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明愛協調服務 致力重建海嘯災區

神職人員周年學習營 探討有效的堂區管理

北京頒布宗教事務條例 教會觀察員稱有利有弊

鬧市開設靈修中心 善會推廣祈禱

勞委會兩單位 遷址擴大服務區域

女修會聯會謝錦芳 出席奉獻生活研討會

教區四職員 獲長期服務獎

數百人追悼韓承良 陳牧主持逾越聖祭

委派堂區送聖體員 座堂慶祝主顯節

新界東北總鐸區 鼓勵信眾赤徑朝聖

長洲鮑思高青年中心 歷奇服務培育青年潛能

教會心

這間房子太納悶 牧 杖

義筆容辭

不要劃地為牢 集 思


在斯里蘭卡,一名醫生(右)於天主教堂內安慰海嘯災民——她的獨子在災禍中遇難。該女士會與數以百計災民,留宿於教堂內,直至當局建好中途宿舍。國際明愛正協助災區居民重建家園。(圖:天美社)
國際明愛協調服務

致力重建海嘯災區

(本報訊)因應印度洋海嘯造成的災禍,國際明愛傾力協助區內災民重建家園。

國際明愛一月十日稱,明愛成員機構在印尼、印度、斯里蘭卡、泰國協助最有需要的災民,為他們提供淨水和衛生設施、食物、藥物、災後心理輔導和衣服等。

國際明愛稱,長遠而言,機構會協助受災社區重建家園,從災難中復原過來,亦會給相關計劃提供經濟援助。國際明愛成員機構至一月十日共籌得五千二百萬美元(約四億五百六十萬港元),援助十二月廿六日印度洋海嘯的災民,災禍至一月七日最少令十五萬五千人罹難。

隨著災禍發生逾兩週,明愛機構在不同地方致力進行受災評估。在印度,明愛組織了緊急應變小組,與受影響教區合作評估未來數月的需要,包括保護孤兒、寡婦,避免他們遭拐帶;組織重建家園計劃。在斯里蘭卡,過百萬人無家可歸,暫居於臨時收容中心內,明愛機構為五萬個家庭提供即時援助,並籌備長期的重建計劃。在泰國,當地主教團制訂詳盡計劃,為漁民社區和其他受災社群展開重建工作。

國際明愛共有一百六十二個成員機構,分佈於全球逾二百個國家和地區,負責天主教的賑災、建設及社會服務。

另一方面,香港教區繼續賑災工作,陳日君主教決定,直至二月八日為止,各堂區須繼續設特別募捐箱,收集賑災善款,並為災民及救援人員作公開的團體祈禱。

陳主教勸諭信徒在本年四旬期內,繼續為災民祈禱,教區方面為透過明愛跟進各項賑災服務。此外,香港六宗教領袖座談會一月七日於報章發表聲明,呼籲港人繼續對災民施以援手。

截至一月十一日,全港堂區已籌集逾六百萬港元善款;香港明愛收到學校善款逾二十二萬元,天主教團體善款逾五十一萬元,明愛單位善款逾二萬,因截稿關係尚未計算社會人士捐獻分類。(公)

•相關資訊見23版


建委會主席李百灝(右)稱,具備效率的管理是堂區發展的要素。旁為副主席郭志德。
神職人員周年學習營

探討有效的堂區管理

(本報訊)教區一月初舉行聖職人員學習營,今年主題為「有效的堂區運作管理」,探討堂區在樓宇維修和管理、人力資源和財務管理。

學習營一月四月至六日假聖神修院舉行,委托教區建築及發展委員會(下稱建委會)統籌,由該會委員、聯同教區總務處神長和其他嘉賓,主講「基礎樓宇管理」、「教堂業主的法律責任」、「人力資源管理措施」、「人口統計及堂區發展前景」、「財務管理措施」等多個專題。多位來自建築界及商界的信徒,就教會開源節流、提高財政透明度、制訂堂區周年預算等提供意見。

