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曆2010年12月26日 | 聖家節 |  
 
 
 
磨難 韓大輝
 
 

天恩:

主內平安!

當我默想聖家節的福音,便停在一句扣人心弦的話上:「黑落德即將尋找這嬰孩,要把他殺掉。」應受到呵護和照顧的嬰孩耶穌,卻因人的自私和懦弱,而被追殺。這使我想到:當日耶穌受迫害,今日教會受磨難。(宗九)

回顧最近教會在中國所受的對待,心裡很不好受。

十二月初,我在國內參加一個紀念利瑪竇的研討會,很多學者來主講,其中我遇到一位國內資深的學者,曾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專門研究天主教,數年前退休,但現在仍非常活躍,經常出國訪問或研討,是次他在會上談「任命主教」的事。

在今年十一月二十日自選自聖主教的事上,他覺得四年來所走過的路白走了。自二○○六年以來,中梵雙方本已達成共識,尤其是今年晉牧的首十位主教,都是中梵所同意的。今次自選自聖之舉,這學者不明白是誰出的主意,因為此事並不符合中國的基本利益,這祝聖禮已經造成教會團體的混亂,不利社會的和諧。

此外,還有另一位在同樣社科院的學者,會上也談今日中國教會,當中提到教會是具有信仰的靈性團體,須享有與普世教會同質的天主教特性,那就是與普世教會的共融。

天恩,其實這祝聖禮是另一項活動的前奏。在十二月七至九日,第八屆天主教教會代表大會正在北京舉行,代表共三百一十四人。據與會人士稱,不情願參會的代表,大有人在,近百的官員出現在會場之內。有些官員在大會前已開始守在一些主教和神父的旁邊,甚至同住一間酒店房間,這些措施有違構建和諧社會的宗旨。看來為這個會議耗資大量人力、物力、財力,但有何效益?唯一做到的是大會堅持「一團一會」(主教團和愛國會)必須依從「獨立自辦、自選自聖」的路線。

然而,連教外人士都能客觀地說出天主教特質何在,怎可能大會的代表們仍堅持這與天主教特質相違的路線?再者,任命和授予主教聖職是教會的事,這與國家主權無關。誰知道,當中有多少壓迫和虛偽?

學者已提出這條路線不符合中國的基本利益,那麼得益者是誰?恐怕是一些機會主義者吧!

大會後,有與會的神長回到教區,向神父、修女、教友公開表白他心中的極大痛苦,他問道:難道愛國就是要加入愛國會嗎?不入會的十二憶老百姓就不愛國嗎?悲痛之餘,他仍呼籲大家堅守自己的信德,在場的聽眾也流淚了。後來,他的一番言論又在兩日後的主日彌撒中,被一些神父引用,甚至即場便有教友禁不住拍手支持。

有一位與會的神父,在大會期間已是痛苦極了,回到教區後受到自己司鐸兄弟和教友的冷嘲熱諷,感到沮喪,可是,他回心一想,週圍的人何嘗不是感到悲憤而要找渠道抒發,如果他回來後,大家都熱烈地恭賀他的話,那麼良心、信仰何在?

天恩,聖家節再一次提醒我們:天主聖子因著愛來到世上,成為嬰孩耶穌,但人卻因著自私和懦弱,想盡方法去扼殺一切愛的可能性。

愛是人要走的路,但當路途迂迴,前景不明,困難重重的時候,我們便須舉心向上,就如答唱詠所言:「不拘你是誰,只要你敬畏上主,在祂的道路上行走,就算有福!」(詠一二八1)

聖家之長若瑟全心信從天主,盡己所能,保護嬰孩耶穌和聖母媽媽。日後,耶穌成長了,祂親身踏上愛的道路,沒有半點躊躇,反而以「善牧」心態,立下偉大的榜樣。

在選任主教一事上,我聽過類似的口號:政治上要可靠,宗教上要有造詣,關鍵時刻要起作用。於這言論,各有各說。然而,為一個真正的牧人,第一位要聽從的就是主耶穌,祂說過也親自體現:「善牧為羊捨生!」

天恩,我們要特別為在國內的教會祈禱,尤其是我們的神長,他們所受的考驗很大,但願在關鍵時刻,他們聆聽主的召叫,只有通過聽從這個召叫,人才能真切地體現愛:愛人愛主!

送上祈禱和祝福,主內摯愛⋯⋯


 
 
 
  誰不需要家 楊鳴章
 
 

每一個人都需要愛。我們都渴望有人肯為我們獻出自己,且能接納、欣賞自己、能與我們分享喜悅、承擔困苦與責任,這大概最能在「家」中尋獲。吊詭的是,卻偏偏有那麼多人一方面不能否認這基本的需要,但同時又千方百計想破壞「家」。

社會、經濟問題固然會導致許多婚姻與家庭問題的產生:遲婚、遲育、雙職工雙親等,而這些問題又再衍生青少年的學業與品德問題;另一方面,傳媒所鼓吹的所謂「自由」放任的次文化何嘗不是在製造著許多濫藥、濫交的禍患,正面衝擊著「家」的價值觀?許多孩子自小就失控。是孩子們失控還是他們的雙親失控?又或許是社會的新文化和價值觀首先失控?

