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戒與補贖

兩個和尚要一起過河,旁邊還有一位美麗的小姑娘也要過河,可是這位姑娘穿著長裙,還要撩起長裙才能過河,老和尚就說,小姑娘我抱妳過河吧!老和尚就真的把那位姑娘抱起來渡過湍急的河水後,就把她放下,然後兩個和尚就走了。大約走了兩公里後,小和尚才忍不住問老和尚「剛剛您怎麼敢抱那位姑娘呢?」老和尚笑著對小和尚說,「我都已經放下了,你怎麼還沒有放下!」

依法辦事往往給予我們一定程度的安全感及滿足感,但亦能使人故步自封。小和尚眼見大和尚不依循法律時,心中便不是味兒,更理直氣壯直斥其「非」,但他郤忽略了大和尚背後的憐憫、助人精神。同樣地,福音中的法利塞人只著眼於不持守禁食習慣的可能性,而忽略了齋戒本身的意義和目的。

齋戒的原意是做補贖,哀痛自己的罪過,使人得心靈的自由,最終走向天主。既然齋戒的目的是與天主同在,所以耶穌的門徒暫不需要齋戒。何解?因為救主耶穌基督已與他們同在,目的既已達到,方法可暫時擱置。耶穌用了一個洗者若翰曾用的形象(若三29)「新郎」來表達這點。祂用「新郎」比作自己,而將祂的門徒比作「伴郎」。耶穌基督就是天主,他帶來救恩,宣講喜訊,人應以喜樂的心,去慶祝、去感謝,所以禁食並不適宜在當刻實行。這正是「陪伴新郎的人豈能在新郎,還與他們一起的時候禁食呢?」的意思。

可惜的是,當時就有很多猶太人認不出這救主,不肯接受這來到他們中間的救恩,還本末倒置地挑戰這以正義、公平、慈愛、憐憫及不變的信義(歐二16—17,21—22)來聘娶他們的「新郎」。這些猶太人故步自封,仍繼續以遵守法律來賺取救恩的心態來生活。他們並不了解:「文字使人死,神卻使人活」的道理,被自己狹隘的思想所綑綁,以致看不出救恩已臨現的事實。

因此,耶穌續以兩個比喻來將新的精神注入他們內,希望使他們成為新人,好能接受福音:「沒有人用粗糙的新布補在舊衣服上……也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囊?……」,要接受救恩必須首先從內到外革新自己,要以新精神去整理自己的信仰生活。保祿宗徒就是「新酒新瓶」的好見證,亦可供我們借鏡。保祿與主相遇後,他的生命就有了一個新的方向,他裡裡外外完全改變了,他重整他的價值觀,扭轉了他的做人態度及處世方針。以往的保祿,就如一般傳統的猶太人,一樣以為藉遵守法律,便可獲得救恩,認為救恩是藉個人的善行賺取得來的。現在的保祿卻有不同的想法,他在書信指出:「我並非藉因守法律獲得的正義,而是藉由於信仰基督獲得的正義,即出於天主而本於信德的正義。」(斐三9)這正義便是天主在讀經一中所預許的聘禮,是天主平白的恩賜,非來自法律,無論我們是否忠信,祂也要永遠忠誠的對待我們。法律維繫主僕式的起碼關係,耶穌卻重新用「新郎」的比喻提醒我們天人的關係超越這主僕式的關係,天主的恩許使人達到天主子女的自由(迦四21—31)。

下星期,我們便踏入四旬期,四旬期從前亦被稱為「封齋期」,因為從前很著重行克己補贖。但梵二之後已清楚更正「四旬期」不再是「封齋期」而是整個教會「慕道」、「更新」準備逾越的歡欣時期。因此,踏入四旬期,我們要謹記耶穌基督今天在福音的教導,不要像昔日的法利塞人般為固守法律而克己、齋戒,卻要以歸向上主、悔改更新的新精神去履行仁愛的工作,以祈禱克己來清除私慾,律己培德。我們要像保祿宗徒般接受基督的恩寵,革新自我,成為新人,使自己更自由地走向天主。

