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教會


亞洲四國人權代表指出 政府易借國安法侵犯人權

何美怡修女安息主懷

紀念聖方濟沙勿略 逝世四百五十周年

三終執候選人領讀經職

明愛馮黃鳳亭安老院 祝聖暨開放日

教區慶祝神父修女金銀禧

聾人牧民小組慶祝銀禧 傷健跨越隔膜同頌上主

教總「VISA卡」計劃 鼓勵信徒定期捐獻

新來港人士同樂日 喚起對新來者的關懷

天主教監察組批評 保皇黨矮化立法會

中九龍總鐸關社聯席 探討基層面對逆境之道

教會

聖詠二十三篇 牧 杖

義筆容辭

《公安條例》與《基本法》第二十三條


亞洲區人權工作者出席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辦的研討會,分享他們的工作經驗。出席嘉賓包括來自馬來西亞的葉瑞生(左一)、來自斯里蘭卡的法爾夫神父(右二)和來自新加坡的辛納朋(右一)。香港的嘉賓包括港府代表黃宗殷(左二)和區義國(左三),以及國際司法組織香港分會主席李志喜(左四)。
亞洲四國人權代表指出 政府易借國安法侵犯人權

(本報訊)亞洲區的多個人權工作者指出,政府往往利用國家安全法來壓制人權和社會運動,法例中賦予行政權力破壞了法治精神。

來自亞洲四個地方人權組織的代表十二月七日出席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辦的「從亞洲經驗看基本法廿三條立法研討會——國家安全與人權自由」時,分享有關國家安全的法案實施後,所處地區的人權狀況。

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及港府保安局首席助理秘書長黃宗殷、律政專員區義國亦出席研討會,作出回應。

斯里蘭卡:借反恐法阻社會運動

斯里蘭卡宗教及社會中心總裁法爾夫神父(Oswald B. Firth )向約一百二十名出席者表示,斯里蘭卡的反恐法亦是禁制人權自由的一個例子。他說,斯里蘭卡的反恐法於一九七九年實施,但卻未經國會通過;政府最初只以該法來對付北部的反對派人士,後來卻用來壓制南部的社會運動,至今已約有數千青年因而失蹤,亦有不少參與社會運動的人士遭拘禁。

法爾夫神父說,斯里蘭卡同樣存在著執法機關權力過大的問題。他指出,根據現行的刑事條例,首長可以酌情拘捕任何人士,行政措施凌駕法律之上,違反了法治精神。

馬來西亞:安全法下萬人被捕

馬來西亞人權組織「SUARAM」國際事務協調員葉瑞生(Yap Swee Seng)指出,當地的基本人權受到有關國家安全的法例所限制。他說,馬來西亞一九六零年實施了《內部安全法》後,約有一萬名工會領袖、政治運動者及宗教人士等被捕;《社團條例》亦禁制了不少社會團體的活動。

葉瑞生說,依據《社團條例》,政府有權以國家安全為理由而拒絕社團登記,由於政府拒絕替一些團體登記,使它們未能成為合法社團,因而不能公開招收會員;至於當地的《官方機密條例》,可覆蓋政府所有文件,定義空泛,使外界不能揭露貪污或其他政府醜聞,間接影響司法獨立;當地的《警察條例》容許警方以國家安全為理由,終止人民集會,並向和平活動的人士搜身、甚至拘禁。

至於南韓的情況,南韓人權中心「SARANGPANG」代表丁智榮(Ji-young JUNG )指出,當地的國家安全法同樣對民間團體造成極大的限制。她說,法例最初只為防止叛國行為而設,後來當局卻使用它來對付異見人士。

南韓:以叛國罪對付異見者

丁智榮稱,南韓的國家安全法實施五十四年來,在極權時代執行得最為嚴厲,但現政府的特種部隊同樣仍有收集情報,以控制社會運動或抗議政府的人物。她認為,南北韓的社會現況跟一九四八年設立國安法時的極權時代大不相同,她質疑目前是否仍須保存相同的國安法。

新加坡思考中心(Think Centre)主席辛納朋(Samydorai Sinapan)也提及當地《內部安全拘禁令》和《報章印刷條例》對民間社會的影響。他說,《內部安全拘禁令》本是針對恐怖份子而設,有關方面目前卻用以來控制異見人士,使他們未經公開審判便會被拘禁(不超過兩年);《報章印刷條例》則規定所有媒體必須向政府登記,其內容亦須經審查。他指稱,新加坡現時的本地報刊大都不會質疑政府的政策,上述法例使人民不敢表達意見,不知道自己應有的權利。

