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死入生 ——二○○六年復活節牧函

港墮胎率全球最高 陳樞機籲關懷生命

科普特正教會 來港設立分會

勞委會四旬期推出 體驗貧窮人生活計劃

正委會前赴立法會 呼籲回應普選訴求

陳牧探訪聖依納爵堂 祝聖新祭台與聖洗池

安貧小姊妹馬修女 復活節前回歸天家

 

 

 

 

 

痛打落水狗之後 蔡文傑


出死入生 ——二○○六年復活節牧函

恐怕有些失敬吧,在寫這篇復活節牧函時我想從復活蛋講起。為甚麼蛋和復活節扯上了關係?一隻蛋看來是沒有生命的,但卻會有新的生命脫殼而出。耶穌的屍體三天在墳墓裡,但第三天活生生的祂自己光榮地走了出來。


在植物世界裡種子看來也是沒有生命的,但從一粒很小的種子可以有一棵大樹生出來。植物和動物的生命用種子或蛋的形式傳遞下去。但個別的植物或動物終於會死去。


人看來也有一樣的命運,個別的人會長大,成人,衰老,死亡。但面對死亡我們不會覺得它是自然的,正相反,我們感覺到非常不自然。我們不能接受它。信仰向我們保證我們的感受是正確的。


天主是生命的根源,人的生命更是分享祂的生命,是祂的一口氣,祂吹活了我們是為和我們結永恆的盟約。我們一出現在祂面前,就永遠不能再消失了。


死亡不屬於天主的計劃,罪惡帶來了死亡,但死亡也不能破壞天主的計劃,天主聖子以死亡戰勝死亡。祂接受了死亡,一個很悽慘的,很不體面的死亡。祂真正的死了,沒有生氣地被放在墳墓裡,但祂也真正的復活了。


復活節的頌歌說:「生命和死亡展開了決鬥,一場驚心動魄的決鬥,生命的主宰竟然死了」原來祂以死亡戰勝了死亡,「祂永生永王」。


死亡本身並無價值,它能輕如鴻毛,它能重如泰山。基督的死亡是對天父的服從,是對人的眷愛,服從與愛,救贖了犯罪的人類。


從此我們可以放心說「生命只是改變,並非毀滅」,因為耶穌說了「我是生命,我是復活,……凡信祂的永遠不死」。


各位兄弟姊妹,你們不難猜想為甚麼我在復活節強調死亡的道理。教宗給了我紅袍,提醒我為了維護教會該不惜流血。我的這個默想恐怕有點自私……其實,這確實是復活節的訊息。復活蛋提醒我們,還有:「一粒種子,除非……」也提醒我們。願大家都從這默想汲取新的力量,投入新的生命!

 

你們的主教

陳日君樞機

▲top

港墮胎率全球最高 陳樞機籲關懷生命

 

(本報訊)陳日君樞機出席一個維護生命的活動時,呼籲信徒關懷生命。


為慶祝先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頒布《生命的福音》通諭十周年,由多個關注生命及婚姻的團體組成的「關懷生命聯席」三月十八日於堅道教區中心舉行名為「生命.乾杯」聚會,從信仰、醫療的角度探討生命的價值,以及愈來愈嚴重的墮胎問題。


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在聚會中指出,教宗於一九九五年頒布《生命的福音》通諭,清楚說明了生命是屬於天主,由祂賜予,故此人要珍惜及尊重自己和他人的生命。


陳樞機向約一百名參加者強調:「耶穌要我們保護弱小與貧窮的一群,胎兒在母體中是最脆弱的,完全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但現今很多人視墮胎為平常事,母親竟然是兇手。有些地方的法律可以容許墮胎,但法律可能是錯的,大多數人認同的事,亦未必一定是正確,我們有責任將錯的法律推翻,或起碼減低其作惡的程度。」

陳樞機:嚴正抗議墮胎


陳牧又認為每個生命都有其尊嚴和寶貴之處,不應以外在的條件去批判人的價值,生命由開始到結束,每個階段都應受到尊重。對於墮胎問題,他認為教會應該提出強烈嚴正的抗議。


大會邀請了一名孩子夭折早逝的母親分享。何梁敏儀形容,夫婦與只有三十五天壽命的兒子的生活是「幸福溫馨的日子」。何太在兩年多前懷孕,十六週時作產前診斷發現胎兒有問題,夫婦倆拒絕接受終止懷孕,因為他們深信生命是屬於天主,人無法操控,上主自有祂的安排。


