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教會


聖公會座堂聖地攝影展 盼藉宗教力量彌消紛爭

聖年閉幕宣講基督救恩 大球場將舉行布道大會

屯門明愛發表調查報告 指的士高成濫藥溫床

鍾雅格修士將矢發永願 大嶼山聖母神樂院

正教會宣聖殉道者 中國政府一聲不吭

聖雲先會周年退省

視聽中心代表赴漢城 出席公教影音會議

教會心

關心你的健康 牧杖

義筆容辭

立法規管纏擾行為的爭議 梁旭明

 


聖公會座堂聖地攝影展 盼藉宗教力量彌消紛爭按圖放大

(本報訊)本港的宗教和政治領袖日前出席一個聖地相片展覽時表示,當珍惜宗教的影響力,讓目前陷於戰亂的中東地區重拾和平。

以色列總領事館十一月十七日假中環聖公會聖約翰主教座堂替攝影家伊厄卡爾(H.Isachar)舉行題為「根源」的聖地相片展覽。十多名來賓出席開幕禮,包括香港聖公會大主教鄺廣傑、天主教教區總務長兼宗教聯絡委員會委員康建璋神父。

開始時,以色列駐港澳總領事侯譽廉(U.Halfon)先介紹聖地的宗教和歷史意義,並引領來賓欣賞這次展出的十多張相片。

出席攝影展的香港聖公會大主教鄺廣傑稱,相片展覽介紹了耶穌的生平事跡,聖地的歷史文物,有助未到過聖地的人更了解當地、抱更深刻感受。面對中東地區的局勢,鄺大主教表示,他希望聖地、以至其他地區的人都能和平共處,互相接納、容忍,除去排斥的文化。

按圖放大侯譽廉:以色列力保宗教文物

以色列駐港澳總領事侯譽廉(U.Halfon)對本報說,這次相片展覽正好顯示出,以色列努力保存境內的宗教歷史文物。「我們致力維護不同宗教的自由;宗教是修和、愛與和平的工具。」

對於建議基督宗教、回教和猶太教三方共享聖地耶路撒冷的構思,侯譽廉斷言耶路撒冷政治上必須繼續作為以色列的首都,以色列絕對歡迎上述宗教在耶路撒冷享有宗教自由。他同意,政治上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宗教上三個一神宗教可在聖地享有絕對自由、管理屬下教堂。然而,國際社會視特拉維夫為以國首都,在那裡設置外交機構。

他說,聖地的局勢時起時跌,但目前不穩定的局勢最終應由地區層面解決,而非國際層面,因為當不同國家介入中東事務時,它們總抱有各自的利益考慮。至於美國在中東和談中擔任重要角色,他說美方是公允的中間人。他認為,說到底中東的糾紛是出於政治和意識形態,而非宗教。

協助統籌這次展覽、聖公會聖約翰主教座堂的平信徒牧民助理班明凱(M.G.Banyard)也認為,這是一次好機會,讓不同宗教的信徒多了解聖地神聖的記號。

宗教以外,亦有嘉賓提出經濟發展有助局勢穩定。以色列總商會主席雷夫爾赫魯尼(R.Aharoni)個人認為,世界銀行、美國等地方應向巴勒斯坦人提供援助,協助巴人改善生活。「生活繁榮,自然有和平嘛!」他說。

以巴紛爭的根源,在於巴勒斯坦人自治政府的主權問題、聖城耶路撒冷未來的地位、和以色列在中東地區的猶太殖民區等。因應近期中東局勢動盪,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十一月中委託聯合國祕書長安南研究派遣聯合國觀察團駐紮以色列佔領區的可能。安南會和以巴雙方討論觀察團的使命和功能性質。

以色列總理巴拉克早前則表明,沒有任何形式的軍隊能在一夜之間使暴力中止。

儘管中東地區的政治努力和外交活動頻繁,區內火藥氣味仍然濃厚,梵蒂岡電台報道,武裝衝突七個星期以來,約有三百人死於衝突當中,其中九成是巴勒斯坦人。國際評論認為,目前唯一看到的希望,是以色列內閣中已有人表示願意接受聯合國的介入。以色列一位部長表示:如果不派遣聯合國和平部隊,至少也得派遣國際觀察員到當地維持和平。


聖年閉幕宣講基督救恩 大球場將舉行布道大會按圖放大

(本報訊)基督救恩邁向第三個千年慶典,聖年慶典籌委會將在明年一月一日下午三時半至六時在香港大球場舉行布道會及感恩祭。這次慶典的特色,就是將感恩祭中的聖道禮擴大,以一種布道方式,去強調慶典的主題:新世紀、新福傳。

