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展廢物處理運動 印尼信徒賀教區鑽慶

(天亞社訊)印尼西爪哇省會萬隆市面連月來滿布廢物,促使一位教友展開廢物處理運動,藉此行動慶祝教區七十五周年紀念。

荷蘭殖民者因萬隆景色氣候宜人,曾冠以「爪哇巴黎」稱號。這個位於雅加達東南一百卅公里城市,去年二月廿一日在芝馬墟區的主要廢物堆填區發生傾瀉事故,導致逾百人喪生。事故後,堆填區附近的居民拒絕再讓人在該處傾倒廢物,而政府又未能找到新堆填區,自此市內便堆滿垃圾,直至今年十月一個臨時堆填區開始運作,情況才改善。

這促使卅六歲教友蘇塔蘇里亞(David Sutasurya)策劃環保活動,以行動慶祝教區周年紀念。他於十二月十七日在教區牧民中心開始培訓人員分類和處理廢物。

這位生物科學及生物科技發展基金的職員稱:「廢物不但破壞美好的大自然,散發臭氣及引發疾病,也污染環境。」

蘇塔蘇里亞組織了十五名天主教青年加入廢物處理隊,參加十二月十七日的課程。為期一天的訓練完結後,這些大部份為大學生的參加者要在家中實習一個月。蘇塔蘇里亞解釋:「一個月後,他們將學會運用有機廢物製造肥料,然後到堂區培訓堂區小組。」

成員甘托(Gunto)同意他的觀點,認為資訊不足使環保運動受阻。這位大學生向天亞社說,以往他認為廢物處理就是「把垃圾扔進垃圾場」。

課程包括名叫「手榴彈」的遊戲,由一名參加者在他人附近投擲一件小東西,所有人便要避開「爆炸」的地方。遊戲的目的是讓他們明白,僅僅把廢物扔到堆填區,並不會使人們高興和有安全感,因為居住在堆填區附近的人,很可能感染由廢物所產生的疾病。

根據萬隆市清潔局的資料,該市每日平均產生五千立方米的廢物,即每人約半公斤。蘇塔蘇里亞說,隨著人口急增,廢物量也上升。一九七零年代,萬隆市約有六十萬居民,現在人口約有二百四十萬。

蘇塔蘇里亞續說:「市民往往忽視廢物問題。堆積的廢物很難處理。」他向隊員表示,當地不能以焚化或堆填方式處理廢物,因為大部份是有毒塑膠。

他的運動部份以教友為對象,強化他們透過愛護和保育,培養對天主豐盛的創造心懷感恩,因為「沒有豐沛的資源,人類不能生存」。

教區七十五周年紀念活動,主題為「復生與改變」,將以一月六日研討會揭幕。全部廿三個堂區,將於四月廿日舉行紀念感恩祭,慶祝萬隆監牧區於一九三二年成立。紀念活動將於明年六月廿九日,聖伯多祿聖保祿瞻禮日結束,當天萬隆聖伯多祿主教座堂,將舉行特別的感恩祭。蘇塔蘇里亞說:「運動將於該日結束,希望市民好好分類處理廢物。」

 
 
 
 

菲建首座環保聖堂 以舊電腦等廢料造成

(梵蒂岡電台訊)菲律賓將有世界第一座環保聖堂。這座聖堂是以二十萬捆電纜、舊電腦和其他廢料製造,聖堂頂可以用作種菜的暖房。

這座世界上首座環保聖堂建在馬尼拉西北名叫同多的地區,那裡是堆積馬尼拉的廢物的地方。那裡的居民都非常貧窮,他們一般住在破舊的屋子中。新聖堂除了使用廢物為建材外,還將裝置太陽板、蓄雨水系統以及將廢物轉變為肥料的設備。聖堂的發電機則將使用椰子油。

這座取名「希望聖堂」環保聖堂到二○○七年聖誕節將可使用。聖堂建築共五層,除了為祈禱、敬禮的場所外,同時也作為協助人們生存的地方,比如,聖堂樓房的半地下室將用來做生產肥皂的地方、援助中心、向年輕人傳授資訊的基本概念。

