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道德與效益——論賭波合法化

賭波合法化的討論是最近的熱門話題,然而贊成與反對兩方大多是自說自話,絕少有真正的討論。

粗略地說,贊成一方大多傾於效益主義,反對一方則傾於道德主義。

贊成一方的論據包括非法賭波難以制止、賭波合法化可增加政府稅收、打擊黑社會、便於管制、收益可撥歸支持體育發展等。這些好處本身是否成立,需要詳細的研究,不在此討論。而由這些好處推論出賭波應該合法化,卻常招致一個批評:「依此邏輯,任何罪行都應該合法化,例如犯毒從來未能制止,將其合法化又能增加政府收入。」由此可見雖然這些好處未必不成立,卻顯然不是贊成賭波合法化的充份條件。贊成者還需處理道德上的質疑。

反對一方的論據主要有三項:第一,賭波合法化會助長賭風;第二,賭波會影響生計,甚至傾家蕩產;第三,賭波是不道德的行為,而且合法化會影響對青少年的教育。

就第一點而言,可如此反駁:「如果凡助長賭風的都不應合法化,則播影球賽也應視為非法,因為今日賭風之盛,只怕電視上大量的球賽直播是『功不可沒』的。」論者或會不服,因為播影球賽本身明顯無可非議,然若是如此,則討論的重 點便落在行為本身,而不是其後果了。

第二點的問題在於,「影響生計,甚至傾家蕩產」必定是賭博不知節制使然,所謂「小賭怡情,大賭傾家」。任何行為不知節制也會有不良後果,例如我們同樣可以說「運動強身,過量傷身」,難道連運動也要禁止嗎?

第三點的問題是混淆了合理與合法,我們可以設想一個古老的社會,其中不孝是犯法的,後來有人提出「不孝合法化」,於是便招來質疑:「不孝便是違反道德,將之合法化豈不是助長不孝,以後還怎樣管教子女!」其實法律是外在的制約,道德的本質卻是自律,除非嚴重影響他人,否則個人的道德問題不一定受法律管制。而子女的德育問題,更不必訴諸法律。

上面的討論並沒有提示賭波合法化應否實行,只是說明了偏重一面的論據免不了受駁斥,真正的討論必須既考慮賭波行為本身的性質,又考慮其結果。因為一個行為無論多合理,如果其惡果異常嚴重,也應反對;反之如果一個行為極為兇惡,即使惡果不顯,也應禁止。但對於一些並不如此極端的行為,便需要仔細衡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