籌委會主席駱鏗祥神父表示,這次慶典強調以「福傳」作聖年二千的閉幕,及邁向基督救恩第三個千年的開始,特別邀請教友攜同尚未接受信仰的家人、同事及朋友參加,讓教外人能體會一下,面對千變萬化的新世紀,人生最大的希望究竟是甚麼?智慧、財富、名譽、地位、健康……這一切都是人人願意追求的,它們得來雖然不易,但就算能找到它們,很快就會失去,因為這一切都不是永恆不變的,它們會隨著我們人生中的生、老、病、死而慢慢改變!究竟人生的真希望是甚麼?為我們已接受信仰的人,當然會說「主」是我們的希望、我們的未來,但為我們周圍的人可以認識嗎?我們能以生活去見證我們的希望嗎?這一次的福傳慶典,就要求我們至少帶領一位教外人來參與,讓他們體會一下「主」怎樣能為我們的人生帶來新的希望、新的動力!

公教藝人演出福傳劇

這次慶典大會邀請到幾位公教藝人,如羅蘭姊妹、許紹雄兄弟、張德蘭姊妹等,參與福傳劇及歌詠部分。

當日被邀參與慶典的教外朋友,籌委會將為他們獻上一份驚喜的禮物(圖),讓他們日後有機會加深對我們信仰的希望?基督,有進一步的認識。

駱神父說:「新世紀、新福傳」的宣傳單張已在十月底前分送到各堂區及學校,希望每一個教友都能領到最少一份單張,去邀請各自的教外朋友一起參與,去履行福傳的使命。耶穌說: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為門徒!這一次福傳的慶典,正是每一位教友實踐福傳使命的好機會,不要讓它錯過!

慶典籌委會在安排交通工具方面,特別籲請各堂區及團體,盡量使用公共運輸工具,或安排只是單程去香港大球場的旅遊巴士。運輸處只能安排五十部旅遊車的停泊地方,故籌委會只能為新界區及年長者的團體發出有限的停車證。

至於慶典的宣傳單張及大球場的入場券,仍有足夠數量讓各堂區、學校及團體索取。有需要者請電籌委會秘書處:2560-3800或2560-6622。


屯門明愛發表調查報告 指的士高成濫藥溫床按圖放大

(本報訊)屯門的明愛機構十一月中表示,區內八成接受他們服務的青少年有濫用藥物的情況,他們促請政府加強執法和社區教育,讓社區人士關注青少年在「的士高」濫用藥物的問題。

有見於青少年在「的士高」(Disco)濫用藥物的問題嚴重,屯門的明愛青少年綜合服務、外展社會工作隊及容圃中心(青少年濫用藥物輔導服務),今年七月成立調查研究小組,進行「屯門區青少年濫服藥物調查」,了解經常到本港或內地的士高消遣之青少年,在過去半年於的士高濫用藥物的情況。

三個明愛機構十一月十五日舉行記者會,表示有八成受訪者曾濫用藥物。這次調查成功訪問了一百一十二名年齡十三歲或以上的青少年,受訪者多為以上三個機構的服務受眾。

屯門明愛青少年綜合服務社工麥磊樂十一月二十日對本報說,青少年在的士高內濫用藥物的情況嚴重。「受訪者在過去五到十個月內,曾經到過的士高;當中八成人在的士高濫用藥物。」麥磊樂說,受訪者對危險藥物的認識不足,有以為「搖頭丸」、「K(茄)」不是毒品而加以濫用,亦有人說的士高內不服藥物,猶如「去酒樓不吃飯一般」。

麥磊樂說,屯門的明愛機構就著濫用藥物提供輔導服務,亦有在區內進行外展工作,主動接觸青少年,更有到學校開辦工作坊、讓青少年事先知道藥物的危險性。

調查顯示,超過九成(98%)受訪者第一次在的士高濫用藥物,超過九成(94%)受訪者表示通常在的士高取得藥物,他們濫用藥物的常見原因,大多與的士高的環境有關,例如超過七成(72%)表示「食完開心隻PHigh陛v,有四成表示「跳舞勁陛v;調查機構認為屯門區青少年濫用藥物與他們去的士高有極大關係。

此外,超過七成的被訪者於十三至十七歲開始濫用藥物,顯示濫用精神科藥物有年輕化的趨勢,而「溝藥」情況普遍,有六成受訪者會同時濫用兩種或以上的藥物,而三種最常被濫用的藥物為「E仔」(搖頭丸)、「K(茄)」及「冰」。調查稱,在界乎十三至十七歲濫用藥物的受訪者當中,超過七成濫用藥物時會飲酒,可見未成年青少年在的士高同時濫用藥物和飲酒這危險情況,是普遍的現象。