在一月六日下午的總結環節,建委會主席李百灝重申,具備效率的管理是堂區發展的要素,建委會力量有限,仍願意多一點服務堂區,包括提供樓宇維修及管理的專業意見。他說建委會將於未來制訂相關的資料手冊供堂區使用;開展調查工作,了解堂區的現有設施和需要;長遠而言,培育堂區人士,協助從事相關工作。

建委會成員羅國輝神父稱,堂區建築涉及的水電供應,屬專業範疇,但同樣要專業對待教堂內的神聖空間,他肯定委員會可以在相關工作上向堂區提供「比較好的第三者意見」。

總結環節中,幾位講者稱,好些信徒願意給堂區提供工程方面的幫助,其熱心應予肯定,但堂區神父亦要顧及這些意見是否專業、符合相關法例和安全要求。工程界專業人士、建委會委員李榮護同日對本報說,堂區常見的建築問題,是更改建築用途,找沒有專業資格人士、從事需要專業認可的工作等。

關注教會人力與財務

人力資源和財政管理方面,財經專業人士、建委員成員陳敬達在總結環節說,在商而言,好些教區委員會申請經費或提交周年報告時,甚少附有科學化的報告,難以檢討其工作成效。他認為,委員會使用教區資源,當向教區有所負責。教區財政方面,他說財政透明度是重要的,他以梵蒂岡每年公布收支賬目為例(毋需是資產),提出教區可否加以仿效,讓信徒清楚教會的財政負擔。

建委會副主席郭志德稱,信徒是願意在不同層面參與教會工作的,關鍵是教會能否觸動信徒去參與;財政上,他提議信徒定期定額奉獻,例如是月入的百分之二。

對於開源節流,聖若翰堂主任司鐸李志源稱,信徒對堂區的歸屬感比對教區的大,有需要加強培育。他又感謝教區總務長對堂區的財政支持。

總務長康建璋神父稱,教會工作一如社會服務,是難以用數量去評估其成效的,這跟商業機構有別。他同意,教區委員會和機構要不斷開源節統。陳日君主教則總結說,教會的金錢觀與世俗的不同,教會開辦服務,關鍵是要達致重要的目標,當中所作的可能有點冒險。他說,教會本身已是一個奇跡,因為她不生產,財產都是靠別人而來的。

在同日下午較早前的討論,與會者提出了廣泛的課題,有神父擔心堂區舉行彌撒時信徒過度擠逼,發生事故時難以疏散。建委會總監鄺心怡稱,每間教堂建造時,圖則上都有列明批准人數,這是考慮到人流與走火通道的配合。她又提醒堂區要清理走火通道的雜物。

不少出席者亦談及堂區活動的投保事宜,他們亦關注教會義工遇意外時的責任問題。康建璋神父提醒,堂區要清楚舉辦活動時所購保險的條款,以及索償時的金額。他說,雖然教堂可作某些措施,例如是貼出免責聲明以減輕本身責任,但亦要顧及這措施對堂區氣氛的影響。

建委會主席李百灝學習營後對本報說,過往堂區多集中於牧養工作,日常事務卻未必能追上時代需要。他認為推動現代管理,有助堂區管理和發展。他說:「世俗事務可用世俗方法處理,教會是信仰團體,亦是由人組成的社區。」

協助籌辦這次活動、建委會當然委員陳志明副主教一月七日稱,增加教區財政透明度是積極的建議,有關方面會加以跟進。對於節流,他表示教區已不斷提醒各委員會善用資源。陳副主教提及教區正推行的「教友戶籍登記系統」,強調系統能協助教區了解堂區實況,亦可讓堂區信徒提高對教區的歸屬感,他呼籲堂區多支持該系統。(莫/黃)


北京頒布宗教事務條例

教會觀察員稱有利有弊

(本報訊)本港的大陸教會觀察員指出,北京新頒布的《宗教事務條例》整合了過去對宗教的限制,同時亦新加了有利於宗教發展的條文。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和「基督教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等一月五日假油r地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安素堂舉行「是鬆是緊?縱論國內新頒布的《宗教事務條例》」,邀請天主教和基督新教專家發表意見。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二○○四年十一月卅日頒布《宗教事務條例》(下稱條例),把原散載於各條例及法規中、有關宗教信仰的條文臚列起來。條例今年三月一日起施行。