何太坦言:「待產時期,我沒有終日以淚洗臉;相反,我們珍惜與BB相聚的分秒。夫婦與他一起祈禱,散步時告訴他天空彩雲,花鳥樹木是如何美麗,一家三口度過一段幸福溫馨的日子。」兒子出生後四天,夫婦送他受洗,讓孩子有領受聖事的福份。


「愛與生命工作室」負責人李鳳珊分享時指出,根據二○○四年衛生署資料,香港在全球的墮胎率位居「榜首」(每一百名嬰孩成胎的同時,其中約三十名胎兒給打掉),性觀念開放是導致青年人墮胎的原因。她說:「年輕人以為服食『事後丸』是避孕措施,這是錯誤的觀念,因為精子與卵子結合的一刻,就是生命的開始,事後丸阻止受精卵『著床』,其實已是墮胎的行為。」

宣揚貞潔信息 回應墮胎風氣


李鳳珊認為應該向年輕人宣揚貞潔的信息,才能遏止墮胎的風氣,她表示:「學校在推行這方面教育時,避免邀請家計會、衛生署講授,因為他們通常是介紹『安全性行為』,忽略正確的性觀念。」


另一位分享嘉賓歐陽嘉傑醫生表示,產前診斷的本意應該是盡力救治有問題的胎兒,但現在反而變成動輒終止懷孕,他稱:「例如地中海貧血,多年前醫學界已掌握在胎中換血的技術,但現實很多時是不去救BB,反而是找出有缺陷的BB來打掉。」


歐陽醫生自言基於良知,他絕不會參與打掉無助的新生命,但他承認現今的制度下,令到部份醫護人員被迫參與。


席間嘉諾撒小學(新浦崗)的同學獻唱生命之歌、胡振中中學的同學表演非洲鼓。

潛移默化 珍惜生命


有份獻唱的五年級學生楊韻羚對生命有這樣的看法:「要保護生命,因為十誡說不可殺人,就算是令人傷心的事也不可以做。」


楊錦桃老師表示:「雖然今次獻唱的同學大部份不是教友,但藉著歌曲帶出生命成長的信息,對他們有潛移默化的作用,達致福傳效果。」


參加者江太最欣賞是分享環節,認為能夠帶出主題的信息,但遺憾參加的人數不多。她說:「學校、家庭與教會的角色很重要,我有三個孩子,當懷第二個時就向大的灌輸生命的教育,學習尊重和珍惜生命。」


「關懷生命聯席」的成員包括有:出生權維護會、喜樂生命、公教婚姻輔導會、明愛家庭服務、愛與生命工作室、神職人員,以及其他社會人士。(寶)

 

何梁敏儀分享與孩子的生活。
聚會後陳日君樞機舉祭。

▲top

 

 

 

 

 

 

科普特正教會 來港設立分會

 
右起基督教蘇以葆主教、埃及正教會丹尼爾主教和君士坦丁堡正教會聶基道都主教,左二為希赫德。

 

(本報訊)源自埃及的科普特東正教會悉尼教區(Coptic Orthodox Diocese of Sydney and Affiliated Regions),新近在香港成立分會。


該香港分會秘書希赫德(Mina Shehata)三月二十四日對本報說,香港約有兩位該教會信徒。這團體取名「聖多瑪斯科普特東正教會」(St. Thomas Coptic Church of Hong Kong)


居港達十八年的希赫德說:「穗、港兩地共有二十多位科普特東正教會信徒,悉尼教區來港成立分會前,穗、港信徒一直有舉行聚會。香港分會希望向本地未有信仰的朋友,介紹基督信仰。一位神職人員會於四月來港為我們服務。」他表示,香港分會有意加入基督教協進會,跟本港的東正教及其他基督宗派維持友好聯繫。


此香港分會三月三日舉行成立典禮,由澳洲悉尼的科普特東正教會丹尼爾主教(Daniel)主禮,基督教協進會主席蘇以葆主教、君士坦丁堡正教會東正教東南亞教會聶基道都主教,以十多位來自各地的科普特東正教會信徒參禮。科普特正教會的主要活動範圍包括埃及,它是普世教會協會在中東地區的成員教會。目前在港的正教團體來自君士坦丁堡和俄羅斯聖統。(鄧)

