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守鐸主教安息
山西逾千教友追悼

(天亞社訊)華北山西省新絳(運城)教區鄭守鐸主教於七月十六日辭世,享年九十歲。

鄭主教曾在新絳市郊坡里村服務,並在該天主教村莊的聖母無原罪堂度過晚年。新絳位於北京市西南六百七十公里。

新絳教區王貴忠神父七月廿日向天亞社說,主教離世當晚,逾千名教友聚集在該聖堂,為他的靈魂安息祈禱。這位坡里堂區主任司鐸說,他們每天舉行兩台追思彌撒,直至七月廿四日葬禮前夕,主教的靈柩被移送新絳市聖安多尼主教座堂舉行殯葬彌撒。

廿五日,數以千計的教友送別鄭主教。送殯行列隨著靈柩,途經新絳市多條大街前往聖母無原罪堂,參與由李宏光主教主持的殯葬彌撒。八十歲的李主教原為助理主教,現接掌新絳教區首牧之職。

共祭的主教有山西省太原教區李建唐主教、汾陽(呂梁)教區霍成主教、晉中(榆次)教區王藎主教,以及陝西省三原(咸陽)教區宗懷德主教。新絳教區和毗鄰教區約五十名神父亦參與共祭。多名政府官員出席追悼會。鄭主教的遺體葬於玻里堂附近的墓園。

教友在坡里堂區網站〈http://www.policun.com〉悼念他們的牧者,讚揚鄭主教熱心擁護教宗,也熱愛祖國。

王神父指出,鄭主教深受教友愛戴,他們敬重他堅守信仰的高尚情操。

該教區的牛廣興神父七月廿五日對天亞社說,鄭主教辛勤耐勞,非常關注修生和修女的培育。他續說,特別恭敬聖母的鄭主教秉持虔誠的祈禱生活,為全體神父樹立了良好榜樣。

香港教區聖神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林瑞琪七月廿一日向天亞社說,鄭主教入住堂區宿舍前,曾居於窯洞內,過著清貧簡樸的生活。他指出,當地神父和教友表現謙遜,正好反映已故主教的低調作風。

香港教區李志源神父曾於六月探訪鄭主教。他對天亞社說,主教當時仍顯得精神。他指出,雖然新絳教區財政困難,但在兩位主教領導下,先後設立了一些傳教站和興建新教堂。

新主教座堂和教區中心將於年底竣工,為教區活動提供更多場地和空間。

鄭主教於一九一七年三月十七日在太原市出生,三四年進入太原大修院,其後在新絳教區小修院教授拉丁文,直至四七年進入北京的大修院繼續進修。據坡里堂區網站指出,鄭主教於四九年在北京晉鐸,然後從北京向南步行四十天返回教區服務。

一九六四年,他被劃為反革命分子送往勞動改造。網站資料指出,文化大革命(1966-76)期間,當時的鄭神父以「剛毅、坦然和良善心謙的精神」,感化一名強烈批鬥他的高校講師,該名講師更於八零年代後期受洗入教。

鄭主教於七九年獲釋,返回坡里堂區服務,直至八二年九月廿三日,由教宗委任的山西洪洞教區韓廷弼主教秘密祝聖,成為新絳開教四百年來首位主教。

他於一九九一年公開就職,成為「公開」教會的主教,在任內祝聖了廿七位神父,並在教區成立首間女修院。現時,女修會約有四十名修女。二零零零年,他興建饒富中國宮殿色彩的聖母無原罪堂,較一九二一年興建的舊教堂大十倍,更成為朝聖者和旅客的到訪熱點。

新絳教區的教友人數由六零年代中期約六千人,增加至現時約一萬六千人。

 


香港土長加國修道
楊永明 何庭耀晉鐸

兩名華人何庭耀(左圖)和楊永明(右圖)在溫哥華晉鐸。兩禮儀皆由當地勞辛總主教(R. Roussin)主禮  

(本報訊)加拿大溫哥華總教區的楊永明六月二十三日在當地晉鐸,何庭耀則於稍前五月三十日同地晉鐸。
楊永明神父現年四十三歲,在香港長大,後往加拿大升學,獲電腦碩士學位,返港工作後再次回加拿大,並蒙召加入修院。他表示,自己的姑媽五十年代在中國因信奉天主教而蒙受逼害,這見證給他很大鼓勵。目前他獲派往卑詩省的聖亞納堂服務。
何庭耀神父三十歲,生於香港,入修院前同樣從事電腦工作。他目前獲派往溫市基督聖體堂服務。何神父自言十六年前已開始考慮自己的聖召。(黃)

 