德訓篇雖然並不在猶太的經典中,但因為它所提及的道理和價值指引,連耶穌都遵從和引用,所以教會把它列在第二部份的聖經——次經中。今天我們誦讀著它的訓勉,聽來是否有些老套?然而,難道一個健康、平安、喜樂的家可以把這些話拋諸腦後嗎?我們應怎樣做好父母的角色?應怎樣教導孩子處世待人,並使他們將來也能成為好父母?

世間大概從沒有這方面現成的、「即沖、即食」式的解決方案。保祿致哥羅森人書中所說的話或許可作一點借鏡:人的喜樂與希望最終指向的原來都是天主,並反映在我們如何與人共處方面。大公會議「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的牧職」的憲章(第二部份第一章)也曾闡釋婚姻、家庭、文化、社會、政治生活以及各民族的團結與和平,均應為來自基督的原則與光明所照耀。

猶如古時,天主曾以愛情及忠實的盟約,同自己的子民相處,同樣,身為人類救世主及教會淨配的基督,藉婚姻聖事,援助信友夫妻。因這聖事的德能,他們可以克盡其婚姻及家庭義務,可以沉浸在基督聖神之內,以信、望、愛三德,滲透他們的整個生活,日益走向個人的全德,彼此聖化,而共同光榮天主。故此,因為父母以身作則及家庭內的共同祈禱,子女們以及所有共同生活於家庭的人們,便易於找到人格訓練、得救和成聖的道路。夫妻既有父母的尊嚴,應盡力滿全其教育子女的義務,尤其是屬於父母職權的宗教教育,應當盡力滿全。子女是家庭生活的活的肢體,他們亦以其本有形式,幫助父母成聖。他們應知恩、孝愛和信賴報答父母的恩澤,在逆境、年邁的孤獨中,克盡孝道而服事父母。家庭應將其精神財富,慷慨通傳於其他家庭。

我認為這最後的一句話頗堪細讀、深入研討並加以發展。

基督降生成人的奧跡需要一個家。天主像一個孤獨無靠的人在敲著瑪利亞與若瑟的門,幸好蒙受接納。嬰孩耶穌有了一個家——是瑪利亞與若瑟接納了天主?還是天主首先接納了瑪利亞和若瑟?假若我們的世界沒有了降生的奧跡,天主與我們只是造物主與受造物的關係,彼此之間存在的只有對或錯,是何等冰冷?鴻溝是何等巨大?世界就像地底下一個巨大、漆黑的溶洞,卑微的微生物就在其間蜉蝣般漫無目的地匍匐移動。但祂來了,祂如何從一個家中成長,使我們在黑暗中看到了光和方向。聖誕節是生命的慶典,天主接受了人的生命。我們該怎樣生活下去?我們的下一代將會怎樣演變下去?我們能視若無覩、袖手不理嗎?誰不需要家?

 
     
 
 
  父母恩情真偉大 袁偉明
 
 

上主的天使顯於若瑟說:「起來,帶著嬰孩和祂的母親,逃往埃及去,住在那裏,直到我再通知你,因為黑落德即將上主的天使顯於若瑟說:「起來,帶著嬰孩和祂的母親,逃往埃及去,住在那裏,直到我再通知你,因為黑落德即將尋找這嬰孩,要把祂殺掉。」若瑟便起來,星夜帶著嬰孩和祂的母親,退避到埃及去了。留在那裏,直到黑落德死去。若瑟和瑪利亞肩負保護救主性命安全的神聖任命,從耶穌成孕至誕生,他們都戰戰兢兢地守護著聖嬰,大敵當前,合力同心、無私奉獻,逢凶化吉。前路茫茫,互相扶持、共負責任、全心信主,從不驚慌,家宅平安。聖家三口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身無分文,朝不保夕,然而生活卻和諧安詳,幸福飽享。只因他們心誠志堅、篤信務實,捨己為人,祈禱修德,主居心房,親子和睦,各展所長,聖家獲享恩臨福降。

聖家精神啟發世人,美滿家庭不在擁有而在珍惜,錢財重要卻非全能;能購豪宅珍寶,卻難買到幸福平安。同一屋簷下不要因財失義,計較帶來猜忌怨恨,同枱食飯要互相擔待,彼此信任。同床異夢、有口無心親情大敵。解決問題,在於同心合力、溝通支持、不分彼此、包容犧牲,而非追究責任,劃清界線,動輒決裂收場。家人間的關心體諒,重點在於用時間陪伴,認真聆聽,用眼觀察,開解分憂,關注家人感受,回應合理要求,給予機會,寬容過錯。當自我放大時別人就變得渺小,當憂慮過多時信德就萎靡不振。