據當地的本堂神父說,這個環保聖堂也將是第一個「數碼聖堂」,因為可以接上無線網路。興建這座聖堂需要經費約一百萬美元,到目前仍只籌募到兩成經費。

 
 
 
 

福州鄭長誠主教逝世 惜未償教區合一遺願

鄭長誠主教遺體。
教會人士向遺體奉香。

(天亞社訊)華東福建省福州教區鄭長誠主教於十二月十八日傍晚,因癌症安息主懷,至死也未能達成教區合一的遺願。

同時得到教廷和政府認可的鄭主教於福州市泛船浦聖母玫瑰主教座堂逝世,享年九十四歲。福建省會福州距離北京東南一千六百公里。

福州教區鄭文英修女告訴天亞社,鄭主教在福州市一醫院留醫數月,逝世當天才剛出院。雖然氣溫只有攝氏七度,主教一返回主教座堂,便到庭院的耶穌聖心像前祈禱,感謝天主,然後回到二樓房間,不久便去世。

福州教區的訃聞說,教區會遵照鄭主教的遺囑,「只舉行宗教儀式,不開追悼會,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後者通常會有政府官員和社會人士出席。

鄭主教的遺體於十二月廿日早上入殮,由主教座堂移靈至卅公里外的長樂縣玫瑰山莊,讓教友憑弔直至廿七日。殯葬彌撒將於廿八日早上八時舉行,隨後遺體送往火化,骨灰將埋在玫瑰山莊。

玫瑰山莊是鄭主教獻給聖母的朝聖地,於九三年開幕,內有玄義聖母玫瑰堂、圖書館和招待所等。鄭主教臨終前曾請求教宗本篤十六世批准它成為朝聖地,並將教堂升格為聖殿。
多年來一直照料鄭主教的鄭修女說,主教於今年六月被診斷患上食道癌。他一邊服用中藥,一邊繼續工作,包括撰寫回憶錄和指導玫瑰山莊的擴建工程,直至九月廿二日入院。
卅二歲的卞祖魁神父是鄭主教九月廿八日在病榻前最後祝聖的兩位神父之一。他十二月十九日對天亞社說,主教是一位謙遜的老人家,從來沒有架子。他表示:「鄭主教總是盡力把工作做到最好,即使病危之際,仍然關心教區未完成的事情。」

鄭主教九月底對天亞社說,他最大的心願是與教區的「地下」教會團體合一。他強調:「中國只有一個天主教會。」

據鄭修女說,鄭主教在今年健康還未惡化時,曾向耶穌聖心許諾在兩年內使教區合一。

卞神父的叔父卞謙勇神父承認,福州教區的狀況複雜。他十二月十九日對天亞社說:「我們歡迎地下教友參加主教的喪禮。我們應放開胸懷,坐下來交談,如此終有一天彼此可以合一。」他與數十名神父和教友在九○年代中「出來」,加入公開教會。地下教會團體與政府認可的公開教會沒有任何聯繫。

福建省閩東教區詹思祿主教十二月十九日對天亞社說,鄭主教留下了未能促成合一的遺憾,由於教區情況複雜,單憑鄭主教個人努力,促進合一的效果不彰。

目前,地下教會團體分為兩派,分別由八十九歲的福州教區楊樹道主教,以及教區署理林運團神父領導。

鄭主教於一九一二年一月十四日出生於長樂縣一個木匠家庭。他於二六年進入福州聖若瑟小修院,兩年後入讀上海聖心大修院,三○年升讀香港華南總修院(今聖神修院),兩年後返回福州,在一所天主教學校任教。

他在三七年晉鐸後,被派往長樂傳教,翌年往北京的天主教輔仁大學進修中國文史。四二年畢業後翌年,他在天主教福建神學院任教,至五一年出任福州教區代理主教。

他於五五年被關進監獄近卅年,其間一些囚犯因他的善表而歸化。他八三年平反後投入教會重建工作,到九一年以七十九歲高齡晉牧為福州教區主教。

他在任內致力重建及新建廿八所教堂,並建成玫瑰山莊。他祝聖了廿三位教區神父,並為福建省教會培育了四十多位神父和六十多位修女。

由於他樂善好施,在今年九月底獲頒發福建省「八閩慈善獎」,是省內唯一獲此殊榮的宗教人士。

 
 
