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頁 


宗座外方傳教會(P.I.M.E.)與香港天主教會  田英傑神父
宗座外方傳教會傳福音的方法  田英傑神父
香港:舊日足跡
香港:本會現況

音樂劇《我想飛》 跨越困難 拉近人際關係

墨西哥外方傳教會 來港服務廿五周年


宗座外方傳教會(P.I.M.E.)與香港天主教會田英傑神父logo@PIME.jpg (27555 bytes)

多年來一直致力建設香港天主教會的宗座外方傳教會,今年慶祝創會一百五十周年。該會在香港的歷史,與本地教會的成長息息相關,本報今期特設專輯,介紹該會與香港天主教會的密切關係、該會在香港的今昔,和他們在香港、以至大陸的傳教經驗。

宗座外方傳教會(P.I.M.E.下簡稱「傳教會」)在一八五零年於意大利米蘭成立,當時名為「郎巴地外方傳教修院」,現在又有人稱它為「米蘭會」。傳教會成立不久,首批傳教士便於一八五八年來港,包括當時還是神父的高主教 (T.Raimondi)。當時英國剛在香港開展殖民管治,宗座外方傳教會會士跟方濟會士和中國聖職人員合作,最初是服務海外天主教團體,如商船上的船員、葡萄牙團體和英軍等,後來開始到香港島和中國大陸的鄉村傳福音。

與教區息息相關

十年後教廷把香港的教會事務工作交與高主教和宗座外方傳教會負責。從那時開始,香港天主教會一百多年來便由傳教會五名主教領導,直至香港教區交予首名國籍主教徐誠斌;期間宗座外方傳教會的歷史便緊扣著香港天主教會的歷史。傳教會不斷在香港投入人力和財力,這從領洗的人數便可見一斑,香港天主教會亦因此得以持續並穩定地成長。

一八八八年傳教會建立了目前的主教座堂,開辦本地修院,並於一九三一年開辦華南總修院。為配合人口增長,傳教會不斷興建新聖堂,如一八七二年開聖若瑟堂;一八七九年在西環開聖心堂(它於一八九二年由聖安東尼堂替代);在一九零五年開玫瑰堂;在一九二五年開聖瑪加利大堂;在一九三二年開聖德肋撒堂;在一九三七年開聖方濟各堂,此堂於一九五六年重建。到了五十至六十年代,天主教徒人數激增,教會在市區建設了更多的聖堂和小堂?這還未計算內陸地區建設的聖堂。Cathedral.jpg (28354 bytes)

 

隨著本地社會和政治處境的轉變,香港天主教會提供多元而不斷擴充的服務。天主教團體成為了教育界的領導力量,替有特殊需要的青年提供創新的培訓計劃,並於流行病猖厥期間(一八九四至一九一二年間爆發瘟疫)提供援助。天主教團體的醫院曾經替本地醫療服務作出過重要的貢獻,一九三八至四五年為戰爭受害者提供了主要的協助,五十至六十年代難民進入香港時積極地臨在於難民當中。

宗座外方傳教會會士偕同本地國籍神父,除了在當時的英國殖民地工作以外,亦前往中國大陸福傳,及至整個寶安、惠陽和海豐。在這些地區,教會的發展程度有限,卻奠下了鞏固的基石,例如建設了很多教堂、小堂、學校和孤兒院等。

在這些地區傳教工作要面對很多困難,如政局不穩,戰爭、內亂、黑社會、土匪,甚至是基督徒遇上殘酷的迫害,幾百人殉道,特別在一九二七年至三一年間海豐的蘇維埃革命時期。

宗座外方傳教會不斷在香港投入人力和財力,香港天主教會亦因此得以穩定地成長。圖示傳教會於一八八八年建立了目前座落堅道的主教座堂。

共同成果

香港天主教會顯著的進展,不單是由於教會領袖、或宗座外方傳教會的傳教士,它是由眾多人、最重要是本地的聖職人員,他們特別向華人提供服務、直接傳揚福音。這成果當與其他男女修會同享,這包括聖保祿女修會、嘉諾撒女修會及基督學校修士會,他們自香港開埠初期便提供教育和社會服務。

後來,在師多敏主教(D.Pozzoni)和恩理覺主教(E.Valtorta)期間,眾多修會相繼前來,其中恩主教誠邀耶穌會負責南華總修院,另外還有加爾默羅女修會(一九三三年抵港)、思高聖經學會(一九四八年)、熙篤會神樂院(一九五零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和共產政權接掌中國大陸後,眾多修會亦相繼來港。

