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辛海綿樞機病逝

曾蔭權出任特首 信徒寄望聆聽民意

教統局法團校董會措施 教會學團稱帶歧視成分

明愛展晴中心開幕 輔導成功率六成五

聖言會周孝忠修士 本主日(26日)領執事職

夏其龍浸大會議探討 胡牧致全球主教信函

陳主教六月廿日在立法會 教育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上的發言

教理中心靈修日 傳道員進深使命

中大林業強教授 講解上主在京足跡

教會心

六四點滴 牧 杖

義筆容辭

不要「香港式民主」 陳麗娜


辛海綿樞機生前為中國教會擔當過橋樑角色。攝於二千年。(天美社資料圖片)
菲辛海綿樞機病逝

(本報綜合報導)菲律賓馬尼拉榮休總主教辛海綿樞機六月二十一日因病去世,享年七十六。

教宗聞訊後,致唁電讚揚辛樞機孜孜不倦地宣揚福音,同時推動菲律賓全國人民的尊嚴、公益和國家團結。

辛樞機一九二八年生於菲律賓,父親來自中國廈門,五四年晉鐸,六七年升主教,七四年升為馬尼拉總主教;兩年後,年僅四十八歲的他獲擢升為樞機。二○○三年七十五歲時,他因健康關係獲准呈辭。

辛海綿就任馬尼拉總主教後,即面對國家醞釀的大變革。一九八六年和二○○一年,他兩度聯同信眾和人民,為國家抵抗不良政權,即後稱「玫瑰經革命」。

此外,中國教會觀察員稱,辛樞機為中國大陸教會,擔當了重要的橋樑角色。聖神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林瑞琪六月廿二日對本報說,辛樞機一九八四年及八七年兩度訪華,為中國與普世教會、與世界擔當橋樑角色,甚有貢獻。他說:「他在菲律賓,也為到當地進修的中國神父及修道人,提供學習上的資助。」

菲律賓現任總統阿羅約夫人推崇辛樞機關心貧苦,說他是菲律賓人民的解放者,為菲律賓留下了自由、正義的遺產。前總統阿奎諾夫人說沒有辛樞機,菲律賓不會有民主。(祖/家)


曾蔭權出任特首 信徒寄望聆聽民意

(本報訊)對於曾蔭權自動當選行政長官,教會人士期望曾氏上任後,會約見民間團體,持開放態度去聆聽民意。

特區政府新聞處稱,國務院六月廿一日宣布,任命曾蔭權為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即時就職。曾氏六月廿四日在北京宣誓就職,正式履新職務。

宗座正義和平委員會阮美賢六月二十日對本報說,期望曾蔭權主動收集民間團體意見,她說:「有人認為曾氏未顯出他的誠意,他巡區以外,應主動約見民間團體,開放地聆聽民意。」

對於董建華任內的民主步伐,阮氏指「幾乎沒有進展」。她期望曾蔭權政府擴大諮詢架構。

回顧過去七年的政府與宗教團體的關係,香港基督徒學會總幹事胡露茜六月二十日說:「殖民地時代,基督宗教團體跟政府太緊密。當兩者關係減弱時,引發我們去批判地看待宗教團體的路向。」

胡氏指政府措施顯示,當局逐步收緊教會團體的辦學、辦社會福利的權利,政府不希望只依賴宗教團體。

來自社會福利界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期望,曾蔭權能夠正視貧富懸殊議題。張博士說:「雖然經濟好轉,但貧富懸殊會愈來愈惡化,因為基層勞工的薪金升幅不大、各種收費上升;許多工作工資低又沒有前景,經濟好轉也解決不了貧富懸殊。」

選舉事務處六月十六日宣布,曾蔭權自動當選為行政長官,並獲有六百七十四個有效提名。在四十名宗教界選委中,曾氏獲三十七人提名;天主教信徒選委方面,七人中六人提名曾蔭權,一人提名李永達。

另外兩位有意參選的人士李永達和詹培忠,均未獲足夠一百個提名,無法參選。有輿論批評,北京授意曾蔭權出任特首,致使他成為唯一獲足夠提名的參選人。(鄧)


