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團體談特首辭職 要求交代事件 推行普選

宗教領袖期望 新特首以民為本

選舉新特首或拖慢政改 人大釋法可招憲政危機

梁潔芬談港政教關係 北京因素下 關係仍緊張

一點感想

國際明愛總幹事強調 賑災善舉源自人類一家

港華校長譚兆炳指稱 曾蔭權「有原則重感情」

華仁後學談理想特首 處事果斷能駕馭官員

教會心

福傳的新文化 牧 杖

義筆容辭

對和平及人權的制約—《反分裂國家法》


基督徒團體代表身穿黑衣,抗議政府無視巿民對特首去留的知情權,並於記者會結束前揭起一塊象徵政府「黑箱作業」的黑色布幕,要求普選。
基督徒團體談特首辭職 要求交代事件 推行普選

(本報訊)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三月十日宣布辭職,教區委員會聯同基督徒團體,批評當局無視市民對特首去留的知情權,又要求普選第三屆行政長官。

教區主教陳日君也發表書面聲明(全文刊第二版),呼籲新特首要維護一國兩制,並且協助中央明白香港人「嚴厲的批評、大聲的抗議,也無非出於我們愛國愛港的心」;主教又祝願董建華多休息,享受天倫之樂。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正委會)、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勞委會)、香港基督徒學會等六個基督徒團體,三月十一日舉行記者招待會,表示「自特首辭職的消息傳出後,特區政府一直不作澄清……無視市民對特首去留的知情權」。

團體要求政府交代董建華離任始末;立即普選第三屆香港行政長官,落實港人高度自治;廣泛諮詢民意,全面檢討並修訂《基本法》不足之處。

本地傳媒三月初刊登特首董建華辭職的消息,惟董建華本人、特區政府一直沒有加以澄清。而董建華三月初獲增補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委員,稍後更獲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

中央政府三月十二日接納董建華辭職後,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曾蔭權署理行政長官一職;當局會於七月十日舉行選舉,由八百人的選舉委員會選出新的行政長官,任期兩年(填補董建華餘下任期),但不少香港法律界、政黨人士均認為依基本法新特首任期應為五年。

三月十一日基督徒團體的記者會上,團體表明不希望「中央政府為行政長官任期釋法,或繞過釋法程序判定接任的特首只做兩年,否則這將是繼人大為居港權、○七○八普選釋法以來,最嚴重地干預香港政局」。

記者會上,團體代表身穿黑衣,抗議政府早前未有澄清董氏的辭職傳聞,並於記者會結束前揭起一塊象徵政府「黑箱作業」的黑色布幕,表達對政府手法的不滿及普選的訴求。

另外,民間人權陣線三月十一日晚於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集會,要求立即普選行政長官,反對選舉委員會的八百人小圈子選舉,民陣的聲明指出:「一個由市民普選產生的政府,才會真正向市民問責。」逾八十名市民參與該集會,隊伍遊行至政府總部遞交請願信後離去。

當晚集會發言環節,基督徒學會總幹事胡露茜稱,修訂基本法應讓全民參與。在內地出生的陶先生集會時對本報說:「爭取普選是為了中國。內地暫未有普選,香港既然有空間就更要去爭取。」正委會、勞委會、基督徒學會同為民陣成員。

民陣於董建華宣布請辭當晚(三月十日)舉行記者會,民陣召集人指出董建華下台的問題核心,「是缺乏一個由人民所監察的政府」。正委會幹事孔令瑜當晚告訴本報:「即使由曾蔭權署任行政長官,情況亦會一樣,因政府制度並未得到改善。」她指社會上的普選條件經已成熟,政府應立即普選特首。(鄧)

相關資訊見

第 2 和 24 版


宗教領袖期望 新特首以民為本

(本報訊)本港宗教領袖認為,新行政長官施政要以民為本,具備長遠的政治眼光。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總幹事蘇成溢牧師三月十五日對本報表示,該會就此事沒有正式立場,他個人認為距離七月十日補選特首當日仍有數月時間,期望當局安排選舉的過程能依照法律精神,以公平、公正的方式進行。長遠而言,他期望香港能根據基本法全民普選特首(行政長官)。

對於未來特首的期望,蘇牧師認為董建華治港期間有功亦有過,期望未來特首能汲取經驗,重視與各界別人士溝通,制訂以民為本的政策,加快本港選舉制度的民主化進程。另外,他期望未來有意競逐新任特首的各方人士,參選時向全港市民公開個人抱負和管治理念,「唔好淨係向幾百人交代。」