新加坡:安全法有礙意見表達

事實上,在研討會第一部份,先由國際司法組織香港分會主席李志喜資深大律師發言。她質疑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諮詢過程倉卒。李志喜認為,二十三條立法已討論了五年多,其立法程序不應如此緊急。她直言三個月的諮詢期是不足夠的,又要求政府推出「白紙草案」——它清楚列出法律內容,能讓公眾明確掌握立法內容。李志喜認為諮詢文件內的立法建議,會對提出政策異見的人士造成壓力。

對於法律界人士的質疑,特區政府律政專員區義國(R.Allcock)認為,基本法廿三條並不是要剝削人權,政府仍會按照《基本法》對人權的保障,以及國際人權公約去立法;政府日後若有違反人權公約,巿民亦可控告政府。他強調,明年二月政府會發出諮詢草擬文件,諮詢公眾意見。然而,他沒有正面回答該諮詢草擬文件是否「白紙草案」。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總結時指出,在沒有「白紙草案」的情況下,基本法廿三條諮詢文件與日後的法例條文會存在著差距,如何去保障人權會是一個疑問。

特區政府九月推出《實施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諮詢文件》,建議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等行為,諮詢期至十二月廿四日。不少社會人士都指立法建議危害人權,但亦有論者支持諮詢文件。(珍)


何美怡修女安息主懷

(本報訊)聖母聖心傳教修女會何美怡修女(Herminia Paradela)(圖)於十二月一日將臨期首主日安息主懷。

何美怡修女一九四五年五月十五日生於菲律賓宿霧,七二年六月加入聖母聖心傳教修女會,七六年一月發初願,一九七六年九月獲派遣來香港。

學習語言兩年後,何修女當上教學工作,並於越南難民營當義工,稍後任職扶康會。

何修女在香港傳教二十四年,其中十六年服務需要特別照顧的人。如今修女以她特別的方式繼續去照顧他們。(教)


紀念聖方濟沙勿略 逝世四百五十周年

(本報訊)為紀念傳教主保聖方濟.沙勿略逝世四百五十周年,香港耶穌會十二月三日假堅道主教座堂舉行感恩祭,出席者包括本地多個奉聖方濟.沙勿略為主保的公教團體的代表。

禮儀由湯漢輔理主教主持(圖),耶穌會省會長狄W神父和教區副主教陳志明神父及多位神父共祭,耶穌會吳智勳神父和劉勝義神父分別以中英文講道,介紹沙勿略的生平點滴和傳教精神。

聖方濟.沙勿略(1506-1552)是耶穌會其中一位創會會士,一五四一年由里斯本啟程,經莫桑比克往印度果亞。他此後到過斯里蘭卡、馬六甲、印尼和日本等地,後期一直希望進入中國,一五五二年十二月三日進入中國、途經中國上川島時逝世。(植)

三終執候選人領讀經職

(本報訊)三位終身執事候選人宋雲龍(前左一)、謝明輝(前左二)和周豫康(後左一)十一月廿三日在觀塘聖若翰堂主日提前彌撒中領受讀經職。

感恩祭由陳志明副主教主持,該堂主任司鐸李志源神父、助理司鐸甘寶維神父共祭,近二百人參禮,包括有關堂區的代表、教區終身執事和候選人的親友。禮儀中,三位候選人從陳副主教手中領受一本新舊約全書聖經。陳副主教勉勵各領受者要「在教會內宣讀聖言,在生活上實踐聖言,在普世中傳揚聖言。」陳副主教講道時表示,領受讀經職是終身執事必須經歷的第一階段,第二階段領受是輔祭職,最後才獲祝聖為終身執事。(公)

明愛馮黃鳳亭安老院 祝聖暨開放日

(本報訊)香港明愛安老服務轄下之明愛馮黃鳳亭安老院,十一月三十日下午三時舉行院舍祝聖典禮暨開放日。

當日共有百多名嘉賓出席,包括三十多名馮氏家族成員。馮黃鳳亭夫人的兒子馮明聰在典禮中致辭,分享馮老夫人在世時「愛主愛人」的事跡。在參觀院舍時,梁愛詩司長與院友交談,並關心他們的日常生活。