越南河內教會
接待鄉村考生

(天亞社訊)來自越南北部南定省的年輕教友姚玄(Dieu Huyen)到首都河內參加高等院校入學試,在河內留宿五天期間,本地天主教會協助她解決住宿及交通等問題,紓解她的憂慮。她對天亞社說:「在河內時,父母不在身旁,但我真的感到很安心。」
姚氏與其他六百名來自北部省份、約十八至十九歲的教友,受惠於河內總教區天主教院校學生聯會今年開展的特別接待計劃。
前往河內參加考試的學生,得到本地學生接待,獲得住宿及接送前往試場。外省學生僅需繳付十五萬盾(約十美元)的費用。
假如沒有此接待計劃,姚氏以及其他來自鄉村地區的考生,很可能受出租車司機或旅舍東主欺騙,繳付高昂費用;也有可能迷路,錯失考試機會。來自北部哈南省的陳文勝(Tran Van Thang)對天亞社說,若沒有總教區的協助,他在河內很可能要付上八十萬盾的住宿費。
越南教育和培訓部的資料顯示,今年逾九十八萬考生,參加全國二百多所大學院校的聯合入學試。考試於七月四至五日及九至十日在河內舉行。
潘忠泰(Phan Trung Thai)是河內天主教院校學生聯會的負責人。他向天亞社說,共二百名本地學生擔任義工,協助參加入學試的學生。
這位廿四歲河內居民向天亞社說:「義工於公共汽車站及火車站與考生會合,以摩托車把他們送到接待家庭或聖若瑟總修院古銳分院。義工也為考生提供膳食,送他們往試場,並在考試前帶他們到聖堂參與彌撒。」
潘氏說,共八十名考生留宿於河內的總修院,一百人留宿於教友家庭,其餘廿人留宿於本地學生租用的宿舍。
由於部份接待家庭距離試場甚遠,為能順利前往試場,避免交通擠塞,很多義務司機每天要清晨三時半起床。
潘氏說,學生聯會兩年前簡單地開始協助考生,今年則得到了教會領袖及教友家庭支援。
河內總教區吳光傑總主教(Ngo Quang Kiet)七月七日與留宿修院的考生共晉晚餐。他說:「這是河內總修院首次大開門戶,讓來自鄉村的考生住宿。我們希望能鼓勵他們充滿信心地應考,並讓他們體會到教會的關懷與照料。」
義工今年亦首次穿著制服,包括白帽及繡上「河內總教區天主教學生──義工」的藍色汗衫。河內總教區吳光傑總主教(Ngo Quang Kiet)七月七日與留宿修院的考生共晉晚餐。他說:「這是河內總修院首次大開門戶,讓來自鄉村的考生住宿。我們希望能鼓勵他們充滿信心地應考,並讓他們體會到教會的關懷與照料。」

 


巴西循道衛理教會
反對與天主教合作

(合一新聞)因應巴西的全國基督教議會接納天主教會為正式成員教會,巴西循道衛理教會總議會七月十五日決定退出該會。
當地的循道衛理主教米亞(A.S.Maia)目前是全國基督教議會的主席,他直指循道衛理教會總議會的決定是一個後退。
當地天主教主教團合一事務的顧問比桑神父(J.Bizon)說,循道衛理教會具備基督徒合一的大公傳統,這次決定倒退。「當世界各方都開始對話時,這個決定令我困惑和痛苦。」
巴西全國基督教議會的總幹事比牧師(W.C.Peixoto)亦是循道衛理教會的牧師,他說退出這個基督教合一組織的決定,有違循道衛理教會的教義和牧民原則。
比牧師說,國內循道衛理教會內的靈恩派不斷壯大,它具備基要主義的色彩。他提出,召開會議前循道衛理教會的主教部致函議會,提醒信徒該會一向致力基督徒合一。然而,投票最終以七十九對五十支持退出全國基督教議會。
在二千年人口普查中,巴西全國一億八千八百萬人口中,天主教徒佔七成三,遁道衛理宗信徒佔十六萬二千。
另一方面,世界循道衛理宗議會七月底在南韓召開會議,通過與天主教簽署有關成義的聯合聲明。

 


東正教天主教領袖
探討亞馬遜河生態

(綜合梵蒂岡電台.天美社訊)題為「亞馬遜河,生命之泉」的「宗教、科學和環境」研討會七月二十日在亞馬遜河域馬瑙斯城結束。
會議的組織者和推動人、君士坦丁堡大公合一東正教宗主教巴爾多祿茂一世表示對會議的展開非常心滿意足,並真誠的期待造物得到保護。這次研討會七月十三日在滑行在亞馬遜河及其支流的十條船上展開,出席者包括科學家、環境保護學家、宗教界領導和許多記者、環保人員,主題是為了從環境、經濟、文化和宗教全方位考察亞馬遜水系的重要性。
教宗本篤十六世致函大會,表明亞馬遜河正受到威脅,急需保護這片上主「奇妙化工」的生態平衡。
宗座正義和平委員會和一心委員會榮休主席埃切卡萊樞機出席會議、巴西天主教主教團主席馬赫拉樞機代表當地教會出席會議。
下屆會議(二○○七年)的主題定為北極。本屆的主題是亞馬遜河,有二百多人出席。當地原居民及亞馬遜人與熱帶雨林的關係密切,但由於盲目發展當地資源,引來當地的生態問題。大會又提及,環境倫理可以作為天主教與東正教大公合一對話的動力。
巴爾多祿茂一世宗主教強調,要對造物多加保護,尤其是亞馬遜河,它的生存決定了世界的未來。
會議發言人沃夫剛薩克斯教授是經濟學家和環境學家,在德國烏佩特(Wuppertal)研究中心任職。他說:「這條偉大、宏偉,巨人般的河流,是世界的奇跡,它有自己的問題,也有像其他河流一樣特性。事實上,河流總是承受更多的壓力,工業化帶來的壓力。但是聚集在這個亞馬遜河的是熱帶雨林巨大的財富。」
對於亞馬遜對巴西的重要性,他說:「直到二十年前,亞馬遜還不是如此的重要,即使一直在全球經濟內佔有一定的重要性,但是對於巴西的經濟發展還不是非常重要。為甚麼那時不是非常重要呢?因對於農業和森林資源的盤剝線前沿還沒有到達亞馬遜河流域。這條盤剝線總是蔓延的愈來愈快,二十年之內到達了亞馬遜。」

