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伯榮 陳耀聲 晉鐸 走聖召路賴神長支持

神長教友談聖召 團體生活有助求道者

亞洲溢昇會神父訪港

進教之佑堂歐洲朝聖

亞洲慈青日 緊接亞青節舉行

美婦產科權威漢納修女 來港主持性教育工作坊

靈火福傳粵曲演唱會

劉玉亭晉鐸三十五周年

 

我們應擔當媒體看守人角色 梁旭明

   

盧伯榮 陳耀聲 晉鐸
走聖召路賴神長支持

陳日君樞機向領秩者誦念祝聖經文。

(本報訊)教區執事盧伯榮與耶穌會會士陳耀聲,八月二十六日(週六)領受司鐸職,兩人表示幸得 前輩神長支持,終能走上司鐸聖召之路。

當日禮儀於堅道的主教座堂舉行,由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主禮,近百名神長共祭,包括湯漢主教和太平洋馬歇爾群島(Marshall Islands)的宗座監牧、耶穌會士古爾德主教(James Gould)。當日參禮信眾逾一千人。

在授予司鐸聖秩禮儀上,聖神修院院長湯漢主教,與耶穌會中華省會長詹德隆神父,分別向陳樞機推薦盧伯榮和陳耀聲,當陳樞機宣布接納二人領受司鐸聖秩時,全體信眾鼓掌表示贊同。

陳樞機向領秩者致訓時說:「司鐸的職務是要欣然接受天主的聖言,並將之傳揚給世人,所宣講的道理,不是你們的道理,而是上主的道理,使之成為天主子民的食糧。」

兩位領秩者走到主禮跟前,承諾終身奉獻自己給上主,並恆久不懈地履行司鐸的職務。許諾完畢,主教等在祭台前下跪,領秩者俯伏地上,會眾同誦諸聖禱文,祈求上主祝福新鐸,賜予恩寵。

在陳樞機為領秩者覆手和祝聖後,盧陳兩位接受祭衣,接受樞機及眾鐸的祝福,盧伯榮神父更喜極而泣。

盧神父致辭時說:「很慶幸自小在家中獲信仰培育,得以與基督建立密切關係。成為神父是莫大的恩賜,是天主揀選了我。在此特別感謝湯漢主教在培育階段的支持,還有(已故的)陳達明神父,是他讓我學懂能否成為神父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接納及通過上主的考驗。我要感謝家人,他們當中有些今天不能出席,但我相信他們是喜悅的。」

最後,盧神父鼓勵在場的青年人要慎重考慮怎樣回應天主的召叫,更笑言「就算自己不能做神父,也要『生個仔』做神父」。

另一新鐸陳耀聲強調除了自己祈禱外,團體的支持是重要的一環,他說:「我很幸運,由小時候加入聖母軍開始,便遇到很多好神父,在信仰路上得到不少支持。在此我更多謝母親,當我赴海外接受培育時,她吩咐我不要忙於寫信回家,說是『沒有消息便是好消息』,其實她是不想我分心。」

陳神父又感謝當日好些由海外專程回來祝賀他的神師和同學。他續說:「現在成了神父,但比先前多了一份擔憂,就是如何能夠成為一個有聖德的神父,這絕不是主持彌撒那麼簡單。」

當日參禮、陳耀聲的兄長陳耀基為弟弟晉鐸說:「全家都很開心,這是天主的祝福,更是一個榮耀,家人會繼續支持他。」

盧伯榮的弟弟盧伯強則指出:「很欣賞哥哥勇敢地回應天主的恩寵。會無限量支持他,但希望他要保重身體,因為做神父是很辛苦的。家中會永遠為他預備一張床,即使日後我成了家也會如此。」

去年在亞青培育活動中認識盧伯榮的戴勵文說,平時盧愛開玩笑,但做事認真,「從他身上,學會在生活中尋找天主的愛」。

盧伯榮及陳耀聲兩位新鐸於八月二十七日,分別在將軍澳聖安德肋堂及九龍聖依納爵堂舉行首祭。(寶)


