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洲花地瑪聖母像巡遊 飄色描繪天使守護香江

立法禁止性傾向歧視 引起基督教團體討論

華人網上福傳學校 開課培訓七百學生

公教地理學者 講解聖地環境

堂區推廣關懷信息 醫院牧靈同工

聖體年聖堂朝聖之旅

母佑會修女趙寶貞安息

教會心

前瞻香港教會 牧 杖

義筆容辭

善待她們 孔令瑜


長洲花地瑪聖母堂舉行聖母像巡遊,信徒抬著聖母像,經過長洲的街道,顯示聖母對島上居民的母愛和關心。
長洲花地瑪聖母像巡遊

飄色描繪天使守護香江

(本報訊)逾千信眾出席長洲的聖母敬禮遊行,當中加添了三台「飄色」;參禮者祈求聖母轉求天主,讓各人得享和平健康。

長洲花地瑪聖母堂五月二十二日舉行聖十字架及花地瑪聖母敬禮遊行,當中加插了島上獨特的「飄色」:分別描繪長洲、香港和中國的守護天使。在聖堂誦念玫瑰經後,近一千二百人的巡遊隊伍在「光榮十字架」帶領下,由教堂路出發,帶同聖母像行經東灣路出海傍街,再折返聖堂,歷時一小時。

巡遊時聖母像前後簇擁著不同族裔籍的「小天使」;來自不同堂區的參加者手持所屬善會、團體的橫額,沿途詠唱聖詩。

今年遊行的特色是安排了長洲的傳統「飄色」,三位小朋友穿上中國古代人物的服裝,分別代表長洲、香港及中國大陸的守護天使,作出合什祈禱和祝福的動作,贏得陣陣喝采聲。

四歲的吳穎堯是三位守護天使之一,她說一點也不緊張,因為「聖母媽媽會保護我」。聖本篤堂的陳澤棠伉儷已是第三年參加這個盛會,陳太表示:「很有意思,對自己的信仰,對福傳都很有幫助,求聖母為我等祈。」八十多歲的呂月明婆婆是長洲聖堂的信徒,她強調:「只要行得到都會參加,聖母一定會保佑我們平安。」

菲律賓籍的女信徒更穿上漂亮隆重的禮服,表達對聖母的敬意。隊伍沿途吸引大批人士觀看。

遊行完畢,眾人返回聖堂,參加由該堂主任司鐸楊正義神父主持的祈禱及聖體降福。

教會宣信,童貞瑪利亞「以自由的信德和服從,與天主救人的計劃合作」,她以整個人類的名義,說了「願你的旨意承行」,因她的信從,她成了「新的厄娃」,眾生之母。(寶)


立法禁止性傾向歧視 引起基督教團體討論

(本報訊)就著政府應否立法禁止性傾向歧視,基督新教團體內贊成立法者認為此舉可保障同性戀者免受歧視,反對者認為立法是製造特權。

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五月廿二日在屬下的《基督教週報》發表聲明,反對政府為「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認為立法是「製造同性戀者為特權階級」,又呼籲成員堂會的信徒以「一人一信」方式反對立法。

聯會稱,從美加及歐洲的經驗,訂立「性傾向歧視條例」後,當有人堅持其立場,拒絕聘用或解僱同性戀者,都可能遭檢控;而「性傾向歧視條例」生效後,任何人「都不能鼓吹法例所禁止的歧視行為,持反對立場之評論者,其人權言論自由,將遭扼殺」。「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聯合了三百零六間基督新教的成員堂會。

然而,香港基督徒學會事工幹事范立軒五月廿三日稱,按照平等原則,應立法保障同性戀者,在日常生活、工作等方面免受歧視。

基督徒學會贊成 立法保障免受歧視

范氏說,立法不等於預設同性戀屬正確,法例旨在提供平等機會,跟政府是否容許同性戀無關,而社會對同性戀是否屬正確,亦意見各異。

基督新教徒范立軒認為,保障基督徒的言論自由,跟保障同性戀者免受歧視,兩者互不侵犯,他相信即使通過「性傾向歧視法例」,也不會遏抑反對同性戀的意見。他指出,有關立法不等於開放「同性婚姻」,因兩者屬不同範疇;對於部份團體擔心有關立法會為同性婚姻舖路,范氏表示理解這些團體的憂慮。