講座中,聖神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林瑞琪認為,條例在管制層面上只重複既有條文及法規,亦有新增的保障信仰自由條文,給公眾的印象是對宗教界「有利多於不利」;事實上,社會開放正給予中國政府壓力,提供更大程度的信仰自由。

林氏席間就條例作分析,認為對信仰自由收得「最緊」的是第三、四兩條「靈魂」條文,其中規定組織或個人不得利用宗教破壞社會秩序,有針對宗教人士之嫌。

他指出部份條文列明法律責任,約束政府人員,包括第三十八條指出「國家工作人員在宗教事務局管理工作中濫用職權……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尚不構成犯罪的,依法給予行政處分」。

林氏說,條例標誌著中國首次確立宗教團體的法人地位,承認教會擁有財產的權利。對於條例規定宗教團體的房地產須向政府登記,林氏擔心若政府日後為登記設下期限,教會團體於限期內收集這批年代久遠房契,可能會有一定困難。他說,不少基督宗教團體都希望把內地產業贈予內地教會。

談及該條例的法定地位,林氏稱,國務院對條例有解釋權,也能加以修改;若該等措施以蘊釀已久、立法層面較高「宗教法」推出,則須經人大通過,解釋權在人大(人民代表大會),宗教團體在訴訟中與國務院便有同等地位。

他指出,若《宗教事務條例》與地方條例或法規有衝突,地方政府可自行依程序修訂地方條例或法規;他預計各地將出現修訂浪潮。

中大崇基學院神學院助理教授邢福增博士稱,條例較過往相關的行政措施注重信仰自由,在保障信仰自由上跨進一步。他說:「如宗教人士熟讀該條例,對於在內地發展有一定幫助。」他指條例肯定了宗教界興辦社會公益事業、服務社會的角色。

關注內地基督新教發展的邢氏說,內地已登記的宗教以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基督新教五宗教為主,但隨著民間宗教復興與新興宗教建立,若政府他日推出「宗教法」,應清晰現時仍有灰色地帶的「宗教」及「宗教團體」定義。(鄧)


勞委會兩單位

遷址擴大服務區域

(本報訊)教區勞工牧民中心(九龍)於一月三日投入服務,接替原來的教區勞工牧民中心(新蒲崗);勞工事務委員會秘書處亦遷住上述新址。

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總幹事安中玉一月三日稱,勞委會秘書處及委員會屬下的教區勞工牧民中心(新蒲崗)十二月十六日遷往觀塘創業街九號一工業大廈(可由牛角頭地鐵站前往),中心繼續向工人提供服務。

安氏稱,搬遷是希望機構能擴大服務區域,牧養更多中、東九龍的工友。他表示,一至三月為新中心的服務試驗期,當中會密切留意本區工人需要。另外,勞委會秘書處於觀塘舊址的辦公室則交還耶穌復活堂。

他指出,新中心會延續新蒲崗中心的服務,提供就業支援、勞工諮詢、牧民與福傳、組織與教育四類服務,共他項目包括有機蔬菜共同購買計劃等。

服務方面,他說,由於新中心地方所限,暫時以舉辦小型課程課程為主,或考慮日後在堂區及教會團體舉辦活動。

勞委會是關注勞工事務的教區組織,設秘書處和勞工牧民中心(九龍及柴灣),並有流動中心主要服務新界北區居民。(鄧/黃)


女修會聯會謝錦芳

出席奉獻生活研討會

(本報訊)由全球男女總會長代表聯會舉辦的「奉獻生活研討大會」去年底在羅馬召開。香港女修會會長聯會主席、母佑會修女謝錦芳亦有出席會議。

參加者分別來自五大洲近八百五十人,大會主題是「熱愛基督,熱愛人類」,回應時代挑戰,為人類共同的利益建設天主神國。謝錦芳修女與其他參加者,一起探討修道生活在廿一世紀的新面貌。