▲top

勞委會四旬期推出
體驗貧窮人生活計劃

 

(本報訊)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舉辦「三百五十元過七天」體驗活動,讓信徒在四旬期內關心貧窮議題。


勞委會四月一日假柴灣海星堂舉辦誓師會及派遣禮,活動吸引約四十人參加。參加者須在四月一至七日,以港幣三百五十元應付日常開支,當中扣除屋租及水電費;參加者亦會把體驗和反省紀錄在開支表和日誌之上。


該活動推廣幹事馮菀茵四月三對本報說:「我們希望讓信徒體會低收入人士的生活,藉此了解貧窮議題。」這體驗活動是勞委會「家庭工資倡議運動」的項目之一。該會在聖誕期亦舉辦過同一活動。(祖)

 

▲top

正委會前赴立法會 呼籲回應普選訴求

(本報訊)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四月一日在立法會聽證會上發表聲明,指《二○○六年行政長官選舉及立法會選舉(綜合修訂)條例草案》並無市民所要求的普選成分,並呼籲政府立即回應市民的普選訴求;立法會四月三日完成審議該草案。


該聲明稱,有關草案無論對選舉委員會作任何改動,亦只是基於不平等的基礎上修補,跟天主教會的訓導原則背道而馳。(煇)



▲top

陳牧探訪聖依納爵堂 祝聖新祭台與聖洗池


(本報訊)座落油麻地的聖依納爵堂四月八日舉行新祭台與聖洗池祝聖感恩祭,該堂候洗者本年復活節便可在這個富有「聖言」幅度的聖洗池領洗。


彌撒由陳日君樞機主禮,該堂署理主任司鐸苑祥斌、前主任司鐸徐志忠等七位神父共祭。席間,陳樞機祝聖聖洗池,並取出聖水灑向祭台及參禮者;稍後亦祝聖新祭台,在新祭台上傅油及奉香。


該聖堂在讀經台下安裝新聖洗池,並為此修飾讀經台;一座刻有天父、基督、聖依納爵圖畫的新祭台(見上圖),代替了舊祭台。聖洗池由余蕙英修女設計、教區禮儀委員會主任羅國輝神父當顧問。此外,聖堂牆壁亦掛上堂區主保聖依納爵以及相關油畫,油畫乃該聖堂青年信徒劉婉婷繪製。


講道中,陳日君樞機說:「香港信徒應更珍惜聖堂,事實上,中國內地不少堂區都沒有聖堂,設施亦很簡陋。」就著讀經台、聖洗池及祭台的工程,陳樞機勉勵信徒重視聖言、聖洗聖事及聖體聖事,他說:「聖水像徵新生命……聖洗聖事是個很大的福分,幫助我們更新。」


負責統籌有關工程的徐志忠神父四月十日說:「以往聖堂施行的入門聖事,是以聖水倒在頭上。如用聖洗池浸洗,就能夠令禮儀更完整——讓新教友經歷『死亡』、更新。」彌撒上,徐神父稱讀經台下聖洗池的布局,見證基督死亡、宣告、復活的過程。


余蕙英修女禮儀當日說:「聖洗池設於聖堂內基督死亡這苦路之下,池邊的馬賽克玻璃和池內的大自然圖案,像徵聖神和萬象更新,聖洗池出口面向祭台,讓新教友繼續領受聖體及堅振聖事;讀經台鑲嵌了一列順聖洗池點水石而下的金線,象徵天主聖言是活水。」


聖依納爵堂區議會會長黃超說,聖堂的舊祭台連聖髑已恭送到九龍華仁書院的小堂內。製作新聖洗池的公司負責人楊鶴皋當日亦有參加禮儀,他說:「聖洗池的馬賽克玻璃圖案,這是本港的新嘗試。讀經台象徵活水的金線,以及池內多個圖案,以立體方式鑲嵌。」余蕙英修女補充說:「一般馬賽克玻璃圖案是拼砌而成的,但這聖洗池的花、葉等圖案,是原塊燒出來的。」(鄧)

 

