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區福傳年閉幕禮 新教友分享皈依歷程

信徒活出信仰 建構福傳新文化

堂區任職接觸信仰 勞氏一家五口領洗

明愛荔景中心揭幕 服務精神病康復者

傳教神父萬籟寂 求醫走出抑鬱症

研究佛學與社會互動 公立大學設佛教中心

鹽田梓若瑟堂瞻禮 四百人風雨中獻祭

慈幼神父曹文植 安息主懷享年87歲

義筆容辭

強制工作豈是唯一途徑﹣ 單親綜援問卷調查 蔡文傑


聖母聖衣堂新教友馮錦垣、馮羅淑儀夫婦稱,家庭關係因信仰而有所改善。左為公教藝人葉麗儀。
教區福傳年閉幕禮
新教友分享皈依歷程

(本報訊)教區五月八日假紅磡香港體育館舉行題為「福傳的新文化」福傳年閉幕禮,席間多位新教友分享皈依歷程,見證信仰如何影響他們的生活。

福傳年專責小組早前以「一人一信」方式,邀請曾參與福傳的信徒出席這盛會。大會稱當日有近八千人赴會,閉幕禮後是福傳工作的另一個開始。

活動開始前,新教友在慕道班導師和傳道員等陪同下,先在場外集合,然後列隊進場,接受場內信眾鼓勵。當日活動由公教藝人葉麗儀任司儀,並以《宗徒大事錄》掃祿歸化的一段默劇展開序幕,由福傳年專責小組節目組成員麥秋,以及藝術工作者張可堅演出,讓在場人士重溫上主使人歸化的經歷。

稍後,大會播放錄像,讓多位新教友分享其皈依歷程,部份分享者亦有到場,跟參加者見面。片段中,聖德肋撒堂李秀文任職警隊,於中風後皈依基督,變為一個仰賴天主的信徒,她說:「在信仰生活中,好像回歸到兒童的階段,向主盡訴不開心的事。」

片段亦播放多對公教夫婦的信仰體驗,其中聖母聖衣堂馮錦垣、馮羅淑儀夫婦稱,家庭因信仰而改變,馮太說:「我以往脾氣不好、有點負面,因此會擔心無法讓女兒在正面中成長。這推動我參加慕道班。」馮先生說:「太太的脾氣已大為改善。女兒在睡覺前,更主動找我們一起祈禱。」

稍後,葉麗儀與另一公教藝人張德蘭獻唱信仰歌曲。其間,葉麗儀獻唱已故填詞人黃霑的作品,公教電視節目《始終係天主》主題曲《天主始終係愛》。緊接由麥秋聯同公教藝人及青年帶領全場參加者,以福傳口號及動作,表達福傳新文化的「關愛、修和」等內涵。

典禮尾聲,陳日君主教在湯漢主教的陪同下勵勉在場參加者。陳主教稱,福傳新文化強調「每個人都參與,每處地方都是福傳場合」。他又說,社會發展、時人對科學的態度,亦為福傳新文化帶來挑戰。他稱讚各堂區及教會團體的慕道班導師是「無名英雄」,又感謝他們跟慕道者分享信仰。隨後,陳主教及湯主教降福在場參加者。

活動後,福傳年專責小組節目組成員、典禮節目總監蕭孫郁標稱,閉幕禮是福傳的「開始」而非結束,並期望每位信徒都承擔福傳的使命。

「福傳年」為教區會議十大優先工作之一,二○○二年十月至○三年傳教節為福傳年的準備期;○三年傳教節至○五年復活節為福傳年的實踐期。(鄧)


信徒活出信仰 建構福傳新文化

(本報訊)福傳年閉幕禮結束,信徒領袖呼籲信眾活出基督精神,共同建構福傳新文化——由平信徒共同參與福傳工作。

福傳年專責小組成員、教友總會會長黎育輝五月十日說:「福傳新文化強調每位信徒的參與,信徒要著重本身的生活見證。」

黎育輝說,福傳年準備期內,大會為堂區善會成員而設的福傳聚會,出席率較預期中少。她鼓勵教會團體加強有關福傳的培訓工作。

她透露,教友總會將接手教區「福傳網」。她指福傳年期間,不少海外教會團體透過該網站聯絡香港的教會團體,專責小組亦跟他們分享福傳資源。

教區福傳年專責小組主席駱鏗祥神父(圖)五月十日對本報說,福傳年期間,教會團體的福傳氣氛大為提升。他說,不少堂區已成立福傳組,推動福傳工作;香港明愛積極回應福傳年,機構過百員工皈依基督。