 
 

山西新絳教區 李宏光主教病逝

(天亞社訊)華北山西省新絳(運城)教區的教友,五個月內痛失第二位首牧。

同獲中國政府和教廷承認的李宏光主教十二月十三日,因心臟病發去世,享年八十歲。五個月前,他才繼承前任鄭守鐸主教出掌新絳教區。九十歲的鄭主教於七月十六日逝世。

山西省太原教區李建唐主教於十二月廿日早上,在新絳市聖安多尼主教座堂主持其殯葬彌撒。新絳位於北京市西南六百七十公里。

同省汾陽(呂梁)教區霍成主教、晉中(榆次)教區王藎主教、長治(潞安)教區李毅主教,以及約五十名神父共祭。

一名太原教區神父向天亞社表示,殯葬彌撒後隨即舉行追悼會,有幾名政府官員出席。

數千名教友冒著零下十度的嚴寒送別李主教。送殯遊行隊伍隨著靈柩,途經新絳市多條大街前往坡里村的聖母無原罪堂。教友在聖堂內向他們的牧者作最後致敬,然後把他安葬在鄭主教的墳墓附近。

新絳教區王貴忠神父形容教區「好像一個家庭失去父親」。他十二月十八日向天亞社說,他對於兩位年老主教未能選出接班人便離世感到無奈,但相信「天主會照顧祂的教會」。他續說,一個由八名神父組成的諮議會現在負責管理教區的運作。

霍主教形容李宏光主教是一個「好神父和好主教,畢生為福傳事業付出精力」。他讚揚李主教多年來發揮力量,輔助鄭主教為新絳教區服務。

鄭主教多年來在市郊坡里堂區服務,李主教則在主教座堂協助教區的行政工作。

李宏光主教於一九二六年七月十五日在潞城市羌城村出生,四○年進入長治小修院,五年後進入太原神哲學院,但因時局變化而於四九年轉讀北京文聲學院。他於五三年進鐸後,一直在新絳教區服務。

據教區的訃文指出,主教在文化大革命(1966-76)期間被關在牢獄達十五年之久,並因長期戴上鐐銬,致使雙腳疼痛難奈。他雖然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和蹂躪,但仍忠於教會。
訃文又說,主教獲釋後繼續傳教工作,並在一所中學當英語教師。主教不辭辛勞,僅三年時間就為區內的英語教學奠定基礎,培養了眾多英語人才,「在緩解中學英語教師緊缺的同時,也為擴大福傳帶來了較好的效果」。他於八六年開辦磚瓦廠,改善工人的生活質素。

當時的李神父於九四年獲教區委任為副主教,兩年後由鄭主教祝聖為助理主教,協助教會牧靈工作。

 
 
 
 

印尼學生棄穿傳統服 寧願入讀天主教學校

(天亞社訊)印尼西部巴東的公立學校兩年前規定學生必須穿著傳統服裝上學後,本地一所天主教學校錄得伊斯蘭教學生人數不斷增長。

在二○○六至○七學年,聖鮑思高中學共有二百九十三名伊斯蘭教學生,比去年二百八十七名,及前年二百六十六名增多。三個學年的學生總數,分別為九百卅八、九百廿五及九百五十一。

在雅加達西北八百八十公里西蘇門答臘省首府巴東,市長巴哈爾(F. Bahar)於○四至○五年度,規定公立中小學的伊斯蘭教學生,必須穿著伊斯蘭服裝。在新規定下,伊斯蘭教女學生必須戴上頭巾覆蓋耳朵、頸項及頭髮,祇能露出面部。男學生則要穿著長袖襯衣及長褲。

