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區文物室開幕 見證傳教士足跡

馬國明「曙光」結業 信徒書店推閱讀文化

教友總會迎接書展 普通話培訓助福傳

印度神學家談香港角色 推許有助中國社會發展

聖文德堂卅五周年堂慶 賀首任本堂謝華生金禧

意國神父林柏棟安息 在世期間關懷貧苦者

中華殉道諸聖及真福慶日

 

 

 

教育制度的背後理念 吳偉傑

   

教區文物室開幕 見證傳教士足跡

教區文物室開幕,羅國輝神父(手觸十架者)為參觀者導賞。

(本報訊)天主教香港教區文物室七月九日舉行開幕祝福禮暨開放日,展出約二百件教會文物,見證傳教士為主作證的足跡。

文物室設於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圖書館三樓,包括兩個展覽室,第一個展覽室講述香港教區歷史,第二個介紹梵二前的彌撒用品,圖書館內亦放置有多件文物。文物室將於本年十月正式開放,供已預約人士參觀。

開幕祝福禮由湯漢輔理主教主禮、教區秘書長李亮神父擔任嘉賓,香港教區文物室核心小組召集人羅國輝神父,成員蔡惠民神父、余蕙英修女、林業強和逾百位信徒出席。


座落神哲學院圖書館 參觀須預約

禮儀中,湯主教表示文物讓信徒「睹物思人」,又鼓勵參觀人士多欣賞文物的內涵。他說:「欣賞文物不能單看其所屬年代,還要看它能否喚起(信徒)愛天主的心。」

致辭時,羅國輝神父說:「這些文物既見證了天主的愛,也是傳教士為主作證的痕跡。」羅神父稱,文物室展品大致從五個途徑徵集:由神職和信徒提供;從被棄置物資中拯救出來;在坊間購回;在馬鞍山等早期傳教點收集;在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整理文物時所得。稍後,主禮聯同眾嘉賓為文物室剪綵。


湯主教:文物喚起愛主心

文物室核心小組成員余蕙瑛修女稱,該小組已收集了數千件文物,其中約一千件已整理入檔。小組目前招募了三十位接受過有關禮儀培育的義工,協助整理文物及其檔案。

在整理文物的過程中,教區文物室義工小組成員羅敬業為文物拍攝照片及整理資料,這位聖母領報堂信徒當日對本報說:「這是個祈禱和靈修的經驗。文物讓我真實地看見自己的信仰。」

禮儀後,主辦單位為參加者提供導賞,由於人數眾多,參觀人士需要分批進場。本身是教區禮儀委員會主席的羅國輝神父表示,文物室保存了不少富歷史和藝術價值的教會文物,如傳教士跟明朝皇帝的通訊紀錄、景泰藍聖體皓光等;也有本地教會的文物,如徐誠斌主教、胡振中樞機等的禮帽和戒指。


文物具歷史與藝術價值

文物室展出了一幅教宗保祿六世一九七○年來港、萬人空巷的相片,導賞環節後,「置身」這相片中的香港仔聖伯多祿堂長者信徒麥燮堯說:「保祿六世來港那年,我才四十歲,我跟堂區各善會成員去迎接他。那次經驗教我難忘。」麥氏喜見文物室的多款聖物,見證了天主教的本地化。
青年信徒朱至勇在教區傷殘人士牧民中心當輔祭,他對文物室的彌撒所需物品最感興趣,他說:「昔日許多款祭衣較現在的複雜,其涵意亦更為深遠。」

香港教區文物室於二○○四年由陳日君樞機成立,交教區禮儀委員會負責。該文物室正籌募經費,作為儲藏、保養、維修和展覽文物的開支。(鄧)

 

湯漢主教主持祝福禮。櫃中為教宗保祿六世一九七○年訪港時所用祭衣。
胡振中樞機生前所用的樞機袍。
梵二前小彌撒用的祭台經牌。
傳教士利瑪竇與明朝皇帝的通訊,《正教奉褒》和《正教奉傳》。

 

 

 

 

▲top


馬國明「曙光」結業
信徒書店推閱讀文化

信徒馬國明(上圖右一)創辦的曙光圖書公司結業,大批友好送別。楊孝明(下圖前排左二)與友好約兩年前合辦書店,神長到賀,書店亦有參加本年書展。

(本報訊)香港書展七月十九日開幕,雖然逛書展的人眾多,但經營書店仍非易事。兩名開辦書店的天主教徒都認為,當書店老闆艱難,但仍要盡使命為讀者提供好書。

天主教徒馬國明的「曙光圖書公司」本年六月底告別讀者。另一天主教徒楊孝明卻在兩年前開辦「塔冷通心靈書舍」。

這兩間店不盡相同,「曙光」售賣英文非主流學術書,「塔冷通」售賣信仰和心靈書籍。然而,兩書店都有一個共通點——必向讀者推介好書。浸淫在文化界多年的馬國明,不時會跟到訪書店的客人談論書本和文化;楊孝明配合信徒團體「信仰生活互動坊」舉辦「十本好書推介」計劃,推介信仰讀物。