對於延續福傳氣氛,駱神父鼓勵教會團體開拓新的福傳領域,例如藉母親節等佳節,舉辦具信仰元素的活動,吸引普羅大眾。(鄧)


勞冠明與妻子勞楊淑媚一家五口,今年復活節成為新教友。勞冠明說,現在面對生活或工作困難,會感覺到天主在背後支持他。
堂區任職接觸信仰 勞氏一家五口領洗

(本報訊)來自天水圍的勞冠明與太太和三名子女,今年復活節一起領洗。帶領家人步入信徒行列的勞冠明在聖堂任職。他表示,工作上經常接觸不同的信徒,讓他感受到教會的和諧與融洽。

勞冠明與妻子勞楊淑媚結婚十六載,育有兩女一子。五年多前,勞先生在信奉天主的朋友介紹下,於聖瑪加利大堂當雜工。他說,當初只視聖堂為工作的地方:「當時只視作一份普通的工作,但在教堂裡不時接觸神父、修女和教友,讓我感到天主教教會像大家庭一樣相處融洽,互相尊重。」

他由起初在彌撒進行時「路過望兩望走人」,到後來參與整台彌撒,並將工作的所見所聞告訴家中的妻子和子女。就讀天主教祟德英文書院的大女曉霖,其後主動提出報讀主日學,成為勞氏家庭首位學道理的成員。

勞冠明因著工作認識到天主;當全職家庭主婦的勞太,其慕道的動機則受兩名就讀天主教學校的女兒影響。她表示,每次陪同女兒到聖葉理諾堂上主日學時,會獨個兒走進聖堂望彌撒,感到寧靜平和。於是,勞氏夫婦在信徒支持下,開始各自在不同的聖堂參加慕道班。勞冠明稱,感謝堂區神父和修女允許他在上班時間抽空上慕道班。

他們一家五口在今年復活節成為新教友。勞冠明表示,現在面對生活或工作困難,會感覺到天主在背後支持,更有信心面對挑戰。勞太則表示自成為信徒後,待人處事較以往不同,而家庭生活也變得更融洽。「以前遇有問題只會驚,但現在不開心會祈禱,與天主對話是很舒服的。」只有四歲的二女曉琪也說:「我不開心時會祈禱。」她透露自己的「不快」,是偶然被兩歲半的弟弟戲弄。

勞氏家庭在教會團體中是新成員,其中勞太已開始福傳的使命,鼓勵友人重上聖堂,並向身邊的人分享信仰的喜悅。(莫)


明愛荔景中心揭幕 服務精神病康復者

(本報訊)明愛賽馬會荔景社會服務中心四月底開幕,為逾五百名精神病康復者提供住宿及訓練服務,亦為一百二十名不同殘疾類別人士提供職業復康訓練,協助他們重投社區。

明愛賽馬會荔景社會服務中心(下稱中心)四月三十日舉行開幕典禮,主禮嘉賓之一、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周一嶽致辭時說,要令精神病患者康復並不容易,他感謝明愛願肩負這艱巨工作,發揮愛心和關懷,協助康復者重投社會。

周氏向約三百名來賓及參禮者說:「現今政府的精神健康政策,是發揮社區功能,摒棄已經過時的精神病院模式,讓康復者在社區發展的模式中,增加與家人及社區的接觸,重新投入正常的新生活。」

中心舍友家屬代表朱彬致辭時,稱許中心職員對他太太的照顧,令她在半年內大有進步,提升了她照顧自己的能力。

席間,社會福利署署長鄧國威把一條大鎖匙交給明愛總裁楊鳴章手中,代表明愛正式接受管理中心的任務。隨後,大會邀請香港賽馬會主席夏佳理、陳日君主教、明愛理事會主席曾慶文神父等一眾嘉賓主持揭幕儀式。典禮結束後,各位來賓在院長黃敏信介紹下參觀中心各項設施。