現就讀於聖鮑思高中學的埃爾薩(M. M. Elza)向天亞社說,新規定強迫她每天穿著伊斯蘭服裝上學。她說:「如果可以選擇,我寧可不穿。」

巴哈爾要求基督宗教學校的伊斯蘭教學生,遵從於公立學校實施的規例,然而大部分天主教學校對那些穿著普通校服的伊斯蘭教學生,沒有採取任何處分。

管理教區學校的普拉亞格巴東基金會主席薩諾神父(Florianus Sarno)說:「天主教學校要求學生穿著國家規定的校服。」國家規定男生於平日穿著白色襯衫,女生整年均要穿著白色上衣及裙子。

據神父指出,天主教學校沒有收過來自市長或市教育局有關服裝的警告。他表示,在多元社會,根據學生的宗教背境來指定服飾,實在難以維持共融。

 
 
 
 

台灣社會關懷牧函 籲請教徒來年關心社會

(天亞社訊)台灣天主教會領袖促請教友,來年多關注社會福祉與社會的核心價值,尤其鼓勵他們關懷家庭、青少年、老年人和新移民。

台灣地區主教團發表二○○七年《社會關懷與福傳》牧函,讓教友以更具體方式活出信仰。這封以聖誕節為發表日期的牧函,於十二月十三日在主教團網站公布。

主教團在十一月二十至廿三日舉行的秋季大會中,探討教宗本篤十六世首份通諭《天主是愛》。主教們在牧函說:「我們既然相信天主是愛⋯⋯即是以對我們弟兄姐妹的關懷來報答天主對我們的愛。」

他們說,家庭是教育與服務生命的基石,其穩定關係到整個社會的發展,人性的成熟及生命的繁茂。因此,他們提議教區和堂區成立家庭關懷小組,透過探訪,強化家庭成員的信心。教友更要特別關心並照顧單親家庭、貧窮和有問題的家庭。

與此相呼應,牧函建議堂區組成團隊,協助父母扶助兒女。它說,青少年是人生精力最旺盛的時期,也是易受誘惑而墮落的時期,父母應設法騰出時間來陪伴孩子,引導他們從死亡、消費及享樂等各種扭曲的文化中,認清他們生命的真正意義。牧函又說,堂區應成為青少年願意聚落的處所,並引導他們以旺盛的精力為教會和社會服務。

此外,主教們倡議設立老人學苑,使老年人能奉獻智慧,作青少年的生活楷模。教會機構可為照顧老人的需要而成立服務團隊,作陪伴與提供居家服務或照顧。

主教們也邀請教友關懷新移民和外地勞工,在教區、總鐸區和堂區設立接待新移民或外勞的牧靈中心和緊急處理服務基金,幫助他們盡快融入本地的社會生活。

牧函說,堂區應為這些「作客者」設安居之所,使他們有家的感覺,因為「善待新移民或外勞就是為社會打造一個秩序井然、富有生機和安和樂利的社會環境,是天國臨在的記號。」

牧函引用台灣內政部資料指出,截止今年九月,台灣共有逾卅三萬名外勞在各縣市工作。
主教們又說,最近一年社會人心不安,正義、誠信、恕道等核心價值被搞得模糊不清。他們邀請在教會機構和公共機關工作的教友,把福音「酵母」帶到工作環境中。

「百萬人民反貪腐運動」在八月中旬展開,發動一百萬名民眾要求總統陳水扁基於其家人及幕僚、甚至他個人的貪污醜聞辭職。第一夫人吳淑珍涉嫌挪用虛假發票申領國務基要費的審訊已於十二月十五日展開。

主教團秘書長陳琨鎮神父十二月十八日向天亞社說,牧函為教友提供指引,幫助他們為來年制定活動。他指出,各教區已設立委員會,協調為有需要人士所提供的服務。

 

 
 
 
 


首爾聖母軍信仰調查 領袖信仰生活需更新

(天亞社訊)南韓首爾總教區最近對聖母軍領袖所做的調查顯示,他們雖有活躍的靈修生活,卻有流於表面之虞。

首爾總教區綜合牧民研究中心得到聖母無原罪分團的協助,於二至四月進行調查。受訪五千七百卅一人全屬聖母軍最基層的支團團長,年齡介乎十九至八十五歲,七成二為女性。聖母無原罪分團於一九七八年成立,是總教區內聖母軍最高管理層級。