 

 

▲top


神長教友談聖召
團體生活有助求道者

(本報訊)盧伯榮及陳耀聲兩位執事於剛過去的主日(八月二十六日)晉鐸,為教會加添兩名葡萄園工人。有培育聖召的神父認為,聖召要依靠良好的信仰生活和信仰小團體來孕育。

聖召委員會主席林祖明神父指出,信仰小團體能夠幫助信徒在成長,思考屬於自己的召叫。

「回應聖召的人,有一個共通點,是他們都能夠面對自己的人性、知道自己的身份。」林祖明神父鼓勵信徒參與信仰小團體,以尋找其身份:「信徒參與小團體及善會,再透過服務作見證,對信仰成長很有幫助。但問題是,並非太多信徒參與這些團體,缺少深化信仰的機會。」

林勝文建議 聖召團體推行系統培育
本身是聖神修院副院長的林祖明神父八月十五日說,修生加入修院,也是延續信仰團體的生活:「修生初進入修院時,部份會在辨別聖召、澄清本身家庭或感情方面有憂慮,修院團隊及其他神父,會替他們分擔憂慮。」林神父說,目前聖神修院約有十位修生。

談到個人的聖召歷程,去年升神父的林勝文認為,信徒對聖召的肯定,能夠鼓勵更多人回應聖召:「回看過去,雖然有一位神父幫助我回應聖召,但最初亦有神父、信徒叫我不想太多聖召的事,這令我失望。」他期望神父和信徒支持每位回應聖召的信徒。

「聖召既不能單靠事工,也不能用工商管理方法促成。這是牧民上的事,聖召要依靠信仰生活。」林勝文神父八月十四對本報說:「信徒要加強信德⋯⋯有關聖召的團體可像慕道班的體制般,提供有系統的培育。」

曾家洛稱青年不被認同 不敢選擇修道
在推動聖召的工作上,教區聖召委員會聯繫了不少有心青年,合力推動聖召。該委員會青年組成員曾家洛八月十五日稱,社會對青少年缺乏認同,令青年不敢做決定,遑論選擇修道生活。二十五歲的曾家洛說:「許多青年認為無人明白自己,感到被『打沉』了,變得沒有理想⋯⋯青年在信仰上難以找到『自己』。」

「許多青少年在亞青節、世青節等活動上得到很好的經驗,但這點火花有時會一瞬即逝,未有途徑把這份信仰經驗延續。」曾家洛期望,青年能夠透過教會團體延續信仰經驗。

教區修生譚漢威八月十五日說,神父的鼓勵和傳承,能夠促使信徒回應聖召。他說:「在機緣巧合下,一位神父單對單給我介紹其生活,令我知道當神父也不錯。修道過程中,神父更是前輩、鐸兄,像指路明燈。」譚漢威二○○一年入聖神修院前,已投入社會工作了一段時間。

「本年一月起,我在青衣聖多默宗徒堂作牧民實習。當修生後最令我滿足的,是跟堂區信徒一起經驗信仰。」譚漢威期望,神父生活的「透明度」能夠得到提高,讓信徒了解神父的堂區職務等,鼓勵更多信徒思考聖召。(鄧)

 

 

▲top


亞洲溢昇會神父訪港

 

前排左起汪德明神父,駱鏗祥神父(香港溢昇會創會神師)和陳培佳。

(本報訊)「亞洲溢昇會」總務長汪德明神父八月中來訪香港,與本地溢昇會成員分享交流。

汪神父十一日下機後,便趕往聖十字架堂為「香港溢昇會」舉行彌撒。彌撒後晚膳時,神父簡述了台灣分會近況。當汪神父得悉香港溢昇會計劃赴台灣朝聖及探訪「台灣分會」時,非常雀躍,他表示將盡力為這群退休人士,代為安排有關事宜,減省他們的無謂支出。