在研討會宣言中,大會提出多種美德,去塑造修道人的新面貌,包括有深度的修道生活(返樸歸真及懂得福音辨識);感恩及接待;良善;自由的心態;勇敢及創新;簡樸生活(珍惜弱勢社群的存在價值)。大會研討成果,會成為修道生活未來一個重要方向的指標,使修道生活繼續在現代世界中保持其福音先知性的價值。(公)


神職人員學習營 教區一月四至六日假聖神修院舉行神職人員學習營,一月五日出席者為教區主教陳日君預祝七十三歲壽辰。


教區四職員

獲長期服務獎

(本報訊)四名服務教會二十年的教區職員,在聖誕聯歡聚餐上獲陳日君主教頒獎表揚。

逾一百名教區職員和神長,十二月廿四日中午舉行聖誕聚餐,席間陳主教向四名服務教區二十年的職員頒發長期服務獎。獲獎者分別為聖神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林瑞琪、屯門贖世主堂堂區秘書馮佩珠、聖老楞佐堂兼基督君王小堂堂區秘書何慕禲A以及聖十字架堂堂區秘書黃月蘭。(鄧)


數百人追悼韓承良

陳牧主持逾越聖祭

(本報訊)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一月八日上午十時在慈雲山聖文德堂,為方濟會韓承良神父舉行逾越聖祭。包括韓神父家鄉親友等數百位教友參禮。

韓神父去年聖誕日(十二月廿五日)安息主懷,享年七十六歲。逾越聖祭由陳主教主禮,湯漢輔理主教、方濟會中華省會長高征財神父、香港區會長胡健挺神父聯同該會會士及多位友好神父共祭。

彌撒中由高神父及胡神父分別以國、粵語講道,胡神父特別稱讚韓神父聰敏過人,才智出眾,記憶力極強,又精通拉丁語系,對有關聖經方面的著作,幾可等身。韓神父晚年負責方濟會在華傳教歷史的研究,貢獻良多。一眾方濟小兄弟在講道後圍繞韓神父靈柩齊誦《造物讚》,向韓神父獻上最後的敬意。辭靈禮後韓神父隨即下葬跑馬地天主教墳場。

方濟會香港區會早前一晚,在聖文德堂舉行守靈祈禱,由該堂主任司鐸夏志誠神父主禮,該堂前任主任司鐸陳滿鴻神父證道,憶述韓神父最後七年在聖文德堂的牧民軼事。(成)


委派堂區送聖體員

座堂慶祝主顯節

(本報訊)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在一月二日(主顯節慶日)上午十一時主日彌撒中,由該堂主任司鐸陳志明副主教主持「特派送聖體員」委任儀式。圖示部份送聖體員與陳志明副主教合照。

當日彌撒由多位神父共祭,講道後由送聖體員黃施博(圖左一)宣讀六十二位送聖體員姓名,各人依次步上祭台,在主任司鐸前承諾,願意在禮儀中協助神父送聖體,亦會把聖體送給那些因病弱、年老或其他原因不能到聖堂參與感恩祭的信友,包括送往醫院、老人護理院或教友家中。

陳副主教訓勉眾成員接受職務,就是實踐基督徒愛德生活的具體行動;藉此服務共同建樹教會──基督的身體。最後由黃施博代表全體送聖體員接受委任狀,為期兩年。(公)


西貢赤徑聖家小堂。
新界東北總鐸區

鼓勵信眾赤徑朝聖

(本報訊)新界東北總鐸區近期數度探訪西貢赤徑聖家小堂,研究如何善用這個本地傳教地點;總鐸劉德光神父則鼓勵信徒到此朝聖。

新界東北總鐸區總鐸劉德光神父十二月底對本報說,總鐸區十二月十日舉行會議,決定會多鼓勵鐸區信徒到西貢赤徑聖家小堂朝聖及義務清潔,但暫不會把小堂發展成為朝聖中心、也不會在此舉行一般聖堂禮儀。他期望鐸區有更多朝聖團探訪該小堂。

劉神父稱,新界東北總鐸區暫未打算把聖家小堂發展為鹽田梓朝聖聖若瑟小堂般具規模的朝聖中心,未來發展仍有待商議;事實上,聖家小堂亦較聖若瑟小堂歷史為短。

他指出,發展西貢區舊聖堂群存在多重限制:「特色、歷史、精神價值、交通都是發展的考慮因素。如果小堂沒有保安,屆時可能會出現問題。再者,這些位處郊區的聖堂已頗為殘破,需要有經驗人士處理維修等工作。」