該院位於粉嶺坪輋,院舍的建築乃馮老夫人的孫兒馮國準則師所設計,風格配合坪輋的自然風光。

馮黃鳳亭安老院自一九九三年七月開始提供院舍服務。開院初期為一所非資助院舍,直至九四年二月,才接受政府資助至今。其後,該院舊院舍獲政府獎券基金撥款完成裝修。該院現有一百二十個宿位,提供廿四小時的起居照顧及護理服務,亦於今年四月開始提供長者日間暫托服務,解決長者對日間照顧的需要。

圖示主禮嘉賓,包括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左一)和明愛理事會主席曾慶文神父。(報)

明愛之友山頂步行籌款

(本報訊)明愛之友十一月三十日舉辦「二○○二步行樂」籌款活動,吸引近四百人在山頂步行。

當日下午近四百名參加者,分乘七部旅遊車前往山頂集合。步行路線經盧吉道、夏力道、克頓道等全程約一小時。當日雖然下著毛毛細雨,但參加者的熱誠並沒有減退,籌得的善款將支持明愛發展各項服務,繼續幫助有需要的弱勢社群。

活動由嘉諾撒醫院、柴灣明愛服務中心及堅道明愛服務中心協辦(教)


教區慶祝神父修女金銀禧

(本報訊)天主教香港教區替一批神父和修女舉行晉鐸、入會或發願慶典的感恩慶祝活動,答謝他們對教會的奉獻。

十二月六日黃昏五時在堅道明愛公眾禮堂舉行的茶會,以嘉諾撒聖心學校合唱團獻唱兩首歌曲揭開序幕。教區主教陳日君致辭時,特別提到同樣是今年慶祝晉鐸金禧的胡振中樞機說:「胡樞機不准我們(在其晉鐸日)為他慶祝,說:『留待十二月吧』,但如今他已經走了。」他指出,知恩心和尊敬長者的精神,在今天功利主義的社會中非常重要;然後與出席的廿一位神父修女合切蛋糕。

感恩祭六時開始在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舉行,由陳主教主持,湯漢輔理主教、新慕道團Anton Bogetic主教偕同六十多位神父共祭,逾一千名信友參禮。

賴詠恩修女在證道中表示:「發願銀禧是一個默想、紀念、慶祝和感恩的日子;在與主相遇的這個時刻,能更深地經驗在我們身上發生的事。」她說,透過默想認識自己的平凡,進一步投入生命及回應忠信的主。

梁宗溢神父講道時,分享自己的聖召經驗,當初天主像向原祖亞當發出召喚一樣對他說:「你在哪裡?」,邀請他檢視自己的處境,直至廿五年前他很確定要做甚麼。

陳主教在梁神父講道後,偕同兩位主教,向晉鐸、入會或發願慶典的神父修女祝平安並道賀。教區當晚在堅道明愛餐廳設宴款待晉鐸、入會或發願慶典的神父修女。

胡振中樞機自一九八七年起,在每年香港教區主保聖母無原罪瞻禮日,為晉鐸、發願或入會鑽金銀禧的神父、修士及修女舉行慶祝,勉勵和感謝為主辛勞的牧職人員。

趙蘊美:銀禧日與雙親修和

慶祝晉鐸金慶和發願銀慶的修道人對本報表示,他們樂於服務身邊的人。

發願銀禧的宗座外方傳教女修會趙蘊美修女(Giovanna Minardi)透露,在今年一月發願銀禧慶日,十九年來一直不接受她當修女的雙親從意大利來港為她慶祝,彼此關係修和,令慶典更添一份意義。

來港十五年的趙修女,先後在上葵涌聖若望宗徒堂、大埔聖母無玷之心堂及下葵涌聖斯德望堂區的聖吳國盛小堂出任牧職修女。她說:「信友很愛錫我,又有歸屬感,很高興見到他們投入建設堂區及參與社會服務。」

趙修女一九七三年進入修會,七七年在米蘭矢發初願,八三年宣發終身願,八七年到港服務。

艾巧智:多謝天主永不言休

慶祝晉鐸金禧的宗座外方傳教會艾巧智神父(Secondo Einaudi)表示,當天心裡和口裡只有「對天主、對人說多謝」。年屆七十六歲的艾神父,一九五二年晉鐸,五四年來港,曾在多個堂區擔任牧民工作及修會小修院院長等職務,六九至八五年間,獲徐誠斌、李宏基及胡振中三任香港教區主教奉委為副主教。

