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教會


聖貞德伍華小學之後 聖德肋撒學校逐步停辦

譚萬鈞:私小當尋發展路向

明愛賣物會港島區揭幕

湯牧主持聖猶達堂主保瞻禮

胡振中樞機 「尾七」悼念彌撒

政黨建議開徵外傭稅 教區團體同聲反對

澳門草擬《基本法》23條 吳國昌爭取立法前諮詢

慈青善會幹事訓練日 推介慈幼領袖特質

政府計劃削減綜援11% 受助家庭生活更艱難

笑看二十三條 牧 杖

義筆容辭

為何向窮人開刀?—與社署署長商榷(上)蔡文傑


明愛賣物會港島區揭幕
香港明愛一年一度為期三個星期日的籌款賣物會在十一月十日於灣仔修頓球場揭幕,吸引了約二萬名市民入場。圖示主禮嘉賓、政務司司長夫人曾鮑笑薇參加攤位遊戲,左為明愛籌款運動主席華比富通銀行董事行政總裁黎果。
●詳見第二版
聖貞德伍華小學之後 聖德肋撒學校逐步停辦

(本報訊)由於校舍設施追不上時代需求,天主教教區轄下九龍聖德肋撒英文學校決定逐步停辦,下學年起不再對外招收小一學生。天主教教育事務主教代表胡路明十一月五日說,所有已入讀該校直屬幼稚園的學生可繼續就讀至小學畢業。

九龍聖德肋撒英文學校位於太子道,創立於一九五二年,為一所私立學校,設有幼稚園及小學。胡路明指該校是一所家庭式的小型學校,校風優良;因為毗鄰堂區,所以氣氛溫馨,惟設施逐漸追不上時代的需求,她說:「校舍原本是兩所住宅樓宇,不適合作學校。」她指該校非常缺乏設施,甚至無法騰出特別室。據了解,該校目前有課室七個和操場一個。

胡路明:欲轉津小遭拒

胡路明表示,為保留該校,教區曾考慮過多個方案,包括將該校轉為津貼小學,以期得政府撥地重建,但基於政府不批准而告吹;教區亦曾考慮申請附近地皮再建學校,但費用極為高昂,最後擱置。

九龍聖德肋撒英文學校校長范蒲靈表示,教區原本計劃下學年開始全面停收小一生,但遭家長反對;直屬該小學的幼稚園的家長,希望子女能繼續就讀小學至畢業,而小學的家長則擔心學生人數減少會影響學習環境。毗鄰的幼稚園會繼續開辦。

為回應家長的要求,如學生有意轉校,教區轄下兩所私立小學:位於石硤尾的聖方濟各英文小學及九龍灣的聖若瑟英文小學,會優先取錄該校的學生。教師方面,胡路明表示由新學年起每年減少一至兩位,教區轄下學校會優先吸納合適教師。

學生家長感可惜

學生家長黃先生對小學的結束感到可惜,十一月十一日他接受本報電話訪問時表示,最初為兒子選擇此校是基於該校多年的傳統,認同學校的教學方法及理念,加上他一家是教友,大部份親友的子女均就讀於該校,所以對學校有信心。他坦言對教育改革感到不滿,希望兒子在私校就讀,避過教改的影響。

黃先生的兩名兒子分別在九龍聖德肋撒學校就讀小學二年級及幼稚園低班。黃先生認為教區安排幼稚園的學生繼續就讀至小學畢業是負責任的表現,但他已經考慮替兩名兒子轉至教區其他私立學校,他說:「要有心理準備,為孩子轉校;對小朋友而言,要適應新環境不容易。」

教區去年十一月宣布,聖貞德小學及伍華書院小學上午校分別因為校舍殘舊及轉全日制,須在五年內逐步停辦。現時聖貞德小學尚有三十多名學生就讀小六,伍華上午校則有逾百名五年級與六年級生,其餘大部份學生已轉至其他教區小學,而大部份受影響教師均能獲聘於其他教區學校,故現時的學生畢業後,該兩校可提前結束。