沙田聖本篤堂物業設施管理小組召集人黃志超早前稱,發展古舊小堂群有一定難度。

劉德光神父聯同與廿多位新界東北總鐸區內的堂區議會成員,○四年十一月到訪大埔赤徑聖家小堂作初步考察。同行的黃志超認為,舊聖堂及鄰近地區有潛質發展為活動中心及舉行宗教活動,但中心需要投入資源去維持。

黃氏據考察所得指出,大部份已荒廢的新界東北古老聖堂位處偏僻,交通不便是發展堂區的障礙。他說「昔日大部份聖堂的行程達數小時,現在已稍為方便。赤徑聖家小堂交通較為便利,但也要步行半小時。」

大埔區議會出版的《大埔風物志》指出,歷史悠久的聖家小堂,曾是東江遊擊隊之基地。小堂建於一八六七年,其後吐露港一帶鄉村如白沙澳、企嶺下、輋下、烏溪沙等地,不少鄉民都有領洗入教,天主教於大埔區廣泛傳播。聖堂其後因教徒遷移,已無彌撒舉行。(鄧)


歷奇外展服務為青少年、特別是情緒及成績最需要關注的一群提供成長輔導。
長洲鮑思高青年中心

歷奇服務培育青年潛能

(本報訊)慈幼會屬下「賽馬會長洲鮑思高青年中心」推出「豐盛人生,挑戰自我」歷奇外展服務,協助青少年發揮個人潛能。

服務早於剛過去的九月展開,現階段對象為慈幼會學校,為青少年提供約十次的歷奇輔導訓練,並配合野外訓練及家長教師工作坊。

活動負責人黎國常對本報稱,服務本著慈幼會精神及鮑思高教育法,特別為情緒及成績最需要關注的一群提供成長輔導:「服務不希望標籤學生,而是讓青少年肯定真正的個人能力,以及各方面的才能;並在訓練中激發其士氣和信心。」

主辦單位為老師及家長舉辦工作坊,讓他們體驗歷奇教育活動及認識基本輔導技巧。該計劃由多位專業教練到校提供歷奇輔導,包括解決困難訓練、游繩訓練等,參加者更會到戶外作考察、露營。歷奇畢業活動於鮑思高青年營舉行,中學參加者在營內接受活動的最後訓練——「高空繩網訓練」。完成活動的青年將獲發證書。

本身是鮑思高青年中心高級教練的黎氏稱,部份行為有偏差的青少年與師長有溝通障礙,而透過歷奇輔導和隊員間的合作、分享,可改善其人際技巧,促進與家人、老師的溝通。他又說:「期望參加者藉歷奇輔導找到方向,以及日後所扮演的角色。」

服務加入信仰元素,教練會帶領參加者分享信仰及祈禱,讓他們「尋找自我,認識天主」,亦鼓勵青少年加入慕道行列。黎教練說:「參加活動的青少年部份較『保護』自己,待他們投入歷奇輔導後,教練會協助他們作分享和認識信仰。」

「歷奇為本輔導」起源自美國歷奇計劃(Project Adventure),原先為一些學習有困難、被動及害羞的學生進行歷奇為本輔導,協助他們者融入學校生活。(鄧)


灣仔靈火中心一角
鬧市開設靈修中心 善會推廣祈禱

(本報訊)為推廣閱讀聖書與祈禱默想,有信徒團體在商廈林立的灣仔區設立中心,供附近的上班族利用午膳時間,到該處靜思默想。

善會「聖母進教者之佑會」去年中成立信徒團體靈火文化,為非信徒與信徒提供一個靈性的小聚場所。靈火文化中心內閣主席馬榮陞早前接受訪問,指該會特意選址於鄰近灣仔地鐵站的一幢商廈,以方便區內的上班一族抽空前往。