逾五百頁的報告於十二月八日發表,調查目的是要分析聖母軍的現況,以達致團體的更新。由首爾分團團長署名的引言解釋,領導層有感其組織需要更新。

在總教區研究中心工作的盧珠賢說,百分之廿五的受訪者年齡為四十來歲,百分之四十八為五十來歲,六十歲以上佔百分之廿一。這種「老化現象」是教會普遍面對的問題。

盧氏指出,韓國聖母軍於一九五三年成立,會員增長率於九○年代開始減慢,更於九六年首次錄得負增長。

她表示,聖母軍規定會員每週出席聚會,以及作最少兩小時的服務。這要求令很多三、四十歲在職夫婦難以達到,而「軍事式」的管理及氣氛對年輕一代亦欠缺吸引力。

對信仰生活上要克服的障礙,近四成受訪者認為「形式地」誦念《玫瑰經》是最大問題,而三成二認為是「只為世俗事物」祈禱。

對於如何能使聖母軍更富活力,首兩項比重相約的選擇,是教育計劃及領袖的更新和行動,各佔逾兩成。另外,百分之十六受訪者認為,堂區神父的牧靈工作是重要因素。

首席調查員孫玉熙十二月十二日對天亞社說,研究中心過去兩年也曾訪問首爾的信仰小團體及神恩復興運動的領袖,這是因為信仰小團體在總教區很受歡迎,神恩復興運動及聖母軍則是兩個最大的組織。

她說:「我們需要收集領袖們對總教區未來牧民政策及計劃的看法。這次我們選擇聖母軍,專注領袖們的日常信仰生活、他們對該組織的認識、發現的問題及解決方法。」

截至今年十月,首爾聖母軍有六萬一千名團員、八萬七千名輔助團員、六千一百五十一個支團。按等級分,由數個支團組成的區團有四百一十七個、其上的督察區團有廿九個、區域團有七個。輔助團員承諾每日祈禱,但不需要參加週會或從事使徒服務。

聖母軍於一九二一年在愛爾蘭都柏林成立。全球現共有數百萬團員,輔助團員更是一般團員的兩倍多。


 
 

 
 

上海教區福傳年閉幕 主教促請信徒繼續傳教

(天亞社訊)華東上海教區於十二月二日聖方濟各.沙勿略瞻禮前夕結束「福傳年」,並祝聖了五位年輕神父。

閉幕儀式暨晉鐸典禮在黃浦區董家渡聖方濟各.沙勿略堂舉行。主禮的上海教區邢文之輔理主教鼓勵一千五百多位參禮教友,效法聖人去傳揚喜訊,宣講帶給人希望的耶穌基督。

彌撒中,邢主教祝聖五位神父,三人屬上海教區,另外兩人來自同屬浙江省的杭州和台州教區。為紀念傳教區主保聖沙勿略誕生五百周年,上海教區於今年二月開展福傳年,並以一個兩米高大十字架作標記,由開幕典禮起,教區內六個總鐸區輪流迎接這根「福傳接力棒」。到了閉幕禮當日,五位準新鐸抬著十字架進堂,象徵他們全心奉獻自己,揹著十字架跟隨主。

聖堂院子的牆上貼滿了福傳年系列活動的圖片及宣傳聖召的資料,聖堂側神父樓前掛著一幅聖沙勿略巨型畫像,畫中聖人半躺在上川島遙望中國大陸,舉起十字架降福中國。

剛晉鐸的上海教區劉強神父代表五位新鐸致辭說,在這個特別的日子成為神父,他們「願意效法聖人的芳表,大力宣講福音,使福音早日廣揚於中華大地」。

彌撒結束前,邢主教為教區福傳年作回顧及總結。他說,福傳年於去年二月十一日在上海市區徐家匯聖依納爵主教座堂開幕。

教區先後於四月八日在主教座堂舉行「紀念聖方濟各.沙勿略誕辰五百周年福傳研討會」、五月一至六日在佘山聖母朝聖地進行「福傳系列活動」,以及十月廿一日在徐家匯舉辦「福傳年聖歌祈禱會」。

