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教會


花地瑪聖母像遊行

三成墮胎出於經濟考慮 善用資源 胎兒可保命

福傳年聖經講座 高夏芳談薪火相傳

五終執候選人 領輔祭職

聖堂「排斥」肺炎家屬? 蘇主榮神父澄清事件

溢昇會舉行首屆周年大會

陳牧出席六四晚會? 公教學者意見不一

無證媽媽盼聚天倫 明愛社工關注家庭團聚

逾十堂區代表 參加「堂家組」工作坊

堂區發展家庭小組 公輔會提供支援服務

教會心

何解呢? 牧 杖

義筆容辭

後非典型肺炎時代 梁旭明


花地瑪聖母像遊行

(本報訊)長洲花地瑪聖母堂在聖母月舉行的聖十字架及花地瑪聖母敬禮遊行,吸引超過八百名信徒參加,祝願香港人健康和平安。

今年聖母巡遊五月十八日舉行,巡遊路線由聖堂作起點,隊伍沿途高唱聖詩,步行往遊人不絕的海旁再返回聖堂,全程歷時約一小時。警方估計參與巡遊人數超過八百人。

花地瑪聖母堂主任司鐸楊正義稱,今年的聖母像巡遊活動是近年最大型的一次,參與人數亦最多。

香港近幾年正值多事之秋,經濟不景再加上近月來非典型肺炎肆虐,為不少港人帶來生活上的困擾。楊神父表示,希望藉這次聖母像出巡為香港人祈禱,祝願社會、道德,以致各人的身體都有更健康的發展。巡遊後,大批信眾擠滿聖堂參與聖體降福。(琪)


三成墮胎出於經濟考慮 善用資源 胎兒可保命

(本報訊)一項調查顯示,本港三成墮胎個案是出於經濟考慮;維護生命的人指出,經濟負擔不應成為墮胎的理由,善用社區資源、父母稍犧牲享受,是可應付孩子的基本需要。

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家計會)五月十二日發表的調查結果顯示,在受訪的一千六百名婦女中,約兩成半曾接受人工流產,其中兩成八受訪者以「經濟負擔」為考慮,比一九九九年的調查增加了百分之九;墮胎的其他原因包括孩子人數已達理想(25.6%),和嬰兒健康問題(24.4%)等。

忽視生命的嚴肅課題

天主教徒社工黃麗屏表示,遇有尋求墮胎的求助者,她會介紹其他可行方法,如經濟援助或領養服務;又會提醒墮胎在身體、情緒和家庭關係上,可能帶來的創傷。

關注生命權益的黃麗屏說:「港人決定生育與否時,傾向以實際為考慮;又以為母親可以替胎兒的生命做決定,亦較少思考對生命的看法或道德觀念等嚴肅問題。」

她綜合婚前培育的經驗說,一些準父母誤以為要在孩子身上花費大量金錢,而忽略了社區資源可減輕其家庭負擔;亦有父母追求完美,在逆境中沒有信心能把最好的東西交給子女。她說:「父母願意為孩子犧牲一點個人享受,孩子的基本需要是可以應付得來的。」

合法墮胎個案上升

此外,出生權維護會主席馮賢楷醫生表示,從維護生命的立場來說,不能接受經濟負擔為結束胎兒生命的理由。他認為,夫婦進行人工流產,其實是社會問題的壓力所致。「與其說是經濟負擔,實是希望將來環境好些才要孩子。」他五月十六日對本報說:「經濟轉型、裁員、就業困難等壓力,令港人看不到孩子在二、三十年後有甚麼出路。」

本身是婦科醫生的馮賢楷續稱,不論天主教或無宗教背景的醫院,也不容許夫婦單以「不想要孩子」為理由而施行人工流產,他說:「人工流產抵觸了天主教的原則,但為沒有信仰的人,他們認為這可紓緩家庭的經濟和精神壓力,甚至預防因壓力到達極限而引發的精神病、自殺和暴力行為等激烈後果。」