孔教學院院長湯恩佳博士三月十一日接受本報訪問,認為搞好經濟是管治香港的重要事項。他認為未來特首要有深遠的政治眼光:「要有遠見,知道香港與世界、中國的關係,了解香港最好的生存條件。」

被問及對董建華七年半治港的評價,他說:「過去了,對佢再作評價不太好。」湯博士認為董當年接管經歷百多年殖民歲月的香港,是不容易的工作:「香港面對多方面的轉變,又要令本港持續發展,又要與國內合作,加上政治及生活方式不同,所以肯定很難做。」

湯恩佳在二月廿四日的六宗教新春團拜活動中向傳媒表示,願意在六宗教當召集人,就第三屆特首一起討論。現在政治環境出現變化,湯恩佳稱六宗教經常舉行座談會,不排除會上就特首問題抒發己見。被問及會否把六宗教意見呈交政府時,他認為「未為不可」,但要視乎各宗教領袖的意願。

蘇牧師則認為,各宗教有自己的信仰理念,對問題有不同的表達方式,覺得「唔一定要傾,(六宗教)過往都無咁做。」他又指出,現時的選舉委員會內有數十名委員來自宗教界,相信當局會從中聽取此界別的意見。

教會大原則 歡迎非信徒持守

另一方面,對於外界關注到署理特首曾蔭權是天主教徒,有教會倫理神學家期望,基督徒從政者作出政治決定時,能堅守教會的大原則。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教授吳智勳神父三月十一日對本報稱,教會持守的公義、和平原則,是人所需要的基礎權利,相信不同背景的從政者不會反對這概念,「問題是各人對公義、和平有不同的理解,各有不同的尺度,所以要好好分辨」。他認為教會提倡的大原則,並非只針對教徒本身,「唔係非教徒就唔使遵守,不過作為教徒就更應該堅持」。

對於天主教從政者的角色,他認為從政信徒要堅守及清楚自己的立場,「例如社會討論安樂死等關乎生命的議題時,教徒要尊重生命的可貴,堅持信徒的立場。」(莫)


選舉新特首或拖慢政改 人大釋法可招憲政危機

(本報訊)天主教徒政治學者認為董建華辭職後,政府專注選舉新特首事宜,或會「拖慢政府內的政改討論」;而由人大解釋基本法去處理新特首任期,「有機會引起憲政危機」。

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系主任關信基教授三月十四日稱,即使曾蔭權署理行政長官職務,政制改革的空間亦不會有重大轉變。

關教授認為,政改取決於客觀政治環境,在中央對香港的態度不變、各政治勢力未有共識、市民的民主訴求變化不大等因素下,政改空間相當有限,「事實上,曾蔭權亦會照足政府程序辦事」。

他指出,政府接著的日子須處理行政長官選舉事宜,故政制發展專責小組研究○七年行政長官及○八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五號報告書》,亦可能要延期公布,這拖慢政府內的政改討論。

董建華三月十日以健康理由,宣布向中央政府提出辭去特首一職;中央三月十二日接受請辭,署理特首曾蔭權同日召開記者會,稱當局七月十日選舉新特首,此前政府會修訂《行政長官選舉條例》,規定經補選產生的行政長官只繼續上一屆的餘下任期,即履任至二○○七年六月卅日。

對於政府表示會修訂《行政長官選舉條例》,天主教徒關信基指出,政府屆時可能要面對民間提出司法覆核,他提醒要汲取「領匯事件」經驗,避免再次催促法院處理司法個案。對於行政長官任期為兩年或五年的問題,坊間提出應否由人大解釋《基本法》,關教授稱,若然由人大釋法去解決行政長官任期的爭議,「有機會引起憲政危機」。

陳家洛稱政教雙方

互相聆聽有助溝通

政治學者陳家洛博士認為,曾蔭權有機會於七月當選新特首,反觀加快本地民主步伐的機會卻「近乎零」。他說,曾氏所領導的「看守政府」較難改動固有政策:「曾蔭權可作決定的空間較細,事實上決定權都在北京手中。」。

陳博士三月十一日對本報說:「(七月選舉後的)新政府雖然會有一段『蜜月期』,但香港社會仍未復元,在現行制度下,貧富懸殊等問題亦無日無之。市民在這時候,更要持守本身的價值觀,不能隨波逐流。」他補充:「天主教社會訓導明確指出,教會支持民主,選舉要普及和直接。」