教統局法團校董會措施 教會學團稱帶歧視成分

(本報訊)本地教會辦學團體反對教育統籌局提出、宣稱為協助學校設立法團校董會而提供靈活運用的撥款及支援措施,陳日君主教稱措施帶歧視成分。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六月二十日的聽證會上,本地的天主教會、聖公會和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的代表,反對教統局的建議。他們說,為那些合法地在二○一○年期限屆滿前不成立法團校董會的學校來說,有關建議不公平。聽證會上,陳主教稱有關措施,變相懲罰二○一○前年不成立法團校董會的學校。

教統局建議,讓○五至○八年成立法團校董會的學校,獲准更靈活運用撥款:小學可彈性運用每年三百萬元津貼,中學則可彈性運用每年五百萬元﹔學校每年額外獲得三十五萬元「起動費」;當局為有關校董購買責任保險。撥款期至二○○八至○九年度。

另一方面,陳日君主教、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學校教育部執行幹事袁天佑牧師,和聖公會教育幹事夏永豪,六月十七日於天主教教區中心與教育統籌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會晤,討論教統局的建議。

會後四人會晤記者,席間陳主教稱會議「沒有進展」,並指撥款措施是「歧視措施,不需要也不該實行」。他說,如教統局實行措施,教區可能被迫要採取法律行動。

夏永豪稱,無論學校何時成立法團校董會,都應該得到政府同一的支援。他說:「無論學校現階段法團校董會與否,學校應得到支援,以培訓校董去完善相關工作;津貼靈活運用撥款既令學生及家長受惠,就應劃一推出;所有校董在保險方面都應得到保障。」

羅范椒芬說:「每間學校有同等機會選擇成立法團校董會,所以沒有歧視。成立法團校董會涉及一定的工作,所以需要支援。」她說,成立法團校董會是下放更大財政權力的先決條件,對運用公帑有多一重保障。

袁天佑牧師說:「我們認為,成立法團校董會只是推行『校本管理』的其中一種方式。」對於政府立法要求學校成立法團校董會,多個教會辦學團體持反對態度;教會認為強制學校成立法團校董會外,還有其他方法去提高辦學透明度,不斷改進學校管理工作。(鄧/黃)

陳主教相關文稿見第二和廿三版


明愛展晴中心開幕 輔導成功率六成五

(本報訊)明愛展晴中心早前從荃灣聖母領報堂遷往同區眾安街新址,六月十八日中心舉行開幕禮;中心稱,服務一年多以來,輔導成功率約為六成五。

席間,中心服務使用者劉先生分享戒賭經歷。劉先生是前公務員,參與賭博逾三十年,曾負債四十萬,要兼職賺錢去還債;戒賭期間,劉先生一直獲妻子和家人支持。他說:「接受輔導兩、三個月已有成效,賭債方面已『止血』,不再添新債。現在我已百份百康復,開展人生新階段。」

提供戒賭服務的「展晴中心」成立於二○○三年十月,至本年五月底輔導過八百多位問題賭徒,以及五百多位賭徒家人。輔導成功率約為百份之六十五。

開幕典禮由湯漢輔理主教、明愛理事會主席曾慶文神父、民政事務局首席助理秘書長梁悅賢、明愛社會工作服務部部長陳秀嫻博士主禮。約二十位來自不同社會服務機構的人士出席。

致辭時,梁悅賢感謝中心輔導員,於過去一年為受賭博問題困擾人士,提供專業輔導及治療服務,讓他們重過新生。稍後,湯漢輔理主教主持祝聖房屋禮儀。

典禮後,中心督導主任鄧耀祖對本報說,中心求助人數於過去雖無顯著遞增,但目前青少年的賭博情況值得憂累:「賭風熾熱,不少青少年參與足球博彩。參與賭博的青少年大部份或未顯示出問題,而事實上,病態賭博是一個形成過程,潛伏的問題可能會在將來爆發,現在有許多『計時炸彈』。」中心資料顯示,問題賭徒個案中,五成五服務使用者從十一歲至二十歲就開始賭博,百份之三更於十歲以下開始。

鄧氏說,中心本年二月由荃灣聖母領報堂遷往新址。他表示,中心於聖母領報堂服務期間,獲堂區積極協助,雙方合作關懷受賭博問題困擾的人士,例如在堂區舉辦教育活動,與信徒探討隨賭博而來的問題。

他說,中心支援服務使用者的家庭成員,例如舉辦夫婦小組,參加反應踴躍;輔導員也在輔導過程中,檢視賭博有否影響服務使用者跟家人的關係。

中心提供電話熱線服務,並為其他專業人士提供訓練,以處理賭博問題。中心亦與其他戒賭機構保持聯繫,共同協助有需要人士。

民政事務局於二○○三年成立平和基金,資助明愛展晴中心及東華三院平和坊,推出戒賭服務。(鄧)

