餅童(五) 韓大輝  
 
   

天恩:

主內平安!上回長者從聖言降生成人引申到基督的贖罪祭獻和聖體聖事,當然,這些話不足說服壯漢,或許他需要更大的標記,才會相信……

壯漢:難道耶穌復活了嗎?

長者:耶穌也自覺祂的話生硬,難以接受,門徒中有人離開了,甚至後來有人出賣祂,原先要擁祂為王的幾千人也散了。留在祂身邊的寥寥無幾。若祂沒有復活,後來怎會有這麼多人接受祂的話?天主的奧跡何等偉大,人怎能即時領悟!增餅的奇跡不足以令我們相信:天主變成人,甚至成為我們的食糧。所以祂說:「如果你們看到人子,升到他先前所在的地方,又將怎樣呢?」

壯漢:甚麼意思?

長者:這是說耶穌復活和升天。

壯漢:復活是傳聞。你有見過復活的耶穌嗎?

長者:當然有,而且就在這裡!那次,我們整晚打魚,一無所獲,到了清晨,有人在岸上叫我們向船右邊撒網,結果捉了滿滿的,後來,我發覺祂就是主耶穌。很快我們連船帶魚靠了岸,看見放著一堆炭火,上面放著餅和魚,祂邀請我們吃早飯,祂把餅和魚遞給我們,和我們一起進食,祂不是鬼魂。

壯漢:你可見祂升了天?

長者:當然有!祂升天固然是進入天主的光榮,但我愈來愈明白,祂所說的被「提升」也是指祂被高舉在十字架上的時刻,那時就會吸引眾人來歸向祂。

壯漢:怎麼可能?在祂顯奇跡增餅餵飽群眾時,所有的人,都歸向祂,擁祂為王。但在十字架上,誰會歸向祂?

長者:群眾想著的是果腹的糧食,那不是真正的歸向,耶穌要的是對天主的絕對信靠和內心的皈依,並因愛而轉變自己。

壯漢:在十字架下,有人因祂而轉變自己嗎?

長者:不多,但有!被釘在耶穌旁邊的人,名叫狄瑪斯,他死前悔改,並求耶穌記他一念,而耶穌應許他,當天要和他一起在樂園裡。還有那個指揮行刑的羅馬百夫長朗琴奴斯,他承認這個被釘的耶穌果真是天主子。後來,他見證耶穌的復活,並到處宣講,最後為主殉道。(沉思一會)還有一個人經歷很大的轉變,就是我自己!

壯漢:有何轉變?

長者:這轉變是奇妙的,正如耶穌所說:「除非蒙父恩賜的,誰也不能到我這裡來。」的確,祂的話,就是神,就是生命。(稍頓……)當時,我在十字架下,聽見很多人說話,有人要祂馬上下來便相信祂,另一些人說祂不願反對羅馬人,反被他們無辜地釘在十字架上……。最後,當我見到有一個兵士用槍刺透了祂的胸膛,立刻流出了血和水,我的心疼痛到幾乎破裂,因為我曾經將自己的頭靠在這胸膛上,感受過祂的愛。在十字架下,那被刺透的胸膛使我墮入一生最黑暗的時刻,奇怪的是,在黑暗中卻有一點光亮從心內冒起,感到一份大愛從這胸膛要散發到世界上;可是我的悲痛無法讓那光亮擴散。其後,我和其他門徒躲在晚餐廳內,想不到那「光」三日後再出現,但不是從心裡冒起而已,而是隨著復活的耶穌,在晚餐廳中發顯出來……。

壯漢:你是誰?

長者:我是若望、耶穌的門徒!

壯漢:啊!你還記得我嗎?我是納恩,那個餅童,四十二年前,在這裡安德肋把我帶到耶穌跟前,耶穌帶著和藹的笑容向我借用五餅二魚──我惟一的食糧,我完全交給祂,在祝謝餅和魚之前,祂抱著我的頭,緊緊地擁在祂胸前,在那一刻,我從未經歷過這麼多的愛,現在還歷歷在目。在我最黑暗的日子,我會記起這擁抱,每次都有一點光冒起來,但我的悲憤無法讓那光擴散,我把自己困在怨氣和挫敗中,想不到那光四十二年後在這草地再出現。(壯漢忍不住淚水正在抽噎著)我父親就是狄瑪斯,那被釘在耶穌右邊的人。那百夫長朗琴奴斯,就是領兵殺我母親的大仇人……。

天恩,我把故事說到這裡,但願在跟隨主的路上,你我常能說:「主!唯你有永生的話,我們去投奔誰呢?」

送上祈禱和祝福,主內摯愛……

   
 
   
   

 

 

   
 

先生,點甚麼菜呢? 夏志誠

   
 

上街食飯,最怕就是要點菜。一方面因為自己味覺遲鈍,覺得樣樣都差不多;另一方面就是怕點了之後,如果不好吃,即使其他人不說,自己也不好受。當然,這樣的工作,還是要有人來做的。對於這些「知味道」而又敢承擔的友人,我是感激和佩服。在餐廳裡點菜和在人生裡抉擇原來也可以來個對比,你說有趣嗎?

經驗之選

「點個薑蔥蛋白炒飯吧,上次我在這裡嘗過,很不錯哩!」如果大夥中有人這樣一說,十居其九都會按他的意思而選這個炒飯,因為有經驗作基礎。

以色列民在若蘇厄前堅定的表示:「我們絕對不願意背棄上主,去事奉其他的神!」(蘇廿四16)為甚麼?因為他們由埃及上來,一路上都體會上主的眷顧。說我們選擇天主,倒不如說是他首先選擇了我們,使我們經驗到他的慈愛。有了與主的一份親切經驗,我們怎能作其他選擇呢?

冒險之選

「先生,要不要叫碗咖喱雲吞?試一下?這是我們最新獨有的秘製出品!」雖然侍者極力推薦,但為願意嘗試的人,始終是個冒險,選擇的人不一定會很多。

大家在曠野裡,飽享五餅二魚的奇跡一餐時,場面是多麼壯觀;數以千計的人散布山頭草地,個個都談論著師傅耶穌的能力時,門徒的情緒又是何等高漲。可是,如今呢?「他的門徒中有很多人退去了,不再同他往來」(若六66)還要跟隨耶穌嗎?這無疑是個冒險之選。

不二之選

在親朋戚友之中,有沒有聽過類似的話?「以前我也如同你那樣誠心,現在已經很少返聖堂了。宗教信仰,何必太認真?」「我是跟其他同學一起領洗的,之後也有去道堂、佛寺。他們講得比神父還好哩!」「嘿,你還信耶穌呀?我已經過了那個階段!」

如果你覺得這是一盆冷水的話,請聽聽伯多祿說甚麼?「主!惟你有永生的話,我們去投奔誰呢?」(若六68)老粗伯多祿,深知自己無德無能,卻經驗到師傅的揀選。這份提拔,為耶穌是個冒險,為伯多祿卻是厚愛。可是,天主所愛的又何止伯多祿呢?所謂:「士為知己者死」,天主既然一往情深地冒險愛了不配的我們,讓我們也能為他冒險,以愛還愛,忠信到底。這不就是保祿所講的天人間的偉大奧秘嗎?(參閱弗五32)

結語

經驗告訴我,點菜落單之後再改單,或者加單,都沒有甚麼好結果的。既然我們已經做了抉擇,就不要再三心兩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