「維護家庭聯盟」發言人蔡志森五月廿三日說,團體不反對檢視現行法例,避免同性戀者受不公平對待,但反對為性傾向歧視立法。

蔡氏稱,性傾向歧視立法預設了同性戀屬正常行為、在道德上是正確的,也為同性戀者提供特別保護。維護家庭聯盟呼籲社會人士公平對待同性戀者,民間團體支援和關懷同性戀者。聯盟四月廿九日在報章刊登聯署反對立法,表明「反對歧視同性戀者」不等於「贊成性傾向歧視立法」。

民政事務局發言人五月廿三日稱,當局將成立「性別認同及性傾向小組」,宣傳不同性傾向人士都能享有平等機會的訊息,接受和處理有關性傾向歧視的投訴,以及進行有關性傾向歧視的研究。

天主教方面,教會認為同性戀行為是「本質的錯亂」的同時,亦表明應該以尊重、同情和體貼對待同性戀者,避免對他們有任何不公平的歧視。(鄧)


華人網上福傳學校 開課培訓七百學生

(本報訊)一間跨地區的網上福傳學校五月十五日聖神降臨節舉行開學禮。來自二十多國近七百名學生須透過互聯網,開展為期兩年的福傳課程,加強靈性培育及對不同福傳方法的認識。

「逾越知音網上福傳學校」五月十五日假銅鑼灣聖保祿學校中學部舉行開學禮,本地約有四十名學生到場出席,多名海外學生亦透過網上視像通訊系統即時觀看典禮。

截至五月十七日,共有二十六個國家和地區,近七百名學生在該校網頁登記及被確認身份。校監恩保德神父形容創校是「大膽」之舉:「我們有六百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但(學校)無特別基礎亦無錢,只有三十六個課室——網上平台。」

開學禮上主持祝聖禮儀的陳志明副主教認為,網上福傳學校可讓各地成千上萬的人在網絡互通,是福傳新文化。

不設課室 設網上平台

該校英文部校長李碧璇禮儀後對本報稱,學校本年一月開始報名以來收到不少查詢:「最常見疑問包括擔心未能在兩年內完成課程,害怕功課多,憂慮不懂中文輸入法而影響在(網上)平台討論等。」該校設有二十二個中文及十四個英文學習平台,供學生與修讀同科的學員研習討論,而導師與校方會跟進各平台的進展,在有需要時提供協助。

據校方表示,互聯網上有成千上萬的福傳學校,但這是首間為華人天主教徒而設(設有中文學習平台)的網上福傳學校。

開幕禮上,出席者以廣東話、普通話及英語歌唱由兩名公教青年為學校編寫的校歌。本身是該校統籌導師的崔博士(Dr. Venantius Tsui)在墨爾本透過視像系統致辭,期望學生多在學校的網上平台發表意見。

照顧海外華人需要

大會借助網上交談工具、致電長途電話及視像系統,與身處馬來西亞、布里斯本、洛杉磯、溫哥華、秘魯、汶萊、候斯頓等不同地區的學生通話問好。期間,汶萊主教與秘魯主教透過視像系統向學校送上祝福。校方又即場進行網上實習,向海外及現場參與典禮的學生作聖經測驗。

息影數年,現定居上海的公教藝人陳美琪報讀了此課程,希望加強向人福傳的信心。她表示過去向朋友福傳時遇到不少阻滯,「非信徒願意聽道理,但上聖堂望彌撒卻因不明白禮儀感到沉悶,甚至『嚇驚}』。」對於課程希望學生每星期花三至四小時上網研習,她認為只要用心學習必可完成課程。「沒時間就要取捨放棄其他活動。」她說。

定居澳洲柏斯十年,最近回港工作的李婉怡當日表示,在當地土生土長的華人青年信徒主要參與英文福傳團體,但發現華裔新移民、留學生卻缺乏渠道接觸教會。因此,她希望透過此課程了解更多中文福傳技巧,照顧這些人的需要。

