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青節沙田馬場揭幕 逾二十地區過千青年出席

亞青節新出唱片 收錄會議主題曲

信徒父親回看少年時 鼓勵青年投入團體生活

教友培育工作座談會 與會者提倡「終身培育」

中大天主教研討中心 舉辦墳場文化研討會

湯牧講述內地合一情況 建議修院開設相關課程

「明愛暖萬心」籌款晚會

前港督彭定康專訪 談主教任命與信徒施政

 

 

 

 

劫貧濟富的銷售稅 陳麗娜

   

亞青節沙田馬場揭幕
逾二十地區過千青年出席

籌備約兩年的第四屆亞青節開幕了!圖示教區青年牧民委員二○○四年為準備本屆亞青節,舉行「亞青大召集」活動,圖中神長和多位青年都是亞青節專責委員會成員。(資料圖片)

(本報訊)亞洲青年節七月三十日(本主日)假沙田馬場舉行開幕禮,大會預計來自二十多個亞洲地區的五百名公教青年參加活動,與本地青年共同探討「青年——亞洲家庭的希望」。

本屆亞青節專責委員會約共三十位委員,參與委員會屬下多個部門的工作。談到亞青節籌備情況,亞青節專責委員會「禮儀及節目部」部長兼「導向小組」成員莫靜儀七月底稱,工作人員要籌備的功夫包括設計大會活動、籌款,分配外地與會青年往不同堂區及入住接待家庭等。

第四屆亞洲青年節由亞洲主教團協會教友委員會青年辦公室主辦、香港教區協辦,教區則成立了專責委員會擔任協調工作。大會稱,約五百位來自亞洲二十多個地區的青年、約五百位本地青年將參與亞青節。

談到籌辦工作中的困難問題,本身是教區青年牧民委員會執行秘書的莫靜儀說:「困難之一是人手問題。香港人工作時間長,本地青年要用僅有的公餘時間協助籌辦亞青節。」她表示,整個亞青節中,約涉及三百五十位本地青年,他們義務協助籌備及培育工作。

「然而,這些挑戰都是感恩的機會。籌辦者和義工的表現令人欣賞,有時籌備會議要到凌晨三、四時才完成,剛完成的一次更要通宵開會,我看見了大家犧牲精神。」莫靜儀七月二十一日說,這次籌備工作,讓本地教會團體有機會學習去舉辦大型活動。

亞青節閉幕禮小組負責人洪紹山七月二十一日說:「我們平均每星期開會一次。雖然籌備者開通宵會很辛苦,但過程中大家互相支援。」

閉幕禮的活動設計已大致完成,洪紹山說:「我們希望開幕和閉幕能夠首尾呼應——帶出青年是亞洲家庭之希望的主題。」亞青節的閉幕禮八月四日假九龍的喇沙小學舉行。

洪紹山說,籌備過程中,令他最難忘的是「度橋」過程:「大會決定用『米』去代表整個活動。在此之前,我們想過用茶葉等去代表,當中眾人提出了很多好意見。」

亞青節期間,各地代表都會提交地區報告,簡介所屬地區家庭的處境,本地參加者張偉聲有份撰寫香港的地區報告。

「不少港人要北上工作,溝通機會減少;香港也是個宗教多元的城市。這些都是香港信徒要面對的處境。」屯門贖世主堂青年信徒張偉聲說:「培育活動中,我探訪了一個單親家庭,雖然母親要獨自養育兩孩子,但家庭未如普遍傳媒所描述般消極。」他期望能跟其他地區與會青年,分享他們把信仰融入家庭的經驗。

亞青節結束後,「第四屆亞洲青年牧民工作者會議」緊接於八月五至九日,假長洲的慈幼靜修院舉行。屆時多位來自亞洲各地(包括香港)的牧民工作者和公教青年代表,共同檢討及展望青年牧民工作。(鄧)

 

 

 

 

 

▲top


亞青節新出唱片 收錄會議主題曲

唱片封套

(本報訊)第四屆亞洲青年節專責委會員推出本屆亞青節唱片,為這次盛會凝聚氣氛的同時,亦替活 動籌募經費。

這張英語唱片以本屆亞青節主題「Youth, Hope of Asian Families」(青年——亞洲家庭之希望)命名,收錄了亞青節主題曲創作比賽冠軍歌「Asian Youth of Hope」和另外四首入圍作品。大會去年舉辦上述主題曲創作比賽。