自一九六九年,香港教區便交由本地神職人員負責,雖然宗座外方傳教會再不負責管理教區,但它繼續與香港教會保持緊密聯繫。傳教會對香港人的基本情懷沒有改變,仍分擔著香港教區和居民的憂慼困難。誠然,宗座外方傳教會亦有其不足,這是出於人性軟弱和會士的年齡日長,幸好仍有新血和人手加入,維持著該會的精神和傳統。

田英傑神父曾在香港傳教多年,現已調往其他地區工作。


宗座外方傳教會傳福音的方法  田英傑神父walla.jpg (48197 bytes)                         恩理覺主教(前排左一)早年乘船前往海豐。

    宗座外方傳教會會士自一八五八年便一直在香港服務。作為傳教士,其主要關注是傳福音、導引非基督徒皈依。當首批傳教士來到這片英國殖民地時,卻需適應殖民地的格局,向城市的天主教徒提供牧民服務;然而,他們的理想是接觸市區和鄉村未信主的華人。

城市傳教

    隨著市區人口增長,社會的需要急劇增加。宗座外方傳教會會士與國籍教區神父、沙爾德聖保祿女修會和嘉諾撒女修會一同提供社區服務,最初的服務包括照顧棄嬰、培訓青年、護理老弱病者。高主教 (T.Raimondi)歷來都很關注教育事宜,並堅持公教教育原則,開創專業培訓,並為青少年罪犯開辦專業培訓和再教育計劃。伊特爾博士談及高主教對教育的貢獻便說:「由一八六零年起,羅馬天主教會一股更新教育的活力開始促進、或某程度上超越基督新教領袖出色的教育熱忱:在一眾天主教教育工作者中,初抵步的高神父(後來成了主教)無論在性格和才智方面,均取得了萊格博士一樣出色的成就。然而,高主教卻成了殖民地當局教育世俗化的最強烈反對者,教育世俗化是由萊格博士所倡議,多年來也得到基督新教傳教士的追隨。」
    應居民的需要和環境的變遷,教會以不同形式表達關心社會。就像在戰事期間,需要醫院、診所、孤兒院和護老院,並要照顧戰亂受害者。五十年代,大批難民湧到香港,他們需要援助及生活必需品,教會就為他們提供各種服務,由教育到派發食物、衣服。其後,為了更完善地統籌各種服務,就提供人力和心思,成立目前龐大的明愛機構。近年,傳教會特別關注弱勢社群,例如傷健人士、工人、臨屋居民、青年罪犯、長者和船民。

altar.jpg (22181 bytes)

 

傳教士早年在內地工作時,不斷走訪村民,
然後就建設鄉郊小堂和聖堂,讓信徒和慕道者相聚祈禱。
圖示傳教士早年在內地的教會活動。

鄉郊福傳

    鄉郊傳教工作方面,當本地神職人員與傳教士早年可以抵達中國大陸的鄉村福傳時,便得採用其他方法:首先是不斷走訪村民,經常外出。經過四年走訪鄉村的生活,沃朗泰里神父(S. Volonteri)就在國籍的梁神父協助下,一八六六年繪製了雙語版本的「廣東省新安區地圖」;這地圖不僅對神父和遊客相當有用,對政府當局和商人亦然。然後,就是建設鄉郊小堂和聖堂,讓信徒和慕道者相聚祈禱。

    當時的慕道期頗長,達三年多之久。神父關注人民需要,不久就在鄉村開辦小規模的學校,教導兒童和青年。學校裡,愈來愈多青年希望加入教會,沃朗泰里神父說:「我們為這些青年舉行入門禮儀,同時會鼓勵和考核他們。禁食的節期前,我們通知所有已慕道一段時期的青年,請他們把選取的聖人名字告訴神父。在緊接著的節期,晚禱後或節期早上的彌撒後,慕道者就到祭台前跪下;神父會在聖堂所有信徒和非信徒面前,詢問慕道者幾條問題:他們想得到甚麼、有甚麼目標、知否要面對甚麼困難、有甚麼信仰責任和有關一些信仰要理等。接著,神父鼓勵他們多祈禱、多守齋,研讀天主教要理及呼求所選聖人主保幫助自己好好準備領洗。神父考核慕道者和講道完畢,慕道者便離開。在接下來的大瞻禮,那些有誠意並準備好的慕道者便領洗。」