此外,胡路明又表示教區現時轄下三所私立小學:聖方濟各英文小學、聖若瑟英文小學及高主教書院小學部由於校舍具規模,學生人數多,所以暫時沒有計劃停辦。(張)


胡路明表示,教區承諾為現時就讀於聖德肋撒的幼稚園的學生繼續開辦小學課程,條件是每年級最少有三十名學生報讀。(資料圖片)
譚萬鈞:私小當尋發展路向

對於近年不少私立學校相繼結束,私校聯會主席譚萬鈞認為私立學校需要找出自己的方向和出路。他建議天主教私立小學爭取與名牌中學掛ヾA吸引家長為子女報讀;又建議天主教私立學校轉為直接資助方式,以取得政府資助及建新校用地。

譚萬鈞認為,適齡兒童數目下降及人口遷移至新市鎮,對舊區的學校有很大影響,但若私校能找到自己的出路及方向,比津校更有優勢。

他建議天主教私立學校與名牌中學掛ヾA並且善用津貼中學百分之二十的自行收生名額,吸引家長替子女報讀。

譚萬鈞認為現在是天主教學校爭取以不同模式結龍(現行制度下,欲結龍的中小學須為同一辦學模式)的時候,他說:「現時有新形勢、新局長、新的政治環境,值得進一步探討結龍的機會。」他表示,此乃天主教私立學校其中一條出路。

譚萬鈞又表示,直資學校領取政府津貼,有新的教育理念;而私校有一定的傳統及歷史,有良好的記錄,兩者可謂各有長處。

對於私校校舍殘舊被迫結束,譚萬鈞認為私校可藉此轉為直資,以申請新校舍。他相信,教區有足夠能力維持現時的教育規模,結束學校會減少與學生的接觸面。(張)


明愛賣物會港島區揭幕

(本執訊)香港明愛一年一度為期三個星期日的籌款賣物會在十一月十日於灣仔修頓球場揭幕,吸引了約二萬名市民入場。屯門區同日亦舉行賣物會。

當日上午,由政務司司長夫人曾鮑笑薇、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及明愛籌款運動主席華比富通銀行董事行政總裁黎果主持港島區賣物會開幕。出席嘉賓還有明愛理事羅保爵士伉儷、利孝和夫人、莊鍾賽玉、黃星華、馮漢柱夫人、蕭漢森夫人、鄭海泉夫人等。

陳主教致辭時表示,今年籌款運動以「家庭是生命的搖籃」為主題,強調家庭在人生歷程中的重要性。他指出一個充滿溫情,互助互愛的家庭,不單可使人的生命倍加豐盛,更是建立一個和諧共融社會的重要元素。

今年港島區賣物會的攤位共七十六個,不單售賣價廉物美的貨品,並設有遊戲和兒童遊樂場地、血糖及膽固醇檢驗的攤位等,亦有攤位也派發介紹如何保持健康的單張,供市民取閱。

屯門賣物會同日舉行

屯門區賣物會亦同日假屯門文娛廣場舉行。出席開幕典禮的嘉賓包括屯門民政事務專員林國強太平紳士、屯門區助理福利專員梁好有、香港明愛賣物會屯門區籌備委員會主席劉業強、仁愛堂董事局主席劉鐵成、聖葉理諾堂主任司鐸林榮鈞神父及華比富通銀行代表黃錦榮。

賣物會動員一千五百多名義工,共設超過四十個不同特色攤位及表演節目。九龍區賣物會於本主日(十一月十七日)上午十時在界限街花墟球場舉行,慈善抽獎券亦於當日下午四時在現場舉行抽獎。荃灣區、沙田區及長洲區賣物會將於十一月廿四日舉行。