香港溢昇會會長陳培佳亦聯同幹事,於翌日晚上再跟汪神父磋商有關細節。這是「香港溢昇會」二○○二年成立以來,汪德明神父第三次訪港。

國際溢昇會具四十年歷史,獲得教廷正式承認,總會設於法國,分會遍於世界六十多個國家,會員三十多萬人。該會宗旨是凝聚一群「準退休」及「已退休」的主內兄弟姊妹,在退休後,利用人生第三階段,善用餘暉,繼續「慕道、學習及服務」。香港分會目前約有六十人。(公)

 

 

 

 

 

 

▲top


進教之佑堂歐洲朝聖

黃家怡(右一)與工青代表離港赴泰國

(本報訊)為慶祝慈幼會來華百周年暨堂區成立十五周年,進教之佑堂舉辦歐洲朝聖,由七月廿日至八月八日,全程二十天。

團員共二十九人,由該堂主任司鐸,慈幼會士謝家賢神父擔任神師及領隊,往意大利、奧地利、德國、捷克及波蘭朝聖。朝聖團攝於羅馬城外聖保祿大殿(圖)。(教)

 

 

 

 

 

 

 

▲top


亞洲慈青日
緊接亞青節舉行

(本報訊)由菲律賓及印度來港參加亞洲青年節的慈幼青年,八月五日於鄧鏡波學校舉行的亞洲慈青日(圖)。

亞洲慈青日以「一個五星級的家」為題,讓本地及亞洲慈青共聚一堂,分享在慈幼大家庭內的共融、團結和歡樂。

由亞洲主教團協會主辦、天主教香港教區協辦的第四屆亞洲青年節七月三十日至八月四日在香港舉行,來自亞洲二十多個國家及地區近八百位青年到港參與。

亞洲慈青日特別強調犧牲(sacrifice)、包容(tolerance)、勉勵(animation)、尊重(respect)及服務(service),鼓勵青年人積極效法雷鳴道主教及高惠黎神父的榜樣,時刻活出這五種精神,把它們帶到自己的家庭和社會中。

經過簡單而隆重的開幕儀式,參加者開始投入各式各樣的遊戲及活動。「家」的主題貫徹整個聚會,如:合作畫出一個理想的家、各地青年分享自己國家的慈青活動情況等。

與會的慈幼會總部關注全球慈青運動的專員塞神父(Dominic Sequeira)及慈幼會總部議員--東亞大洋洲區區長賢明漢神父(Vaclav Klement)分別提醒慈青,不要忘記以自己的家為實踐基督徒愛德精神的起點,繼而致力為教會及慈幼大家庭作出貢獻。

活動過後,青年收歛心神,誠心參與感恩祭,主禮是來自菲律賓的慈幼會布主教(Patrick Buzon)。在場的還有慈幼會中華會省候任省會長林仲偉神父,他再次鼓勵青年們發揮是次慈青日主張的五大元素,延續雷高二聖的使命。(公)

 

 

 

 

▲top


美婦產科權威漢納修女
來港主持性教育工作坊

美國婦產科權威、「華盛頓自然家庭計劃中心」漢納修女(Hanna Klaus)(前左三)主持性教育工作坊。

(本報訊)天主教教育事務處八月初為公教學校的教育工作者舉行性教育工作坊,工作坊由美國婦產 科權威、「華盛頓自然家庭計劃中心」漢納修女(Hanna Klaus)主持。

工作坊七月三十一日至八月四日假聖瑪加利大堂舉行,二十多名學員包括來自教區、修會及明愛的中、小學教師及教育心理學家。在五天的工作坊中,修女首先向學員講解課程的精神和目的;她強調青少年需明白男女身體構造和情緒上的分別;及性行為的意義,才能建立正確和負責任的性態度及價值觀。