    教會人士感到要在大陸的城市內開設中學,但他們常抱怨經費不足。他們亦關注其他問題,例如後來升任香港主教的和神父(L.Piazzoli),就在一八七零年代帶領新界深涌灣村民建設堤壩,以開擴更多耕地。在海豐的牛皮地,傳教士建立了聖若瑟村,保護公教家庭;一九二八年,在惠州市發起開辦聖若瑟醫院,更設立不同類形的合作社,給上岸的漁民興建村落。

    不幸地,共產黨執政後,這些在大陸的宗教和社區服務都不能長久地延續下去。但本地神職人員和傳教士在許可的限度下,繼續與當地保持聯絡。隨著中國大陸逐漸開放,普世教會與內地信徒團體加強接觸,重建手足情誼亦成為一個深受歡迎的挑戰。

village.jpg (30104 bytes)

 

 

 

 

 

宗座外方傳教會傳教士在新界不同地方建設教堂和學校,不少參加教會學校的兒童後來也皈依了天主。

 


PIMEmission.jpg (44042 bytes)

 










                                                        海豐的聖若瑟村,是傳教士早年服務的地方。  


宗座外方傳教會是一個傳教士團體,會中的神父、修士和平信徒甘願奉獻一生,向世界各地的非基督徒傳揚耶穌基督的喜訊。

宗座外方傳教會的重要歷史:

1850年,拉馬索諦主教(A.Ramazzotti)及北意大利郎巴地省所有的主教在教宗庇護九世的鼓勵下,於米蘭建立了「郎巴地外方傳教修院」。那修院是方便當地教區神父或教友接受訓練,向外教人傳福音。

1874年,阿凡詩尼蒙席(P.Avanzini)在教宗庇護九世的要求下,於羅馬建立了「羅馬宗座外方傳教修院」。

1926年,教宗庇護十一世把上述兩個抱有同一宗旨的團體聯合起來,成為「宗座外方傳教 會」,意語:Pontificio Istituto Missioni Estere, 「 P.I.M.E.」Pontifical Foreign Missions Institute


香港:舊日足跡

pimeeat.jpg (40642 bytes)

宗座外方傳教會會士抵達香港後,致力熟習本地文化和習俗。圖示傳教士早年在香港過著中國式的起居生活。

 

 

deer.jpg (28105 bytes)

 

 

 

 

傳教會百里達神父(持鎗站立者)與其他香港教會人士一起。

map.jpg (57441 bytes)

 

 

 

 

 

 

香港天主教會舊日的範圍

國籍神父和本會傳教士曾經在海豐、惠陽和寶安等地區一起工作。直至五十年代初,共產黨驅逐了所有外方傳教士出境。raimondi.jpg (20817 bytes)

 

 

 

 

高主教

該會首批傳教士於1858年重來港,高主教就是其中一員,他不久成為了本地教會首位主教,往後香港四位主教亦是該會成員。直至1969年,香港教區交由本地聖職人員負責。

mak.jpg (15522 bytes)

 

麥兆良神父藏品

該會傳教士麥兆良神父(1891─1953)的一件藏品。麥神父在香港服務時,在海豐(當時屬香港天主教會的地區)一帶從事傳教、語言學和考古的工作。現時,「麥兆良神父藏品」收藏於香港歷史博物館。 香港歷史博物館藏品,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准予複製。

hsu.jpg (30262 bytes)

 

 

 

 

 

白英奇和徐誠斌主教

徐誠斌主教(右)晉牧前與白英奇主教合照。徐主教是本地首位國籍主教,白主教則是本港最後一位宗座外方傳教會的主教。

bianchi.jpg (23275 bytes)

 

 

 

 

白英奇主教及胡振中樞機

胡振中主教(右.當年還未擢升樞機)晉牧後一年,即1976年前往羅馬開會期間,探訪過前任香港教區主教白英奇。白主教退休後在意大利北部生活。

 

1858年,宗座外方傳教會開始在香港福傳。首三位抵港的會士在大洋洲嘗過痛苦的經驗,該處是該會首個福傳地方,他們在那裡服務上幾年,隨著大洋洲的工作被迫停止,他們便前來香港。