湯主教偕同堂區牧職人員與七位長者合攝
湯牧主持聖猶達堂主保瞻禮

(本報訊)北角聖猶達堂於十月廿六日慶祝主保瞻禮,下午五時的感恩祭由湯漢主教主禮,該堂主任司鐸麥景鴻神父、助理司鐸譚錦榮神父,以及沈卓時神父偕同林祖明神父、李毓明神父、孟樂寧神父及包俊偉神父共祭,盧和鐳執事襄禮,約七百教友參禮。

湯主教講道以兩岸兩聖堂為例,勉勵教友合力建設堂區。他又請教友同心為聖召祈禱,希望多些年青人願意作主的牧者。湯牧在感恩祭中為七位長者教友施放堅振聖事,並主持送聖體員派遣禮,共有九位信友接受派遣。本年主保瞻禮適逢該堂新一屆堂區議會幹事就職,由湯主教主持宣誓禮儀,其中由楊婉文出任堂區議會會長。

彌撒後在北角某酒樓舉行聯歡晚宴,筵開三十三席。席間顯聖容小堂有小朋友表演小提琴、彌撒中心有二胡演奏、母堂主日學師生合唱聖詠由沈卓時神父結他伴奏與歌詠團合唱,另沈神父與包俊偉神父唱西班牙歌,最後由黃貴梅修女唱山歌。


胡振中樞機 「尾七」悼念彌撒

(本報訊)十一月十一日(星期一)胡振中樞機逝世屆滿七週,天主教香港教區按中國的禮俗,於當日下午六時在堅道主教座堂舉行追思彌撒,結束哀悼期。

感恩祭由陳日君主教主持,陳志明副主教、嚴規熙篤會江克滿院牧、法國 Dax 教區 Robert Sarrabere 主教及約三十位神父共祭,約六百名信眾參禮。祭台前擺放胡樞機遺像,陳主教及教友代表陳玉麟在進堂時向遺照獻花(上圖)。全體信友最後在禮成前向樞機遺照行三鞠躬禮。

此外,沙田聖本篤堂為方便教友悼念胡振中樞機,由九月三十日起,一連七個星期一晚上八時正(十月十四日星期一重陽節改在上午九時),舉行追思彌撒。在十一月十一日星期一,亦按俗例舉行「尾七」追思彌撒,由主任司鐸劉德光神父主祭,康卓文神父及Fr. A. Victor神父共祭,彌撒中放映胡樞機十多年來與聖本篤堂接觸的片段。(小圖)(比、成)


政黨建議開徵外傭稅 教區團體同聲反對

(本報訊)對近日有報導指出,自由黨和其他政黨建議特區政府向本港外籍家庭傭工徵收「外傭稅」或調低工資,紓減財政壓力,關注外傭權益的教會團體和學者都認為建議對外傭不公道。

本港多個政黨先後表態,支持政府向外傭開徵「外傭稅」。其中自由黨早前建議向每名外傭徵收五百元外傭稅,估計可為庫房增加十二億元收入。

有報導稱,港進聯日前亦建議外傭稅為七百五十元,民主黨亦不反對徵稅;民建聯則提議扣月薪五百元,但以交通津貼作彌補。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局長葉樹憭Q一月七日向傳媒表示,政府本年年底會完成檢討外傭政策,但拒絕透露進一步詳情。

教區勞工牧民中心(柴灣)主任徐頌文十一月八日說,參考目前一些外傭的工作量,他們三千六百七十元的月薪已很不合理,故他反對徵收外傭稅。他預期,倘若稅項實施,無論是從外傭工資中扣除,或由僱主轉嫁給外傭,外傭也最終會成為受害者。徐頌文舉例說,政府只要增加利得稅額百分之一,其收入已比外傭稅的十二億可觀,故應考慮其他方案紓解財赤。