逾越知音網上福傳學校旨在培育信徒從事不同的福傳工作,為學生提供為期兩年,特別專注亞洲區的福傳免費課程。學校採用雙語教學,報讀者每星期需抽數小時研習由校方提供的資料,並與其他學生交流切磋。學生完成首學年課程後,須於第二學年提交一個福傳計劃書。完成兩年課程者可獲頒發畢業證書。李碧璇指學校雖然已開課,但仍歡迎有興趣的信徒申請報讀。(莫)

網上福傳學校 www.evschool.net


公教地理學者 講解聖地環境

(本報訊)公教地理學者杜嘉恩主持「尋找天主的故事」講座,講解「聖經時代聖地的地理環境」。

聖母進教者之佑會四月三十日假「靈火文化中心」會址舉行講座,香港教育學院高級講師杜嘉恩向約一百位出席者分享聖經時代聖地的地理環境。

杜氏介紹聖地的地理位置、版圖和在聖經中的不同名稱;繼而透過平面、立體和剖面圖多角度,展示和解釋聖地內各個主要自然區域的地理特色。

講座的內容涉及聖地的氣候與物產的關係,並解讀聖經中提及氣候與物產的部份章節的內容,特別是「流奶與蜜之地」的意思。講者更以多媒體方式展示聖經中常見的農作物,例如橄欖、葡萄、無花果和小麥等。

講者簡述聖經中「地」的概念,交代地理環境與耶穌生平的關係,指出耶穌講道的例子大多取材自祂所認識的生活環境。(公)


堂區推廣關懷信息 醫院牧靈同工

(本報訊)教區醫院牧民委員會在醫院的牧靈同工,五月十五日聖神降臨節在兩間聖堂分享工作心得,並推廣關懷病弱者的信息。

醫委會在瑪麗醫院及黃竹坑護老院的牧靈同工,五月十五日聖神降臨節應邀前往香港仔聖伯多祿堂,出席該堂關懷病弱者的活動。彌撒中,牧靈同工分享關心病者與福傳的關係;當日堂區內也介紹了關顧老弱者的善會,如送聖體員、探訪組、善別組等。

同日,醫委會培訓主任杜敏萍及麥理浩復康院的牧靈同工,亦應聖安多尼堂義工牧民探訪團邀請,在該堂介紹探訪老人的技巧,以及探訪中的福傳方法。杜敏萍指出透過探訪者的關懷,患病者能感安慰,從而認識基督。

本年初,醫委會推動所有服務醫院牧靈的同工,到所屬堂區宣傳,介紹牧靈服務與教友的關係,提醒教友多關心病弱者。醫院牧靈同工至今到訪過二十二個堂區、在七十多台彌撒中宣講了牧靈服務的信息、並派發了五千多張傳單、亦招募了不少熱心的教友當義工。(公)


聖體年聖堂朝聖之旅

(本報訊)教區禮儀委員會為幫助信徒在聖體年內與天主建立更親密的關係,五月十六日舉辦「聖體年聖堂朝聖之旅」,共四百多人參加。

活動吸引全港三十個堂區、四百多人參加,行程包括參觀堅道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天水圍聖葉理諾堂、青衣聖多默宗徒堂和尖沙咀玫瑰堂。大會稱,主教座堂和尖沙咀玫瑰堂建於梵二以前,另兩間教堂則是最新落成的聖堂,它們代表了香港教區初期傳教生活的發展,以及教區最新建成的聖堂形式。

當日行程中,先由夏其龍神父介紹主教座堂的歷史;然後由禮委會主席羅國輝神父從靈修角度介紹聖堂的一些事故。結束前,信徒應邀到耶穌聖心祭台、若瑟神父墓碑、及存放著中華殉道聖人聖髑的苦難祭台祈禱和獻花,以示不忘當年開教的傳教士和教友所付出的辛勞和成果。