回顧九七後政府與宗教團體的關係,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委員陳家洛稱,董建華政府未有如港英政府般,在處理與宗教相關的議題上先諮詢宗教界:「董政府較『世俗』,未有進一步肯定宗教界在社會的重要角色。」

陳氏相信政府並非針對宗教界,又建議「政府要接受教會有其原則,亦宜在互相聆聽的前提下溝通。」

民間人權陣線民主民生小組副召集人陳人鑑個人期望,署理特首能夠做到「急市民所需」。

陳氏稱,董建華政府未能全面聽取民間聲音。他期望新特首能正視社會對最低工資、最高工時的訴求,以及關注市民在未來醫療政策的負擔能力。陳氏為教區勞工牧民中心職員,中心所屬的勞委會乃民陣成員。(鄧)


梁潔芬談港政教關係 北京因素下 關係仍緊張

(本報訊)從事政治學研究的修女梁潔芬稱,特首董建華請辭後,由天主教徒曾蔭權署理職務,但香港政府與天主教會的緊張形勢仍然存在。

梁潔芬修女三月十一日在台灣接受本報電話訪問說:「香港政府與天主教會的緊張形勢仍會存在,因北京與香港天主教會的關係偏向緊張。」

對於董時期的政、教(天主教)關係,梁修女認為董建華本身非「反宗教」,卻有外在因素形成緊張關係,例如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下,香港政府推出校本條例,消除教會辦學這殖民地痕跡;教會亦回應基本法第廿三條等社會公義問題,與政府持不同立場。

香港取代台灣

成中梵關係焦點

梁修女說,署理特首曾蔭權過往較少談論民主發展,中央亦有本身的政制時間表,她對香港未來的民主進展持觀望態度。她又說,本身是天主教徒的曾蔭權較為理性,亦較明白教會情況,她期望這對改善政、教關係某程度有幫助。

另一方面,梁潔芬修女在早前一個公開學術講座上指出,香港正逐漸取代台灣,成為中國與梵蒂岡關係中的焦點。

嶺南大學亞洲太平洋研究中心及政治學及社會科學系二月十七日舉辦題為「中國與梵蒂岡關係中的香港因素」的講座,由嶺大榮休教授、現任教於台灣文藻外語學院國際事務系的梁潔芬教授主講。

講座上,耶穌寶血會梁潔芬修女稱,香港教會在中梵關係上日見重要。她說,香港資訊發達,成為普世教會了解中國教會的窗口;加上香港教會近年積極回應社會公義,例如在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事件上持守信仰立場。

梁修女說,雖然台灣在中、梵關係中淡出,但台灣於內地的橋樑教會角色,較香港愈來愈重。她指出,香港天主教人士為內地神職及信徒提供培育等支援,然而,近年也有不少台灣信徒探訪內地教會。當日有約十名嶺大學者出席講座。(鄧)


一點感想

(編按)本地傳媒大篇幅報導行政長官董建華請辭的消息後約十日,董建華三月十日公布他請辭的決定;陳日君主教三月十一日發表了他對事件的一些感想,全文如下:

經多方報導又加各類猜測,在訊息混亂的十多天後終於董建華先生出來聲明他因病請辭。市民的感覺是不知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好像我們應做的就是等,乖乖的等,充滿信心地等。

董先生既已辭去特首的任務,我們誠心祝賀他多多休息,享受天倫之樂,這幾年他實在太辛苦了(聽說他工作朝七晚十一)。

一位首長離職,我們不免會評估他的功過。我們天主教團體從來不喜歡叫倒董的口號。現在他請辭了,我們也不知道以後的特首會更好或更壞。不過在這個機會上分析一下這幾年的得失可以是一個積極的貢獻,讓新的領導能「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

本人以為這幾年的施政失敗主要是「分工而無合作」,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各司長局長孤獨而全權的處理事務,彷彿不是特首領導,又與其他高官無關。「居港權」、「廿三條」成了葉太的事,成功是她,失敗也是她。校本條例成了李局長的個人戰爭,特首對我說:他幫不了忙。在這情形下他害死了他的屬下,他的屬下也害死了他,因為歸根究底,一切的政策,他和整個政府都應該負責。