教區菲籍人士牧民中心的嘉修女(Aida Casambre)十一月十一日接受訪問時表示,政府沒有必要徵收外傭稅,她不願見到這建議會落實。她認為外傭處於不利形勢,稅款會轉嫁在她們身上。她又擔心一些傭主可能為免負擔外傭稅,而終止聘用外傭,令情況雪上加霜。嘉修女說,若一旦落實開徵外傭稅,她會與外傭一起,向政府表達反對意見 。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鄺啟新十一月十一日對本報說,徵收外傭稅以紓減財赤僅是杯水車薪。他指出:「外傭稅帶來的十二億元只佔目前六百億財赤中的百分之二,政府應提出其他更大刀闊斧的措施彌補財赤。」他認為,政府若從外傭的工資中抽稅,將完全由外傭負擔,令她們的實質收入減少十多個百分比;若採用調整薪酬的方法,或可由僱主與外傭雙方分擔。

身為基督徒的鄺啟新又認為,外傭是社會上的弱勢社群,大幅度地扣減她們的工資,做法不公道。他說:「向一群社會影響力小的人埋手,很不公義。」(比)


梁家傑則表示這次替《基本法》廿三條立法是「一國兩制」的試金石。右為馮可立。
社工界擔心23條立法 阻嚇民間交流

(本報訊)社會工作者和社工系教授出席一個《基本法》廿三條的研討會時,擔心立法後民間團體的交流會受影響。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和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十一月七日假灣仔溫莎公爵社會服務大廈,舉行「實施《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諮詢文件」研討會,政府代表包括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和高級助理法律政策專員黃慶康,回應嘉賓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馮可立和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梁家傑。

在政府代表簡介諮詢文件、聲稱立法不會侵犯人權自由後,馮可立教授就文件7.12—7.17部份提出質疑,表示文件中的用語不斷把規管範圍擴大,令他擔心香港和內地頻繁的民間團體交流受到影響。他說,本地組織與內地組織交流時,實難以知道該內地組織有否、或是否正在觸犯國家法律,並因危害國家安全為理由遭內地取締,如是者本地組織亦遭牽連。

馮可立說:「(大陸和香港的)民間團體每天都有大量交流活動,諮詢文件的條文可能會阻嚇這類活動的發展。」

梁家傑則表示這次替《基本法》廿三條立法是「一國兩制」的試金石。他指出不同地方的國家,都會借用國家安全的理由去抑制人權,但法律實不應成為政治功具。他重申大律師公會對《基本法》廿三條立法的立場,是只作必須的部份,不容許「立法嚴、執法寬」的情況;以現有法律為起點,加上對人權的保障;要精確地立法,不容許有灰色地帶。他說,「現在談論的罪是可以令人囚禁終身的政治罪」,必須小心處理。

因應葉劉淑儀提及政府在這次立法工作上,不但要做到通過法案,更要讓多數市民對立法感到安心,參加者發言時都希望政府可以在發表諮詢文件後,再以更詳細的方式去發放條文內容,讓市民大眾可以更了解條文的實際內容。(植)


澳門的吳國昌擔心,若澳門替《基本法》廿三條立法比香港早,成為香港的參考,會不利香港的民主發展。圖示香港行政長官董建華在另一埸合前往澳門禮賓府會晤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何厚鏵。(資料圖片)
澳門草擬《基本法》23條 吳國昌爭取立法前諮詢

(天亞社訊)在一個「落實《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座談會上,講者都支持政府正在草擬的反叛國法;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吳國昌則表示會爭取立法前諮詢公眾。

十月廿九日,澳門基本法推廣協會舉辦「落實《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座談會。講者都是全國人大常委會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主任委員。

《澳門日報》社長李成俊說,澳門政府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不但不會減少居民現在享有的自由和人權,反而會確保國家安全,而國家安全是「澳人治澳」的基石。

中國法律專家蕭蔚雲表示,澳門回歸中國已經三年,為第二十三條立法不宜久拖,而立法也一定會重視保障人權。

律師林笑雲說,立法可以實現國家利益,明確界定各種罪行、刑罰和訴訟程序。
吳國昌
學者楊允中認為,有關法律應宜鬆不宜緊及需要廣泛諮詢。

澳門的地區憲法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訂明,澳門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並禁止外國的政治組織在特區進行政治活動,或特區的政治組織與外國的政治組織建立聯繫。