在「神學」的基礎上,講者指出天主是依照自己的肖像做了人,因此人是尊貴的;人不但要尊重自己的身體,更應尊重配偶的身體,才可以「愛」建立美滿的家庭及達致和諧的婚姻生活。她說,負責任的性行為是和諧家庭不可或缺的一環。

課程更對一系列課題,例如青少年的成長、輔導的原則、與家長溝通的技巧、傳媒的影響、性病、同性戀、自然生育調節法及如何由宗教角度看性行為,作深入而詳細的討論。

大會稱,參與者認同工作坊加深了他們對性教育的認識,並且促使他們從天主教會的觀點,重新去檢視及反思性教育這敏感及具爭議性的問題;學員間亦建立了一個互相支援的網絡。

漢納修女希望學員能有效地把工作坊所得的知識及技巧,善於運用,在各自的崗位上協助學生及青少年建立正確和負責任的性態度。漢納修女二○○四年曾應邀來港,主持相同性質的工作坊。(教)

 

 

 

▲top


靈火福傳粵曲演唱會

演唱會主唱邱杏兒(右)及嘉賓潘國榮

(本報訊)靈火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九月十六日假香港大會堂舉行「靈火福傳粵曲頌主恩 - 邱杏兒師生演唱會」,主辦者七月二十九日為有關活動舉行發布會,由主席楊綺麗向在場來賓介紹這個粵曲福傳證道演唱會詳情。

主辦者稱,演唱會將傳統粵曲、福音粵曲、舞蹈及證道,共冶一爐,藉此將主耶穌福音喜訊廣傳於世。隨後主唱邱杏兒、從國內專程來港演唱嘉賓潘國榮、以及各位演唱者陸續登場。邱杏兒及潘國榮更分享他倆演繹福傳粵曲的感受。與會者跟著一同試聽幾首福傳粵語小曲。

邱杏兒是本年領洗的新教友,她八月初對本報說,目前她於堂區開辦福傳粵曲班,約共六十人參加,年齡由三十多歲至八十歲,「既用粵曲推廣福音,又用福音推廣粵曲」,她說:「我們不但歡迎有興趣唱粵曲的朋友參加,亦歡迎有興趣撰詞的人加入。」

靈火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由信徒團體「聖母進教之佑會」成立。(朗)

 

 

 

 

▲top


劉玉亭晉鐸三十五周年

信眾親吻聖嘉勒的聖髑

(本報訊)為慶祝教區劉玉亭神父晉鐸卅五周年,聖母領報堂和葛達二聖堂八月十二日和十三日分別為神父舉行聖召分享聚會(下圖)和晉鐸周年感恩祭。

劉神父二十一歲加入聖母昆仲會,後赴瑞士深造,梵二後受天主推動尋求教區聖召,在台灣接受神學培育後,一九七一年在香港祝聖為教區司鐸。他至今奉獻自己追隨聖召已五十七周年。(公)

 

 

 

 

▲top


 

 

 

 

 

 

 

▲top


 

 

▲top


 

▲top


 

         
         
         
         
         
         
         
         
         
         
         
           
           
             
   

   

我們應擔當媒體看守人角色 梁旭明

女藝人更衣照被周刊偷拍及刊登事件,再一次暴露商業媒體為求擴大銷量,不惜侵犯個人私隱。數年前另一名女星被虐,其上身裸露的照片不單遭一份周刊連番刊印,更在網上廣泛流傳。在社會一片謾罵聲中,影視及娛樂事務處判該周刊刊登的照片屬淫褻類別,而周刊其後亦停刊一段時間。雖然周刊最終受到懲罰,但這兩次事件都顯示女性的身體在這個以男性為中心及偷窺意識高漲的文化中,怎樣被侵犯及售賣,以供大眾娛樂。一般八卦雜誌以女性大膽性感照片作為封面已經習以為常:內容除了包括露骨的性描寫之外,亦刊登在街上涉獵的女性相片加以評頭品足,更鼓勵讀者寄來資訊及相片「與眾同樂」。這些都顯示今天我們社會對女性胴體的執迷以及商品化的程度。