1867年,聖座把香港的福傳任務委託給傳教會,首位宗座監牧就是高主教(T.Raimondi)。最初,傳教士主要為駐港的天主教軍人和葡萄牙團體服務,但很快便把服務延伸至非基督徒。

後來,該會擴大福傳範圍至中國大陸,包括寶安、惠陽和海豐。往後一百年,香港的福傳事業先後由該會五位意大利籍的主教領導。到1969年,本港最後一位屬於宗座外方傳教會的主教白英奇(L.Bianchi)退位,接任的是首位國籍主教徐誠斌。多年來,約160位傳教會的會士一直與本地神職人員和多個男、女修會合作,致力服務香港。


香港:本會現況

自從白英奇主教(L. Bianchi)在1969年把香港教區交由徐誠斌主教接管後,本地神職人員的角色愈見重要;而宗座外方傳教會則繼續為本地教會服務。現時,有35位本會會士在港服務,當中多數在堂區和學校從事福傳和牧民工作;另有些會士從事其他工作,例如明愛、人類發展、服務殘疾人士和研究等。

本地教會還未完成建立時,該會把所有聖召轉往教區修院;現時本地教會已成熟起來,該會便開始接納本地聖召。以前該會所有在港的會士都是意大利人;但現時可能當中有些是其他國籍的會士。該會希望華裔青年能加入,到海外福傳。

group.jpg (39895 bytes)soccer.jpg (61673 bytes)

 

 

傳教

本會成員在二千禧年三月往西貢聖心堂朝聖。1870年代,國籍神父和該會傳教士最先在西貢、荃灣和大埔區傳福音。

 


教育 該會傳教士與學校老師進行足球友誼賽前一同拍照。

boat.jpg (22429 bytes)

 

 

1986年米蘭總主教馬蒂尼樞機訪港

甘浩望神父(划艇者)帶領樞機及其秘書參觀油麻地避風塘。1850年,米蘭主教和郎巴地的主教簽訂協議,同意成立宗座外方傳教會。

tam.jpg (42859 bytes)

 

 

 

正義和平

全球各地教會都關心人權事宜,圖示香港的越南問題高峰時期,本地聖職人員和外方傳教士請願,關注到越南難民的待遇問題。

cardinal.jpg (30551 bytes)

 

 

牧民工作

1994年柴灣角聖母領報堂祝聖新堂後,香港教區主教胡振中樞機(左二),與副主教陳志明神父(右一)、傳教會的堂區主任司鐸王保誠(左一)、堂區議會主席張智新先生(右二)合照。

 


宗座外方傳教會會士 到香港年期和現今住處

01. 文明德神父, Fr. Giorgio Caruso            1932         清水灣道宗座外方傳教會會所 (退休)

02. 江志堅神父, Fr. Quirino De Ascanis     1933 九龍牛池灣聖若瑟安老院 (退休)

03. 范慕琦神父, Fr. Giuseppe Famiglietti   1947     意大利 (退休)

04. 明鑑理神父, Fr. Lido Mencarini          1947         香港堅道天主教教區中心

05. 班嘉理神父, Fr. Michele Pagani          1947         香港堅道天主教教區中心

06. 馬迪理神父, Fr. Pietro Martinelli       1947 九龍玫瑰堂

07. 夏敏達神父, Fr. Antonio Garaventa       1954 新界沙田聖歐爾發堂

08. 科明智神父, Fr. Antonio Formenti        1954 九龍聖德肋撒堂

09. 力理得神父, Fr. Francesco Lerda         1955 香港明愛

10. 格普黎神父, Fr. Vincenzo Carbone        1955 九龍聖德肋撒堂

11. 幹微忱神父, Fr. Filippo Comissari       1956 清水灣道宗座外方傳教會會所

12. 恩保德神父, Fr. Giovanni Giampietro    1958    觀塘耶穌復活堂

13. 杜逸文神父, Fr. Dino Doimo                   1959     清水灣道宗座外方傳教會會所

14. 萬籟寂神父, Fr. Mario Marazzi                1960       新界馬鞍山聖方濟堂

15. 嘉畢主神父, Fr. Pietro Galbiati             1961       香港堅道主教座堂

16. 戈隆步神父, Fr. Luigi Colombo                1961       意大利 (退休)