但有其他人對第二十三條立法卻有不同的意見。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吳國昌對天亞社說,會爭取立法前諮詢公眾。他表示,香港較澳門先草擬法例,而澳門人一向對政治冷淡,也甚少對政府提出反對意見,他擔心若澳門立法比香港早,成為香港的參考,會不利香港的民主發展。

香港政府正就第二十三條立法展開三個月的諮詢,至十二月廿四日結束,諮詢文件引起很大爭議。

澳門天主教青年牧民中心主任鍾志堅神父對天亞社說,澳門和香港都正就第二十三條進行立法,這是對兩地能否實行高度自治的考驗。

他不擔心法例會針對天主教或其他宗教,但表示要關注特區政府是否有最終的解釋權,以及法例是否公義,會否影響基本的人身自由。

澳門行政法務司司長陳麗敏在出席十月一日國慶活動後表示,政府正在草擬二十三條的法律草案,預計明年初會提交立法會正式展開立法程序。


活動中以遊戲帶出作為領袖所需的特質
慈青善會幹事訓練日 推介慈幼領袖特質

(本報訊)慈幼青年協會十月廿六日在九龍鄧鏡波學校,舉辦了第二屆慈青善會幹事訓練日,共五十人出席。活動中大會向與會者介紹了慈幼領袖所具備的特質。

這次訓練日的主要對象,是慈幼大家庭十間院校的天主教同學會及善會幹事,活動主題為「朝著目標、終身學習」。當天,在司儀的帶領下,與會者以頌讚鮑思高神父的歌曲《愛心永不變》作整個活動的開始,透過一些熱身遊戲及小組間的互相認識,讓參加者打破隔膜,當日的大會宣言更是整個節目的核心,令他們全情投入於活動的每個環節中。

活動中以一些遊戲來帶出作為領袖所需要的特質,讓他們從遊戲當中去經驗一些所遇到的困難,並在每個遊戲後的討論環節作出反省,作為幹事應有的角色及態度。遊戲中所帶出的思想主要有溝通技巧、互相信任及合作的重要性、有目標、懂得聆聽和忍耐。不少得的是要學習慈幼精神,透過短片使他們認識鮑思高神父神恩下的青年,內心是充滿喜樂、活力和天主。主辦者稱這是作為慈青領袖所具備的特質。

活動的最後部份,是讓參加者寫出在開始時所守護的組員的優點,然後守護天使將優點紙送給自己守護的組員。目的是要讓他們懂得欣賞學習身邊組員的長處、發掘個人的優點、肯定自己的能力,在校園生活當中,朝著已定下的目標,彰顯出慈青領袖的材能。


政府計劃削減綜援11% 受助家庭生活更艱難

(本報訊)社會福利署近日醞釀按通縮幅度削減「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簡稱綜援)的標準金額一成一,一些社工和學者都認為,綜援已沒有削減的空間。

香港明愛家庭服務協調總監黎鳳儀十月三十日受訪時預期,綜援被削減後,低收入家庭的生活將更形困難。

黎鳳儀指出,政府九九年已削減三、四人家庭綜援金及健全人士特別津貼如牙醫費、配眼鏡等,尤以有小朋友的綜援家庭只能僅僅糊口,若進一步削減綜援,這些家庭將無法儲錢以備不時之需。

截至本年八月,明愛家庭服務處理的個案中,百分之九點五須轉介申領綜援,當中約百分之八十二為月入九千元以下的低收入家庭。

「三行工人就業支援中心」主任黃強生十月三十日對本報表示,扣減綜援金將對現時領取綜援的一、兩人家庭的開支構成較大影響,對五、六人家庭則壓力較小,因此他不支持政府「一刀切」削減綜援金額。