艾神父說:「香港有很多機會讓傳教士服務他人、宣揚福音。」在港服務三十一年後,八五年他奉召返回羅馬,出任宗座傳信部大神學院神師十五年。本年三月下旬他再次踏足香港,在中環公教進行社聖母無玷之心小堂服務。艾神父表示,除非天主收回性命或因疾病而喪失工作能力,他永不言休。(比)


聾人牧民小組慶祝銀禧 傷健跨越隔膜同頌上主

(本報訊)天主教一個聽障者團體舉行銀禧感恩祭,與會的嘉賓和義工跟聽障者打破言語隔膜,一起敬拜上主。

天主教聾人牧民小組(下稱小組)慶祝成立二十五周年,十一月三十日於明愛達言學校舉行感恩祭,由教區主教陳日君主禮,各界嘉賓、會員及義工約一百三十多人參禮。

感恩祭開始,三位小組聽障會員在祭台上以手語配合歌聲,迎接陳主教及共祭神父進堂,台下障聽人士亦以手語或歌聲相和應。感恩祭過程設有手語傳譯,大部份禮儀如讀經、獻唱、祈禱及奉獻禮等均由聽障會員擔任,他們投入的態度,帶領現場參加者融入濃厚的宗教氛圍。禮儀中,互祝平安時信友在場內親切地與神長和弟兄姊妹互相擁抱祝福,一張張笑臉從此端走到彼端,無分傷健,共融一體。

陳日君主教在講道中指出,聽障為人帶來痛苦,但這痛苦其實是一種恩寵,透過身體上的缺陷,令人更懂得彼此關懷,互相扶持。他認為聽障人士用身體語言來彼此溝通,看起來是一幅美麗的圖畫。陳牧說,用心去傳福音,有時比用口傳福音更能打動人心。

現任小組會長黃詠音向本報表示,小組現有成員約百五人,活躍會員約五十人,義工十多位。她說,小組每年有四次到其他堂區參與彌撒,目的是希望教內更多人了解聽障人士的心聲及小組的工作,讓會員增加與健聽者溝通,同時亦令其他失聰人士知道小組的存在,加入這個大家庭互勉互勵。

天主教聾人牧民小組,與傷健同心牧民小組及信和光(弱智、自閉人士組織)同屬教區傷殘人士牧民委員會,三個小組早年先後成立,直至一九九二年才向教區申請成立上述委員會,方便教區為傷殘人士提供牧靈服務。(寶)


教總「VISA卡」計劃 鼓勵信徒定期捐獻

(本報訊)天主教教友總會聯同其他商業機構,推出「VISA卡」捐獻計劃,捐助天主教團體。

為鼓勵信徒更積極和有計劃地支持教會經費,天主教教友總會聯同「VISA」國際組織和永隆銀行,推行一項以任何銀行所發出的「VISA卡」,一次或每月透過「VISA卡」以自動轉帳方式,向《香港天主教手冊》內列載的團體,包括堂區、教區機構、修會、學校、善會及福利機構等捐獻。

教友總會執行秘書關愛華十二月五日說:「這是一個簡易的方法,讓信友直接及定時地捐助有關堂區或教區機構,堂區或教區機構又能固定地獲得牧民、培育信友及傳揚福音的經費。」

信徒捐獻一百元以上可獲免稅的優惠;如信友每月捐獻,則於年終獲發收據作報稅之用。關愛華說,「VISA」國際組織會在每次捐獻中抽取兩元作手續費。

關愛華表示,信徒可向有關機構或教友總會索取捐獻單張,填妥姓名、「VISA卡」賬號,以及欲捐獻的堂區或教區機構名稱等後交回。

她說,有關資料會交由永隆銀行「VISA卡」中心聯絡受捐助堂區或教區機構,安排轉賬事宜。教友總會將邀請各堂區或教區機構參與這計劃,並於十二月中旬提供有關宣傳海報、橫額及捐獻單張等。

關愛華續說,近年經濟低迷,教會在物業及投資方面的收入已大不如前,加上聖教會四規中的第四條為「當盡力幫助聖教會的經費」,因此支持教會經費乃基督徒的責任,特別是幫助那些不能自給自足的機構或組織。由於透過已發行的「福傳VISA卡」的定期捐獻反應比預期中理想,她對是次計劃也表示樂觀。(比)