在天水圍聖葉理諾堂和青衣聖多默宗徒堂,朝聖者聆聽了聖堂的歷史、設計概念;在聖多默宗徒堂,羅神父還帶領教友朝拜聖體,給教友聖體降福。至於最後一站尖沙咀玫瑰堂,適值該堂今年慶祝一百周年,朝聖者亦聽過了當年神父的傳教工作,要兼顧筲箕灣區及石硤尾區,直至有聖德肋撒堂及聖十字架堂的建成。(公)

教區禮儀委員會出版了聖堂朝聖手冊《行糧》,介紹本港十間聖堂,包括聖堂歷史、救恩故事、設計概念、建築特色及地理位置


母佑會修女趙寶貞安息

(本報訊)母佑會中華會區趙寶貞修女(Sr. Rosa Zoller)(圖)五月十二日早上在九龍醫院蒙主寵召,享年九十八歲。

趙修女一九○七年二月十七日生於德國一個公教家庭。她加入母佑會後在意大利接受培育,發修道聖願後兩年,即一九三四年來到中國紹州傳教。

一九四五年趙修女先後獲派到澳門、香港及越南為貧苦青少年服務;七五年再到香港服務,直至生命的終結。在漫長的修道生活中,趙寶貞修女以認真、勤奮的態度去適應和學習不同的文化及語言,以忠誠及謙遜去實現修會派遣給她的工作。她曾是修院院長、幼稚園及培育院的導師。

修女一生熱愛耶穌、聖母及敬禮聖體,在晚年和病弱中更顯信德的光芒。母佑會已於五月二十日晚為趙修女舉行守夜禮儀,廿一日舉行安所彌撒,靈柩隨即下葬長沙灣天主教墳場。母佑會邀請主內兄弟姊妹為趙修女靈魂安息祈禱,感謝她為福傳所作的完全奉獻。(公)


教會心

前瞻香港教會 牧 杖

少人回應司鐸聖召是經濟發達國家統統要面對的難題,不論第一世界抑或第三世界,只要那個地區經濟有起色,那兒的聖召便會明顯減少。中國大陸是個實例,雖則教會給打壓多時,最近才享有多一點自由,照理應該聖召蓬勃;然而有志修道的青年男女當中,仍是以來自清貧的農村居多,大城市的人較少。這是普世現象。南韓是個十分尊重宗教的國家,六七十年代軍人獨裁統治,天主教站在受壓迫人民那邊,反抗暴政,深得社會人士欣賞。據聞那個年代申請入修院的青年,要長時間輪候。八十年代民主政治抬頭,經濟起飛,聖召不再像從前那麼興旺。至於歐美國家,從招攬人才角度去看,簡直是災難性的低落……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身故,不少人期望接班人會有一番新作為;為了解決地區性的聖召荒,終身執事的聖職權範可能擴大,教會會認真檢討沿用了好幾百年的「司鐸聖職」與「獨身制度」的必然關係,甚至重提女性晉鐸的可能。然而教宗本篤十六世當選,已經清楚說明許多人的推測很不切實際。終身執事仍舊會以「襄助」的角色在主教及神父的身旁出現。我指的不單是禮儀崇拜,現實生活也一樣。「獨身制度」問題更加敏感,過去幾年教會飽受「性醜聞」衝擊,經濟損失巨大,形象每況愈下,不少青年在修道院門前卻步。但更可惜的是官方只會評論那些犯上刑事罪行的神職人員,歸咎昔日修院收錄修生時不夠嚴謹,或慨歎那個年代根本沒有心理輔導可以幫上一把。而敢深入研究是否做好司鐸必然是「獨身制度」果實的卻寥寥無幾。絕對化這理論的,豈不是視東正教、東方禮的已婚神父或基督教的牧師都是二等神職人員?惟願我這番話不會開罪四方君子……

從前歐洲教會執外方傳教牛耳,十八十九世紀最盛,後來加入了北美及澳洲團體。他們實在對亞洲、非洲和南美洲的福傳工作貢獻良多。我們香港當然是其中受惠人。但時移勢易,今天上述的地方教會衰落,反之是從前屬傳教區的教會興旺起來,並孕育出不少外方傳教士。比方美國許多教區愈來愈多越南籍的神父參與教務,就是個非常有趣的現象……