針對未成年青少年極容易在的士高取得藥物和飲酒的問題,調查機構促請政府督促有關部門加強執法;而面對屯門區濫用藥物的青少年日趨年輕,政府亦應加強社區教育,讓社會人士關注青少年在的士高濫用藥物的問題。機構認為,由於同時濫用兩種或以上藥物的情況非常普遍,政府應加強研究同時濫用多種藥物的影響。


鍾雅格修士將矢發永願 大嶼山聖母神樂院2b.jpg (17440 bytes)

(本報訊)熙篤會香港大嶼山聖母神樂院鍾雅格修士(圖)將於十二月八日(聖母無染原罪節)在該院矢發終身大願,由江恩澄院牧主持宣願典禮。

鍾修士於一九六六年在越南出生。因為心臟有毛病,於一九七四年被送到瑞士去接受治療。其間因越南變色的關係,鍾修士遂留在瑞士,並得到一個瑞士基督教家庭收養,在那裡讀書長大。

一九八七年鍾修士往台灣讀書,並希望在那邊升讀大學。次年領洗皈依了天主教,並在一位朋友介紹下認識了熙篤會隱修院。

後來鍾修士決定放棄讀大學而跟隨耶穌,於一九九二年進入台灣水里鄉熙篤會修院,不久被送到美國母院接受培育四年之久。返回台灣三年後,鍾修士再轉來香港大嶼山聖母神樂院繼續修道生活。

聖母神樂院團體請大家為鍾修士祈禱。發願典禮於上午十一時十五分舉行,歡迎各位教友前來參加,共頌主恩。參禮者可在坪洲乘坐街渡小船前往神樂院,該日早上服務班次為九時十分及十時十五分。


正教會宣聖殉道者 中國政府一聲不吭2cthumb.jpg (40398 bytes)

【天亞社.香港訊】雖然中國強烈譴責梵蒂岡將一百廿位在華殉道者冊封聖人,但全球正教會最近將二百廿二位中國殉道者列入聖品,卻沒有受到抨擊。

正教會的宣聖禮於八月在莫斯科舉行,他們是正教會首批宣聖的華人,全都是在一九零零年「扶清滅洋」的義和團運動中在北京殉道。

駐香港的正教會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聶基道(Nikitas Lulias)都主教(圖)於十一月七日對天亞社說,他並沒有聽聞中國方面對正教會今次宣聖有何異議。