邢主教促請教友繼續傳福音的使命。他說:「福傳年結束了,但是福傳並沒有結束。傳教的熱火、福傳的精神要不斷地進行下去。」隨後,他高舉十字架祝福信眾。

上海教區教友張蘭英接受訪問說,她在這特別的一年裡積極投身於福傳工作。她說:「凡到我們聖堂裡參觀的教外人,我都認真地給他們介紹教會的相關知識,並邀請他們參加慕道班,還一直跟他們保持聯繫,陪伴他們在慕道班學習。」至今她已引領六人參加慕道班。

據上海教區資料顯示,教區約有十四萬教友分布於六個總鐸區逾百所聖堂,由七十多名神父牧養。

 
 
 
 

中國官員晤澳門主教 論中梵關係及教會事務

(天亞社訊)中國大陸一位高級官員近日就中梵關係等教會事務,與澳門教區主教交換意見,當中提到中梵建交的兩個障礙。

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部長劉延東率領代表團,於十二月十六日特地到訪澳門主教公署,與澳門教區黎鴻昇主教、多位教會領袖、男女修會及天主教機構的代表會面。

黎主教十二月廿日告訴天亞社,在一個小時的會晤中,劉氏「坦誠地」分享她對中梵建交等問題的看法。黎主教表達期望中國早日與梵蒂岡建立外交關係,又說:「若澳門教區在中梵關係上有用得著的地方,本人和教區願盡綿力。」

據黎主教複述,劉氏表示中國積極推進與梵蒂岡的關係,但是台灣問題和大陸主教任命仍是兩大障礙。她解釋,要遵循外國人的決定來任命主教,令中國感到不受重視。

北京政府一直提出中梵建交的兩個前提是:梵蒂岡必須斷絕與台灣的外交關係,以及不得干涉中國內政。

黎主教認為,這次大陸高官到訪讓本地教會更了解中國領導人的想法,加強對彼此的認識。他說,由於中梵之間沒有太多接觸及溝通的機會,一旦出現問題後難以突破困境。

在會面中,主教亦向劉延東說,近年不少澳門神父與教友往大陸朝聖參觀聖堂,但遺憾的是未能舉行彌撒,他希望當局能予以安排。劉氏回應會向國家宗教事務局轉達其請求。

此外,黎主教還向代表團介紹教區的發展和社會問題。澳門受葡萄牙殖民統治達四百四十二年,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回歸中國,今年慶祝回歸七周年。

在歡迎辭中,黎主教告訴劉氏,澳門教區有四百卅年歷史,「歷任的主教和其所領導的神職班和教友,都按基督耶穌的心懷,在不同的時代,以己之所及,聯同本地各界人士,同建共融、和諧及進步的社會」。

主教說,自九九年以來,澳門發展蓬勃,但是教會十分關注「潛藏的社會問題」。這位教會領袖指出,教會透過其下的教育和社會服務,與市民一起面對「家庭和婚姻的問題、青少年的德育問題、賭博行業衍生出來的問題,和貧富懸殊帶來的社會階層的負面影響」。

他也提到本地教友對大陸人民的關心,以及到國內參與服務痲瘋病人和助學。

代表團一行也參觀了聖母聖誕主教座堂和主教府。

參加會面的主教座堂主任司鐸劉炎新神父對天亞社說,這次會面是與大陸將來更多接觸的「好開始」。他相信國家官員專程到訪,顯示中央政府肯定天主教會歷年來對澳門社會及道德文明的貢獻。

全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副主席劉延東帶領代表團於十二月十三至十七日訪問澳門,出席全球華僑華人促進中國和平統一大會、會見本地政府官員和社會人士,以及參觀旅遊景點。
這位駐北京的高級官員於十二月十五日會見澳門宗教界代表,其中包括黎主教、六位神父和兩位修女。