教區青年牧民委員會青年牧民幹事李雁君說:「亞青節會期內,每天參加者都會唱這主題曲,以加強團體感和氣氛。」

李雁君七月二十四日對本報說:「該唱片於七月十六日推出,售價一百港元。雖然製MP3是傳遞大會信息的快捷途徑,但唱片收入扣除成本後,會用作亞青節經費,我們希望信徒能夠購買唱片。」

她說,大會印製了二千五百張唱片,售賣反應良好,已售出逾三百張,唱片除了透過青年牧民委員會發售外,部份堂區亦有興趣代售。

新出唱片收錄的冠軍歌曲,由信徒余啟鵬作曲,他七月二十四日說:「我跟另外兩位朋友,用這歌抒發我們在所屬青年組感受到的希望和友誼。」歌詞提醒青年是「地上的鹽」,應以希望建造家庭。

余啟鵬會以義工身份,參加這次亞青節。(祖)

 

 

▲top


信徒父親回看少年時
鼓勵青年投入團體生活

(本報訊)本屆亞洲青年節的主題是「青年——亞洲家庭之希望」,有信徒父親認為,雖然時代不同,但青年團體仍能協助青少年面對家庭的挑戰。

從事家庭牧民工作的陳志常少年時還未領洗,他憶述上一代青年的處境。「以往我的家前鋪後居,兄弟姊妹的活動空間不大,許多家庭亦如是。那時香港的生活條件比較差,青年缺乏個人空間,跟外出謀生的父親亦聚少離多。」他說:「當時的團體給我更大的個人空間;現今的團體,他們的功能便更廣泛。」

「現今家庭面對同性婚姻等挑戰,而亞青節關注家庭課題,對社會有『平衡』作用。」這位伉儷同行協進會總幹事認為,雖然兩代家庭環境各異,但團體給予青年的正面信息,幫助他們面對成人後的挑戰。

陳志常把他年少時透過刊物所接觸到的中國家庭倫常觀念,用於目前的培育工作之上。他鼓勵教會團體讓青年接觸教會文獻和通諭,他說:「我們毋須擔心文獻內容艱深。即使青年未必全然了解箇中意義,但這些信息已像種子植根在心中,為他們打好信仰基礎。」

他指出,普世青年節和亞洲青年節等大型教會活動,有助青年深入了解教會信息。他說:「我女兒參加了兩屆普世青年節後,思想成熟了,亦更投入教會生活。」(煇)

 

 

▲top


教友培育工作座談會
與會者提倡「終身培育」

教區教友培育辦事處八月底結束,圖示辦事處的培育活動。

(本報訊)教會人士出席一個有關教友培育工作的座談會時指出,教會的培育工作已趨向多元化和成熟,並展望透過生活化的培育課程和信仰小團體等途徑,讓信徒走上「終身培育」之路。

六位專注教區教友培育工作的教會人士,七月十三日應邀出席本報舉辦的座談會,探討教區教友培育工作的前景。

教區早前決定,於八月三十一日解散「教區教友培育委員會」及「教區教友培育辦事處」(培辦)。教區教友培育辦事處執行秘書賴煜清總結培辦工作時指出,本地培育工作已趨向多元化,既有長期的培訓,也有短期課程;對象亦已普及化,信徒有機會參與各類培育課程或活動。

教友培育委員會主席林余儷玲則期望,培育工作者能夠辨識時代徵兆,例如是關注信徒的心靈需要等,她說:「若不把培育工作生活化,就難以把信仰投入生活當中。」


培委林余儷玲倡議
培育工作生活化 關顧心靈

座談會上,各與會者談到教會團體如何承接培辦今後的工作。培辦早前已擬定二○○六至二○○八年的工作綱要,包括回應教區會議具體建議、開拓新的培育事工、加強與堂區合作和溝通三個範疇。

陳志明副主教說:「與其說『接收』培辦的工作,倒不如說教會團體早已開始了相關的培育工作。」他說,教區已發展出一個培育網絡,而培辦之結束並非代表減少培育工作,是回應時代需要作出調校。

