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心裡的道

小明在主日學的課堂中,導師問為何有些已受洗的天主教徒會改信基督教呢?及後這問題在小明的腦袋中徘徊,有一晚從街上回家後,好像有所發現的對父親說:「我明白啦!因為轉信基督教會得到水牛!」父親很不明白,小明就拉著父親走到街角,叫父親舉頭看看,說:「他不是寫著信耶穌得水牛嗎?」。父親看後就明白了,相信聰明的讀者亦一樣明白⋯⋯那教會外的霓虹光管上的聖經金句原寫作:「信耶穌、得永生」,但是由是有兩處地方光管失修,剛好是壞了那在「永」字頭上的「一點」和「生」字底部的「一劃」。就是少了「一點一劃」走出一個笑話。

在第一篇讀經申命紀中梅瑟訓令人民說:「我所命令你們的說話,你們不可增刪,要按照我所命令的,遵守上主你們的天主的誡命。」為使他們在其他人的眼中是一有智慧和見識的大民族。由此可見他們守梅瑟法律原因有兩個:第一個就是他們生活的特色,要遵守與天主的盟約,為能生存;因為盟約的意義,就是立約雙方甘願被約束,遵守承諾,若果任何一方破壞諾言,對它有所增加或刪減,結果就會如祭品中的牛、羊般喪失生命而招致死亡;忠信於承諾帶來生命,失信於承諾招致喪亡。第二個就是要在萬民中做見證,讓外邦人看到在他們身上的智慧和見識,因他們所認識的神與別不同,樂於接近那些呼求衪的人。所以盟約中的誡命法律成為他們生存和在萬民中見證的指南守則,絕不是兒戲之事。

在福音中,耶穌所面對的經師和法利塞人其實深明此理,但他們更知道自己是梅瑟法律的傳釋者,握有知識的寶庫,其他的老百姓只是一般平民百姓,沒有足夠的知識背景和力量與他們抗衡,誰能挑戰他們在這方面的權威?況且他們更知道法律中哪兒有漏洞,哪裡有空隙可鑽;所以他們懂得在應守的法律上,為自己的本份任意加多或減少一點或一劃。地位和權力使他們目空一切,看不見天主的義怒,也聽不到人們的哀訴,沒有天地良心可言;把自己的喜好任意放在天主口中的人,他們不單輕視別人,更沒有看天主在眼內,不敬畏神明。耶穌用依撒意亞先知的話指責他們說:「這民族用唇舌尊敬我,他們的心卻遠離我,他們恭敬我也是枉然,他們把人的規則當作教義去傳授。」

雅各伯書說:「任何美好的餽贈,所有完善的恩賜,都是從上而來的,是從光明之父那裡降下來的⋯⋯」所以這是我們基督徒的人生觀,我們與這世界有密切的關係,對這世界而言,我們只是託管者,就如在創世紀中天主囑咐人去管理和治理大地,好好把它成為樂園⋯⋯所以可以這樣說,我們是大地的看守員,認識它的特色,按個別發展其特性,使天主在萬物當中的計劃得以實現,所以我們不是世界的主人,不能任意操控和破壞;就連人對自己的生命也沒有絕對的權利,因為它是餽贈和賜予,我們只是生命的託管人,對自己的生命也要好好治理和管理,使它成為「衪受造物中初熟的果實」。所以與生命有關的事要好好的傳遞,就是在舊約中所指的「天主的誡命」和雅各伯書的「心裡的道」;若要使它們有果效,就不要自欺,不要只聽而不貫徹實行。耶穌在此申明要真正潔淨的不是外表的功夫,而是內心的轉化。從新看「自己」與「人」與「天主」的真實關係,這就是我們經常強調的修和;重視與天主的關係牽動自我的醒悟,自我的調整會激勵我們有勇氣突破人際間的困惑,願意向別人走多一步又會使我們體驗人性的局限,天主愛的無限,讓天主的無限提升人性的局限,填補人與生俱來的缺憾,好能將這有限的生命傳遞天上的恩典;如此這託管人就在生命的互動中步向成全。



禱文:上主,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安居?就願我們的生活行為正直,履行正義,對己對人心口如一,如此我們才真正有資格稱得上為你的子女。以上所求,因主耶穌基督之名,求你俯聽我們的祈禱。亞孟。


聖神修院團體供稿 www.hss.org.hk


但願我心中有愛 呂漁亭

「偽君子啊!依撒意亞在他的記載中說得真對:這民族用嘴巴來光榮我,他們的心卻離我很遠。他們對我拜祭不值一提,因為他們教訓人的典章,只不過是人的法規而已。你們忽略了天主的誡命,只拘守人的傳統教條。」(福音)

依撒意亞當年曾如此責斥那些頑固愚蠢的猶太人:「這民族只在口頭上親近我,嘴唇上尊崇我,他們的心卻遠離我,他們對我的敬畏僅是人們所傳習的訓誡。」(依廿九13)耶穌今日用這幾句話來反駁經師及法利塞人,真是最適當也沒有。歷史告訴我們,猶太民族的精神特徵在於遵守傳統的法律,尤其遵守天主十誡及梅瑟五書。可惜梅瑟所傳授的只是法律大綱及人生原則,其他種種細節尚需後人來解釋。於是公元前五世紀就出現了一批經師們,他們的任務是詳細說明,何時、何地及如何遵守那些法律。由於守法的細則年年增添,最後竟成了一部有百冊之巨的法學大典,事無大小,幾乎都有一套繁縟的規則。今天福音上所提的飯前必須洗手、從市場回來必須沐浴、杯子盤子何時洗如何洗等等,只是這些繁文縟節的一個小小例子而已。

耶穌當然反對這類無聊的繁文縟節,恭敬天主貴在一顆真誠的心,只嚴格地遵守某些傳統上的外表行為,並不表示這個人一定有信仰。可惜經師及法利塞人,完全背道而馳,他們只斤斤計較那些表面行為,內心的種種惡念如淫亂、貪心、驕傲、詭詐等等,卻一概置之不理。這也說明為甚麼耶穌一而再地,痛斥這些人為假善人、偽君子,他們給人封閉了天國,自己不進去,也不讓別人進去!耶穌甚至責備那些只強調外表不顧內心的人,像一座石灰刷白的墳墓,外表很富麗堂皇,裡面卻只是一堆屍骨。

耶穌當然不是說,我們只要注意內在修養,外面的行為根本不必去管,當然不是。人是社會動物,他當然要遵守傳統的社會禮儀,宗教行為當然也不能例外。再者,人的外表行為畢竟只是內在思想的表現,你怎麼想你就會怎麼去做。聖奧斯定說過一句千古名言:「只要心中有愛,你想做甚麼就做甚麼吧!(Love!Do what you want!)」因此一切的大前提在這個愛字,若我們心中真有愛,上愛天主下愛人,其他的一些小節目也就不必管它了⋯⋯

 

寄自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