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貢獻甚麼?

小明在主日學聽到導師講解有關五餅二魚的事跡後,回家時非常興奮的對父親說:「從今以後我會誠心的誦念天主經,因為我可以向天父求得日用糧,不用父親每天出外做工那樣辛苦,因為我知道耶穌不忍心我們空著肚子生活,衪一定會俯聽我的真誠禱告的」。父親聽後非常欣慰,但他反問:「若果當時沒有那個小孩子的五餅二魚,情況又會如何呢」?小明說:「不知道」。是的,我們沒有人會知道事情又會怎樣發展的,俗語話「無針無線,神仙難變」;但我們又知道「為天主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的」,不過相信身為父親的,是想兒子明白信仰不是生活的捷徑,人要全力以赴,天主才會配合的。

本主日的福音在耶穌行五餅二魚的奇跡之前說:「衪自己早已知道要做甚麼。」在若望福音中的耶穌被描述為「知道一切」,衪已知道所有指著衪要發生的事;衪洞悉自己的「時辰」,在一聲「完成了」後就交付了靈魂。在五餅二魚的事件中,衪對斐理伯的一番話是要「試探」斐理伯,但可見到他未明白耶穌的問題,他卻反問:「就算買兩百塊銀幣的餅,也不夠每人分得一小塊」。斐理伯所缺乏的就是這份「信德的跳躍」,看到神跡的事件(如福音所載斐理伯應看見耶穌在病人身上行的神跡),但是沒有把這事件提升為信德的力量,在考驗中未能藉信德跳躍,反而在這境況中徘徊。

相反耶穌卻知道自己要做的是甚麼,衪知道群眾在那時刻空著肚子,需要食糧,所以行這奇跡,為他們解困,就如答唱詠的答句「上主,你伸出雙手,滿足眾生的需求」;但在衪心中,衪更知道他們所需要的不是他們表面上的需求——可朽壞的食糧——而是人心對那不朽壞的生命之糧的渴求,所以衪就在這奇跡之後詳述了甚麼是「真實的食糧和真實的飲料」。衪明白人生命中的需要不是只滿足於吃喝——人生活不單靠餅,而是靠天主口中的說話——而這位天主聖言,卻取血肉成為人的永生之糧。正好是列王紀下篇所說:「他們都吃了,還有剩餘」,這剩餘不是那十二籃的食物,而是指向那更深和更重要的——生命之糧——誰吃了永不饑餓、誰喝了永不饑渴的意思⋯⋯這是耶穌所明白的,又是衪期望門徒和群眾明白的。

跟隨耶穌的群眾如斐理伯一樣也是「看、但看不見,聽、但聽不明」;他們見到耶穌所行的神跡後,就說:「這的確就是那位要來到世界上的先知」,希望能領導他們成為一種勢力,但這並不是耶穌所期望的,衪只好退到山上去,因為衪知道群眾想強迫衪為王。民眾不單看不通甚麼是最重要,反而用自己的期待強加於耶穌,以他們的目的套在耶穌身上,「強迫」耶穌替他們效力,「利用」耶穌達成自己的私意。

今天的經文最後勉勵我們不要白白領受天上的賜予,五餅二魚的事件提示我們一種生命的態度,首先要明白生命之價值和終向,不要被眼花繚亂的景致所誤導而迷失;不要只問別人可為我做甚麼,而試問我可以為這境況貢獻甚麼。這是指我們的行為生活要相似我們所領受的,肖似基督,成為新的受造,如保祿致厄費所人書所說的:「務要相稱我們所受的召叫;凡事要謙遜、溫良、忍耐,以愛心彼此擔待,盡力以和平彼此聯繫,保持來自聖神的團結。」這不是來自個人的風格、喜好或德行,而是「蒙召成為同一個希望一樣」的表達,為同一個聖神、同一個主、同一個洗禮所同化:我們要成為我們所領受的——基督奧體。」

 

祈禱:主基督,�是生命的食糧,求�幫助我們在體驗�的愛之後,讓天主性改造我們卑微的人性,以愛還愛,在生活中肖似�,甘心為兄弟姊妹服務。亞孟。


聖神修院團體供稿 www.hss.org.hk


五餅二魚大奇跡   呂漁亭

「眾人看見耶穌所行的神跡,就說:『這的確是那位要到世界上來的先知。』耶穌看出他們要來強迫祂作國王,就獨自又退到山上去了。」(福音)


五餅二魚的奇跡相當特殊,因為只有這個奇跡,四部福音均有明確的記載。上週已說過,耶穌見門徒們外出傳道回來後,早已精疲力盡憔悴不堪,因此決定帶他們先到湖對岸去休息一下。那知船一到對岸,竟發現一大群人早已等在那裡要聽祂講道了。祂只好從善如流,又開始給他們講論天主的國,並給他們治療各種疾病。可惜那時天色已晚,五千多人的飲食問題又當如何解決?正好那時有一個孩子帶著五個大餅及兩條小魚,耶穌就叫眾人坐下,拿起餅來祝福和感謝後,就分給大家共享,魚也同樣分了,讓大家隨便享用。吃好後把剩下的收拾起來,竟還裝滿了十二個籃子。

這個奇跡再次證明耶穌基督確為天主之子,祂既是造物主,因此有權改變千古不變的自然律:死人復活了、瞎子看見了、幾塊餅幾條魚使五千多人吃飽了。無神論者當然不信這一套,他們認為吃飽只是一種幻想,五餅二魚的奇跡完全是一個虛構的故事。但令人不解的是:若那時只有幾個人說自已吃飽了,我們還可以接受這只是一種幻想作用,但在場的只男人就有五千人,難道那些男子漢大丈夫個個都被騙了不成?更何況他們見了耶穌所行的神跡就說:「這的確是那位要到世界上來的先知。」耶穌怕他們強迫祂出來做皇帝,只好上山溜走了。

增餅增魚使五千人吃飽倒還是小事,耶穌對人的那種慈悲心腸才是我們當敬佩當仿效的。耶穌帶著門徒到對岸,本來只為了休息,如今見一大群人尾隨而至,祂有充足理由叫他們先回去再說,但祂沒有那樣做。祂見了眾人反而動了憐憫之心,立刻又開始替他們服務了。印度有一位新皈依的作者,見傳教士那種忘我的精神,曾在自傳中如此寫道:「愛與關心是感動人心的最好武器;若一個傳教士由於工作太忙或正在用飯,就拒絕接見一位來訪的外教人,這個人可能永遠被遺失了!」請問我們做福音工作者,是否也曾這樣遺失了不少有心皈依的外教人!


寄自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