調查結果顯示的另一個趨勢,是非法流產個案,由一九八七年的三成多,大幅下跌至二○○二年的百分之三,合法人工流產的數字則上升至逾六成。

馮賢楷醫生稱,合法人工流產個案增加,不反映墮胎手術較從前來得寬鬆。他說:「所有天主教和基督新教醫院都不會進行墮胎手術;大部份政府醫院也十分嚴格,包括要有兩位婦科專科醫生簽名,要求進行人工流產者事後做結紮手術,又會建議有效的避孕方法;私家醫院的政策則各有不同。」

逾兩成墮胎婦感內疚

馮賢楷補充,本地政府醫院沿用英國准許進行人工流產的準則,包括懷孕會嚴重影響母親健康,嬰兒將對母親及家人造成嚴重的精神負擔,以及胎兒不正常等。他說,「單純是『經濟負擔』不能成為決定人工流產的原因,必須是對母親及家人造成極大的精神壓力,才構成理由。」

對於墮胎後的感覺,家計會的調查顯示,百分之六十八點五受訪者表示「沒有分別」,百分之三點六「如釋重負」;百分之二十二點五感到「內疚」,百分之六點九覺得「失落」。

家計會每五年一次有關香港家庭計劃知識、態度及實行的大型調查,二○○二年九月至本年一月期間以分層抽樣方式,訪問了逾一千六百名介乎十五至四十九歲的已婚婦女,及一千一百名女受訪者的配偶。(比)


福傳年聖經講座 高夏芳談薪火相傳

(本報訊)高夏芳修女勸勉信徒要致力傳揚福音,因為基督徒的信仰是愈傳愈活潑,好像火點火一樣,否則便只餘下一堆灰燼。

福傳年工作組主辦的福傳年聖經講座,已於五月十一日在教區九樓演講廳舉行,大會邀請了母佑女修會高夏芳修女為主講嘉賓,當日座無虛設,近三百人出席。

高修女首先以福傳年的徽號和聖經章節帶出「薪火相傳、延燃不斷」的信息:「我來是為把火投在地上,我是多麼切望它已經燃燒起來!」(路十二49),耶穌將火帶來世上,就是希望薪火相傳,一直延續燃燒下去。因為火如果無延續,就不會燃燒;同樣,基督徒的信仰是要愈傳愈活潑,好像火點火一樣,否則便只餘下一堆灰燼。

講座中,高修女引領會眾返回初期教會,回看宗徒怎樣薪火相傳。她借用照片比喻宗徒大事錄中五個情景(宗第一、三、四、八及廿章),並以輕鬆的手法帶出福傳靈修的要訣。福傳者要有廣闊的眼光和心胸,不怕突破彊界和不怕超越自己;傳遞的信息核心,不是金子和銀子,應是耶穌基督;要不斷聆聽聖言,與主交談,透過聖言,滋養生命和福傳的心火;福傳者的信仰也需要禮儀的滋養和團體的表達;做福傳工作時,不用擔心成敗,因為這是聖神在工作,人只是合作者;福傳靈修是十字架的靈修,痛苦是必然的,參與痛苦是參與基督的生命。

聚會中,駱鏗祥神父簡介福傳年的目標和計劃,指出該講座是福傳年工作組擬定連串活動中的頭炮,七、八月工作組與八個鐸區合辦四次福傳培育聚會,另外於五月及九月替學校工作者及明愛員工,舉辦研討會和培訓聚會。

他指出,福傳年的準備期活動以十月十九日的「福傳行」步行籌款為高峰;此外,工作組會設立福傳網站和發表文章分享福傳經驗;宣傳小組已構思多種宣傳物品,以喚起信徒積極履行福傳使命。(公)