 

禱文:仁慈的天父,求?賜給我們智慧與勇氣,在四旬期這個「更新」時期,懂得辨識我們行事的動機,糾正我們的偏私,以新的精神,作出全人的改變,徹徹底底地追隨耶穌,好好地準備逾越的來臨。



聖神修院團體供稿 www.hss.org.hk


今世後世享幸福 呂漁亭

「只要他們和新郎在一起,他們決不能禁食。但是日子要到,新郎要從他們當中被帶走,那一天,他們就要禁食了。」(福音)

上週我們見到,當耶穌聲明自己有赦罪之權時,那些頑固的經師及法利塞人如何怒氣難消,因此他們隨時隨地在找機會報復出氣。這個機會終於來了,當若翰的門徒和法利塞人正在禁食時,耶穌的門徒卻不禁食;他們於是責問耶穌為何不禁食?耶穌卻幽默地巧妙地聲明,當新郎還在時,客人暫時不必禁食,新郎一旦離開,各人又當重新禁食了。

禁食與否,在舊約古代並無嚴格規定,梅瑟法律也只命令猶太人,一年只需守齋禁食一次,那就是所謂「贖罪節」。但不知何故,某些嚴格的經師們,竟開始提倡虔誠的猶太人,一週當禁食兩天,即週一及週四,自早晨六時至晚上六時,不准吃任何食物。法利塞人為了表示自己的克苦及犧牲精神,不但一週禁食兩天,在禁食日更頭髮蓬散,在衣衫上撒灰,使眾人都知道他們正在禁食。

耶穌當然不反對這種克苦精神,祂要反對的是那種刻板式的、毫無伸縮性的守法作風。換言之,祂希望改革經師及法利塞人的那種食而不化、咬文嚼字式的陋習。祂早已看出,信仰一旦變成如此呆板拘泥,信仰也就很難活下去了!我記得在同事中,曾有一位十分固執的神父,他做一切都有板有眼,可惜只要自己的意見一旦形成則往往至死也不改變,如他認為神父無論如何不能再結婚就是一例子。他只要見了某位神父結了婚,雖然他已得到了羅馬教廷的特許,他立刻宣布與他老死不相往來,即使過去最好的朋友,他也一概拒而不見。

這就叫固執,這就是經師們那種毫無彈性的守法精神。耶穌當然想改變這種走極端的作風,因此祂提出了平衡之道,該吃苦時當吃苦,該喜樂時當喜樂的中庸之道。正如師主篇所云:日出有時,日落也有時;花開有時,花落也有時;悲哀有時,歡樂也有時……

我始終認為我們的信仰應該是喜樂的信仰,耶穌傳給我們的也正是這種能使人快樂幸福的信仰。「今生你要得到百倍的賞報,死後還要享受永福。」今世及後世都能獲享幸福,難道這不正是每位基督徒所追求的終身目標嗎?

寄自台灣


歷久常新的福音

經文:谷二18-22

導言:我們時常都會發現時下的電視劇集的劇情很多都是似曾相識的,但仍然吸引到很多人收看。聖經裹的故事也流傳了數千年,依然能打動人心。其實最重要是我們怎樣去將這些內容和信息更新,重新包裝,使現代人有興趣去聆聽這些萬古常新的道理。

信息:新皮囊仍有彈性,可以承受新酒發酵時所產生的壓力。但舊皮囊則已失去了彈性而變得乾硬,所以當注入新酒後便會因承受不了發酵時所產生的壓力而脹破。耶穌的比喻正指出我們必須先空虛自己,使自己成為一個全新的酒囊,那樣天主才可以將祂的新酒──基督的福音傾注入我們的心內。

反省/分享

——領洗後到現在,我有否不斷更新自己,接受天主的旨意?請分享更新自己的方法。
——當我們去向人講解耶穌時,會否像法利塞人那樣,只拘泥於聖經的字面解釋,而忽略了它的真正意義?
——信仰應否包裝?有何好處和壞處?

分享實踐建議
——在本週內做一件有助於更新自己的事。


教區教友培育辦事處提供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