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除西方宗主教名號 教廷稱有利基督徒合一

先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與普世聖統正教會宗主教巴爾茂祿(Bartholomew)二○○二年出席亞西西宗教和平大會。教宗本篤十六世除去教宗為「西方宗主教」的稱號,是對基督徒合一的重視。 (天美社資料圖片)


(綜合天美社訊)在二○○六年版的梵蒂岡官方年報《宗座年鑑》中,教宗再沒有被稱為「西方宗主教」(patriarch of the West),這改變隱含著一種合一意義。


梵蒂岡新聞辦公室三月一日確認該稱號被刪除;教廷促進基督徒合一委員會三月二十二日發表聲明,指出除去有關稱呼,是基於歷史和神學實況的考慮,此舉亦有利東西方教會的大公交談。


在二○○六年的《宗座年鑑》中,教宗被稱為「羅馬主教、耶穌基督代表、宗徒長之繼承人、普世教會最高教長、意大利首席主教、羅馬教省總主教及都主教、梵蒂岡城邦元首及天主眾僕之僕」。年鑑二月十八日呈獻給教宗本篤十六世,並於三月十日公開發售。


在早前的版本中,對教宗為「西方宗主教」的稱號,是列於「普世教會最高教長」之後的。


對上一次更改有關教宗的稱號,是一九六九年出版的宗座年鑑,當時教宗保祿六世把「天主眾僕之僕」加於名號之中,並刪除了「光榮在位」的句語。


教廷此舉受到正反雙方的意見。有正教會主教和神學家質疑,此舉是否強調教宗對整個基督教會(包括以東方的正教會)的管治。教廷促進基督徒合一委員會三月二十二日的聲明澄清,沒有這個意圖。

聲明稱考慮歷史實況


聲明說,君士坦丁大公會議(公元三八一年)和加色丁大公會議(四五一年)釐訂了東方的宗主教區,當中宗主教區的地域是清晰的;反觀羅馬主教(教宗)的牧管的地域,則相對有點含糊。


「『西方宗主教』的稱號,則是由教宗菲多奧爾一世(Pope Theodore I)於公元六四二年開始使用。他不常使用這稱號,使用時的意義亦不清晰。」聲明說,宗座年鑑於一八六三年正式以它來稱呼教宗。


聲明說,在當代世界,「西方」不只用來稱呼歐洲,文化上亦包羅了北美、澳洲和新西蘭。「明顯地,『西方』不是用來描述某一教會地域,亦不是用來形容宗主教區的地域。」


聲明說,要糾正這教會用語,可稱呼教宗為「拉丁禮教會宗主教」,以描述羅馬主教跟所有拉丁禮教區(不只是西方)的特殊關係。不再把教宗稱為「西方宗主教」,不是要減低「宗主教」的重要性。


另外,天美社接觸過一些在羅馬的神學家及合一問題專家,他們認為除去「西方宗主教」名號對合一的影響要視乎教廷刪除此稱號的理由。

「本篤十六敏於合一」


已退休的前東方教會部部長沙樞機(Achille Silvestrini)向意大利傳媒(ANSA)表示,刪除稱號可顯示出教宗本篤十六世「敏於基督徒合一的課題」。


沙樞機表示,過去有些人用此稱號來引發負面的比較,指「西方宗主教」所引伸的普世管轄權遍及全球,而傳統東正教會的宗主教轄區則只在限定的區域內。


另一些專家則警告,刪除稱號可能會引起疑慮,認為教宗擁有教會的普遍管轄權,所以「宗主教」的管轄權再無意義。


來自費城總教區的一名司鐸,麥基蒙席(Michael K. Magee)剛於二月在羅馬宗座額我略大學提交博士論文,其論文題為「大公教會內的宗主教制度」。他說在六世紀初,「宗主教」這稱號已「大致定型」,用來稱呼某些教會領袖。

保持宗主教身份 釐清禮儀教會地位


麥基蒙席說,直至六四二年,才可以肯定有教宗真正稱呼自己為「羅馬宗主教」,而直至七世紀末,羅馬主教的寓所才被稱為「宗主教府」。
麥基蒙席說,作為西方宗主教(或更具體地說,作為拉丁教會的元首),他是一定數目的地方教會及相同教會傳統的群體的首領;這跟東方宗主教一樣。