圖左起:周豫康、關仲華、謝明輝、陳志明副主教、曾家明和宋雲龍
五終執候選人 領輔祭職

(本報訊)五位教區終身執事候選人五月十日獲任命輔祭職,為邁向終身執事的道路作好準備。

感恩祭當天晚上在青衣聖多默宗徒堂舉行,由教區副主教陳志明神父主禮,另外六位司鐸共祭及五位執事襄禮。終執候選人宋雲龍、周豫康、曾家明、謝明輝及關仲華從陳副主教手中,接過盛載聖體和聖血的爵杯,許諾為主的祭台及教會服務。

五位候選人在講道後站在祭台前,陳副主教首先闡釋輔祭職的意義。他指領了輔祭職的終執候選人,是被委派協助司鐸及執事給教友和病患者分送聖體,又勉勵他們奉行愛主愛人的命令。然後,陳副主教將盛餅酒的爵杯授予五位候選人,隨後委派他們送聖體給信眾。(賜)


聖堂「排斥」肺炎家屬? 蘇主榮神父澄清事件

(本報訊)赤柱聖亞納堂主任司鐸不滿傳媒以「教會排斥九歲男童參加主日學」為題發表文章,認為報導手法不當。

英文報章《南華早報》五月十二日報導,一名住於柴灣高威閣的菲律賓男士感染非典型肺炎,其家庭成員亦要隔離十日。報導指家中男童參加的天主教會,在該家庭四月十九日隔離完畢後,仍拒絕家中九歲男童參加主日學、預備五月十七日初領聖體,報導指教會協調員稱教會團體對非典型肺炎很敏感。報導沒有提及該聖堂名稱。

聖亞納堂主任司鐸蘇主榮(E.P.Wurth)指事件發生在該堂區,但不滿在肺炎帶來恐慌和焦慮之際,記者未聯絡他們便發表該則報導。蘇神父五月十六日把意見送給《南華早報》。

蘇神父在信中強調,教堂處理事件時,向事主一家提出三項建議:第一,讓男童缺席主日學,准許他與其他學員一起參加五月十七日的初領聖體;第二,蘇神父親自到男童家中,與事主一家及其朋友舉行初領聖體的禮儀;第三,與事主一家在小聖堂私下舉行禮儀。

蘇神父稱,向事主提出上述方案,是為免堂區的人逃避事主,一如事主所言,一些朋友得悉其父親患有肺炎後,也有逃避他們。信件稱,事主最後選擇了第三個方案,蘇神父六月一日會與主日學教師和事主朋友,在小聖堂舉行禮儀,以支持事主一家。

信中表示,堂區的主日學教師和家長,都不同意報導的標題用上「排斥」一詞。(公)


鄧斌(左四)匯報,該會在過去一年內,獲國際溢昇會(Life Ascending International)確認會籍。
溢昇會舉行首屆周年大會

(本報訊)服務退休信徒的溢昇會四月三十日在聖十字架堂,舉行首屆周年大會暨幹事宣誓就職禮。

感恩祭由該會神師駱神父主禮,姚友鴻執事襄禮,帶領首屆幹事與近六十位會員列隊進堂。駱神父在講道中勉勵會員發揮各自生命的潛質,繼續為社會及教會服務,使人生更趨燦爛,生命力更獲提升。

會長鄧斌在就職禮中,報告該會在過去一年內,曾參與堂區及教區所辦的各項活動,發揮精神,例如在香港書展、傳教節、善會招募日、探訪弱智人士及聖誕福傳嘉年華等,發揮退休人士的精力與潛質。

鄧斌匯報,該會在過去一年內,獲國際溢昇會(Life Ascending International)確認會籍,亦於四月正式成為香港天主教教友總會的團體會員。

溢昇會是專為退休人士而設的一種國際性運動,一九五一年在法國成立,曾多次獲得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嘉許,也是聯合國承認的一個非政府的國際組織。該會目前有三十多萬會員,遍佈四大洲,亞洲區在日本、台灣、菲律賓及馬來西亞等地皆有設立,去年底香港才正式成為團體會員。(公)


