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本地教會新聞 >

正教香港聖統建立十年 首任主教七月離港返美

二○○三年肺炎肆虐期間,聶基道都主教(左三)與本地基督宗教領袖主持祈禱會。(資料圖片)

(本報訊)七月底離任正教會東南亞及香港都主教的聶基道指出,他們過去十年在香港的發展有起有跌,香港人要面對「身份」問題,本地正教會信徒亦然。

聶基道都主教(Nikitas Lulias)六月二十七日對本報說,他七月底會返回祖家美國,到加州╴克萊聯合神學研究院中的正教會研究中心當主任。他說,正教會普世宗主教聖統未來幾週會公布繼任人選。

「離開這裡是我個人的選擇。我的父母年過八十,我希望能夠更接近他們。」五十二歲的聶基道說:「另一個原因是,我在這裡一段時間了。很希望在人生路上轉換另一個教會職務。」

╴克萊的聯合神學研究院同樣屬正教會普世宗主教名下,除了行政職務,聶基道都主教還會授課,以及服務中心附近的一間東正教教堂。他說:「我亦希望有機會進修,報讀研究院的課程。」

香港回歸十年,聶基道都主教是回歸前一九九七年一月來港陞座,成立正教會東南亞及香港都主教區首名牧者。

「香港人有身份危機。我們亦然。」聶基道說:「究竟這裡的教會是為海外人士而設,還是屬於本地社會的一部份?當然,最終我們有了共識,明白正教會是為所有人而設,我們要關心身處的社會。」

同樣面對身份問題

正教會來港初期,牧養本地約一百名成員,目前成長增至約兩百個家庭,當中包括了希臘、羅馬尼亞、塞爾維亞、埃塞俄比亞、美國、法國和本地的信徒。

「我們必需要紮根本地。但身處香港,我卻未能學習中文。」聶基道說:「可幸的是,目前我們的神聖禮儀中,有華人信徒能以中文讀經和祈禱。」

「香港回歸十年,經歷了起起跌跌,包括金融風暴和非典型肺炎。」他說:「我們在香港也面對著種種挑戰。我們沒有獨立的教堂建築物(香港的正教會目前設於中半山區的一幢商業大廈內),人們不容易留意到我們的存在。本地人對天主教和基督新教有一定概念,對東正教卻沒有。」

為了鞏固正教會與本地教會和社會的關係,正教會來港後不久即加入了香港基督教協進會,聶基道亦聯同神職人員,前往天主教的聖神修院神哲學院、聖公會和信義會的神學院,教授有關正教會的神學和靈修。正教會近年更積極支持基督教社會服務機構,援助留港難民和尋求庇護人士。

在華宗教應享宗教自由

除了香港,聶基道的都主教區還包括了印度、印尼、新加坡和菲律賓一帶。他目前與教區內的三十名神父,合力牧養區內二萬五千名信徒。

過去十年,聶基道更著手在台灣、巴基斯坦、馬來西亞傳教。「這裡幅員廣大,牧養工作有陣子真的使我精神疲累。」聶基道說:「我向正教會普世宗主教建議,把目前的東南亞都主教區一分為二。當然,這要由他作決定。」

正教會東南亞及香港都主教區的總部設於香港,聶基道時有前往中國,在內地的希臘使館內為外籍人士主持禮儀。他與其他正教會領袖都關注到,中國認可的宗教只有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佛教和道教,他說:「所有真正的宗教,都應該享有自由」。(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