17. 霍理思神父, Fr. Tommaso Ferrarese          1962       九龍秀茂坪潔心堂

18. 田 義神父, Fr. Carlo Tei                    1962         新界西貢聖心堂

19. 林柏棟神父, Fr. Adelio Lambertoni           1965    新界葵涌石蔭聖若望宗徒堂

20. 方叔華神父, Fr. Giosue Bonzi                   1967       何文田扶康會邂逅軒

21. 龔偉南神父, Fr. Vittorio Grioni              1968       九龍聯合道華德學校

22. 趙存忠神父, Fr. Melchiorre Arnoldi         1970       新界荃灣柴灣角聖母領報堂

23. 馬若翰修士, Br. Giovanni Marasi              1970       香港堅道天主教教區中心

24. 王保誠神父, Fr. Francesco Conte              1971       新界馬鞍山聖方濟堂

25. 莫保祿神父, Fr. Paolo Morlacchi              1971       九龍玫瑰堂

26. 宋啟文神父, Fr. Francesco Cumbo              1972       新界屯門蝴蝶灣聖瑪竇堂

27. 周偉文神父, Fr. Renzo Milanese               1972       新界大埔聖母無玷之心堂

28. 鄭士敏神父, Fr. Gaetano Matera               1973       台灣高雄教區

29. 甘浩望神父, Fr. Franco Mella      1974         西安

30. 成啟明神父, Fr. Pietro Zamuner               1975       新界粉嶺聖若瑟堂

31. 施永泰神父, Fr. Giorgio Pasini               1979       新界元朗聖伯多祿聖保祿堂

32. 施安東神父, Fr. Antonio Sergianni          1984       台灣高雄教區

33. 羅保祿神父, Fr. Paolo Spanghero             1987       台灣高雄教區

34. 歐陽輝神父, Fr. Luigi Bonalumi               1989       新界青衣聖多默宗徒堂

35. 許國賢神父, Fr. Fernando Cagnin             1990       廣州

36. 柯毅霖神父, Fr. Gianni Criveller            1991       新界青衣聖多默宗徒堂

37. 康卓文神父, Fr. Stefano Andreotti          1995       新界元朗聖伯多祿聖保祿堂

38. 唐祖林神父, Fr. Hisayoshi Moriguchi       1998       新界大埔聖母無玷之心堂

39. 龍家禧神父, Fr. Michele Camastra            2000         清水灣道宗座外方傳教會會所

40. 戴民禧神父, Fr. Pietro Paolo Dossi         2000       清水灣道宗座外方傳教會會所


音樂劇《我想飛》跨越困難 拉近人際關係 區美怡 fly1.jpg (39412 bytes)

中國新文化運動時期,魯迅說過「鐵屋」的故事,幾十年後,一班擁有共同信仰的人便因著這故事,嘗試用音樂劇《我想飛》去喚醒別人,毀壞這間「鐵屋」。

「活在香港這框框,好像是一間鐵屋,空間很狹窄,或者是因商業社會的進步,令人際關係疏離,甚至人與天主的關係亦如是。」《我想飛》監製李淑儀說。

「我想飛」是一齣由三個業餘天主教團體合作的原創福傳音樂劇。但最初它只是三個人的夢想,其中的一人是音樂總監陳玉珍(Frances)。

「天主教當代音樂推廣組(音樂劇合作團體之一)出過兩張唱片,九八年我們在想是否再出唱片,有否其他福傳的方法。製作音樂劇是我們新的突破。」陳玉珍說。他們便聯絡其他團體,嘗試喚起「鐵屋」內的人。

但對於這班「由零開始」的人來說,缺乏資金是他們首個難題。「九八、九九年間,香港經濟蕭條,要找贊助實在困難,曾經想過放棄。」監製梁信基說。幸好,仍有不少熱心信徒願意贊助他們,亦有愈來愈多人願意加入台前幕後的工作,後來更有近八十人參與這劇。

另一個難題是三個藝術團體,各有不同的藝術風格。「當音樂、戲劇和舞蹈的團體合作時,不免會堅持己見,出現爭拗。其實我可以一走了之,大家都可以走,幸好有信仰的維繫,令我們知道要捨棄自己、成全大家。」陳玉珍說。