戒賭熱線:1834633


聖言會周孝忠修士 本主日(26日)領執事職

(本報訊)聖言會修士周孝忠(Charlton Plateros)六月廿六日(主日)下午三時,假彩虹戲t家堂領受執事聖秩,由湯漢輔理主教主禮。

周孝忠修士生於菲律賓,一九九五年進入當地的聖言會修院,九八年發初願,同年在當地接受首兩年的神學訓練。進入修院前,周修士為菲律賓註冊護士。

周修士二○○○年來港,他在中文大學完成兩年的中文課程後,在觀塘聖若翰堂從事牧民實習。修士在聖神修院完成了神學訓練,並在五月十日發永願。他又擔任聖母軍區團神師。

聖言會林永基神父稱,周修士在港領受執事,見證了菲律賓信徒的聖召果實,也是菲律賓團體的光榮。林永基神父是菲籍人士專職司鐸。(英)


夏其龍浸大會議探討 胡牧致全球主教信函

(本報訊)教區檔案處主任夏其龍神父出席一個基督宗教歷史研討會時,以已故教區主教胡振中樞機致全球主教的兩封信函,探討教會本地化、政教關係的議題。

香港浸會大學近代史研究中心六月十七至十八日假大學舉行「第四屆近代中國基督教史研討會」,本年主題為「近代中國基督教本色化的歷史回顧」,逾三十位來自中、港、台的歷史學者發表論文,天主教的包括夏神父和聖神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林瑞琪等。

夏其龍神父在題為《胡振中致全球主教的兩封信》的論文中,提出胡樞機一九八六年及一九八九年,先後發信予全球二千多位天主教主教,要求他們關注香港情況,首封信函關乎香港前途問題,第二封信函關乎天安門事件後香港的局勢。夏神父從這兩封信中思考本地教會與普世教會的聯繫,以及教會作為先知的社會角色。

天主教徒林瑞琪發表的《納匝納印書館與天主教傳播事工的本地化》,探討巴黎外方傳教會的納匝納印書館對本地公教文化事務的貢獻。此外,浸大公教徒學者朱益宜亦發表有關本地瑪利諾修女的史料研究。(鄧)


陳主教六月廿日在立法會

教育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上的發言

各位尊敬的議員:

「2004年教育(修訂)條例」一年前獲得通過。我們以為李局長應該感到滿意了,而留下來要做的該是:我們各自努力,準備面對這法例所訂下的2008年的檢討,俾澄清這法例是否是最好的、甚或是唯一的推進校本管理的方法,抑或還有別的方法能夠同樣好、甚或能更好地促進校本管理,例如:教統局1997年七號報告書所建議的雙層架構。

可是李局長不能等到2008年,更不能尊重法例所定的限期,他要趕盡殺絕,強逼我們馬上就範,接受新法例的一刀切方式。他提出了三個極不公道的措施,透過獎勵立即將校董會法團化的學校,變相懲罰我們。他辯稱這不是歧視,因為我們同樣可以馬上將校董會法團化而得到同樣利益,即是說:我們絕對有自由選擇受獎勵或被懲罰。但我們的選擇是合法的,為什麼因此要受到懲罰呢?

大家知道,法例在立法會獲得通過是怎麼一回事。政府在立法會擁有充份票數支持,不難使任何法例獲得通過;但今次因為反對聲音太強烈,為避免基本法23條事件重演,政府接受了2010年的期限、2008年的檢討、及可能延至2012年的期限;這等於說:法例裡有「內在的保留」,而這「內在的保留」在法律通過時也成了法律的一部份,尊重法例也應包括尊重法例裡的這一部份。因此,對我們全體天主教學校選擇了在限期未到前不將我們學校的校董會法團化,李局長應該予以尊重。

教統局有責任執行法例,但不應該超越法律。這有「內在保留」的法例並不要求大眾興高采烈盡快去執行,亦沒有要求、而且也不允許教統局催迫任何學校在限期未到前一定要將校董會法團化,或因此而受到懲罰。