陳牧出席六四晚會? 公教學者意見不一

(本報訊)公教學者對陳日君主教一旦出席六四燭光晚會意見不一,有指北京政府與香港教會的關係會因而惡化,有指對香港的正面形象有幫助,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五月十三日召開記者會時,被記者問及會否出席支聯會紀念「六四」的燭光晚會並於會上就基本法廿三條立法發言,記者追問下陳主教承認原先會出席晚會,但如今會再考慮是否出席晚會。

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鄭宇碩認為,若陳主教出席「六四」晚會並上台發言,將展示香港享有充分的言論自由,對本港的正面形象有幫助。

本身是天主教徒的鄭氏五月十五日對本報說:「開明的政府應容許宗教領袖在一定程度上扮演社會良心的角色,即使其意見或不為當權者所喜。」他分析,特區政府民望低,對反對聲音特別敏感。

另一位公教學者、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系主任關信基認為,基於「六四」晚會的性質,加上主辦單位支聯會遭中央定性為反動組織,一旦陳主教公開出席晚會,北京政府與香港教會的關係會因而惡化;惡化的程度,則視乎陳牧晚會上的發表言論。

教總會長尊重陳牧決定 惟個人身份出席較恰當

關信基教授五月十六日說,在非典型肺炎肆虐之際,陳主教曾說暫時放棄批評,與政府合作抗炎,「事實卻明白地顯示,他不滿廿三條立法工作」。出任港府中央政策組社會凝聚力小組召集人的關信基表示,陳主教一向對廿三條立法有意見,立法所造成的社會分化亦早已存在,因此「陳牧的一次發言,不會影響社會凝聚」。

信徒領袖對事件亦有不同思考。香港天主教教友總會會長黎育輝稱,陳主教有他獨特的個人風格,作為平信徒,她會尊重主教的決定,但她說:「總有些信徒對陳牧的做法有顧慮,所以主教以個人身份出席會較恰當。」黎氏本人亦支持悼念「六四」的活動。

對於有輿論關注到若陳牧出席六四晚會,會影響政府與教會的關係,天主教教育事務主教代表胡路明十五日稱,若陳主教在「六四」晚會上發表對廿三條的意見,只屬個別行動,她相信對教會的教育工作不會有影響。她說,即使陳牧對教會辦學有他的看法,特區政府的教育政策至今沒有針對天主教學校。(佳)


社工指出,一些婦女本身是港人內地的成年子女,在港逗留期間誕下嬰兒,但丈夫不顧而去或不幸病逝,幼兒唯有投靠在港家人;他們期望特區酌情處理這些個案,確保家庭團聚。左為張換嬌,右為曾楚娟。
無證媽媽盼聚天倫 明愛社工關注家庭團聚

(本報訊)「希望有暫時身份證,留港照顧八個月大的女兒。」無證單親媽媽張換嬌的母親節願望,便是能盡母親的天職。

正當港人在母親節共聚天倫之際,兩名無證單親媽媽五月九日向本報哭訴她們的經歷,期望中港政府聆聽她們弱小的聲音。

張換嬌的父母是香港居民,九九年從深圳來港爭取居港權期間,與一名男子發生感情,後來發現對方早有家室便斷絕關係,卻堅持不打掉腹中胎兒。為怕父母知道,她獨個兒誕下並照顧女嬰。在最困難的時刻,她得到明愛社工安排棲身之所,以及四旬期基金的援助。她目前持「行街紙」,隨時會被遣返。

張換嬌說:「現在孩子是我生命的全部寄托,母愛是無法替代的,希望中港政府給我照顧女兒的機會。」她最大的心願便是有一張暫時身份證,可以找工作維持生計。「香港有父母家人,返回國內則無依無靠;在國內,未婚產子不但屬違法,還會遭人歧視。」