那邊廂,李淑儀說:「福音說要共融,說是容易,實踐卻困難,但因著我們共同的信仰,由零開始,面對任何困難仍能堅持到現在,這亦是我們福傳的一部份。」

fly2.jpg (37028 bytes)「一次很偶然的機會看到一隻有翼的小鴨,牠可以自由地飛,於是就想到以《我想飛》來作劇名。」陳玉珍說。

「我們都覺得劇名很貼切。要衝破鐵皮屋、要打破困住我們的東西而得到自由,飛就是最自由的,我們肉身飛不起,心靈卻很需要自由。」李淑儀說。

梁信基說:「我想對年青的觀眾說,世界是有希望的,但希望不是別人給予的,要靠我們和天主合作、創造希望。我們參與這劇就是很實在的例子,縱使在沒有希望的時候,只要我們踏前一步,敢於嘗試,堅持信念,另一希望便會重現。」

《我想飛》十月中在葵青劇院公演,也成為了傳教節的活動之一。「有人說我們很傻,要出錢出力。但我覺得我們很勇敢,這麼多的青年人願意花兩年時間,每晚帶著疲憊的身體來。我想,若只有最初的三人是絕對不成事的,但現在卻有八十人願意奉獻……我們相信天主最後仍會照顧我們。」陳玉珍說。

《我想飛》音樂劇於10月20︱22日於葵青劇院公映,查詢請電 27349009


墨西哥外方傳教會 來港服務廿五周年mexico.jpg (29478 bytes)

一九七五年十月一日,墨西哥外方傳教會的首批傳教士到達香港,開始在香港展開四分一個世紀的傳道工作。

傳教會來港服務,可追溯至六十年代,當時曾經在中國東北滿州工作的傳教會首任會長魏斯加麟主教(Alonso M. Escalante, M.M.),建議傳教會到中國北區宣揚福音;但魏斯加麟主教一九六七年卻不幸在港逝世。一九七三年傳教會獲香港教區徐誠斌主教的同意,雙方達成協議;胡振中主教在七五年被任命為香港主教後不久,即確認這項協議。

香港發展

首批傳教士七五年來港後,先花兩年時間學習本地語言,第二年則住在三個不同的堂區,完成語言學習;以後新來的傳教士都採用這種學習地方語言的程序。第一位墨西哥修士於一九八二年來港,在香港的聖神修院攻讀神學。這為傳教會派遣修士來港攻讀神學,開了先例。

首批墨西哥傳教士廿五年前抵港後,傳教會已先後派遣了廿位神父來香港教區工作,其中六位來港時是修士身分。他們主要是協助堂區牧民工作,也有從事教育界的牧民工作,有的擔任校董或校監,也有從事其他牧民工作:例如探訪病人或囚犯,幫助智障人士,及擔任輔導學生的工作。目前香港的墨西哥外方傳教會共有八位神父,兩位修士。

墨西哥傳教士在香港的會院,設於粉嶺的坪洋新村。那裡有傳教會香港區會長,及正在學習廣東話階段的神父和修士。墨西哥傳教士在香港,得到本地教區的神長、信眾、其他傳道機構及修會團體的支持,才能有現在的成績。

始創修會

墨西哥主教團於一九四九年十月七日創立墨西哥外方傳教修院。一九五三年教宗庇護十二世批准了修會的會章,修院正式成為卦德露庇(或譯瓜達魯佩)聖母外方傳教會(The Institute of Our Lady of Guadalupe for Foreign Missions)。教宗庇護十二世同時指派魏斯加麟主教為傳教會首任會長。

雖然墨西哥本國需要教士,但墨西哥主教團在本國人手不足的情況下,仍創立外方傳教會,派遣教士出國傳道。

成立五十年的墨西哥外方傳教會,從墨西哥的每個角落,吸引了數以百計有志於傳教工作的人士參加。他們當中有很多現在或曾經在非洲、亞洲及拉丁美洲服務。他們要繼承五百多年前,將基督信仰帶入墨西哥的傳教士的工作,並代表墨西哥天主教團體,把傳道精神普及世界。

墨西哥外方傳教會將於本年十月廿二日傳教主日下午三時半在總堂舉行廿五周年慶典感恩祭,由胡樞機主禮。


更正

十月一日第十八版「新宇宙學的啟示(二)」一文第六和第七段,數據上有以下更正:
第六段:「十至三十五秒」應為「10-35秒」,「十至四十三秒」
應為「10-45秒」;
第七段:「1032度」應為「10 32度」,「1096度」
應為「10 96度」。特此更正及致歉。

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