 


領英國簽證需要打指模
斯國聖公會主教拒申請

(合一新聞訊)雖然普世聖公宗的總部設於英國,但斯里蘭卡的聖公會翟主教(Duleep de Chickera)拒絕申請英國簽證──因為當局要斯里蘭卡人申請簽證時要打手指模,主教稱那是歧視行為。
「這是歧視行為,是對斯里蘭卡人的侮辱。」翟主教說:「不申請簽證,為我們來說是代價高昂的決定,因為我們的母會在英國。然而,我的良心不容許我去遵行這種分化的要求。」
英國政府二○○四年開始正式要求斯里蘭卡人,以及其他一些非洲國家(例如是坦桑尼亞、烏干達、埃塞俄比亞等)申請簽證時打手指模。自那時起,翟主教便致函英國內政部和英國駐斯里蘭卡高級專員,要求取消有關制度。
「我們要求有關制度應一視同仁,不應有選擇性,有歧視的成分。」翟主教說:「英國政府只針對我們和少數國家,這是不可接受的。」
翟主教稱,要求斯里蘭卡人打手指模,是以為他們「全部或大部份人」都是恐怖分子、尋求庇護者或經濟難民,令國民不愉快。
主教稱,他不會申請英國簽證,除非當局取消對斯國歧視性的要求,又或要求所有國家的國民申請簽證時都要打手指模。

 


巴國教會談回教法
指稱修訂仍有不足

亞馬遜河(網上圖片)

(天亞社訊)教會及人權組織要求將國家的伊斯蘭教法廢除,認為即使該法例已獲總統修訂,它仍然歧視女性。
一九七九年,當時的總統及軍法統治者哈克將軍(Zia ul-Haq)訂立伊斯蘭教刑事法規。今年七月,巴國總統穆沙拉夫對該刑法作出修訂,容許觸犯法例的婦女獲得假釋,但被判謀殺及恐怖主義罪行的婦女除外。
該法例最具爭議之處是有關通姦及強姦的條文。批評者認為,此法例嚴重歧視女性。因為在伊斯蘭教律法中,男性的證供比女性的供詞更有效力,使那些控告男性性侵犯的婦女往往反而因此被判有罪。目前涉及強姦和通姦的男女都必須接受基因測試。根據修訂前沿用的法例,醫學證據不足以裁定強姦犯有罪,受害婦女必須找到四名虔誠的男性伊斯蘭教徒作為證人。法例修訂前約有一千三百名婦女因此被判刑。
由十一個教會及其他人權組織組成的「全國平等權利聯盟」於七月召開記者會,指出法例所包含的錯誤、歧視及不正義,是無論經過多少次修改都不能修正過來的。聯盟內的天主教團體包括主教團全國正義和平委員會、修會會長正義和平委員會、巴基斯坦明愛組織等。
在新聞稿中,主教團正義和平委員會執行秘書雅各伯(P.Jacob)形容新法例為「女囚犯帶來暫時的紓緩」,但警告現行法例仍未保障婦女免受不真實指控的威脅。
他強調,有關法案是建基於宗教歧視,亦違背了憲法賦予所有國民平等權利的精神。他說:「只有廢除它才能將巴基斯坦婦女頭上的一把刀除去。」
七月八日在拉合爾舉行的抗議活動上,主教團正義和平委員會要求廢除有關法例,並要求政府致力社會公義。委員會指責由於伊斯蘭教刑法對強姦與通姦案件的處理手法相似,損害了司法制度的公信性。
他們亦指法律已變成「剝削的工具」,而非保護「社會上被邊緣化的人群、特別是少數宗教人士及婦女」的手段。
拉合爾總教區薩爾達尼亞總主教(L.Saldanha)七月十一日接受訪問時批評,修訂中的「少許變動」是「愚弄群眾的把戲」。他強調:「我們現時仍然處於荒謬和危機中。唯有廢除該律法才是解決的辦法。」

 


 

 

普世一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