曾楚娟來自汕尾,和丈夫同屬港人內地的成年子女,九九年來港等待終審庭裁決,○一年十月誕下兒子。丈夫○二年突然發現膽管有腫瘤,由於不是香港居民,無法負擔高昂的住院費用,又怕遭人歧視,寧願留在家中,最後延誤醫治,八月不敵癌魔病逝。

丈夫離開後不久,曾楚娟的「行街紙」便不獲入境處延長。今年二月,她和一歲多的兒子更被家翁趕出來,惟有投靠在港靠綜援生活的父母。曾楚娟目前彷徨度日,面對隨時被遣返、骨肉分離的危機:「我很害怕遣返大陸後,無法辦證件來港照顧兒子。」

兩位單親無證媽媽均表示,自己曾經歷與父母分隔兩地的痛苦,不希望子女也遭遇同樣的不幸,要求政府停止遣返,酌情處理。「孩子已經沒有爸爸,政府連媽媽的愛也要剝奪。」曾楚娟說。

一九九九年一月廿九日終審法院裁定港人內地所生內地子女享有居港權;特區政府稍後卻尋求人大釋法,推翻終審法院的判決,令無數中港分隔家庭的團聚夢碎。

九龍明愛社區中心社工賴仁彪說,據政府統計,現時約有六千七百名無證單親媽媽,大部份已聽從特區政府勸喻返回國內。她們本身是港人內地的成年子女,在港逗留期間誕下嬰兒,但丈夫不顧而去或不幸病逝,幼兒惟有投靠在港家人。

「現時內地居民申請單程證來港的類別中,沒有一項是『在港出生子女的內地父母』,加上單親媽媽在港沒有丈夫,不能採取『夫妻團聚』的理由,所以她們完全沒有渠道申請來港與子女團聚。」他促請政府給她們一個合法身份照顧孩子,得到應有的保障。(比)


參加者出席工作坊,分別從理念及實務層面,認識如何在堂區成立「堂家組」。
逾十堂區代表 參加「堂家組」工作坊

(本報訊)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五月三日舉辦「堂家組」實務工作坊,讓參加者分別從理念及實務層面,認識如何在堂區成立「堂家組」。

工作坊在摩星嶺嘉諾撒靜修院舉行,共有來自十多個堂區的二十六名代表參加。教區副主教陳志明神父主持工作坊之開始儀式,闡釋有關成立「堂家組」的背後理念,同時鼓勵各熱心堂區事務的義工,繼續關注信徒的家庭生活。

婚輔會執行委員陳淑珍首先主講「婚姻與家庭牧民」的探討,介紹「堂家組」的使命、歷史,讓參加者了解教區會議文獻的內容。婚輔會總幹事何文康則主持「如何協助成長中的家庭」的環節,繼而由該會社工黃玉書及楊麗儀主持小組討論,並介紹建立及推行「堂家組」時的基本技巧。

晚飯後,由主教座堂、聖本篤堂、聖多默堂及聖瑪加利大堂四對代表,分享組織「堂家組」的實際經驗,該會督導主任江任燕瓊主持分享會及交流不同堂區的實際情況。參加者都期望日後有更多實務工作坊,讓關心家庭及婚姻的信友參與組織「堂家組」的牧民工作。(公)


堂區發展家庭小組 公輔會提供支援服務

(本報訊)因應一些堂區開始發展家庭牧民小組,公教婚姻輔導會著手提供支援服務。教區會議把婚姻與家庭牧民列為三大牧民優次之一,會議亦建議堂區成立家庭牧民小組(簡稱「堂家組」)。

吳先生和太太一年前加入剛成立的聖瑪加利大堂家庭及婚姻服務組,與組內另外七對夫婦為堂區的教友家庭服務。吳先生四月對本報表示,與太太去年一起參加公教婚姻輔導會的教友婚前培育義務導師課程,另方面在與信友傾談間,發現不少婚姻和家庭存在困難,遂在姚友鴻執事的邀請下入組,希望可以幫助更多人。