明愛賽馬會荔景社會服務中心分三部份:「荔康居」屬長期護理院,可提供四百二十五個宿位;「景康居」為中途宿舍,設有宿位八十個;「樂道坊」為綜合職業康復工場,向精神病康復者,和輕中度智障人士提供就業輔導,包括有虪]製作、清潔、汽車美容、髮型美容、手工藝等行業。

為提升院友的身體機能和學習興趣,中心設有物理治療室、職業治療室、圖書音樂室及電腦室等供院友使用。

此外,中心亦提供院友家屬探訪住宿的房間,讓院友能多與家人相聚。院長黃敏信說:「在精神康復過程中……康復者能與家人建立良好的關係,從而增強自信,提升能力,才能加快融入社會,開展新生。」

中心樓高九層,二○○一年開始籌建,獲「獎券基金」及香港賽馬會撥款興建中心大樓、裝修及各項設施,費用達四億港元。(寶)


傳教神父萬籟寂 求醫走出抑鬱症

(本報訊)宗座外方傳教會萬籟寂神父早年曾患上精神病中的抑鬱症,幸得醫生和朋友相助,終於走過了那段日子。

七十七歲的萬籟寂神父(Mario Marazzi)一九六○年開始來港服務,八○年返回意大利工作,到八四年再次來港,他說:「當年很高興可以再來香港。」帶著愉快心情回港的他,後來患上了抑鬱症。

萬神父四月廿九日對本報憶述患病感受說:「當時很不開心。抑鬱不單只令身體害病,而是影響整個人的生活,例如精神狀態;我感到非常憂愁、想哭,對所有事都失去興趣。」

他因患抑鬱症而深感挫敗:「我祈禱,卻得不到想要的結果;雖然靠著信德去面對,但這情緒仍纏繞著我。那時胡振中主教委派我到堂區工作,然而我漸漸失去工作的動力,幸得本堂神父支持。」神父在會方的協助下求醫,證實患上了抑鬱症(depression),為求治病要服用很多藥物。

八四年在港初治病期間,神父稱司鐸間的支持,鼓勵他積極抗病。「當時我沒有隱瞞自己的病情,把事件告訴相熟的鐸友。」他說:「有次我跟一位本地神父見面,他給我靜聽一段錄音:如遇上困難、痛苦,請看基督的十字架。這次鼓勵幫我面對抑鬱,讓我以愛面對這事。」

「一九八五年我回意大利養病。當地的醫生給我處方,幾年後,我得以痊愈過來,後來也回港服務。」萬籟寂神父自言是幸運的一群,他說:「我看到不少病人,即使長期不斷吃藥,也無法痊愈。」他續說:「一位我認識的神父,壯年時患了這病,吃了多年藥也未能恢復過來,已無法再處理堂區的工作,他現時在安老院休養。」

「若身邊的親友有抑鬱,應樂於聆聽他們的需要。但是,不能只顧遷就他們,應協助病者去找醫生,因為專業人士才懂得根治這病。」他鼓勵牧者和信徒,關心身邊有需要的人:「要聆聽,不要拒絕。部份人會看不見出路。事實上,信仰是很大的康復助力。」

「離發病至今已近廿年,我希望以後不會再有這種病。」萬神父說:「昔日我經常問醫生,為甚麼會有抑鬱?他也無法給我確實的答案。我沒有再為此感不快,這只是生活上的一宗意外而已。」

香港情緒健康中心四月底發表調查報告,顯示本地成年人抑鬱症一年病發率為百分之八點三,估計去年約有逾四十萬成年人患上不同程度的抑鬱症。中心表示抑鬱症是「非常普遍、傷害力巨大,但又是治療不足的情緒病」,懂得消除生活壓力跟情緒健康有很大關係。(鄧)

有關情緒健康資訊,可瀏覽香港情緒健康中心

網頁:www.hmdc.med.cuhk.edu.hk


研究佛學與社會互動 公立大學設佛教中心

(本報訊)本地的大學紛紛開辦有關佛教研究的課程及活動,推動佛教與社會的互動。

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聯同台灣佛光山文教基金會,成立「人間佛教研究中心」,以「人間佛教」剖析社會課題。成立典禮四月十八日舉行,佛光山文教基金會主席慈惠法師在記者會上說:「人間佛教,是去幫助人去理解人間的問題。」同日晚上,佛光山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星雲大師主持題為「禪門的自覺教育」佛學公開講座。