也鑑於此,當有人問我,對曾蔭權上任我有甚麼期望,對他有甚麼囑咐,我的答覆是:天主教徒的身份並不保證他是一位成功的特首。為董特首的一切失敗曾司長也該負部份責任,某些政策特別經他的手,他更該負責(要新來港人士等七年才能獲綜援,以培訓基金的藉口搶菲傭的幾百元稅,都是極醜陋的)。

有人讚董先生成功推進了「一國兩制」,本人不敢苟同,我對未來的特首,不論他是誰,只有這個忠告:維護一國兩制的重任主要是在特首身上。中央不明白我們的制度是可了解的,我們堅持這一制度時,那一制度感到衝擊是當然的,只有特首(和其他中央信任的港人)能幫中央明白:其實我們都是愛國的,我們嚴厲的批評、大聲的抗議,也無非出於我們愛國愛港的心。我怕至今我們的特首和親中的權貴都為了討好上面而講了我們的壞話,把我們推到了敵對的一面。太可惜了。

陳日君


國際明愛總幹事強調 賑災善舉源自人類一家

(本報訊)國際明愛總幹事麥克拉倫(Duncan MacLaren)指出,基於人類一家不分彼此,當某人需要幫助時,別人便應施予援手:「團結關愛是不分你我,而是一起去看事物。」

麥克拉倫三月一日至八日到訪北韓視察當地的人道救援工作,二月二十六日途經香港時接受本地天主教傳媒訪問,談及了印度洋海嘯後國際明愛的賑災工作。直至二月底,國際明愛為海嘯災難籌得約三億四千萬美元(約二十六億五千二百萬港元)善款。

麥克拉倫說,這次救災工作充分體現人類一家的精神,即使是過往常需援助的非洲國家如剛果,海嘯後亦向災國提供援助。

四十九歲、生於蘇格蘭的麥克拉倫稱,對比其他救援和發展組織,國際明愛的其一特色,是她由不同地區的明愛機構組成,「明愛機構植根所處的社區,是社區一份子,能夠明白社區的需要,故此能快速地作出回應」。

對於有報導指在某些災區,有教會背景的救援機構借賑災令別人改教,又或是賑災時優待基督徒災民,麥克拉倫澄清:「為國際明愛而言,人道工作只出於幫助有需要人士,不關乎他們的宗教背景。」

一九九九年就任國際明愛總幹事的他承認,救援機構在災區工作時,確實需要對區內的宗教情況保持敏感度,例如在區內購買物資時,便得同時光顧回教、印度教、基督宗教等不同信仰的貨主。他又指出為著救援和人道,不同宗教時有合作:「二月初我訪問(海嘯災區)斯里蘭卡時,到過當地一間佛寺,寺內收容了一批災民,明愛則向他們提供物資。」

他提及類似國際明愛的救援和發展組織,透明度和專業化是非常重要的兩個幅度。他以斯里蘭卡為例,當地天主教主教團便非常著重救援物資的透明度,成立了工作小組跟進這方面的工作,當中成員包括法官和專業會計師;這種高透明度的安排,有助外界監察善款是否用得其所。

另一方面,麥克拉倫三月八日訪問北韓後指出,國際明愛參與北韓的人道工作經已十年,但當地處境仍見困難。他此行由香港明愛國際合作部主任蕭惠姬(Kathi Zellweger )陪同,蕭氏一九九五年起多次探訪北韓,目前替國際明愛統籌在北韓的工作。

蕭氏指出,能源短缺困擾北韓,他們此行遇上下雪天,「但當地人只能以柴枝取火,用膠布蓋上窗戶保暖」。國際明愛向北韓提供多方面援助,包括向兒童和孕婦提供糧食,開展醫療和農務支援計劃;去年機構為北韓籌得二百五十萬美元,待有關人員完成此行報告後,國際明愛會再次發展募捐行動。(黃)


港華校長譚兆炳指稱 曾蔭權「有原則重感情」

(本報訊)「他是個有原則,重感情的人,特別是對母校的關切。」香港華仁書院校長譚兆炳認為,從校友曾蔭權求學的態度,可見他的成功背後下了很大決心。

執教香港華仁逾三十年的譚兆炳對曾蔭權的印象,始於九十年代初。「我九○年出任副校長,對學校的事情留意多了,發覺那時任貿易署署長(九一至九三年)的曾蔭權經常返回母校參與主日彌撒。」譚校長三月十一日表示,在六十年代初畢業的曾蔭權,至現在仍積極參與學校活動,關心母校的人事發展。例如去年十一月由舊生會舉辦的國際會議,他抽空擔任嘉賓,「他十分尊敬神父,亦關心學校及學弟的發展」。