「退休前,每天放工後就要回家煮飯、做家務,要抽空讀聖書做默想並不容易。」該中心義務福傳推廣顧問譚雅林同日訪問說。中心內不時播放著宗教音樂及影畫,場內擺放的聖書可供到訪者閱讀,而信徒亦可隨意進行默想靜化心靈。

中心去年五月底創立以來,平均每日中午也有數名人士到訪。靈火文化經理陳成富指出,中心的構思並無預計有大量人前往。「太多人就可能變得嘈吵,但我們仍會繼續宣傳,讓更多人知道灣仔區有這處心靈綠洲。」

天主教南華中學退休校長毛秀英,是靈火文化的常客。「教師的壓力很大,利用午飯時間靜思默想,可以令心情緩和。」她表示在校期間,曾邀請校內老師自由參與靈修分享。「因此我覺得上班一族能在午間抽空靜思,是很好的事情。」

靈火文化除了逢星期一、三、五下午開放給公眾作修心場所外,亦有在主日舉辦靈火粵曲組。馬榮陞等人透露,團體正商議陸續創辦更多福傳活動,例如計劃中的靈火逍遙遊,從郊遊中滲透福傳。

聖母進教者之佑會於一九六五年在聖類斯中學成立,首批會員來自該校預科生,團體後來學校擴展到堂區,從香港發展到美國,會員數十人。(莫)


教會心

這間房子太納悶 牧 杖

誰的房子?教區的房子。在哪兒?在教區中心九樓演講廳。我愈來愈不喜歡在這兒參加課程或出席講座,因為房子的「空調系統」實在太差勁,夏天炎熱不在話下,冬天鮮風不足,感冒細菌如打「困籠戰」,十分不合公眾衛生。最要命的是會眾呼出的「二氧化碳」凝聚,集會不足三十分鐘,已經令人昏昏欲睡……

為了回應教宗發起「聖體年」的美意,湯主教早前為神父、修士和修女安排了一個「學習日」,地點就是這間叫人抗拒的演講廳。如下列述有關當日的負面經驗,絕對無意針對為難負責團體的兄弟姊妹,只是把問題套入「放大鏡」,引起關注,加速改革,那將是整個教會團體的益處……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演講廳建築物的敗落,並非昨天才發生的事。有段頗長的日子,已經有不少用家向教區當局投訴過,可惜只聞雷聲,久久未見甘露。我不是念管理學的人,所以對目前教區怎樣管理這所演講廳的方法大惑不解。原來它的管理模式是「共負責任」,其中涉及的組織機構包括:教區總務處、明愛總部、教區社會傳播處及教區視聽中心。他們分別承擔不同的工作,有人負責租借場地、有人專務維修保養、有人安排清潔打掃、有人提供影音翻譯器材。如果人人盡忠職守,配合得宜,理應運作暢順,可惜事與願違,尤其是當各機構職員下班後或假期間;萬一出了事,那刻真是求助無門,狼狽萬分……

話說「學習日」那天,我們用了三十分鐘祈禱,當中加播「墨西哥」聖體大會的錄影片段,由於要關掉燈,會場光線暗淡,加上「氧氣」不足,營造了一個理想的午睡環境,結果不少人去了會「周公」!接下來的講者都很用心介紹解釋宗座的文件,可惜冗長了一點,令聽眾沒有發問互動的機會。須知神父修女執事都擁有豐富的牧民工作實戰經驗,他/她們的分享值得重視;何況教宗的文件中文翻譯做得非常好,簡潔易明,毋須逐個標題詳加解釋……

孫英神父和阮嫣玲修女兩位是教區中英文的首席「即譯員」,可惜那天有不少無線耳筒出了毛病,要頻頻更換,其實這屬事前的準備功夫。資料亦可以一進場便派發,省些時間。明知「空氣」會出現問題,場內多安放幾把風扇肯定會有幫助。人的接聽能力有限,直落三小時而中間沒有小息,會削弱大家的接收能力;內容怎樣豐富,亦會浪費掉……須知我們這族群的人平均已屆高齡,體力有限。