透過遊戲(上)和服務(下),讓信徒更了解新來港人士的境況。
新來港人士同樂日 喚起對新來者的關懷

(本報訊)多個天主教團體替內地新來港定居人士舉辦「共融同樂日」,透過攤位遊戲、表演和交流會,喚起參加者對新來港定居人士的關心,亦促進彼此的了解。

「內地新來港定居人士共融同樂日」十二月一日上午十一時在喇沙書院舉行。本年的主題是「『家』多一點關懷」,透過攤位遊戲、表演和交流會,喚起信友對新來港定居人士的關心。

本年度的同樂日是教區最後一個為內地新來港人士舉辦的同類型全港性活動,今後為新來港人士的服務工作將由堂區關社組、明愛等延續。

同樂日今年的主題是「『家』多一點關懷」,由教區「內地新來港定居人士」服務專責小組、堂區關社支援小組及香港明愛社會工作服務部合辦,約有七百人參加。大會由身兼專責小組主席的教區主教陳日君和香港明愛社會工作服務部部長陳秀嫻博士任嘉賓。攤位遊戲於上午十一時開始,由各區明愛社區中心、勞工事務委員會及喇沙書院負責,參加者反應踴躍。

表演節目於下午二時開始,由陳日君主教首先致辭。他表示,最初每年安排這些聚會的目的,是強調讓長者、教友、堂區對新來港兄弟姊妹有多些認識與關懷,後來就轉為關心爭取居港權的人士。

陳主教指出,部份人士成功申請來港定居,可是有些人卻不獲批准,可以說這場仗已輸了一大半,但他仍然希望政府在人口政策上可作考慮,因為家庭團聚是中國人最重要的觀念。他說,透過每年這個聚會,可以帶給新來港人士信心,無論情況有多艱難,只要大家幫忙,困難會少一點;只要各人分享,喜樂會多一點。

隨後,陳主教及陳秀嫻頒發紀念品給各參與團體,表演節目亦隨即開始。首先由聖雲先會及深水蒴s來港兒童合唱團演出福音劇「主是好牧人」,內容取自福音中「亡羊的比喻」。接著就是三位家長分享各人為其子女爭取居港權的遭遇與經過。然後由喇沙書院朗誦隊(廣播劇組)演出廣播劇「有爸爸的光景」,講述喪母青年與父親冰釋前嫌的故事。最後,由聖雲先會會員帶領眾人歌唱《奇妙救恩》結束。

隨後,大會安排新來港人士家長參加交流會,分享對家庭、香港的看法;下午四時半則是各堂區關社組代表討論有關堂區對新來港定居人士的態度與方向,交流會於下午五時半完結。(璇)


天主教監察組批評 保皇黨矮化立法會

(本報訊)一個關注立法會議員表現的信徒團體批評議會的「保皇黨」與分組點票機制令立法會淪為橡皮圖章,這情形使《基本法》廿三條法案勢必通過。

「立法會議員天主教監察組」(下稱「監察組」)十二月一日公布的年度監察報告,對立法會內充斥著「保皇黨」表示不滿,指出「保皇黨」議員表面上是民意代表,但投票時卻可以完全改變原先的立場,為政府政策護航,間接矮化了立法會,令立法會形同橡皮圖章。

監察組的二○○一至○二年度報告對立法會內充斥著「保皇黨」表示不滿,指出「保皇黨」議員表面上是民意代表,但投票時卻可以完全改變原先的立場,為政府政策護航,間接矮化了立法會,令立法會形同橡皮圖章。

監察組認為,立法會的分組點票機制窒礙立法會的功能,令許多符合基層利益的議案,由於無法在功能界別取得過半數的贊成票而被否決。報告指,功能界別議員大多是來自商界的,代表著上層社會的聲音。去年在分組點票機制下被否決的議決包括黃成智修正的「改善貧富懸殊的情況」、李卓人動議的「『在職貧窮』問題」及劉千石動議的「僱員休息時間及休息日」等。