然而,今次事件有如滾雪球的發展,以及所引起的討論,有必要在此梳理。首先,我們要清晰這件事件所牽涉的問題主要是侵犯私隱,其次是涉及色情問題。有批評指有關淫褻及不雅條例過於寬鬆,曾特首更提出會否有需要修改條例。現時影視及娛樂事務處經已將問題照片評為「不雅」;而所謂「不雅」,是指「令人嘔心」的效果。誠然我們也可將他人私隱被侵犯,列作「嘔心」而判報刊違規,但至於條例是否過於含糊或審裁制度過於寬鬆,則要弄清這條例的原意(即針對色情及不雅,較少牽涉私隱)。但這事件卻是涉及公眾人物的私隱,要修改相關法例,使之正視侵犯私隱的問題仍存在一定難度。

另一方面,由女藝人相片被刊登,引發演藝人協會舉辦聲討大會,多個婦女團體亦於差不多時候策動遊行示威,抗議雜誌所為。會上女藝人聲淚俱下,支持的同工隨之亦義正詞嚴的譴責雜誌的舉動,破壞中國人形象。在同情女藝人所受的屈辱之餘,我們要問,這種大會是否將事件淪為一場表演,卻有意無意地把問題核心轉移了?如果藝人作為偶像其所樹立的形象是重要的話,我們的偶像又在教育年輕一代方面做了些甚麼?當大部份雜誌在刊登性感女郎和偷窺照片時,眾人又是否認為這些報刊損害港人形象?

筆者重申,今次事件事態嚴重,但我們必須明辨問題的癥結,以及解決方法。我們慣常依循法例來杜絕一些惡行,但《淫褻及不雅物品條例》主要是針對色情暴力內容,對私隱侵犯的針對性不大;反而當局在一片社會輿論反嚮中判雜誌違法,可見條例有一定的作用。但如果批評是針對有關阻止私隱侵犯的條例應否收緊的話,則我們必須要平衡法例是否有效保障言論、出版及新聞自由;否則的話,條例一旦過分收緊,可能不在意地留下一條打壓言論的尾巴。說到底,在民主理念底下,出版言論可能是錯的,甚至是邪惡的,但我們應確保其有發言的權利。

更重要的是,這件事件的主要啟示是,報刊一次又一次刊登「出位」照片,所挑戰的不僅是法例底線,更是我們的道德及公民意識。周刊在刊登更衣照片後雖引起社會一遍謾罵聲,但卻未見有收斂之意,反而加印雜誌,而更可悲的是,仍有不少人到報攤搶購,無形中鼓勵雜誌繼續這些惡行。所謂有求自有供,我們竟成了侵犯他人身體的幫兇!雖然不少婦女團體策動罷買行動,但報刊經已從中取利,而支持罷買的人也不見踴躍。可以這樣說,社會已建立了一個病態文化,就是喜歡獵取一些揭人隱私,損人而不利已的偷窺文化。私隱的施與受似乎已習以為常,商業媒體在此間更名正言順的以更高科技將他人私隱製成商品,供人欣賞。在色情文化日益高漲的風氣下,這種侵犯私隱的做法只會有恃無恐。

讀者是負責監察傳媒不致踩界的最有力者。短期來說,我們要對違規報刊採取罷買行動;長期來說,我們要對一些喜歡獵取女性胴體作招徠的刊物表達不滿,以示社會的容忍界限,但更重要的是培養市民大眾尊重女性、尊重別人私隱的態度。作為公民社會的重要一員,我們理應擔當媒體看守人的角色,而每個人的身體乃以天主肖像創造的,應予以尊重,正如我們尊重自己身體一樣。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供稿 http://www.hkjp.or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