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毋貶抑、莫過譽、還需向前看 ——論陳方安生告別演辭

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告別演辭,譽者多,毀者少。平心而論,演辭是合格的,但稱陳太是「香港良心」,是過譽了,或者是「物以罕為貴」吧!

演辭有不少地方值得稱許,例如她主張直言進諫,不要承顏候色,雖然不是甚麼了不起的操守,只可說是盡了本分,然一眾高官能達此要求者,試問又有幾人?又例如她主張政制發展應盡快討論,不宜拖延,也是北京領導人與特首最希望避開的問題。總論整篇演辭,不亢不卑,沒有避開敏感問題,阿諛奉承,也沒有刻意攻擊異己,有理智、有感情。

作為香港市民,站在監察政府的立場出發,我們不能人云亦云,漠視其中的缺點,例如她所稱許的司法獨立、法治精神,早在胡仙案、人大釋法後便大打折扣;至於公務員的政治中立、忠言直諫,我們只須略窺保安局局長的言行,即可知其真偽。再者,陳太將那些公務員的優點歸功於整個公務員制度也是不當的,事實上,公務員操守的最佳保證是問責制度,問責制度的優劣,則視乎制衡行政機關的立法機關及行政長官的認受性(今天的立法會大部分議員及行政長官都不是由普選產生),換句話說,即是民主政制的發展。所以,這個理想仍然遙不可望,也決不是陳太一句「直言進諫」可以取代的。

陳太被譽為「香港良心」,但觀在其任內,我們又何曾聽過其有進諫之辭(據稱她曾力主辭退路祥安,只是傳說而已),又幾曾聽過其大膽向北京說「不」。我們不知道她的接班人曾蔭權司長及一眾高官,對陳太的演辭有何感受,是否覺得是檢討的時候了。香港人的要求實在不高,但求我們的公僕真能嚴守政治中立,對市民不惡形惡相,對上不諂媚奉迎,處處以市民福祉為依歸,於願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