相反,北京強烈譴責天主教會十月一日將一百廿位傳教士和華人殉道者列入聖品,當中有八十六人是在義和團運動中遇害。北京指部分殉道者是西方帝國侵略中國的幫凶。

聶基道都主教估計中國對兩教態度不同是由於中國與梵蒂岡存在矛盾,而且天主教會和正教會的體制也有別。

他解釋,梵蒂岡是一個政治體制,有引致與中國政府關係緊張的因素,但是正教會卻沒有這問題。

他說:「世界往往關注矛盾和衝突,因此正教會的宣聖禮相對地不受注目。」

他續說:「此外,無論在中國或是全世界,天主教徒的數目都遠比正教的多,因此天主教會的事比較備受關注。」

雖然正教會在三百多年前已傳到中國,但至今仍不大為國人所知,因此也較少人關注。

他指出,很難估計中國大陸有多少正教徒,因為有些教徒由於安全、自由等原因,只會私下過宗教生活。

中國大陸的正教徒大部分在北方,目前全國祇有一間公開運作的正教堂,位於東北黑龍江省省會哈爾濱。

聶基道都主教說,最近全大陸唯一公開的神父逝世,當地教會必須要培育自己的神職人員。

目睹一九零零年正教徒殉道事件的修道院院長因諾肯季耶(Innokenty)(後來成為都主教),當年是正教會北京傳教區的負責人。

據院長所述,大部分華人教徒是死於六月十一和廿四日晚,事發前夕,街上張貼了通告,呼籲群眾殺死基督徒,並恐嚇任何人不可將他們匿藏。

他記述當時拳民在晚上的北京各處攻入基督徒的家,虐待教徒,並殺害不肯叛教的人。搜索和屠殺一連進行了多天。

殉道的聖人有神父和男女老幼教徒,其中包括一名神父的七歲兒子。

他們殉道後不久已被尊為為信仰殉道的聖人。俄羅斯正教會議會也批准他們受聖人的敬禮。

聶基道都主教解釋,為正教會來說,宣聖禮只是一種程序,正教會只需要當地證人作證或神的啟示便可以宣聖聖人,有別於天主教會要通過徹底的調查。

今年底,首本獻給正教會中華殉道聖人的祈禱冊將會出版,一幅聖人的大聖像也快將完成,並會放在香港唯一的正教會聖堂內。

現在香港約有二百名正教會信徒,他們當中有華人和外籍人士。


聖雲先會周年退省

(本報訊)聖雲先會中央分會在十一月十一至十二日為全港廿多個協會的會員,在舂坎角天主教靜修院舉辦周年退省,超過三十多位會友參加了為期兩天的活動。

今年的退省由聖雲先會中央分會青年代表蔡愛紅小姐安排,並請得慈幼會吳多祿神父主持,今年退省的主題為「願B的旨意奉行在人間」。吳神父用輕鬆的手法,並以眾多的實例帶出主題,令不同年齡的會員都能領會主的意義。

今年的周年退省,特別安排在退省結束前,讓全體一起分享整個退省的心得。從各參與者分享中,得知吳神父的道理相當吸引,得益良多。同時認為能在這繁忙的俗世中,有兩天的時間檢討心靈上的問題,是天主特別的恩賜。


視聽中心代表赴漢城 出席公教影音會議按圖放大

(本報綜合報道)國際公教影視協會與國際公教電台暨電視協會的亞洲分會,在該兩個組織明年合併前,在南韓舉行最後一屆周年聯會。香港教區視聽中心亦有派員出席。

韓國主教團社會傳播委員會執行秘書金敏洙神父在會後表示,該兩個獨立傳媒機構將不再存在。金神父說,兩個傳媒組織將於明年十一月十九至廿九日在羅馬舉行的世界大會上正式合併。他對天亞社說:「新的組織將包括其他媒體,例如互聯網和動畫製作。」

這次最後一屆亞洲地區大會於十月廿九日至十一月五日在南韓舉行,主題是「靈修與傳播」。

六十多名與會者來自國際公教影視協會與國際公教電台及電視協會在香港、日本、菲律賓、南韓、台灣,以及泰國等地的分會成員。香港的四名代表包括視聽中心總監容若愚博士、中心職員傅慧兒、王慧慈和曾穎禲C

香港代表在會上分享了他們的工作發展,回顧廿多年來中心如何回應不同時代的需要,發展至目前致力電子福傳的年代,在互聯網上發展電視頻道、網上電台等。

出席會議的亦包括國際公教影視協會主席馬隆神父(P.Malone),以及國際公教電台及電視協會秘書長貝朗熱神父(P.Belanger)。十一月三日,貝朗熱神父對與會者說,有關方面將於十一月底在德國研究合併的最後細節。

與會者也分享了本身國家的傳媒環境,並介紹他們提供本地及國際電視台而製作有關窮人、受壓迫者和兒童的資料。

相關資料和相片請閱

http://www.hkdavc.com/q100/v2-q100-091100.html


heart.jpg (12111 bytes)

教會心

關心你的健康 牧杖

在「教會心」專欄寫這題目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但這也視乎由那一角度去看。其實當你改善了你的健康,也是愛天主、愛教會、愛近人、愛你自己的其中一個好方法。我不單關心你們靈魂的健康,也關心你們身體的健康。而且,先後有幾位教友叫我將「秘方」公開

因為我一年之內使大肚腩勁減,由三十六、七吋變成三十吋。因此而改善市容,增加了大家生活的空間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整個人也精神了、健康了、靈活了。希望所有大肚腩的教友,特別是大肚腩的神父也能成功!

其實根本就沒有甚麼秘方,只是用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跑步。記得一年前我第一次跑的時候我只跑了兩分鐘,接著便無氣,雙腳也無力,後來慢慢增加時間,不足半年之內每日可跑半小時,一直維持這個時間到現在。我可以,你們也一定可以!

可能你會不相信,我跑步的地方是在自己的房間,不要以為我的房間很大,其實只要有一段約十呎的直線便已足夠,只需跑很慢,很細步。(切勿原地跑,因為這會傷膝蓋。)你也無需擔心聲浪騷擾你樓下的住客,因為你不是一隻羚羊!我不鼓勵你在街上跑,因為若果要外出的話太冷你會放棄,打風你會放棄,下雨你會放棄,要換衣服很麻煩你會放棄。在屋內就沒有這些藉口,只要換上運動鞋便可以了!