據中國官方《新華社》報導,黎延東在座談會上,要求與會的五十位佛教、天主教、道教、伊斯蘭教和基督教代表,努力為澳門社會的長期繁榮與和諧多做貢獻。她又呼籲澳門各宗教積極開展與內地宗教界的交流交往,為促進內地與澳門的友好往來架起友誼橋樑。
代表天主教男修會出席座談會的耶穌會呂碩基(Luis Sequeira)神父也認為澳門宗教團體應該多合作,建設和諧社會。他十二月十八日告訴天亞社,澳門以至大陸社會很需要靈性幅度,宗教界可發揮其角色。

黎主教去年十一月應邀首次正式訪問大陸,在北京與劉延東、國家宗教事務局官員和堂地天主教領袖見面。今年九月,黎主教也與澳門其他宗教領袖一起到鄰近的廣東省進行三天訪問。

 
 
 
 

加州團體要求「eBay」 執行規則網上停售聖髑

(天美社訊)美國加州一個團體,要求網上拍賣公司「eBay」執行現有禁止拍賣人體的規則,不再容許網站上拍賣聖人聖髑,否則會抵制該公司。

「他們(公司)有機會停止有關拍賣,但他們不執行有關規則。」本身是「國際聖髑十字軍」(International Crusader for Holy Relics)的創辦人及主席的薩(T. Serafin)說。

薩說,在「eBay」稍為簡加搜索,便可找得好些聖髑(聖人的遺骨)有待售賣。天美社曾致電「eBay」查詢有關事宜,但未獲回覆。

薩表示他曾聯絡公司的前任律師和顧客服務代表,亦一直未就事件取得進展。

「最初,我以為事情會很容易解決。」薩十一月二日告訴天美社:「我們聯絡過(網上零售公司)阿馬遜,他們便停止發售。」

薩及其他幾人搜索「eBay」網站,發現不少聖髑求售,他們聯絡公司,公司幾小時後便回覆說會跟進事件。

薩說,即使公司有意停止有關拍賣,賣家通常會懂得另覓方法,例如是貼上賣家地址和電郵地址,讓買方有辦法聯絡他們。

薩說,他「樂意協助公司審視應否把聖髑放上網拍賣」,但公司每日有數以百萬計物件以供拍賣,「真不知道(個別)審視工作是否值得」。

天美社十一月三日在「eBay」聖髑一項,看到有二千六百項供拍賣,在首五十項中,有手錶、電結他,但亦有據稱是聖人聖髑的物件拍賣。

薩說他們亦有致電發售者,但他們會說「不要過問我的事」、「教會法管不了我」等。

對於為何有聖髑拍賣,薩說不清楚,又指「若教堂有一百五十件聖髑失竊,也不會公布事件」。他說:「我關心的不是為何有聖髑拍賣,我關心的是不應有一個聖髑市場。」

「eBay」公司表明,不容許拍賣「人類、人體或任何人體部份」;含有人體毛髮、頭骨或骨骼、以供醫學用途的物件則可拍賣。「eBay」又禁止拍賣任何有關美洲原住民的骨骼或原居民墳場相關物品,以免違反法例,違者會取消網上拍賣、凍結帳戶。

 
 

 
 

意長期病者求死願償 醫生除呼吸器惹爭議

(梵蒂岡電台訊)意大利一名臥床數十年的肌肉營養不良症病人,在一名麻醉醫生把他的人工呼吸器除去後,於十二月二十日午夜死去,他的個案引起極大的爭議。

終年六十一歲的皮耶爾喬治.韋爾比因患肌肉營養不良症,於一九七七年起便需要使用人工呼吸器來呼吸。去年九月,韋爾比曾寫信給意大利總統,要求讓他能有尊嚴地死去。他也曾要求羅馬法院准許他中斷治療,法院認為他的要求不可接受,因而沒有批准。

