意義了。

當然,藉著基督,我們已分享到救贖的大恩,只要我們與他同死,也就能與他同生,可問題是我們之中,誰能肯定在逝世之前,已徹底的把舊我釘在十字架上呢?

主施憐憫

雖然我們不圓滿,但主卻是圓滿的。他的恩典、憐憫也不是只能施展在仍生活於世上的人當中,因為凡信他的人,「即使死了,仍然活著」(若十一25)。他既是生者和死者的主,他的憐憫當然也能施展在因自己的欠缺而未能分享到圓滿救恩的亡者身上,惟有這樣,主所作的許諾才得以圓滿實現:「凡活著而信從我的,必永遠不死」(若十一26)。

眾皆一體

為亡者祈禱同時也是在行動上承認我們全體人類都是屬於主的。我們都是他的肢體,彼此相關。這份眾皆一體的關係並不因死亡而消逝,所不同的是亡者只能在渴望期待中等候分享圓滿的救贖,而我們仍在世上者,卻可以藉著祈禱善行,幫助他們早日進入天主永恆的福樂。

其中的過程是怎樣?我們所「獲得的恩寵」是怎樣「過戶」給亡者的呢?這些我們都不大清楚。不過,如果今天我們能為各人的需要彼此代禱,為甚麼就不能為亡者的需要——分享天主圓滿的救恩——而代禱呢?如果我們承認一個人的善行能影響其他人向善,為甚麼不能接納生者的善行能幫助亡者更接近天主呢?

結語

老先生的婚姻心得,不是理論可以說得明白,解得清楚的,這是幾十年經驗累積的深切體會,為亡者祈禱的道理與此也有些類似。逝者並非已矣,生者還有可盡之務。讓我們為亡者祈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