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漁 韓大輝  
 
   

天恩:

 

主內平安!

革乃撒勒湖(或海)亦稱為加里肋亞湖,或提庇黎雅海。這是由約但河所造成的第二個大湖,全湖長由南至北約二十一公里,由東至西有十一公里,水深達四十五公尺,為一美麗的淡水湖,盛產多種魚類,在此捕魚維生的百姓很多。

耶穌也來此幹活,宣講天國,湖邊成為演講廳,小船是講道台。伯多祿也在那「講台」上,可能在打瞌睡,因為他已整夜勞苦,毫無所獲,身心疲累。耶穌一講完道,便對他說:「划到深處,撒網捕魚罷!」要再次無功而返嗎?伯多祿畢竟還是給了耶穌一個機會。

出乎意料之外,這次撒網,竟然滿載而歸。伯多祿不及思索,本能地驚覺面前的這個人,充滿著說不出的奧秘,便跪伏在地說:「主,請你離開我!因為我是個罪人。」耶穌卻說:「不要怕!從今以後,你要做捕人的漁夫!」路加沒有交待,似乎留了一個空白,讓後人思索伯多祿及其夥伴如何克服他們的驚懼而成為靈性的漁夫。

天恩,奧秘的驚覺常令人矛盾,若即若離。

著名的教父聖額我略納齊安主教(330-390),也有類似的經驗。他是牧者,被稱譽為「神學家」,曾主持君士坦丁堡大公會議(381),著作豐富,影響深遠。他生於書香世代之家,自幼受良好教育,後來在黑海旁的龐堤斯隱修,自得其樂。

他的父親在公元三二五年皈依,其後還被選為納齊安地區的主教,到了年老時,便把額我略召回來。當時教區正值危難之秋:內憂外患、異端興起、團體不和,後繼無人等。人們見到額我略才華出眾,便推薦他晉鐸,讓他有機會成為接班人。父親亦有此意,兒子雖不願,但父命難違,額我略便在三六一年聖誕晉鐸。

不久,他驚覺司鐸的尊位高不可攀,也感到牧養的麻煩多不勝數,自喻為一隻牛受到無數蒼蠅不停地騷擾,又稱父親為暴君。他思念隱修的平安,又想起同道兼摯友聖巴西略,便禁不住離家出走,返回龐堤斯。他終可靜下來祈禱了,聖巴西略便勸他返回司鐸的崗位上,因為這是上主的旨意。

他又毅然返回教區,並寫了有名的《第二禱文》,以表心跡。他之所以逃離乃因為害怕鐸職的崇高,他之所以回來乃因為體會鐸職的必要。

基督是降生的聖言,其使命是使人分享天主的生命,人的聖德在於達至這個分享。教會分擔和延續同樣的使命,而宗徒及其繼承人,即後來的主教和在聖秩內與之合作的司鐸,有特別的角色。

聖額我略用一個比喻描寫司鐸的角色:就如靈魂帶領肉身「存主愛,去人慾」,司鐸也同樣地帶領教友善度靈修,因而有三個關懷、四個職責。關懷是指:把人們從奴役中拯救出來(遠離罪惡立志修德);領他們活出天主的肖像(讓基督藉聖神留居他們心內);給予他們翅膀以飛近天主(在恩寵內與主契合)。職責是指:宣講、教導、立好榜樣,和施行聖事。

額我略自覺心有餘而力不足,決定隱修;但在靜思中,卻驚覺天主的召喚,他必須謙遜和聽命,一切自有恩寵的補足。

這豈不是「划到深處」的另一版本嗎?額我略去了黑海,但在深切祈禱後,放下安逸和摯友,選擇過「牛」的日子,甘為靈性的「漁夫」。

天恩,耶穌在黑海做了甚麼?天曉得!

空網深海撒,滿船靈漁歸。

送上祈禱和祝福,主內摯愛……

 

   
 
   
   

 

 

   
 

深處有甚麼? 夏志誠

   
 

 

不瞞大家,我是二十多歲時才開始學游泳的。這個年紀學游泳,很難。難,是因為怕,尤其怕去深水的地方。只要腳觸不到地,全身就會緊張起來,一緊張,就不能游了。其實,深處有甚麼?

有限

深處,首先使我們碰到自己的有限。當耶穌邀請伯多祿把船划到深處時,伯多祿坦然承認:「我們已整夜勞苦,毫無所獲」(路五5)。夜間本是捕魚的最好時間,而伯多祿又是個經驗老到的漁夫,可是他卻毫無所獲,伯多祿的話道盡人性努力的限制和欠缺。

十多年前修會派我到意大利進修。第一件事當然就是學習意文,可是當時已經三十多歲,要學習一種全新的外語確是困難。不過,最困難的是離開熟悉的香港、離開一切都感到自如的地方,去到一處人生路不熟的他鄉。開始時為我確是如同划到深處一樣,很實在的體會到甚麼是有限。不過,這卻是人的真相。你以為自己會講道理、受教友愛戴?其實,這些都不是真實的,只要把你放在說不同語言的地方,你立刻就會明白。

有罪

伯多祿在湖的深處捕到很多魚,當看到這奇跡時,他即刻在內心深處有所醒悟,承認自己是個罪人。他犯過甚麼罪?大抵指的不是作奸犯科之類的罪,而是在如此接近神聖時,發現自己實在離開天主很遠。與天主隔阻,就是罪的根本意義。

依撒意亞先知在聖殿裡有著類似伯多祿的經驗,當他意識到自己親眼看見天主時,他立時說:「我有禍了!我完了!因為我是個唇舌不潔的人,住在唇舌不潔的人民中間。」(依六5)我們愈接近光明,就愈能看清污垢。無怪乎常做良心省察、勤辦修和是靈修的不二法門。

有愛

我們在內心深處發現自己有罪,可是在天主的內心深處,卻對我們懷著無限愛意,他的愛永遠比我們的罪大。這是千真萬確的,看!依撒意亞還未要求,天使已經來潔淨他;伯多祿雖然自認罪人,耶穌卻召叫他做捕人的漁人;自言是像流產兒的保祿,竟然也得蒙耶穌顯現!我們是誰呢?難道天主的愛無能力拯救我們嗎?

活在此世,我們不斷被罪惡所纏,對自己有時會感到非常失望,好像在跟隨主的道路上毫無進展。這時候,讓我們謹記,真正重要的是他的愛,而不是我們的罪,讓我們不要過份誇大自己的罪,以致害怕接近天主,失去對他無限愛情的信心,因為這才是真正的罪!

結語

游泳第一步,原來是要學會放鬆。放鬆之後,人就自然浮起來,多深的水都不用怕。在天主的愛內,我們可以完全的放鬆,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