「香港是國際都會,應有像樣的書店。」雖然馬國明卸下了店長身份,他仍期望其他書店能夠善用香港這「交通樞紐」的地理優勢,售賣更多好書。他說:「許多英文書的探究程度,比中文書深入。外地有本不錯的新書叫《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ese Socialism》(可中譯為《中國社會主義的轉化》),香港人未必會關心,但國內人士可能有興趣⋯⋯可惜香港經常浪費了這些(推廣好書的)機會。」


馬國明:近年沒大學生顧客


馬國明表示,曙光彌補了好些書店的不足,提供通俗讀物以外的英文學術書,才能夠生存廿多年。曙光成立初期,於一九八六年搬到灣仔現址,二○○四年因經營困難,先跟租同一單位的「青文書店」合併,再於本年六月底結業。他說:「書店搬到灣仔現址後的十年,營業額不斷上升,但從一九九六年後就不斷下降⋯⋯現在只剩三至四位常客。」

對於愈來多愈多人只看通俗讀物,馬氏說:「好苦惱。」他七月四日對本報說,昔日到他書店的大學生,許多都勇於閱讀內容較深奧的書,最近十年則幾乎沒有大學生顧客。

「租金等成本上升,影響了許多店鋪,包括書店。這時勢開書店是個勇敢的決定。」馬國明說。


楊孝明:照顧年輕信徒口味


「辭去原有工作開書店,是個冒險的決定。」楊孝明二○○四年辭去教師工作,跟太太以及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開辦集信仰培育、售書及出版於一身的「塔冷通」。

楊孝明坦言,書店每月賣書數百本,業績仍未算太理想。他七月四日對本報說,在重重挑戰中經營書店,是個信德的旅程,他說:「我遇到阻滯時,感受到天主跟自己一起。」

「長、幼始終有代溝,年輕生意人才較容易做年輕顧客的生意。再者,普遍年逾三十的信徒較多買信仰書籍,我們會以這群人為主要服務對象。」但楊孝明指出,近年新領洗的信徒年輕化,教會團體不應忽略他們,應推出更多適合他們的好書。

談到辦書店的最大得著,楊孝明表示,書店讓人有更多機會去經歷信仰;馬國明說,店子讓他享受讀書樂之外,還結交了一班好友。他說:「來買書的人,像朋友多於顧客。」六月二十四日,一班熟客為曙光舉行惜別茶會,感謝馬國明給他們讀好書的機會。

這兩位老闆的書店截然不同,但他們都喜歡寫作,馬國明著有《路邊政治經濟學》等,探討跟香港社會息息相關的課題;最近楊孝明亦推出其新書《二○二五主教尋夢》,以小說形式反思教會發展。

綜觀香港的閱讀風氣,楊孝明歎道:「現在的閱讀風氣比昔日差,好些讀者只會追捧近期熱門書籍,熱潮過後就不知道從何選書。」(鄧)

 

 

▲top


教友總會迎接書展
普通話培訓助福傳

(本報訊)因應近年不少內地來港旅客出席「香港書展」,教友總會聯同聖母軍舉辦「普通話研習班」,讓信徒趁此機會,向內地人士以普通話傳福音。

由教總及聖母軍代表組成的「街頭福傳小組」,六月二十七至七月六日舉辦「街頭福傳——普通話研習班」,教授基本普通話應對、以及福傳時所用的辭彙等,供準備於書展期間在灣仔區街頭福傳,或有志於福傳的信徒參加。

「香港書展」將於七月十九日至二十四日假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屆時教總及聖母軍會在灣仔區內舉行街頭福傳,現正招募信徒參與這活動。
教友總會執行秘書關愛華稱,據最近在街頭福傳的信徒反映,信徒愈來愈多機會接觸內地旅客,故大會於本年特設普通話培訓。

她對本報說:「本年三月,我們到尖沙咀東部向途人傳福音。事後好些參加者表示,他們需要學好普通話,跟內地旅客溝通。事實上,隨著尖沙咀星光大道等景點增加,我們愈來愈多機會碰到大批自由行人士。」

關愛華說:「我們會向途人介紹教會,如果被問到本港哪裡有普通話主日彌撒,我們可以介紹他們到油�地聖依納爵堂。」該小組每兩個月組織信徒到社區傳福音,去年逾百位信徒參與香港書展期間的街頭福傳。

聖母軍團員薜麗珠參與了上述於尖沙咀舉行的街頭福傳,她也準備參與書展期間的街頭福傳。她說:「我能夠用普通話跟內地旅客談天,若要說聖經人名和地名就比較困難。故此我想透過該普通話研習班,學會說這些用語。」

薜氏六月中說:「匆忙的街頭福傳中,信徒跟旅客可以談的東西並不多,不夠時間講福音故事,我在尖沙咀那次,只跟過幾位旅客談天⋯⋯但我們可以介紹基督徒身份,以及提供簡單的信仰資訊。」