法例通過並不等於政府在呈上法例草案時的意願也得到贊同,更不等於政府在辯護草案時的一切理據也得到認同。

我們今天還堅持:新法例使我們不能確保在天主教學校裡繼續按我們的理念辦學。

我們還堅信:還有其他有別於新法例的方法,可以、甚或更好地推進校本管理(例如教統會七號報告書建議的雙層架構)。

我們還絕對否認:法團校董會本身更具透明度、更有問責和制衡力 (check and balance)。

我不欲在這裡重覆那些辯論,有興趣的可以參考我們收集了的一些文章。

至於說:不將校董會法團化的學校更易濫用公款,所以不應享受用資金的靈活性或自主權;這番說話簡直是侮辱多年出錢出力幫政府辦學的忠誠夥伴。

其實,我們還堅持新法例違反基本法141條;既然教統局運用三項不公正的措施逼我們立即執行這違反基本法的新法例,我們在此嚴正聲明:如果教統局不明文答應在有關三方面(開動費,靈活運用資金,買責任保險)都一視同仁,又如果教統局作出任何一項措施,祇把利益給予有法團校董會的學校,而歧視不將校董會法團化的學校,則我們決定申請司法覆核。

陳日君主教

天主教香港教區

● 陳日君主教六月二日致立法會教育

事務委員會主席及各委員信函,見

第廿三版


教理中心靈修日 傳道員進深使命

(本報訊)二百多名主日學及成人慕道班導師出席靈修日,在聖體與靈修當中進一步認識自己的使命。

教區教理中心六月十二日假主教座堂舉辦「聖體年傳道員靈修日」,二百五十名導師參加。當日程序共分兩部份。先由陳志明副主教主持朝拜聖體及專題講座。陳副主教引述聖奧斯定的《傳道員指南》,提及若傳道員遇上失望、抱怨、欠自信、不平靜及自覺能力有限時,應視作為受考驗的機會。

陳副主教說,傳道員本身的信仰生活也是講授要理的內容;他們也要清楚慕道者的背景和意願,從而更深地認識天主、自己及其他人。他又引用已故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兩份文件《主的日子》和《活於感恩祭的教會》提醒參加者主日的重要性,並從聖體聖事中得到傳揚福音的力量與泉源。

程序的第二部份,是由陳日君主教主持感恩祭及頒發慕道班及主日學導師服務獎狀。陳主教在感恩祭講道中表示,傳道員就是教會的代表,幫助他人認識天主;而普天下的人都有名份得聽福音的喜訊,特別是弱小和受歧視者;至於所傳的內容,就是「天國的來臨」,而耶穌就是天國。

陳主教引述當日的福音指出:耶穌賦予宗徒特別的權柄和能力,是要他們付出愛心和同情心;傳道員不單是向人解釋規則和道理,也應把基督的心肝和愛心傳達給別人。

最後,陳主教頒發服務獎狀予來自四十一個堂區,共一百三十九位的成人慕道班及主日學導師;當中服務年資最長者為聖瑪加利大堂的霍潤芝女士,她投身教理講授工作共五十五年。根據教理中心本年五月份的統計,現時在堂區擔任成人慕道班導師共五百零七人,主日學導師共一千零五十人。(公)


中大林業強教授 講解上主在京足跡

(本報訊)聖母進教者之佑會在「尋找天主的故事」最後一講中,邀請了該會會員、中文大學文物館館長林業強教授(圖),以「上主在北京的足跡」為題,講解天主教在中國的歷史,以及公教文化與中華文化的交流。

講座中,林教授先介紹天主教傳入中國的歷史,進而介紹在北京城內,現存的天主教會東南西北四大聖堂的歷史和建築特色。林氏亦簡介了位於市內滕公柵欄的利瑪竇等傳教士的墓地,和現存五塔寺石刻博物館正福寺村的法國傳教士墓碑。另外,觀象臺留下了當年耶穌會士出任欽天監所製作的天文儀器,圓明園的西洋樓遺址,看到法國耶穌會傳教士帶來的中西合壁的奇異建築風格西洋奇技。

林氏非常欣賞來華傳教士在中西文化交流的貢獻。他們一方面將西洋奇技、西學、科技、繪畫、製造了玻璃、琺瑯和其他精美工藝美術品傳入中國,同時也翻譯了中國的四書五經,向西方介紹中國的歷史、地理、風物天文、醫學知識等,令歐洲在啟蒙運動時期,刮起了著名的「中國風」。

是次講座於五月廿八日假「靈火文化中心」舉行,約六十人參加。(公)


教會心

六四點滴 牧 杖

最近有教友對我說:「神父,六四真係唔應該平反!」我問:「點解呀?」教友回答說:「如果六四一日唔平反,就繼續成為一塊照妖鏡,好有用!」有道理!有道理!