我雖然每天跑半小時,但實際上並沒有花多時間,因為我有看夜間新聞的習慣,我只不過是將躺在椅上的時間轉為跑步。新聞只要聽便可以,除了一些特別的事情外根本無需要定睛去看。

至於食物方面我並沒有減少,因為我向來吃得不多,只是既吸收又開朗,心廣體胖罷了!你至緊要是不要跑完步之後又吃公仔龤A又喝汽水便可以了。當然,如果你平時吃太多就減減食量罷!

 

 

本欄由以下五位神父輪流執筆:恩保德、林祖明、陳德雄、駱鏗祥、關傑棠。


義筆容辭

立法規管纏擾行為的爭議 梁旭明

法律改革委員會最近建議把纏擾行為定為刑事罪,犯案者可判囚兩年半。建議推出後,惹來頗多迴響,但主要集中在此法例對新聞採訪的影響。大多討論都對法例中的含糊字眼作出批評,如構成罪行的「纏擾」,及記者辯護時需證明其採訪行為屬「合理」等。除界定含糊外,新聞從業員與傳播學者均批評此法例建議將大大威脅正常的採訪,並因而扼殺新聞自由。新聞查究的精神遭破壞,最後就損害了公眾利益。

傳媒的擔心是可以理解的,但現時主流討論大多集中在法例對傳媒的影響。其實纏擾法亦對其他數類人士構成影響,例如收數、傳道等,亦針對男女關係所引發的纏擾行為。有報道指女性團體對於用法例針對纏擾,可有效阻嚇女性遭纏擾的機會,特別是有較多個案涉及女性遭前任丈夫纏繞,而「纏擾法」可望令這些行為減少。另外亦有言論指新建議法例可望避免女或男性受到跟蹤及騷擾。

觀乎法改會對纏擾法建議,乃沿於去年十一月該會的私隱問題小組委員會針對傳播媒介以及公眾侵犯私隱行為所制訂的諮詢文件。文件中說明私隱乃個人權利,應予尊重,並反觀現下日益嚴重的私隱侵犯行為,並著意針對傳媒狗仔隊對藝人進行追蹤纏擾或採訪。

私隱這題目一直都不受重視,直至近年發生的「戴妃事件」才令它暴露於公眾討論下,再加上傳媒近年不惜博取獨家資料而做出的侵犯私隱行為,而往往成為受害者的藝人亦大肆向傳媒投訴,因而令法改會在一片不滿傳媒操守的聲音下,決定首先以私隱入手,對傳媒進行監察,亦順帶針對廣泛的規管。其實在香港討論私隱也有其難處,因這裡地小人多,我們習慣擠於斗室內,又或因居住空間太接近,我們很容易就能窺看對面樓宇上下人家的一舉一動,我們也習慣擠迫的活動空間,所以私隱容易被犧牲。

現時建議的纏擾法誠然可重申私隱的重要性,但在私隱這概念也未正式深化的時候,法例的推行固然會構成問題,而一些如「纏擾」及「合理」等關鍵字眼如斯含糊,令法例的落實造成更大阻撓,更何況將行為定性為刑事罪行?再說,要界定纏擾的行為為「合理」,最終是合誰之理?可能要看法官對記者的整體評價。如果揭露官員及公務員的失當失實才符合公眾利益的話,莫非採訪此類高級人物才算「合理」?

用法例規管纏擾行為,固然是達到直接阻嚇性,但會否考慮到現行法例中某些已發揮了纏擾法的效用?例如「未經許可擅闖他人物業」已規管纏擾者進入受害者物業的可能。或是受害者可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纏擾者進入某範圍內。當局可否考慮將某些相關法例擴大,來包括一些未被包括的情況,例如在公眾地方跟蹤、進行電話騷擾(此行為可向電話公司申請來電篩選。有些女性團體擔心,許多受害女性皆沒有資源去興訟,又或警方很多時不受理她們的個案。這樣,應強調警方對此類事件的敏感度,不以草率態度對付來電投訴被纏擾的女性。

筆者理解到私隱問題日益嚴重,但訴諸刑事法阻嚇纏擾行為可能製造更多問題,對於這法例的頭號對象?新聞業來講,更可能打壓一些研究或報道,繼而深化自我審查,真正的危害公眾利益。立法監管始終是消極的做法,何不從怎樣改善問題的根源?傳媒的惡性競爭所造成的不健全心態,以及加強公眾監察的能力。

我們的健康就是我們的財富、社會的財富、教會的財富!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供稿

網頁 http://jpcom.catholic.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