話說回香港,今天國籍司鐸的平均年歲是六十三,十年後是七十三,因為我們沒有新血注入。五六十年代的外援神父、修士、修女主要來自意大利、法國、比利時、愛爾蘭及美國。後來七八十年代本地神職班興起,做了主要堂區的負責人,只可惜今天後繼無人了,外方傳教士又要負起重任。不過今天的人手來源起了巨大變化,我們跟南韓、日本、菲律賓、越南、印尼、印度、墨西哥、阿根廷,甚至非洲的神父兄弟並肩作戰。人生多變,天意難測。


義筆容辭

善待她們 孔令瑜

二○○○年,香港終審法院就莊豐源一案作出判決,指所有在港出生的兒童,不論其父或母是否香港居民,均可享有居港權。

判決至今已經接近五年,隨著自由行及中港交往的頻繁,近年來愈來愈多內地婦人選擇在港產下孩子。衛生福利局近年來多次公開表示,很多內地孕婦因未能支付醫療開支而走數,令到該局人手越見緊張之餘,資源亦因此非常緊絀,不少人士開始獻計,以堵塞有關「漏洞」,這些計策包括停止為嬰兒簽發出生證明、修改基本法、甚至當作一門生意處理,推出二萬元,包三日兩夜之生產套餐、或禁止她們在兩年內再次入境等等。

我們質疑這些方式成效之餘,亦擔心這些計策背後引發的歧視。對於所有未能支付費用的內地孕婦,我們是否可以在未有了解和溝通之前,就一律將她們簡單歸類為「包袱」或「計時炸彈」?

當然,我們並非鼓勵內地人在港濫用醫療及福利設施,但「惡形惡相」的阻嚇措施,只會加深社會分化。而最重要的,是違反以人為本的原則,而任何帶有歧視和排斥人的政策,我們都要反對!

因此,當我們提出不同建議時,可先從她們和家人角度出發?了解她們來港產子的原因:是逃避一孩政策?抑或無法支付內地醫療費用?抑或認同本地醫療制度,先醫人,後付款的人道政策?又或者她們丈夫是香港居民,如果孩子不在本地出生的話,將來引伸的問題更加嚴重?亦有可能她們相信本港的教育,醫療,社會福利及房屋方面的制度會有利孩子將來發展?對於那些在凌晨時分才入院,或穿了羊水,下體流血才入院的孕婦來說,她們冒著生命危險,為的又是甚麼?是省錢,還是為居留權,將來母憑子貴?一連串的疑問,我們實在無法得出答案,不過如果單靠我們對內地人的想像,而得出所謂「解決」方案,是注定失敗的。

事實上,自從二○○○年終審判決到現在,港府從沒處理這些孩子在港生活的問題,包括他們的成長、教育、醫療和家人團聚等問題,孩子父母當然亦要面對這些問題,但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是否又可以對這些潛藏的社會問題置之不理呢?

二○○三年沙士之後,為挽救本港的經濟,內地開放多個城市,讓居民透過自由行來港消費和購物,為本港旅遊業,零售業,地產等多個相關行業帶來可觀收入,單是去年在港消費額,就達三百八十六億元,比起衛生福利局發表有關內地孕婦拖欠的五千九百萬醫療費,是否不成正比?而醫療資源的緊張,是否可以因為阻截內地孕婦就可以解決?政府對病人的責任何在?

港府既要鼓勵內地人來港消費,又要阻止她們來港產子,實在難以兩全其美。不過這亦是港府的一貫政策方向,在未能提出有效解決方案之外,就首先將所有責任推卸在無力還擊的人身上,由輿論和港人先行將她們定罪!

上主命令我們要愛人如己,並透過日常言行,將祂愛的喜訊傳遍天下,而不是對他人莽下判斷和入罪。今年剛好是梵二《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頒布四十周年,我們可再從文件中重新檢視自己:『我們更有義務成為人人的近人,並在遇到的機會裡,積極為他們服務,如:被遺棄的老年人、遭受不公平待遇的外方工人、流亡者、由不法同居出生的嬰兒;他們的痛苦並非出自本身的過惡。』梵二《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