黃強生坦言,三行業是失業的「重災區」,位於深水舕C山道的該中心自本年六月成立以來,每星期都接到十多個失業而領取綜援的新求助個案。黃強生說:「社工協助他們找工作時大多只有散工,每月收入甚至少於綜援金額(港幣一千八百零五元),故很難說服他們放棄綜援自力更生。」

教區勞工牧民中心(新蒲崗)主任李靜敏十月卅一日說,失業人士只佔領取綜援人數的一成多,大部份人都積極找工作,每日平均有二、三十名失業人士到訪該中心。她指出,當政府削減綜援時,最受影響的是長期依賴綜援過活的老人、傷殘人士及精神病康復者等,減幅會影響他們的生活模式,教他們難以適應。

李靜敏引用天主教會的社會訓導中的「家庭工資」原則,即個人的收入要足夠應付自己及整個家庭的開支需要,她指出香港社會應追求此目標,故政府不應把全港最低收入的兩成人口跟領綜援人士比較,得出綜援金額過高的結論。

張超雄:綜援沒有下調空間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張超雄博士卅一日接受本報訪問時說:「政府設立綜援的目的是為社會提供安全網,保障市民的基本生活。」他表示,政府一九九六年為釐訂綜援標準金額,研究得出一九九四至九五年度全港最低收入百分之五的單身成年人,每月的基本開支預算為港幣一千六百五十四元;若計算歷年通脹、通縮等因素後,時至今日約為一千八百一十一元;反觀現時單身健全成人的綜援標準金額的一千八百零五元,比上述基數低六元,可見綜援金沒有下調的空間。

張超雄認為,政府按通縮幅度而扣減綜援屬於合理,但政府在九九年基於金融風暴後工資下調(非因通縮或通脹),而削減三、四人家庭綜援及特別津貼是「打矛波」,已離開了機制。

他促請政府重新評估市民的基本生活開支,才依照機制訂定削減綜援的比率。他強調,隨著近年工資趨勢走兩極化,削綜援只會進一步拉大香港社會的貧富差距;綜援佔公共開支的百分之八,若如建議中的削減綜援金百分之十一點一,只會節省不足百分之一的開支,「政府要改善財政赤字,何必向窮人開刀?」

據社會福利署資料顯示,截至本年九月底,本港共有二十六萬多個綜援個案,較去年上升百分之十一點六,本年的綜援撥款為一百六十億元,佔政府公共開支的百分之八。(比)


笑看二十三條 牧 杖

我要說的其實只有一句話:請各位教友關注基本法廿三條的立法,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直接影響你和我的生活和權利,最終也可能會使天主教會在香港的活動受影響或遭取締!作為一個教友,你不去關心無人可代替你去關心!

我以下所寫的就只是和近來為基本法的廿三條立法解畫的政府官員的說話一樣——是「廢話」,可以不理!

就這件事看政府官員們的表現,簡直笑話連篇,幸好他們的表現使我在憤怒之餘也「得啖笑」!還使我拍案叫絕的是他們身邊還有很多和應的「諧星」,我寧願看他們表演好過看許冠文或周星馳!

由一開始最經典的就是保安局長有關「的士司機、家庭主婦、麥記服務員」的「偉論」,真是講開再覺好笑,笑完可以再笑!如果你不知道我說甚麼,就可得出一個結論:你對社會毫不關心,反省下罷!

大家都知道「官」字兩個口;「高官」呢?四個口;「特區政府高官」呢?七個口!看近日特區政府高官們的表現,「啊!唔怪得!」

我覺得特區政府高層某君的言論,如果是「上頭」叫某君一定要這樣說的話那就無辦法,如果是某君自己的論點,那些論點簡直是在邏輯上狗屁不通,稍為「讀過w書」的也不會有此謬論,用小學生來和某君相比我也覺侮辱了小學生。政府有這樣的高官,「死梗」——問題只是「死梗」的是政府抑或你和我!