陳志明指出,教會內的培育工作已達到多元化,其中三十三個堂區這幾年間已先後成立了培育組。他說:「教區已存在不同類型的培育架構,如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等機構,舉辦課程培育信徒。相關機構可加強接受培育者的使命感——不單只學習,還要貢獻教會——我們要重視『教友培育與職務』這概念。」他又鼓勵教會團體幫助信徒履行「終身培育」,不斷接觸信仰。

陳副主教說,好些教會內的福傳模式,隨著時代需要改變或淡出:「三十多年前,每個堂區都聘請受薪傳道員,現在差不多已沒有全職的傳道員,這不表示堂區沒有傳道的需要,而是堂區運作的改變,改由義工擔任傳道和培育等工作。」


教總劉德光神父
多個教團承擔工作

教友總會指導司鐸劉德光神父在座談會上肯定培辦過往的工作,也指培辦成為了支援各教會團體的硬件;它又能夠專注做協調工作,其存在對教會有利。但劉神父補充說,目前多個教會團體已有培育軟件,繼續承擔培育工作。

劉德光認為,過往各團體的培育工作缺乏溝通,容易重疊,他期望教區向堂區提供更清晰的路向。他說:「總鐸區內有合作做培育工作的空間。」
劉神父說:「每位信徒都有潛質成為領袖⋯⋯我們要營造氣氛,使沒有興趣接受培育的信徒,走上培育的道路。」

教區教理中心主任劉彤萱說:「以教理中心為例,教會機構可循自己的工作再發揮,未必要由個別機構接收培辦的工作。我期望中心將來更加強本身的導師培訓工作,以支援新教友培育。」

劉彤萱表示,教理中心課程報讀人數超出收生名額,需求甚殷。談到信徒的培育需要,她提倡教會團體發展家庭教理。

回顧教會內的培育架構的發展,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部兼宗教學部主任蔡惠民神父稱,以往修院集中培育神職人員,自七十年代起,便同時培育信徒。他說:「宗教學部一九八七成立,更把神學課程普及起來。」

談到現時的培育需要,蔡神父說:「把神學知識和生活聯繫的銜接課程,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林余儷玲希望,教會團體在培育課程上給予更大彈性,例如設立更多短期和較易修讀的神學課程,鼓勵信徒接受培育。林氏又鼓勵教會團體及堂區,引導神學生服務教會。賴煜清補充說:「信仰培育不應局限於課程,也是為信徒提供同行者。」(鄧)

 

 

 

▲top


中大天主教研討中心
舉辦墳場文化研討會

夏神父指出,跑馬地聖彌額爾墳場內的各款雕塑,不少都富有信仰意涵。

(本報訊)「有些信徒認為,(即使離世後)自己的軀體正等待復活,所以跑馬地聖彌額爾墳場部份石棺安放在地上,沒有入土⋯⋯墳場是期待生命的地方,期待死人的復活與天主的審判。」教會歷史學者夏其龍神父在「墳場的文化與藝術研討會」說。

這次研討會由中文大學天主教研究中心聯同該校通識教育部於七月六日舉辦,吸引逾六十人出席。講者包括張燦輝教授、高添強和夏其龍。

席間,中大天主教研究中心副主任夏其龍神父的講題為「在天主教墳場安息的洋人」。他指出天主教墳場內的各款雕塑,不少都富有信仰意涵,它們大致是描繪生命的短暫、追憶、對生命的感受、回歸天家的呼召,以及基督救贖世人的十字架等。

對於聖彌額爾墳場門外一對譯自外語的對聯「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夏神父說,這反映了東、西人士對死亡的不同看法:「西人可以用這幽默方式去談死亡,中國人相對地不會把死亡說得那麼明白。」

夏神父稱,墓碑也是歷史資料,碑上的生卒年份,顯示部份從歐洲來港的已亡傳教士,來港後敵不過疾病,英年早逝。

張燦輝教授較早前主講「墓地的雕塑藝術」時指出,自己喜愛探訪墳場,並成為出國旅行時的必遊之處,至今已到訪過歐洲多個著名墳場,體會到墳場的雕塑藝術往往更能反映「生命」,而非「死亡」。他指出,在十九世紀初的墳場墓碑,是可以由亡者本人或家族去設計,對死亡背後持有浪漫主義的態度,墓碑也成為了藝術。