吳太則表示,該小組雖然起步只有短短一年,但無論參加者或她與丈夫也在去年舉辦的活動中得益不淺。她以去年與婚輔會合辦的夫婦浪漫遊為例,「每對參加夫婦暫時放下孩子,重溫拍拖時的溫馨感覺,活動後他們都很開心,很有得著;同時自己的得益也很大,提醒我們夫妻相處之道」。

善用教區現有資源

沙田聖本篤堂家庭牧民小組二○○一年九月成立,現有十五名成員,當中有四對夫婦。小組的牧民工作有五大方向,包括家長、夫婦、家庭、資源角及嬰孩領洗。

小組召集人黃太早前表示,小組在堂區神父的推動下成立,宗旨是透過培育講座、康樂活動等,加強堂區內公教家庭的凝聚。她說,部份活動借助外界資源,例如去年與沙田明愛家庭生活教育組合辦「思覺失調」及「學習障礙」研討會,又邀請公教婚姻輔導會舉辦「浪漫在深秋」夫婦活動等,反應理想。

本年初,小組得到任職社工的信友義務協助,開始推行「個別懇談」服務,為受家庭問題困擾的夫婦提供輔導及支援,有需要者會轉介到明愛跟進。該服務自一月推出以來,共有五位遇到家庭問題的女信徒接受社工輔導及跟進。

工作坊後 提供家庭支援服務

因應堂區家庭牧民小組的發展,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五月中舉辦成立「堂家組」的工作坊,協助信徒了解「堂家組」的推行技巧及注意事項,內容包括短講、體驗性活動及小組討論,並有組織「堂家組」經驗的信友分享。

該工作坊負責人、公輔會家庭生活教育工作輔導員楊麗儀表示,「堂家組」不算是新組織,惟有關婚姻與家庭的牧民工作仍可變得更有系統。

她四月中說,公教婚姻輔導會為配合教區會議建議,將提供「堂家組」支援服務,工作坊為第一個階段;下一步包括提供專業意見、舉辦訓練課程、出版參考手冊、提供婚姻及家庭支援服務等。

二○○○年教區會議文獻提及,教區會議之前,少數的個別堂區因應地區的環境,成立有關婚姻及家庭的小組,惟大部份堂區只曾舉辦一些婚姻講座或活動,次數不多;家庭活動亦不足。(比)


教會心

何解呢? 牧 杖

以下所寫,相信並不是某一兩個堂區的獨有現象,而是很多堂區的普遍現象,歡迎各位堂區神父覆印給你們的善會會員,大家研究研究。我做醜人,寫了出來,不用大家開口!不過可能你也已開過口了!不過如果各位看過後,覺得「我它n好多!」那就恭喜你們了!

堂區舉行敬禮聖母祈禱聚會,如果請奉聖母為主保的善會負責領玫瑰經,或者抬聖母像出遊,那些「聖母善會」會有很多會員出席。但如果沒有邀請那些「聖母善會」的話,到時出現的會員多者就三、兩個,少者便幾乎一個也沒有,何解呢?難道他們要「做禳v便出席,否則便「唔得閒」,或「無興趣」?

堂區舉行任何禮儀,如果邀請某歌詠團詠唱的話,那歌詠團便有不少團員會出席,但另一次沒有邀請那歌詠團詠唱的話,到場的團員和上述「聖母善會」的情況一樣!何解呢?難道要他們「做禳v便出席,否則又「唔得閒」,「無興趣」?讀經員的情況也是相類同。

一個奉聖母為主保的堂區,舉行聖母月敬禮聖母祈禱聚會,堂區議會幹事一個也沒有出現,出奇嗎?並不出奇,因為根本就有這情況存在!何解呢?(唔得咩!唔俾個個幹事都唔得閒飽I而且又無躑n幹事做!如果有躑n佢地做,我肯定一定會出席!)