曾蔭權於一九五七年九月,由聖貞德小學升讀華仁中一,直至完成中七畢業。在當年按成績編班下,他被編入C班(當年按成續分班,A班學生成績最佳、D班最差),至中二及中三皆升讀B班,但中四時滑鐵盧跌落D班,但讀中五時卻爬升上A班,堪稱傳奇學生。譚校長一邊拿著曾蔭權那份發黃的學生記錄,一邊說:「由此可見,他為成功下了很大的決心,亦有能力做得到。」

求學時代的曾蔭權參加了不少課外活動,並非「死讀書」。他是音樂學會及辯論學會的會員,羽毛球校隊成員,又被推選為領袖生,代表學校參加過辯論及戲劇比賽等,可謂文武雙全。另外,他亦有參加校內善會(Eucharistic Crusade),體現信仰生活。

譚校長表示,曾蔭權回校分享時,曾表示最尊敬穆嘉里神父(一九九五年離世)。「他常提及神父當年的要求嚴格,為他定下良好的根基。」另一點譚校長甚欣賞之處,是曾蔭權從不介意向學弟講及當年沒有升讀大學的事實:「他以自己作為教材,鼓勵學生盡力做好的重要性。」

作為教育工作者,譚兆炳感謝董建華在任時,對教育作出承擔:「很多新政策是有需要的,但無可否認太多和太急的改革,使效果成疑,甚至弄巧反拙,令師生和家長三方皆難以順應。」他期望接任的特首繼續把教育列為最重要的事項,致力為香港營造和諧的環境:「教育是香港未來的投資,各方要為下一代著想而努力。」(莫)


華仁後學談理想特首 處事果斷能駕馭官員

(本報訊)人稱「煲呔曾」的曾蔭權,七年中學生涯在香港華仁書院度過。在新一代「華仁仔」心目中,這位大師兄是個親切的學長。談到心目中的理想特首,他們認為領導者必須處事果斷,有能力駕馭官員,也希望混亂的教育改革能劃上句號。

對於曾司長的目前署理行政長官一職,該校多名學生三月十一日對本報稱感到光榮。「堅持信念,樂於與人分享」,是該校學生和校長對校友曾蔭權的評價。四名中七學生在母校上課的最後一天,向本報憶述曾蔭權回母校出席講座時,與他們分享減壓秘訣及昔日的校園點滴。

「他說會到聖堂祈禱,參與彌撒後會把煩惱放下來,有重生的感覺。」作為信徒的鄧昭輝又說,他偶然回母校參與英文主日彌撒,碰見大師兄上台讀經。去屆學生會會長與執行秘書余健欣和鍾碩殷,以及曾在報刊出任校園記者的陳立基認為,曾蔭權是個親切的校友。

據該校去年出版的校刊記載,曾蔭權在講座上鼓勵師弟博覽群書,以廣闊自己的眼界及提高寫作能力。他亦向師弟表示,正確運用文法書寫英文,是增強競爭力的首要事項,其次才是中文,最後是能講流利的英文及普通話。他又提及小六的倫理科與中六的道德課令他獲益良多,而穆嘉里神父(Fr. McCarthy, S.J)教導的信德和誠實,是他日後成功的要素。

在受訪同學心目中,未來選出的特首最重要是處事果斷,有能力駕馭官員。余健欣說:「中西合壁是香港的特別之處,作為特首應有強烈的領袖魅力。」陳立基說:「要有理念塑造香港,團結官員。作為站在高處的領導者會比市民了解局勢,所以不應只重民意。」鍾碩殷說:「處事一定要果斷,不能議而不決,決而不行。做特首不用凡事親力親為,最重要是做好協調安排。」

另外,該校中一生黃遠睿受訪時,特別關注未來特首對教育改革的態度,他說:「現時高中改革已經很混亂,令學生很難適應,希望新特首不要推行太多教育政策。」(莫)


教會心

福傳的新文化 牧 杖

「福傳的新文化」是今年五月八日教區福傳年閉幕禮的主題。

究竟甚麼是「福傳的新文化」?教區會議第四組「向教外人傳揚福音」的總結中強調:「冀望福傳年的計劃,能在每個教友心中,燃起福傳的心火,加強福傳的信心,締造福傳的新文化。」

所謂「福傳的新文化」就是教會內所有的成員,無論是教宗、主教、神父、執事及教友,在福傳工作上要變成「全民皆兵」!