麥基蒙席說,教宗不單是一名主教,或只是一名宗主教,而且他是所有主教之首及所有宗主教之首。


麥基蒙席說,早在一九六○年代,當時的拉辛格神父(現任教宗本篤十六世),已發覺有需要釐清教宗作為普世教會牧者的身份,和他作為拉丁禮天主教會宗主教身份之間的分別。


麥基蒙席說,當東西方教會分裂之後,西方教會對「教會權力」的理解側重於法律權力甚於聖事禮儀事務。這情況致使宗主教的職務,被視為單是教宗職權的引伸或授權代表。


麥基蒙席認為,教宗除了其普世的職務外,他更是一個「地方(禮儀)教會」──拉丁禮天主教會──的首領,這可由其禮儀及紀律辨別出來。


麥基說,保持教宗作為普世教會首領及宗主教的雙重身份,可保障其他地方(禮儀)教會在大公教會的正確地位。


若望保祿逝世周年 各地均有追悼活動

(天亞社訊)教宗本篤十六世在四月二日中午三鐘經時段,悼念受人愛戴的已故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時,說他「為教會及人類的歷史上留下了重要印記」。


教宗本篤在若望保祿以往會見信眾的書房窗口,與信友一起回憶其前任那「充滿信、望、愛的旅程」,以及他離世前所受的疾苦。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由一九七八至二○○五年出任普世教會首牧,直至去年四月二日晚上九時卅七分辭世。


教宗本篤在祈禱前,向廣場上數十萬信眾說:「去年三月廿五日耶穌受難日,若望保祿由於不能親自前往羅馬體育館參與拜苦路,便留在私人聖堂內,手拿著十字架,參與人生中最後一次苦路禮儀。在隨後的復活主日,他舉手祝福羅馬及世界,雖不能說話,卻是他最動人的祝福,也見證他將天主所託的使命實踐到底的無比意志。此情此景我們都不會忘懷。」


當天黃昏,逾十萬人包括很多年輕人,聚集在聖伯多祿廣場,參與由羅馬教區主辦的燭光祈禱會。參加者中有逾二萬五千名來自波蘭的朝聖者,部份來自若望保祿的故鄉瓦多維采。不少人穿著民族服裝,亦有人攜帶紅白色的波蘭國旗。他們整個週末都在若望保祿墓前祈禱,部份人亦舉起標語,希望若望保祿早獲冊封為聖人。


教宗本篤在晚上九時,跪在書房窗旁的矮桌子,與信眾一起誦唸《玫瑰經》,至九時卅七分向群眾發言,帶領他們一起追悼。


在全球各地,從波蘭到加拿大、阿根廷到印度、菲律賓到南非及澳洲等地,都有不同的紀念聚會。電視、電台及文字媒體亦有紀念若望保祿的報導。


教宗本篤十六世認為,若望保祿的生命可以總結為完全忠貞於上主,把生命徹底奉獻在作為普世教會首牧的使命上,這精神在其生命最後數月更愈來愈令人欽佩及感動。


不少人都認為若望保祿已是一位聖人。天主教會則在去年六月廿八日正式開始對他的冊封程序。


按列品真福的正常程序,提案人必須提供一個因若望保祿的轉求而出現的奇蹟。四十五歲的波蘭籍奧代爾蒙席(Slawomir Oder)最近透露,他聽說有逾二十位病人因若望保祿的轉求而獲痊愈,包括法國一位患柏金遜症的修女,奇蹟地康復了。若望保祿生前亦患有此病。


奧代爾蒙席隨後指示該修女所屬教區的主教徹底調查這件事。蒙席亦說,現時另有四宗奇蹟尚在調查,其中三宗分別發生在中國、拉丁美洲及美國的個案,病人均為天主教徒,第四位則不是教友。