「人間佛教研究中心」主任賴品超說,中心重點研究佛教與中國社會、佛教與當代倫理及文化議題、佛教與其他宗教之比較及對話。本身是中大文化及宗教研究系的賴教授說,人間佛教關注現世問題,從基因改造以至政制發展,都是研究對象。

關注耶佛對話

賴教授稱,文化及宗教研究系有不少關於佛教的研究,課題包括耶佛對話、中國佛教研究等。中心亦會透過該學系,招收研究式碩士及博士生;今年起開辦專修佛教研究的「宗教研究文學碩士」授課式課程;開設大學本科及通識之佛教學科。賴教授說,基督宗教跟佛教有不少對話空間,例如在研究層面上,可比較兩宗教的倫理觀點及靈修方法。

香港大學二○○○年成立佛學研究中心,研究重點包括佛教教義和佛教與社會的互動。研究中心總監淨因法師五月五日稱,中心的一大特色,是把佛教的智慧,應用於社會課題之上。

法師稱,中心開辦佛學研究生課程,其中九位是碩士生、兩位是博士生;授課式的佛學碩士課程本年則有九十一位學生。他說,中心在港大開設了三科佛學選修科目,修讀的本科生共二百多人。

淨因法師說,中心作跨學科研究,把佛學結合心理輔導、社會工作等範疇。

此外,理工大學近期亦有舉辦公開佛教講座,由佛教徒大學校長潘宗光和其他人士主講。(鄧)


鹽田梓若瑟堂瞻禮 四百人風雨中獻祭

(本報訊)西貢鹽田梓聖若瑟堂五月八日慶祝主保瞻禮,逾四百名原居民和來自其他堂區的信徒,在風雨中參與感恩祭,擠滿整個小聖堂。

感恩祭由鹽田梓原居民、教區副主教陳志明主持。他講道時說,村民都已搬走,但那裡仍是他們的家、信仰的根源,故主保節時仍前來參禮;這證明了時代在變,村民的鄉間親情不變。陳神父特別感謝專程由海外歸來參禮的信徒。

彌撒後設茶點,村民共話當年小島生活。五十五歲的陳仕凡旅居英國近四十年,是「英國鹽田梓同鄉會」會長,今年聯同近三十人回老家,他說:「我們會盡量年年回來,這是我們的家。子孫後代也要回來感受(祖家情)。」

元朗聖伯多祿聖保祿堂教友鍾太的上一輩,是鹽田梓的原居民,她說:「我雖然沒有在島上生活過,但聽長輩提起,覺得這裡很有歷史價值,值得走一轉。」教友康彩玉形容:「這裡沒有華麗的布置,亦沒有雄偉的建築,但感受得到莊嚴的氣氛。」

村長陳忠賢說,他們正籌建「村史文物陳列室」,亦與發展商洽妥,在村屋保留原貌的條件下,把它們租出作渡假村。陳透露,他們完成了有關聖若瑟堂和鹽田梓的歷史報告,準備提名參加聯合國亞太區文物獎項。

鹽田梓是西貢對開的小島,島上聖若瑟堂於一八九○年祝聖,取代原有的小堂。鹽田梓島的村民都是教友。島上現無人居住,但每年主保節村民及其後代都會回來參禮。去年教區修葺聖若瑟堂後,著手推動「宗教文化之旅」,每月更在此舉行一台彌撒,至今年一月已有一百一十個團體,逾四千人到這裡進行宗教朝聖活動。(寶)


慈幼神父曹文植 安息主懷享年87歲

(本報訊)慈幼會曹文植神父(William Joyce)(圖)五月七日於香港聖保祿醫院安息主懷,享年八十七歲。

曹神父一九一八年生於愛爾蘭,三六年九月在英國矢發初願,隨即奉命往中國傳教,於同年十月廿四日抵達中國。他於四二年八月十六日在上海矢發永願,一九四六年領受鐸職。

曹神父分別於一九四六至四七年於澳門聖母無原罪工藝院(即今天的慈幼學校);四七至四九年於上海、四九至五四年於澳門粵華、五三至五五年於九龍鄧鏡波學校服務,隨後於一九五四至二○○三年間,接近半個世紀的時間投身香港聖類斯學校服務。後因健康欠佳,於二○○三年遷往筲箕灣少懷之家休養。