我們試就教區會議傳揚福音的文件,來了解「全民皆兵」這個說法:

在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之後,傳福音已不再視為主教、神父、執事及修女們的專利品了。「福傳是每一位教友的使命。這是我們作為天主子民的其中一個基本承諾,是我們應該及必須做的重要事情,而非可做可不做而又無關重要或額外的事。每一位教友都應在他們的社會和家庭生活、及在工作崗位上履行福傳的使命。作為地上的鹽,世界的光,教友成了基督福音的見證人和工具,他們把白白得來的信仰的恩賜,以言以行傳給別人。……一個接受了福音的人,就應向其他人宣傳福音。」(教區會議文件四 2.1)

所有受洗皈依基督的人都成為一個福傳者,一個傳一個、一個一個地傳,這就所謂「全民皆兵」了,這樣下去,怎能不使萬民都成了門徒?這種福傳的動力,其實是來自主復活的經驗,復活的基督派遣所有信眾去使萬民成為門徒,因為「基督福音的精神,確實能滿全不同文化的理想」。這事真能得以成就嗎?當然,因為福傳者是由聖神直接地帶領,去傳播基督的喜訊,絕不是我們能改變他人,而是聖神打動他們的心靈,促使他們改變,回應天主的召叫。(請細心閱讀教區會議第四組文獻:向教外人傳揚福音)


義筆容辭

對和平及人權的制約—《反分裂國家法》

中國政府不理會大部份台灣民眾的反對,在十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上,一意孤行地通過了《反分裂國家法》(《反分裂法》)。這部法律共有十條條文,是中國政府首次以法律形式表達其對台灣問題的立場和看法,內容緊緊地圍繞著禁止台獨勢力分裂國家、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這一主題。因此,它又被一些人視為「台灣的基本法廿三條」。

不過,比香港的基本法廿三條更不堪的是,香港特區政府雖然一再漠視民意,但好歹也有一段短促的諮詢期,讓香港市民就著廿三條的立法,作出討論與分析。但牽動著兩岸人民安危的《反分裂法》自去年底交由全國人大常委會討論,至今年三月由人大大會審議通過,只有短短的三個月時間,且條文內容全被保密,直到三月十四日已在人大通過後,人們才能準確地看到每一條條文的細節內容,這種黑箱作業及專制霸道的手法令人震驚。

《反分裂法》雖然沒有為統一定下時間表,用詞也較外界所預期的溫和,但它不願意放棄以武力犯台的立場,以及在條例中,為以非和平方式解決台灣問題所定下的三個情況,內容就像香港當初定基本法廿三條條例草案一樣,極其籠統、含糊不清,形成很大的主觀解讀空間,紅線與地雷處處。

根據《反分裂法》第八條的規定:「『台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但何謂「任何名義」、「任何方式」、「和平統一條件的喪失」等等,卻含混不清,讓中國政府在解讀時更具風險。

另外,第八條又規定了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由「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決定和組織實施,並及時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報告」,正如台灣朝野所言,這是給解放軍可以隨時動武的「空白支票」,情況令人憂慮。

雖然該法只是中國大陸的國內法,無力在台灣本土實施。但現時在大陸經商或從事各種交流、旅遊活動的台灣人亦為數不少,故此該法對台灣人民有一定的影響力。雖然中國政府聲稱此法只是針對台獨分子,非台灣人民,但一直以來,一些台商在大陸被定為「綠色商人」而受到各種無理對待的報導,卻不時發生。中國大陸的政治體制不民主,官員貪污腐敗情況又非常嚴重,而這部法律又賦予執法者如此大的解讀權,恐怕屆時動輒得咎的不只是那些被中國當局視為「台獨分子」的人,還有往來兩地的老百姓。故此,雖然《反分裂法》也用了不少篇幅去闡述將如何發展兩岸關係及願意推動兩岸的協商與談判,但這份「善意」其實已被上述的第八條徹底破壞。

中國政府一早已高調地表明《反分裂法》不適用於港澳兩地,但是此法與香港真的毫無關係嗎?有親中人士也表示,《反分裂法》對香港將來制訂這方面的法律有一定的參考作用,而香港與大陸、台灣兩地不同的人士和組織一直存在著緊密的交流與接觸,難道我們對《反分裂法》真的可以置身事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