監察組發言人許煒斌表示,該組不贊成政府現時為《基本法》廿三條立法。報告中說,要啟動《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程序,行政長官必須先由全民直選產生,而立法會議員亦必須全部經直選產生後,才有足夠的民意基礎和認受性去審議和通過有關法例。許煒斌稱,憑著政府目前透過保皇黨在立法會的操控力量,勢必能使廿三條法案通過。

在政黨方面,監察組認同民主黨今年的努力,但就批評民建聯及工聯會在「九鐵條例」草案出爾反爾,更指民建聯取態保守,為製造「董建華落實港人治港」的假象,將董建華的失誤完全推卸給公務員。至於自由黨方面,監察組指該黨以商人利益為依歸,忽略了普羅大眾的利益。

至於各政黨在考勤上的表現,監察組認為,整體表現屬滿意,但部分議員的出席表現卻令人失望,例如新界東直選議員黃宏發、代表鄉議局的劉皇發、商界代表黃宜弘及體育、演藝、文化和出版界代表霍震霆,在過去一年度的立法會會議中,不但未有提出任何動議,而且發言及質詢次數亦非常少,他們的表現令監察「十分不滿意」。監察組促請這四名表現差勁的議員作出積極改善。

由約十名天主教徒組成的「立法會議員天主教監察組」,在一九九一年立法局設立直選議席後成立,於過去十年,對立法會議員的工作表現進行監察,以履行市民在投票後的監察權利。(比)


中九龍總鐸關社聯席 探討基層面對逆境之道

(本報訊)中九龍總鐸區多個關社團體替區內失業或有需要人士講座,探討如何面對逆境中的困境。

中九龍總鐸區關社組聯席十一月二十四日於黃大仙天主教小學禮堂舉辦「基層如何面對逆境講座暨職位空缺展覽」,為區內的失業或有需要人士提供實用資訊,約五十人參加。

當日講座邀得立法會議員梁耀忠來臨主講「基層團結的重要性」,明愛向晴軒社工黃耀輝及東頭明愛家庭服務中心社工譚愛珠,分別主講「如何開懷自重地面對失業」及分享「債務重組個案的一些經驗」,另外新蒲崗工友小組聯席組員蔡惠芬擔任分享嘉賓,與出席者分享面對逆境的成功經驗。

當日同場設有職位空缺展覽,另外亦擺放了一系列的勞工法例展覽板、有關中年歧視的展覽板及各種社會服務資源單張等,更有多位陪談員主動替參觀者解釋疑問。當日的參加者均反映四個講座主題對他們有積極的作用,另外更有參加者提議於每個堂區製作職位空缺展覽板,方便信友之餘更顯示天主教會對失業人士的關懷。

事實上,為回應教區關顧生命的呼籲,中九龍總鐸區內七個堂區的關社組早於今年六月聚首一堂,商討如何於九龍中部加強生命教育的工作,特別以中年或難找工作的人士為對象,推出關顧生命系列活動,主題為「認識生命的意義及重要性」及「學習愛主愛人的精神,讓別人感到被重視及被關懷」。

總鐸區曾舉辦活動包括:針對失業人士支援工作的資訊一覽展板;為失業或家庭有需要人士撰寫信友禱文;部份堂區更於堂區或外圍常設職位空缺展覽板等。聯席希望藉此對面對家庭危機或失業人士作出一點支援。(公)


聖詠二十三篇 牧 杖

聖詠二十三篇是我們基督徒家喻戶曉的聖經,是當人們處於憂心忡忡、驚濤駭浪中;在面對絕境和處於死亡暗影下作出的祈禱,表示對上主的信賴和依靠,讓人看到平安、慰藉和希望。但同樣是二十三,這條基本法卻引來爭論、分化、憂慮不安的氣氛。真是此二十三不同彼二十三。分別在哪裡呢?前者來自神,而後者來自人;前者給人自由和平安,後者給人被約束的不安感覺;前者從憂中看到無憂,而後者卻從無憂中見到憂。

我們香港人的另一特色是不打無勝算的仗,今天教會和別些團體所做的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眾所周知無論如何此二十三條定會通過立法程序而成立;教會的這樣調子正是負起福傳見證的責任,提醒大眾所忽略的,提點政府所遺漏的,不是為爭一日之長短,只是按福音的教導盡其公民責任;良心當前,責任的驅使,明知未有勝算也要去幹,為喚起知覺,成暮鼓晨鐘。最近在香港的基督教團體合力反對賭波規範化的行動,不也是基於這類的堅持嗎?