若瑟帶著孩子和祂的母親,進了以色列地域;夢中得到了啟示後,便退避到加里肋亞境內,去住在一座名叫納匝肋的城中,如此應驗了先知所說的話:「祂將稱為納匝肋人。」若瑟和瑪利亞為小耶穌選擇較好的成長環境,悉心栽培德智體群,啟發為人父母者培育孩子之道。父母當關注孩子身心靈不為世俗歪風毒害,培養他們正確的道德良心;判斷是非,分辨對錯。對孩子因材施教,欣賞肯定,信任同行,培養獨立思考、正向思維、承擔責任、逆境智能、合群愛社。德智體群流於口號,全因缺乏目標、方法、行動。

一般夫婦結合和組織家庭的過程,必然經過邂逅、約會、戀愛、定情、婚盟等過程。耶穌、瑪利亞、若瑟沒有經過一般人組織家庭的過程,他們的家庭與別不同,情真愛堅,德範懿行,堪稱聖家。全因他們的結合是天主的聖意,他們的兒子是神又人,他們把家運委託主手,他們使命一致拯救世人,他們不涉情慾,卻有神交靈合的融匯。世人婚盟也是由天主導引,離婚單親做成遺憾,由於缺少一樣以天主為中心。家庭糾紛擾亂心神,全因只顧自己不理他人,任性妄為不負責任,缺少容忍犧牲精神。物質欲求充斥內心,皆因沒有追求真理及屬靈事物之心。渾渾噩噩又過一生,沒有主見人云亦云,隨波逐流,全因方向無定,又不談使命感。聖家三人生活表率告誡我人;生活為人,心思念慮要存在天主與旁人。用愛相待真誠交心,付出關懷不計金銀。身居塵世思慕永生,聖言教導常繫於心,祈禱靈修向天主靠近。一家大小時刻謹記,天主子女是基本身份,彼此互勉,天國同奔。

這嬰孩,要把祂殺掉。」若瑟便起來,星夜帶著嬰孩和祂的母親,退避到埃及去了。留在那裏,直到黑落德死去。若瑟和瑪利亞肩負保護救主性命安全的神聖任命,從耶穌成孕至誕生,他們都戰戰兢兢地守護著聖嬰,大敵當前,合力同心、無私奉獻,逢凶化吉。前路茫茫,互相扶持、共負責任、全心信主,從不驚慌,家宅平安。聖家三口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身無分文,朝不保夕,然而生活卻和諧安詳,幸福飽享。只因他們心誠志堅、篤信務實,捨己為人,祈禱修德,主居心房,親子和睦,各展所長,聖家獲享恩臨福降。

聖家精神啟發世人,美滿家庭不在擁有而在珍惜,錢財重要卻非全能;能購豪宅珍寶,卻難買到幸福平安。同一屋簷下不要因財失義,計較帶來猜忌怨恨,同枱食飯要互相擔待,彼此信任。同床異夢、有口無心親情大敵。解決問題,在於同心合力、溝通支持、不分彼此、包容犧牲,而非追究責任,劃清界線,動輒決裂收場。家人間的關心體諒,重點在於用時間陪伴,認真聆聽,用眼觀察,開解分憂,關注家人感受,回應合理要求,給予機會,寬容過錯。當自我放大時別人就變得渺小,當憂慮過多時信德就萎靡不振。

若瑟帶著孩子和祂的母親,進了以色列地域;夢中得到了啟示後,便退避到加里肋亞境內,去住在一座名叫納匝肋的城中,如此應驗了先知所說的話:「祂將稱為納匝肋人。」若瑟和瑪利亞為小耶穌選擇較好的成長環境,悉心栽培德智體群,啟發為人父母者培育孩子之道。父母當關注孩子身心靈不為世俗歪風毒害,培養他們正確的道德良心;判斷是非,分辨對錯。對孩子因材施教,欣賞肯定,信任同行,培養獨立思考、正向思維、承擔責任、逆境智能、合群愛社。德智體群流於口號,全因缺乏目標、方法、行動。

一般夫婦結合和組織家庭的過程,必然經過邂逅、約會、戀愛、定情、婚盟等過程。耶穌、瑪利亞、若瑟沒有經過一般人組織家庭的過程,他們的家庭與別不同,情真愛堅,德範懿行,堪稱聖家。全因他們的結合是天主的聖意,他們的兒子是神又人,他們把家運委託主手,他們使命一致拯救世人,他們不涉情慾,卻有神交靈合的融匯。世人婚盟也是由天主導引,離婚單親做成遺憾,由於缺少一樣以天主為中心。家庭糾紛擾亂心神,全因只顧自己不理他人,任性妄為不負責任,缺少容忍犧牲精神。物質欲求充斥內心,皆因沒有追求真理及屬靈事物之心。渾渾噩噩又過一生,沒有主見人云亦云,隨波逐流,全因方向無定,又不談使命感。聖家三人生活表率告誡我人;生活為人,心思念慮要存在天主與旁人。用愛相待真誠交心,付出關懷不計金銀。身居塵世思慕永生,聖言教導常繫於心,祈禱靈修向天主靠近。一家大小時刻謹記,天主子女是基本身份,彼此互勉,天國同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