意大利衛生部高級委員會則說,維持韋爾比生命的治療不是過分的治療。意大利准許病人不接受過分的治療。

天主教聖心大學生物倫理學院院長斯格雷恰總主教接受梵蒂岡電台訪問、論及韋爾比事件時稱:「從倫理的角度來說,他接受的治療不是所謂的『過分的治療』。這一點需要重複強調,因為這是一個由這方面的醫學專家組成的委員會所決定的。韋爾比所提出的要求是中斷治療。而這種治療是經常給於患這種病的人的治療。大部份這種病的病人都能接受這個治療,而且希望做這個治療,但是我們所談的這個個案,則是病人拒絕接受這個治療。
「病人拒絕接受治療是意大利憲法所允許的,但缺少了實行的法律。從倫理的角度來看,拒絕接受所謂的合比例的治療是不對的,但如果病人堅持不接受這治療,也不可勉強。

將病人呼吸器除去的那位醫生需要受法律的裁斷。我們無法知道病人要求醫生除去呼吸器是否因為他忍受不了這個治療。如果是這樣的話,在倫理上是可以的,但如果病人為了政治原因而要求中斷這個治療,為了給安樂死合法化鋪路,那麼,是把病人政治化,把他的要求與支持安樂死運動連在一起,這便很難知道他的要求是為了他的益處或是為了他所屬的政黨的益處了。」

對於事件與安樂死的關係,總主教說:「必須在有關過分的治療和有關拒絕治療上定出清楚的規則,不僅在倫理方面,也應該在法律方面定出規則。因為在倫理方面,應該知道甚麼情形下拒絕治療為合理,甚麼情形下醫生可以接受病人拒絕治療。法律也應該知道,當病人拒絕治療時應該做甚麼。」

 
 
 
 
 

海嘯重建
南亞海嘯發生兩周年後,各受災地區重建工作陸續完成。在斯里蘭卡,天主教救援組織十二月二十日為受災村落開設新村落,收容七十六戶佛教徒和回教徒居民。。在二○○四年十二月底的海嘯中,當地有三萬一千多人喪生,數以十萬計人無家可歸。(圖:天美社)

  反對處死薩達姆
伊拉克前領導人薩達姆·侯賽因十二月三十日在伊拉克被處以絞刑。宗座正義和平委員會馬蒂諾樞機回應稱,「現代社會有其他有效制止罪行的可能方法,因此應該避免死刑,好使罪犯無計可施之餘,也不至於永遠奪取他們贖罪的機會」。圖示行刑前,薩達姆的支持者十二月廿九日在巴基斯坦要求停止處死薩達姆。(圖:天美社)

紀念諸聖嬰孩殉道
教宗再談受苦兒童

 

三百二十二萬朝聖者
去歲赴教宗公開活動

十二月二十八日教會紀念諸聖嬰孩殉道,教宗呼籲關注受苦與遭凌辱的兒童。

當日教宗在公開接見活動中解釋聖詠第一百三十八篇說:「當人在母胎中尚未成型之初,天主慈愛的眼睛便注視著他⋯⋯」他說只有言行一致地尊重每個人,尊重他們生命中的任何一個階段,這樣才能推動、促進和平。

普世教會十二月二十八日紀念諸聖嬰孩殉道,教宗呼籲信眾關注受苦與遭凌辱的兒童。殉道的諸聖嬰,在瑪竇福音中(二章16-18節)簡短地提到他們,指出當時的黑落德命令人把白冷及其四周境內所有兩歲以下的嬰兒殺死。(梵蒂岡電台)
  根據聖座教宗府的統計,二○○六年參加教宗本篤十六世主持的各種公開活動的人,總數超過三百二十二萬。

在一眾活動中,以參加教宗在聖伯多祿廣場或在岡道爾夫堡夏宮舉行的三鐘經祈禱活動的人最多,近一百三十萬人;其次是參與週三公開接見活動者,人數超過一百零三萬;參與教宗主持的各項禮儀者約五十四萬,參加特別接見的將近三十六萬。

一年來參與主日和大瞻禮三鐘經祈禱活動者,以十二月份人數最多,超過二十六萬人。至於參加週三公開接見活動者,以五月份最多,達二十萬零七千人。(梵蒂岡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