「學習日」並非一事無成,各單位都出了力,出席者亦學有所用;只因「愛之深,責之切」,盼望將來舉辦這類型聚會時,「軟件」、「硬件」都做得更好。


義筆容辭

不要劃地為牢 集 思

台北市長馬英九原擬在一月十一日至十三日訪港,出席香港大學的論壇,主講「從台北看華文城市的興起」一題及出席美籍華人組織「百人會」的大中華區峰會等活動。馬英九在香港出生,不少港人對其印象尤佳,再加上他又是國民黨重奪台灣總統寶座的希望所在,故很多人對他的演講都引頸以待,不料這期望卻被香港政府一句「拒絕入境簽證」打碎了。對此,香港政府只循例說「個別個案,不作評論」、「沒有所謂的黑名單」。

雖然港府說這只是一次個別個案,但我們卻看到類似的所謂「個別個案」在過去不斷地上演,例如港府以往亦曾多次拒絕政治異見人士如王丹等入境,並例必以「個別事件」為由,拒絕面對民間的質詢。這些所謂個別事件堆積在一起,其實已經令人擔憂港府是否有所謂的「黑名單」或會否藉此打壓某些人士。馬英九來港只想交流兩地的市政建設,而王丹入境亦只為分享中國的民主發展前景,全屬文化學術上的交流。然而,港府都不分理由地加以拒絕。香港是一個國際交匯的大都會,每年都有不少國際會議或學術交流會在此舉行,故此,港府實有必要公開交代拒絕這些人入境的理由、其準則及決策過程,以及公開澄清有沒有所謂的黑名單,以釋公眾的疑慮,以免香港的國際聲譽受損。

外界相信馬英九是次未獲發簽證,與其曾公開批評將於今年三月由人大審議的《反分裂國家法》有關,亦有傳是中國當局不讓馬英九出席「百人會」,以免他與中方、美國前官員同場,出現變相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局面。不過,不論真正底蘊如何,這都是極度專橫無理的做法。中國政府經常強調統一台灣是包括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神聖職責,但其在制訂《反分裂法》的過程中卻完全缺乏透明度,《反分裂法》雖然將於兩個月後交人大審議制訂,但至今外界仍不知其內容詳情,如此一條重大的法律且關係到兩岸人民的生命幸福,兩地人民無從討論該法案,著實十分諷刺。那麼,究竟馬英九又對《反分裂法》作了甚麼批評,以致要受這樣的「懲罰」?據台灣報章的報導,他主要是指出:中國政府若要對台灣動武,哪裡需要法律依據,因此制訂此法根本「沒有必要」、「不智」,北京的做法只會讓台灣人民對中國更為疏離,更激化台灣人民走向法理台獨,不利兩岸的發展。這些言論合情合理。因為兩岸的分治有其獨特的歷史背景,統一問題涉及廣大人民的福祉,不是一朝一夕可促成,亦不是武力可解決,實在需要雙方的溝通與理解。故此馬英九來港出席「百人會」活動,與中方官員碰面,正好是兩岸政界交流的一個機會。但若果「中國政府擔心會變相承認台灣的主權」的傳言屬實,這只會再一次突顯中國政府的狹隘思維和短視的目光,以及在溝通上的誠意。

而在是次事件中,最令人震驚的是,竟然有香港的訪客到台灣,要他謊稱自己公務繁忙,沒空來港。雖然馬英九不能確定「特使」是否由董建華派來,但已引起陣陣疑雲。若果這真是特區政府的意思,將是對香港自由、民主一個沉重的打擊。在國內大城市急速發展之際,作為中國一部份的香港,其獨特之處不只在於經濟的進步上,更在於其對民主、自由、施政透明度的堅持,更何況香港擁有獨特的地理位置,理應在溝通兩地上扮演橋頭堡的角色,促進兩岸的溝通與理解。可惜地,香港政府卻如此輕易地放棄此角色。雖然有人說,特區政府可能只是聽中央命令而行,在一個黑箱作業、封閉的體制下,我們無法證明這是否屬實。若果中央輕易便可干涉本港的入境自由而我們又絲毫看不到港府有據理力爭的痕跡。試問我們又怎能相信現時港府這班領導班子將為「一國兩制」堅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