保安局長近日應邀出席很多大學生的論壇,出席了兩個都引來噓聲四起,多次遭大學生質詢,側聞她已取消了出席其他大學的論壇。哈!哈!哈!

大律師公會多次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提出質疑和憂慮,他們的「身份、智慧」相信有別於保安局長所說的「的士司機、家庭主婦、麥記服務員」罷!你信大律師公會抑或保安局長呢?我也問自己,如果大律師公會在這方面的言論也大有問題,香港的法律制度還有意思嗎?

最後說多句:請關注基本法廿三條的立法!


義筆容辭

為何向窮人開刀?—與社署署長商榷(上)蔡文傑

最近,社會福利署署長林鄭月娥在社署網頁向全港市民發表了幾篇名為「署長隨筆」的公開信,第一期以「綜援隨通縮削減合理嗎?」為題,表明在龐大的財政赤字下,按通縮削減綜援金額(建議下調約一成),紓緩社會福利開支,是一個合理且可行的做法。

作為香港市民,我們當然有責任承擔香港的財赤問題,但對於署長的建議,以削減綜援金來解決財赤問題,實在不能苟同。首先,把綜援金額削減一成,對解決財赤問題究竟有多大幫助?據社署的估計,今年的綜援開支大約為一百六十五億元,佔政府整體開支百分之七點三。若按署長的建議,削減綜援金額一成,省下來的金錢都只不過佔政府總開支不到百分之一,對紓減財赤可說是微不足道,但這做法卻會使四十三萬的綜援人士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對一般市民而言,每月減少數百元的收入對生計都可能有影響,何況是綜援人士,數百元對他們來說已是巨額數目。而更甚的就是因削減綜援而帶來的一連串社會問題,以及要付出的社會成本(social cost),則巨大得難以估計。因此,以削減綜援金來解決財赤問題的做法可謂得不償失。

或許有人會認為,在現時的經濟環境下「慳得幾多得幾多」,雖然只是省下百分之一的開支,都應該削減。然而我們必須明白,綜援作為社會最後的安全網,為香港市民提供一個最基本的生活保障,是不應與其他公共開支一樣,以同一套的邏輯和方法處理,隨意作出增減,何況現時的綜援金已是「超低價」,不可能再有下調的空間,而削減綜援可謂「劫貧濟貧」。

其次,政府以通縮作為削減綜援的理由亦是不合理的。雖然過去數年香港持續通縮,很多消費品和服務確實便宜了,但由於綜援人士的消費模式與普羅市民不同,因此綜援人士未必能真正受惠。在通縮之下,價格有下調的其實都是一些對綜援人士來說的「奢侈品」,例如戲票、衣服、上茶樓等,反而一些日常生活所必需的糧油食品和服務,這幾年則沒有便宜,其中最明顯的是交通費,據社署的數據顯示,在過去五年,綜援戶的交通費開支大幅升九成。

為進一步了解通縮對綜援人士的日常開支的影響,本會有分參與的「關注綜援檢討聯盟」於早前進行了一項調查,透過搜集綜援人士在日常生活經常使用的物品(包括食物、房屋、燃料等方面),於過去數年的價格變動,來檢視通縮對綜援人士的日常開支的影響。我們比較了一九九九年與現時的物價變動,發現部份生活必需品的價格不但沒有隨通縮減低,反而上升,例如部份食油和虪]價格上升近一成半、罐頭類產品上升達百分之九、電費和石油氣費則上升一成三及一成四等,這正好說明通縮對綜援人士並沒有帶來太大幫助。

最後,我們必須指出,政府於九九年已對綜援金額作出調整,大幅削減了三、四人家庭的綜援金額,並取消了多項特別津貼(包括電話費、眼鏡費等)及長期補助金,經已令綜援戶的生活壓力大增,不要說要按通縮削減綜援,就算維持現有水平亦只是剛好夠用。因此,假如再要減十多個百分點,綜援人士根本不能過正常的生活。

網頁jpcom.catholic.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