有人說:教會憑甚麼講自由民主,你們的主教不是由一人一票選出來,聖統制由上而下,聽命是長上們的尚方寶劍,這樣如何服眾呢?話是如此,當然教會有她本身的制度,她也並非天使的團體,也會受著人性的弱點所困擾和影響,所以她也努力跟隨聖神的指引分辨事物,以真理為本不斷更新,與未完美的社會群體一同悔改,共同步向圓滿,在有限中努力盡她在社群中的本分;目的為使香港市民能真正在一國兩制下,在多元的文化和社會中,無恐無懼地安心生活發展。

在社會的群體中,教會不是為名為利,沒有政治野心,更不是為自身的榮華富貴著想,只是為了那份充滿真摯的福音理想;她與其他政權和非信仰團體的分別是教會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人的道德標準不是來自人自己,而是以神為基礎,她相信權威是為服務,是來自上主的差遣,她要向更高的標準(上主)負責。尤如聖經中先知們似的,傻頭傻氣地大聲疾呼,希望有耳的聽罷,有心的回應罷。

願聖詠二十三篇能給予在基本法二十三條下生活的我們平安


義筆容辭

《公安條例》與《基本法》第二十三條

上兩個星期,特區政府首次引用《公安條例》,檢控三名香港市民梁國雄、馮家強和盧偉明,舉行及協助舉行未經批准的遊行,被裁定罪名成立。根據法例規定,有關的罪名最高可被判監禁五年,但總裁判官卻只是象徵式判三人自簽五百元及守行為三個月。輕判他們三人,反映了總裁判官對案件的態度,而他在量刑時所作的表述,更明確地對當局選擇性地作出檢控的「政策」提出質疑。

港府強調,在九七年回歸後共有五百多宗未依法通知的遊行集會,但當中只有兩宗集會的參加者被檢控,證明當局是「立法嚴,執法寬」,香港的集會遊行權利並沒有被《公安條例》所壓制。然而,裁判官卻指出有關的檢控有「選擇性」,並含有「政治成分」。我們不禁要問:為甚麼在幾百宗的遊行集會中,偏要選擇這兩宗作出檢控?若依從政府的邏輯推論,既然當局是「執法寬」,為何不索性修訂這些嚴苛的法例?為甚麼硬要在遊行集會上加一把刀?

是次的檢控及定罪,為我們帶來一個契機,去認識清楚《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與我們的關係及對我們的影響。《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內容,是針對「國家安全」、「政權穩定」及「煽動叛亂」等問題,任何對政府及其施政的批評,都可能會引起政權的不穩,或甚至是當權者的不滿。港府官員在出席有關《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論壇時多番強調,有關的立法不會影響現有的自由,亦沒有超出兩條國際人權公約的規定。然而,我們卻不能只靠政府官員的口頭承諾,因為諮詢文件的內容定義廣泛,概念含糊不清,規管的範圍由國家至私人處所,再加上目前香港欠缺一個有效的民主監察機制,這樣子的情況又怎能教我們安心?

法律界人士一直要求以白紙草案形式作公開諮詢,認為只有法例條文本身清晰及嚴謹,才是立法的最佳保障,而我們卻更對是否有必要立法作出質疑!正如上述《公安條例》的問題一樣,為何要在市民頭上加一把刀?為何港府要千方百計對市民的權利作出限制?在一個有關《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研討會上,一名大律師指出,市民本身並沒有責任去證明政府強加於我們身上的限制是否太大,因為這是政府的責任向我們去解釋,有關的限制是適當和必要的。究竟目前政府是否有向我們提出立法的概念、證據及需要?這些解釋又是否令到我們會認同新加上的限制是必須?直至目前為止,我們仍然看不到有說服力的解釋,亦看不到在香港社會有立法的需要。

從《公安條例》的例子來看,我們是否仍然應該相信政府會「立法嚴,執法寬」?《公安條例》經多次反覆討論後,港府對示威抗議人士的限制不但沒有寬鬆,反而每次的示威遊行,均有多個警察用攝錄機將整個過程巨細無遺地拍攝下來,將來有可能作為呈堂證據。

與其繼續相信政府官員的口頭承諾,不如堅持自己的信念和信心,共同發揮公民的力量,勇敢地站出來向政府表達自己的意見和聲音。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供稿 網頁 jpcom.catholic.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