五月一日上午,神父不慎跌倒,大腿骨折斷;神父患心臟病已有一段時間,本來脆弱的心臟承受不了這個創傷,於五月七日(週六)凌晨回歸父家。

香港慈幼會將於五月十六日(週一)晚八時,假銅鑼灣基督君王小堂為曹神父舉行守靈彌撒,由陳日君主教主禮。翌日上午十時,於同地點,由省會長韓大輝神父主持殯葬彌撒,遺體隨即下葬跑馬地天主教墳場。神父如參與共祭,請自備長白衣。(公)


義筆容辭

強制工作豈是唯一途徑一 單親綜援問卷調查 蔡文傑

招募廣告一則 :「本公司誠聘一名工人,只需初中甚至小學程度,經驗和年齡不拘,可接受中年婦女。應徵者如屬單親家長,可準時於五時下班,以配合託管服務時間。若找不到託管服務,可容許有限度地選擇彈性上、下班時間。本公司提供基本的勞工保障,歡迎綜援人士和單親家長應徵。」你認為世界上會否有這樣的工作嗎?這樣條件的工作是否世間難求?事實上,我們即將需要大量這樣條件的工作提供給單親綜援家長。而這樣的工作條件絕非奢求,只是一些可讓他們安心出外工作的基本條件,只因這批單親家長確實有這方面的需要。

前陣子,社會福利署提出,將現時單親綜援家長在子女未滿十五歲毋須出外工作的規定,大幅降低至六歲,並要求家長每週最少工作八小時,否則可能會被扣減綜援,估計新措施會令二萬個家庭受影響。為了回應社署這些新建議,本會為成員之一的「關注綜援檢討聯盟」,於四月底進行了一項《單親綜援政策檢討問卷調查》,旨在了解單親家長的就業情況、對課餘託管服務的滿意程度,以及對社署新建議的意見。

調查結果發現,在過去半年,七成三被訪者沒有工作過,他們不工作的原因依次序為(可多項選擇):「要照顧子女」(75.9%)、「找不到工作」(23.6%)、「患病/身體欠佳」(16.7%)、「找不到合適的課餘託管服務」(14.3%)等。至於對課餘託管服務的滿意程度,調查結果顯示,逾七成被訪者表示「不滿意」或「非常不滿意」現時社署為單親綜援人士所安排的課餘託管服務,只有不足一成表示「滿意」或「非常滿意」。訪者不滿意課餘託管服務的原因依次為(可多項選擇):「託管地點不方便」(61.9%)、「託管時間欠缺彈性」(60.7%)、「託管費用太貴」(58.3%)及「託管時間太短」(34.5%)。

根據現時的綜援政策,領取綜援的單親家長如有子女在十五歲以下,在領取期間可無須工作。調查結果顯示,超過九成三被訪者表示「不贊成」要強制單親家長工作,作為領取綜援的條件,表示「贊成」的不足百份之七。此外,亦有九成七被訪者表示「不贊成」將「十五歲」這個規定降低,表示「贊成」的只有百份之三。

根據社會福利署的資料顯示,是次單親綜援改革的目的,是要「協助單親人士改善自力更生的能力及減低社會排斥的危機」。換言之,是次單親綜援改革的建議,是針對如何協助單親人士脫貧及融入社會而制訂的。當然,要求單親家長融入社會,相信沒有人會反對,但問題是,在要求他們出外工作的同時,社會是否有一套完善的配套措施(例如託管服務)及充分的勞工保障?若我們再想深一層,「工作」其實只是幫助他們脫貧及融入社會的其中一種方式,但為何要將它變成唯一的途徑?為何其他的方式,例如學習/進修、參與義務工作、經營合作社和其他不同形式的社區經濟計劃等,就不是融入社會的方法?最後,必須指出的是,無論是哪一種方式,都應該有充足的配套及資源作支援,並以「鼓勵」代替「懲罰」,以「選擇」代替「強制」。惟有這樣,才能真正為單親人士提供平等參與社會的機會,持續發展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