當日他展示了不同地方墳場的照片,其中一些墓碑的雕塑,呈現死神與人拉扯的景像,顯示當時人對死亡的抗拒;也有些雕塑呈現美麗的天使撫慰死者的景像,使死亡變成了盼望。另一講者高添強主講「從墓碑談日、港交往」。(煇/莉)

 

 

▲top


英湯牧講述內地合一情況
建議修院開設相關課程

湯漢主教(資料圖片)

(本報訊)湯漢主教在南韓一個有關基督徒合一(大公主義)的講座上指出,中國大陸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的領袖,不大了解合一運動的需要,他建議內地的修院加入基督徒合一的課程。

宗座促進基督徒合一委員會、亞洲主教團協會、韓國天主教主教團七月十七日至二十一日於南韓舉行「亞洲主教團講座」,本屆主題是「追求基督徒合一:今天我們的位置」,約三十五名來自亞洲地區的主教、從事基督徒合一職務的教會人士出席。大會邀請了宗座促進基督徒合一委員會主席卡斯珀樞機(W. Kasper)、湯漢主教等五人主持講座。

湯漢主教七月十八日以「目前香港和中國的基督徒合一情況」為題主講。湯主教說,雖然中國憲法確認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但信徒仍未能享有全面的宗教自由;雖然內地有著若干宗教寬容的措施,但仍有好些限制。

談及中國內地的基督徒合一情況時,湯主教指出在合作層面,參與公開教會的基督新教徒和天主教徒,聯同佛教徒、道教徒以至回教徒,都有在天災後提供救援工作,然而有關服務社會的工作仍見零星,因為政府不希望民間組織彼此聯絡起來,擺脫政治的監控。

「天主教與基督新教徒關係誠懇,但促進基督徒合一的活動非常有限⋯⋯兩教領袖不大了解合一運動的需要。因應長期的政治限制,我不預期這情況會在未來幾年內改變。」湯主教告訴與會者。

至於合一運動中的交談層面,湯主教指出天主教徒和基督新教徒的會晤是政治性多於宗教性的。「政府不時會邀請特定的神職人員參加活動⋯⋯原則上這有助天主教和基督新教人士互相交談,但實際上會議程序緊密,議程大多數屬政治性的。」他說。

湯主教又談到內地五十至七十年代的政治氣氛,令境內有組織性的宗教活動消失,亦有教會人士被送到勞改營,致使公開的宗教活動亦告停頓,但聖神卻讓信徒經歷了另一種合一經驗。「年來的宗教迫害卻喚起信徒關懷互助之情。天主教徒和基督徒給送到同一勞改營,在那裡他們互相認識了彼此的信仰。」他說。

為推動中國天主教會的大公運動,湯主教建議留學海外的三百多名神父、修女和修生,借機多學習大公主義;內地修院開設大公主義的課程(內地目前有二十間公開教會的修院,修生約一千二百人;地下教會的修院十間,修生八百人);公開教會宜自動自發,在不同層面逐步開展推動合一的活動。
目前中國內地十三億人口中,天主教徒約佔人口的百分之一,即一千三百萬;有關基督徒人數的推算則有所不一,介乎二千五百萬至四千萬之間。(植)

 

 

 

 

 

 

▲top


「明愛暖萬心」籌款晚會

利孝和夫人(中)送出三十萬港元給明愛之友,由「明愛之友」主席許德輝(字)接收。

(本報訊)「明愛之友」主辦、電視廣播有限公司製作的「明愛暖萬心」籌款節目七月十五日(週六)晚假無線電視城現場直播。當晚籌得約六百萬港元,確實善款有待整理。

「明愛暖萬心」今年的主題是「給他們一個希望」,整個晚會是要表達出:在香港明愛大家庭內,「希望」的信息如何送給不同階層的人士。節目包括由容祖兒、許志安、陳慧琳聯同明愛牛頭角社區中心兒童合唱團與明愛馬登基金中學同學一起演繹幾首電視劇金曲;亦有明愛康復服務家居訓練及支援服務、明愛聖若瑟中學的學員與容祖兒載歌載舞;另一眾影視紅星以歌聲帶出香港明愛情牽半世紀的服務。