台總修院李克勉神父 獲委任新竹教區主教

(梵蒂岡電台訊)聖座四月六日公布,教宗本篤十六世任命台灣聯合總修院院長李克勉神父為台灣新竹教區主教。


候任主教李克勉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三日生於台南縣。台北文化大學農業系畢業。服兵役後進入設於台北縣新莊市的台灣聖多瑪斯聯合總修院,後獲台北輔仁大學哲學系畢業、愛爾蘭梅努斯大學神學院畢業,一九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晉鐸,二○二年畢業於菲律賓馬尼拉聖多瑪斯大學教會法律系。


李克勉候任主教先後擔任小修院院長,本堂神父,新莊聖多瑪斯聯合總修院院長等職。


新竹教區面積四千七百五十平方公里,人口三百二十二萬五千餘人,天主教徒五萬二千多人,本堂區八十二個,神父一百零二位,其中教區神父五十二位,修會會士五十位,修女一百六十五位,大修院修士四位。原任主教劉丹桂因健康關係於二○五年請辭獲准。


艾凌志樞機鼓勵信眾 以對耶穌的愛度聖週

聖週五拜苦路(天美社資料圖片)


(梵蒂岡電台訊)從聖枝主日到復活前夕的一週,是教會整個禮儀年中意義最深刻的時期,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艾凌志樞機鼓勵信徒,以對耶穌的愛來度聖週:


答:我們應該懷著對耶穌的信仰、崇敬、愛來度聖週。祂為我們獻出了生命。我們也要懷著對天父、聖子、聖神的感恩心情來度聖週,因為救主耶穌顯示了天主的慈愛,祂沒有將人類拋棄在原罪的狀況中,反而派遣救主到我們中間。


問:紀念主的苦難、死亡、復活的逾越三日慶典是禮儀年的中心……


答:的確如此。誰若不明白復活奧秘的重要,也就是說,不明白復活的奧秘是耶穌以自己的苦難、死亡和復活來拯救我們的救贖工程的最高峰,誰若不這樣想,便不明白基督信仰的內涵是甚麼。當然,我們不能了解全部的奧秘,雖然如此,天主仍然期待我們對這個獨一無二不再重複的事件做出某個程度的答覆。


問:不過,仍然有許多基督信徒沒有把復活節的奧秘,作為信仰的中心。


答:很遺憾,有些基督信徒仍然沒有做到這一點。但有大批基督徒都竭盡力量來生活在這個奧秘中。首先該做的,是參與聖週和復活節的禮儀,早點到聖堂,攜帶彌撒經本以能好好地參與彌撒並聆聽讀經;反思、祈禱、並相信天主的恩寵在我們身上運作。這是必須做的第一件事。最好也研讀天主教要理,好能更加明白我們所慶祝的是甚麼。


問:「與耶穌一同死亡,為了與祂一同復活」這句話是甚麼意思?


答:舉行聖週禮儀,特別強調悔改和洗禮。誰信了基督,並因而痛悔自己的罪過,接納耶穌,他領受洗禮,接受耶穌所賜給我們的新生命。這便是為甚麼我們需要重發領洗誓願。再說,復活前夕是最隆重的一夜,所舉行的守夜禮在守夜禮中也最為隆重。在禮儀中,新教友要領洗、領堅振、領聖體。


問:基督信仰不是一個痛苦的信仰,但如何能令基督十字架的痛苦與基督復活的喜樂調和起來,而不會顯得矛盾?


答:如果耶穌死在十字架上是結局,那麼,基督信仰是一個痛苦的宗教。但十字架不是一切的結局,因為第三天,耶穌復活了,正如祂自己說過的,也是舊約上所預言的。這樣,從十字架湧出了生命,耶穌透過十字架賜給了我們生命。因此,我們是救主耶穌、復活了的耶穌、賜予我們生命的耶穌的跟隨者。因此,基督信仰是一個生命的宗教,是信仰復活了的耶穌的喜樂的宗教;是生命的宗教,因為它令我們在這個世界上有充滿恩寵的生命,在來世有享見天主的生命。