堂區讀經組每個月或每兩個月舉行研經聚會,每次出席的讀經組員不足三分之一,有組員甚至從來不出席,何解呢?有組員表示,參與讀經組只是為服務堂區,不是為希望研經。哦!歌詠團的靈修聚會也是一樣,理由也是參加歌詠團只是為服務堂區,以歌聲讚美天主,並不是為靈修!唔得咩!

以上所寫,我全部唔知點解!或者,這也是一個奧秘!

「有問題咩神父?」「哦……無,……無……!」


義筆容辭

後非典型肺炎時代 梁旭明

非典型肺炎事件於三月下旬發生,到現在新增感染個案數字總算受到控制,可暫緩港人的憂慮,而整件事在民間激發的互助友愛、醫護人員捨己為人的精神,令港人深刻體會由「生於斯、長於斯」所培養的社群意識及身份認同,並不只在國際商業社會鞏固形象,或旅遊推廣口號中體驗的那麼「膚淺」,而是在危難中為他人的福祉著想,互相扶持的內化團結意識。

在這肯定性的正面啟示的另一面,是怎樣面對及處理事件所帶來的教訓。近日不絕於耳的課題,是批評政府處理事件失當,以至是否有人需要負責。在現時非典型肺炎逐漸緩和之際,或許是開始檢討的時候,但究竟我們應從何檢討?

這一次「非典肺事件」反映的是不同利益的角力:淘大花園E座被封,居民被強制隔離,是「個人利益」在「整體利益」之下被妥協;政府被指最初拖延處理疫情,是為了保存香港的商業及旅遊環境,為保障商業利益,而犧牲了市民的健康;隨後政府表現親民形象,四出掃街清潔,卻被國際傳媒捕捉香港骯髒的一面,而政府官員的浮誇做法,更被視為弄巧成拙,對香港的整體國際形象作了反宣傳。此外,在不斷鼓吹市民為保障他人及個人利益,而應佩帶口罩時,卻又忽略綜援受助人亦要負擔口罩及消毒物品費用的事實。

以上種種情況所反映的,是在事件發生的過程中,不少「個別利益」為「整體利益」犧牲而變得理所當然。疫情的隱瞞,是「商業利益」擴大而蓋過「整體利益」?政府面對批評及民望大跌時的回應,是採用「現時需要大眾團結,不是罵人的時候,故大家要顧全大局,向前看」的策略。然而,反過來看,所謂「整體利益」,可能就是某些個人利益的伸延。究竟這「整體利益」是誰的「整體利益」?

另一方面,這事件再一次挑起市民對官員問責制的成效的質疑,令人不禁懷疑政府管理層是否只顧一己政治利益,而忽視民之所趨?北京及台灣有官員為非典型肺炎事件而辭職及遭革職,是表現其「負責」的態度。暫且撇開是否有港府官員需要為今次事件辭職不作討論,但港府如何表現其「問責」以保障公眾利益就值得關注?公眾可以承受政府犯多少次「無心之失」?當中是否有人需要付上責任?而政府更不避嫌地委派當中的官員(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去負責調查整件事件,反映出當局對官員利益及整體利益之間的意識混亂。假如不妥善處理,對政府的威信會造成更大的打擊。另一方面,港府應趁著今次事件所激發的民間團結力量而締造了的公共空間,多些廣開言路,從善如流,避免政府跟民間的鴻溝進一步加劇。

此外,更應以這公共討論空間作為一個緩衝區,讓民間發展輿論,以成為與政府議價的場地。在民眾層面上,現時存有的所謂「鬧人文化」可能顯得負面,如何將這負面力量轉為正面,恐怕要靠政府、民間、商界等不同組別共同的貢獻,以批判及虛心的態度去處理問題,以達致一個平衡不同利益及尊重弱勢社群利益的整體福祉,務求在香港建立健康、可持續的後非典型肺炎時代。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網頁:jpcom.catholic.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