節目開始前,由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林鄭月娥、天主教香港教區湯漢輔理主教、「明愛暖萬心」籌款晚會主席利孝和夫人、二○○六年明愛籌款委員會主席中國工商銀行(亞洲)董事暨副總經理黃遠輝及「明愛之友」主席許德輝聯合主持亮燈儀式。(公)

 

 

 

 

 

▲top


前港督彭定康專訪
談主教任命與信徒施政

彭定康說,他的公職生活深受其信仰影響。他解釋,一個人不論信奉哪一信仰,均「不可能不讓自己的宗教信仰影響公職公務」,但那不表示要就所有事務制訂一套天主教政策——雖然身為教徒面對不同事務時,總會抱有天主教的取向。圖示彭定康在公教報接受訪問。

(本報訊)末任港督彭定康(Christopher Patten)指出「中國領導人深具歷史觸覺」,這份觸覺應令他們重視到各個群體的歷史背景。是以,彭定康認為中國領導人應該理解到,挑戰天主教會任命主教的權力,等同要求教會 「拋棄一連串承傳自耶穌和宗徒的權力」。

本身是天主教徒的彭定康七月底重臨香江,推介他的新書《Not Quite the Diplomat》(可中譯為《非一般外交家》),他七月二十三日參加了在堅道主教座堂的主日彌撒,隨後接受了英文《公教報》訪問。


尋求通融之道

彭定康解釋,在他祖家英國(以聖公會為國教),歷代以來天主教會在委任主教一事上與政府意見相左,導致教會內問題重重。「然而,事情總有出路。」他說:「教會和政府總得尋求通融之道。」

曾跟中國政府交往多年的彭定康,相信北京當局與教會亦會找到出路,打破目前僵局。他引述前耶穌會先賢利瑪竇神父的事蹟,指他「歇力創出通融之道」。彭定康認為,「今時今日應該同樣會有出路」。

這位前任港督暨現任英國上議院議員說,教會在推動關係正常化一事上,不能過於墨守繩規。他承認,某些生活細節和傳統確實不能棄掉,但他希望天主教徒對中國大陸官方及非官方教會群體間的分裂,不要抱過分僵化的態度。

三年前彭定康曾到國內旅遊,途中遇到一些官方主教、神父及信徒,令他深感敬佩。 「他們有些亦曾受多年牢獄之苦,其熱誠無容置疑。」他說。


不棄掉傳統 不抱過分僵化態度

彭定康又指,內地教會現今的情況「令人振奮」,因為國內賺大錢的人愈來愈多,但卻反映出經濟躍進「不能填補那個空隙」——教會正要回應這樣的挑戰。

彭定康現任紐卡素及牛津大學名譽校長,較早前曾出任歐洲外交事務大臣。他說其公職生活深受其信仰影響。他解釋,一個人不論信奉哪一信仰,均「不可能不讓自己的宗教信仰影響公職公務。」

他說,這並非表示要就所有事務制訂一套天主教政策,但身為教徒面對不同事務時,當事人「即時就會有天主教的取向」。

他表示,這應不會在公職生活上構成難以跨越的障礙,「因為倫理和政策之間不應有任何阻礙」。雖然彭定康承認實踐倫理往往是困難的,「但政策總離不開倫理」。他強調,所有信仰都指出,個人和人權當受尊重,因為「權利不屬國家專有」。


政策總離不開倫理

彭定康最近曾在都柏林舉行的愛爾蘭天主教主教團會議上發言,述及在當代世俗的社會中,教會社會訓導的角色。他以出生率及人口對經濟的影響為例說,「這跟宗教無關。一旦經濟起飛、女性教育水平提升,出生率即見下降」。 然而,他說這情況會引伸宗教上的問題,需要教會回應,「這些問題不能迴避,必須拿出來討論。」

彭定康相信,所有基督宗教傳統均認同並強調,個人主義並非一切,因此擔任公職的天主教徒必須顧及整體利益。他笑著說,這比一些他小時候要唱的十九世紀聖詩更為複雜。「小時候人們只告訴我,要做對的事,因為那是對的!」