不過,很矛盾,真理應該支持,我覺得那位教友的說話是真理,那麼難道六四就不應平反嗎?如果有兩件事同樣是真理的話,怎樣取捨呢?

※ ※ ※ ※ ※

六四發生於主日凌晨,各位教友,你記得是常年期第幾主日嗎?是常年期第九主日,我記得十分清楚,因為我是一位神父!你記得當天彌撒開始時的集禱經說甚麼嗎?你不會記得,曾蔭權先生也不會記得,我記得十分清楚,因為我是一位神父!

禱文這樣說:「天主,B上智的安排永不會錯;求B消除人間的種種災禍,恩賜我們萬事順遂。因B的聖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祂和B及聖神,是唯一天主,永生永王。亞孟。」下次到聖堂時翻開主日讀經看看罷!

這句禱文,我讀完「天主」兩字之後望著接住的一句,「B上智的安排永不會錯」,腦海中滿是不久之前才由電視看到的畫面,我怎能讀下去?

我停頓良久,滿眶淚水,我承認那一次是我唯一一次「有心地無心」匆匆讀完那篇禱文!

或者,正如曾蔭權先生所說,我是「激昂」、「衝動」、「不理性」!

※ ※ ※ ※ ※

唔講你唔知,六月四日有一個教區神父生日,六月三日有兩個,六月五日有兩個,不用和他們慶祝生日了,因為一到生日就想起六四,無乜mood!


義筆容辭

不要「香港式民主」 陳麗娜

曾蔭權終於取得七百一十四票,在沒有對手的情況下自動當選。這個結果其實早已在前任特首董建華辭職時便可預見。曾先生於上月還未參選時,強調是次特首補選,須面向七百萬市民。比對他和二○○二年前特首董建華爭取連任的時候,曾蔭權的競選工程是多了政綱,也積極落區與市民接觸,也表明當選後仍繼續做下去。但兩人在競選期間,均未有舉行面向市民的公開答問大會。在形象上,曾蔭權較董建華更能體恤基層市民的需要,就如他在其參選演說中所說的,他是由基層出身,由推銷員奮鬥至今成為特首。可是,綜觀其所謂的落區活動,與市民近距離接觸,只是場個人表演而已,反而一些基層團體邀約他出席一些選舉論壇,一方面可讓廣大的基層市民有機會向他表達訴求,另方面也讓他有機會向市民表達他的施政綱領,但可惜他卻以事務繁忙而推卻了。或許,真正的原因是他不需要向沒有選票的市民交代他的治港政策,而他真正面向的是有選票在手的八百人的選委會而已。

自動當選行政長官的曾蔭權,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絡(CNN)訪問時,被問到香港何時有普選,他表示沒有人能有一個確實日期,但政改是他上任首先任務之一,目標是要建立一個有效又和諧的政府,維持經濟增長。因此,他會改組行政會議及擴大策略發展委員會,令到更多人參與決策,建立「香港式的民主」。但問題是,他忽略了香港政制的根本問題,就是立法會的權力有限,議員只可透過否決政府撥款、成立調查委員會,又或以提出質詢等方法來影響政府,以及向政府施加壓力。再加上以分組點票的機制,使一些保障基層市民,如「設立最低工資」等議案沒法通過。由此可見,立法會的民意代表實質上沒有渠道參與管治。結果,民意無法有效反映在施政上,當市民不滿政府表現時,只好走上街頭表達意見,這根本的問題不是所謂的「香港式民主」可以解決的,亦不是香港市民所要求的民主。

市民要求的是,無論是身處高位,或只是位升斗市民,所手持的選票的份量是同等的,每個市民都有機會選出他們心目中的行政長官,而不只是某些人可擁有這個特權。多次遊行和不同的民意調查結果都充分反映出,香港市民要求普選的呼聲。可是,候任特首曾蔭權解讀「七.一」市民上街的理由是,雖然有市民要求普選,但亦有很多市民是為經濟理由而走上街頭,因此他首要的任務是促進香港經濟發展,而普選則要視乎廣大市民及中央的意願。明顯地,曾蔭權只顧及中央的意願,而忽略了香港市民的意願。

七.一將至,讓我們以腳步和汗水告訴曾先生及中央,港人對普選的堅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