加拿大修會聯會 關注教會性倫理立場

(合一新聞訊)加拿大修會聯會致函當地主教,表達他們對離婚人士、同性戀者的關注。


「我們的教會常把重申教義、傳統道德置先於聆聽人們對意義的追尋……我們對此感到遺憾。」加拿大修會聯會的成員約二萬二千人,包括當地的修會神父、修女和隱修士。


文件稱,對於天主教會──以及加拿大教會──側重律法的形象、對性倫理的不退讓、對於離婚後再婚人士缺少同情心、不歡迎同性戀者的態度感到遺憾。聯會要求主教考慮祝聖已婚男士、婦女為司鐸。


加拿大天主教領袖歐樞機(Marc Ouellet)稱,會把聯會的關注呈交教廷,但樞機強調加拿大教會不能自斷於教會訓導之外。


加國二○○一年人口普查中,加拿大一千二百八十萬人口中,百分之四十三點二是天主教徒。


印六修女服務醫院半世紀 政府不諮詢單方面不續約

(合一新聞訊)印度一批天主教修女服務(Ahmedabad)地方政府的一間痳瘋病醫院五十年後,在服務合約結束、未經諮詢便遭政府斷絕合作關係。


案中修女為數六人,負責護理工作,她們所屬修會一九四九年開始服務該間政府醫院,服務合約每五年續期一次,最近的合約於本年三月結束,政府拒絕與她們續約,並要求她們四月初立即離開;醫院其餘二十四名員工則屬公務員。


當地的耶穌會正義小組四月六日發表聲明,指摘當局態度強硬,沒有諮詢涉案修女。一個基督新教團體亦批評當局,不顧此舉對病人的影響。遭驅逐的前醫院院長嘉修女(Karuna)四月六日說:「我們離開時,很多病人都哭起來了,真教我們傷感。」


瑞士衛隊五百周年 老兵前往羅馬朝聖

八十名教宗瑞士衛隊的老兵四月七日從瑞士出發,徒步前來羅馬朝聖,紀念第一批瑞士衛隊來羅馬五百周年。一五零六年一月廿二日,一百五十名衛士在西勒連的率領下,走弗蘭奇傑納到羅梅亞古道而到達羅馬,在教宗朱利奧二世面前宣誓效忠。今天,八十位瑞士衛隊老兵,在他們的靈修指導基納利神父的率領下重走這條古道,以二十七天的時間走七百二十三公里的路程,預計於五月四日抵達。瑞士衛隊老兵們在這次紀念性的朝聖活動中將參觀聖堂、修院、和歷史重地,並與所經過的地方的當局和各組織的成員會晤。(文:梵蒂岡電台 圖:天美社)


普世一分鐘


美天主教主教團 加入全國合一組織


經過五年的籌備,「美國基督徒教會在一起」(Christian Churches Together in the USA簡稱CCT)三月廿八日正式成立,其成員包括當地東正教會、天主教會(美國天主教主教團)、福音派教會、五旬宗教會和以族裔人士為牧養對象的教會。這是美國天主教會,首次加入這類全國性的基督徒合一團體。
「美國基督徒教會在一起」的成員包括三十四個教會宗派和教會團體,其中工作重點為滅貧。這個新團體去年中一度押後成立,因為有成員質疑在現存的合一組織「美國全國基督教協進會」以外,需否另設一類似組織。天主教會不是「美國全國基督教協進會」成員。(合一新聞訊)

 

芬蘭信義會人數減 青年稱教會不相干


一項調查顯示,屬信義宗的芬蘭教會信徒近年大幅離開教會,其中大部份是青年人,他們指教會跟他們不相干。
芬蘭信義宗教會新近調查發現,去年共有三萬三千多人選擇離開教會,其中七成人屬二十至三十九歲。這批年輕信徒多表示,教會跟他們的無相干;年長而選擇離開教會的,則表示他們對教會體制失望。
調查員稱,應該讓教會信徒表達出他們的負面經驗,說出他們的失望,好讓他們有個回覆。
直至去年,芬蘭五百二十萬人口中,八成三人(四百三十六萬)屬芬蘭教會(信義宗)信徒。當地二○○a三年實施新的宗教自由法案,讓這幾年間離開教會的人大幅增加,每年約有千分之六至八的信義宗信徒,表示要離開放棄教會。 (合一新聞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