彭定康指出,「有時你需要提出不受歡迎的問題」。他舉例說,他出任北愛爾蘭次官時,要在警隊內進行改革,「當地居民一半多一點是新教徒,天主教徒佔一半少一點;警隊中則有百之九十三是新教徒」。他說,雖然大多數人都有相同背景,但要說一些明顯的問題還是很難提出。不過,他認為宗教信仰確有助人承擔責任,因為任何信仰均「挑戰『只顧目前』的思想」。(麥)

 

 

▲top


 

 

 

▲top


 

 

▲top


 

▲top


 

         
         
         
         
         
         
         
         
         
         
         
           
           
             
   

   

劫貧濟富的銷售稅 陳麗娜

財政司長早前公布,開徵商品及服務稅(俗稱銷售稅)的諮詢文件,而政府寄望這個新稅項可以擴闊稅基,增加稅收的穩定性。其實,早在二○○○年,政府成立擴闊稅基委員會研究稅制改革,擴闊稅基委員會用了兩年的時間,於二○○二年提交報告,期間除研究開徵銷售稅外,討論範圍還涉及政府未來稅收和開支的情況、資產增值稅、環保稅、薪俸和利得稅率、及增加繳稅人數等問題。可是到了今年所發表的《擴闊稅基、促進繁榮》的諮詢文件提出的方案只有一項,就是政府應否引入商品及服務稅以穩定稅收來源,而政府再三強調是次建議的目的是擴闊稅基。

可是,政府公共財政的著眼點不應只是稅收的穩定性,因稅收除了是政府收入的最大來源外,它更有著資源再分配的作用。社會訓導指出稅制重要的功能,就是政府的稅收要依照正義及公平原則去收取,同時不應超過民眾的負擔能力,並且要作為減低各階層間不平衡的方法(慈母與導師#133,137)。
且讓我們看看政府的稅務改革建議是否可達到這功能。政府建議將開徵銷售稅的所得「回饋」社會,市民和商界將可獲得以下的減免:取消酒店房租稅、調低汽車首次登記稅、將發放紓緩津貼於綜援家庭及沒有領取綜援的低收入家庭、調低標準稅率及利得稅率。由此可見,政府一方面增加間接稅(銷售稅是間接稅的一種),而另一方面減低對直接稅(利得稅和薪俸稅)的依賴。可是間接稅和直接稅的比例,會直接影響稅制的公平性,因間接稅是累退的,如過分倚賴間接稅會減低稅制的公平性,更何況香港的直接稅是採用標準稅率的,亦即基本是比例稅,這會使不公平的稅制更不公平。

雖則政府聲稱會為綜援及低收入家庭,發放紓緩津貼,將會按比率增加綜援金額,而沒有領取綜援家庭的低收入家庭每年將有額外二千元現金津貼、三千元差餉扣除額及五百元水費排污扣除額。可是不少學者均質疑成效有多少,因低收入家庭的消費主要來自食用,而食水及差餉的開支只佔他們總開支的兩成,未必能夠全享用三千五百元的扣除額,而額外的二千元津貼根本不能完全抵銷開徵銷售稅所帶來的財政負擔。

香港的貧富懸殊在這十多年間急劇惡化,較部份第三世界國家更為嚴重,而現行稅制根本無法發揮有效的所得再分配的作用,更甚的是,現時政府所建議的銷售稅更將這問題擴大。現時薪俸稅最高邊際稅率為20%(標準稅率16%),公司利得稅為17.5%;與普遍採用累進稅制的經合組織國家最高的個人及企業入息稅稅率比較(2001年時平均分別達 43.6% 和 32.9%)仍有一段距離。同時香港政府也沒有向資產的增值徵稅(Capital Gains Tax),股息和利息也可以免稅,這根本是有利於資本的累積,但不利於低下階層的生活保障。政府面對這境況,不單不考慮累進的稅制,如徵收資產增值稅,反而打基層市民的主意,企圖引入累退性質的銷售稅,進一步使貧富差距兩極化。一個負責任、真正以民為本的政府,應以市民的福祉為依歸,以照顧弱勢社群為己任,而不是以劫貧濟富的方式去使基層市民百上加斤。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供稿 http://www.hkjp.or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