陳樞機在新祭台上傅油
新聖洗池

▲top

安貧小姊妹馬修女 復活節前回歸天家

(本報訊)安貧小姊妹會馬修女(圖)(Sr. Margarita de la Conception)四月六日在上水北區醫院安逝,回歸父家,享年九十四歲。


馬修女為哥倫比亞人,於一九三五年五月二十九日矢發初願。在她七十一年之修道生活中,大部份時間在馬來西亞安老院服務長者,至二零零三年一月轉到本港聖若瑟安老院休養。由於年老體弱,晚年的馬修女須依賴輪椅出入,深居會院內。去年該會為馬修女慶祝發願白金慶。


馬修女的安所彌撒已於四月十日上午十時在上水聖若瑟安老院小堂舉行,隨即移柩至長沙灣天主教墳場安葬。該會懇請各位信徒為馬修女的靈魂安息祈禱。(公)

▲top

 

▲top

 

 

 

 


 

 
 

 

 

 
   
 
 
 

 

 
     
 

 

 
           
   

   

痛打落水狗之後 蔡文傑

去年到泰國旅遊期間遇上南亞海嘯,因而被揭發騙取綜援的梁惠琪,早前被法院裁定十一項欺騙罪成立,被判入獄八個月,但緩刑兩年。社會各界對事件議論紛紛,普遍認為判刑太輕,難起阻嚇作用。在該段期間,很多市民致電到電台的「烽煙」節目,表達對判刑結果的不滿之餘,亦順道發洩對綜援人士的種種不滿。有駕駛夜間的士的司機表示,每當他早上收工回家,都會碰到住在他附近的那名綜援人士,飲完早茶「咬住支牙籤」回來,他帶點不忿說:「我就做到死死下,佢就日日去嘆茶!」有些聽眾更言之鑿鑿稱:「我識好多人濫用綜援!」有些甚至表示「我隔離屋果個都呃緊綜援」!當刻,我感到十分驚訝,原來有那麼多市民都認識綜援人士,而且對他們的生活處境十分了解似的!然而,事實是否如此?


主觀感覺是一回事,但事實卻是另一回事。正如很多人判斷何謂「濫用」,不是根據客觀證據,反而包含了很多個人的道德判斷在內。我實在不明白,為何綜援人士不可擁有手提電話?為何上酒樓飲茶就是濫用綜援?事實上,許多人對現時的綜援制度都不甚了解,對綜援人士的生活處境更是一知半解,大多只是從傳媒一些偏頗的報導中或「聽人講」而略知綜援人士的處境,但這些都只是一些片面、零碎的片段,當中不少帶有偏見和誤解。


造成現時社會對綜援人士產生偏見、誤解和歧視的是特區政府。首先是九八年政府說了一句「綜援養懶人」,然後○一年再次高調指「一個失業家庭四、五口的綜援金有一萬元」,使不少人(尤其是低收入人士)從此認定「領綜援好過打工」。這些言論雖然已是數年前所說,但其影響力多年來依然不遜!直至最近多宗詐騙綜援事件被揭發,社署又趁機在不同的場合,強調他們已加大了打擊詐騙綜援的力度,在○五年四月至今年二月,社署共轉介二百七十宗懷疑詐騙綜援個案予警方跟進,與○四至○五年度同期數字(九十六宗)比較,增幅高達百份之一百八十一!是多數驚人的升幅!不過,這些數字雖然是真確,但它是否反映著真相?


另一組社署的數字卻告訴我們,○四至○五年度經查證為詐騙綜援的個案共有六百六十五宗,只佔整體近三十萬的綜援個案百份之零點二,而○五至○六年有六百四十六宗,同樣佔整體綜援個案百份之零點二,反映濫用情況並非如想像般嚴重。但為何社署只選擇性地發表對綜援人士形象有損的數字,而不公布那些更能反映真實情況的數字?他們有否想過,這些片面的數字會很容易使人誤以為,真的有很多綜援人士詐騙綜援?濫用固然是不能容忍,但我們也絕不能為打擊不足百分之一的濫用綜援者,而抹黑其餘百分之九十九的綜援人士!


痛打落水狗之後,我們該怎樣辦?繼續抹黑和歧視綜援人士,只會增加社會矛盾和排斥,不但無助解決問題,反而會為社會帶來問題,破壞社會和諧穩定。要減少社會矛盾、排斥和歧視,最有效的方法,還是如大多數的先進國家一樣,把社會福利發展成為一種公民權利,甚至是人權的一部份。

正義和平委員會供稿
http://www.hkjp.or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