香港旅遊業發展局稱,四月份訪港內地旅客逾一百一十萬人次,較去年上升一成二,其中四成三屬「個人遊」(自由行)身份。目前四十四個內地城市的居民,可以用「個人遊」身份來港旅遊。(煇)

●「香港書展」七月十九日至二十四日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天主教展區為2D02-2D12, 2E01-2E13(2號展館)

 

 

▲top


印度神學家談香港角色
推許有助中國社會發展

威爾弗雷德神父

(本報訊)一個講座上,有學者神父指香港處於獨特位置,推動基督宗教在整個中國的發展。

六月二十日假教區中心舉行的講座題為「多元社會中的基督宗教及神學的角色和貢獻」,由聖職人員延續培育委員會、聖神修院神哲學院、中文大學天主教研究中心合辦,邀請神學家威爾弗雷德神父(Felix Wilfred)主講,近五十位神父、修女、修士及教會機構職員出席。

威爾弗雷德神父認為,在轉化亞洲、特別是中國的過程中,香港扮演著一個重要角色;在基督宗教於中國尋找新角色一事上,他相信香港同樣具備著獨特的角色。神父在印度的馬德拉斯大學任教,亦擔任過宗座國際神學委員會成員,以及印度神學協會主席。

威爾弗雷德神父說,雖然中國的的經濟和政治地位冒升,但如它同許多地區一樣,面對全球化的負面影響。

神父又提醒各地不能只著眼於經濟,他說:「各地需要在精神層面上相匯,釋放信仰的精神力量,促進宗教和文化之間的共融,基督信仰可對此作貢獻。」他指出,基督宗教和其他宗教,同樣能夠推動人與人之間的共融。

神父在講座中又提及在亞洲地區,基督宗教在宗教交談、現代化、公民社會、社會正義與地區和平的角色。

威爾弗雷德神父六月二十三日再主講另一場題為「多元社會中的福傳和信仰實踐」的講座,同場講者有宗座教友委員會委員黎育輝、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宗教學部教授楊玉蓮。(明)

 

 

 

▲top


聖文德堂卅五周年堂慶
賀首任本堂謝華生金禧

左起:夏志誠神父、謝華生神父及高征財神父主持卅五周年感恩祭。

(本報訊)慈雲山聖文德堂於七月九日(主日)下午五時,舉行建堂三十五周年慶典感恩祭,同時祝賀創堂主任司鐸謝華生神父晉鐸金禧。

彌撒聖祭由謝華生神父親自主禮,方濟會中華省會長高征財神父、聖文德堂主任司鐸夏志誠神父偕同十多位神父共祭,逾五百人參禮。

謝神父在講道中,詳述方濟會早年初期在慈雲山區開展福傳事工的過程。謝神父透露,早在五十年代,方濟會士便在慈雲山開辦義學,更於主日在義學校舍內舉行彌撒。在七十年代初期,修會應當時徐誠斌主教邀請,協助成立聖文德堂區,並得到一位法籍教友慷慨捐出現址地皮,作建築聖堂之用,今日的聖堂於一九七六年由胡振中主教祝聖。

謝神父特別感謝三十五年來協助堂區發展的恩人及有關團體。堂區早期先後借用聖文德小學、德愛中學及聖文德書院作主日彌撒場地,更得到聖母無原罪傳教女修會及母佑會的修女全力協助堂區牧民工作。一九三○年出生的謝神父,五六年升神父,於一九七八年至八○年間出任公教報主編。

彌撒中,全體教友公開誦讀「建堂35周年許諾詞」,願意秉承堂區創建精神,繼續實踐信仰,學習聖文德精修榜樣。

聖文德堂主任司鐸夏志誠神父稱,今年慶祝主保瞻禮的活動共分三天進行,七月七日的對象為青少年,邀請恩保德神父主持講座,晚上舉行青少年喜樂之夜;七月八日則由各善會團體及教友輪流負責「陪伴聖體三十五小時」,感謝堂區在過去三十五年常蒙天主恩佑;七月九日以感恩祭及聚餐將慶祝活動推至高峰。(成)

 

 

 

▲top


意國神父林柏棟安息
在世期間關懷貧苦者

逾六百名信徒七月十一日晚出席宗座外方傳教會林柏棟神父(小圖)的守夜彌撒,向這位忠心服務信徒、關心社會弱小的基督僕人致敬。
林柏棟神父(Adelio Lambertini)七月七日安息主懷,享年六十七歲。

七月十一日晚的守夜彌撒在銅鑼灣基督君王小堂舉行,由湯漢主教主禮,彌撒上聖若望宗徒小堂議會主席孫立光致辭,讚揚神父帶領堂區走向信仰的深處,關顧堂區內不同階層的人士。當晚林神父的誼子誼女份外哀傷,信徒鄧燕娥致辭時念及年幼時林神父很鍾愛他們那批小朋友,時有帶他們外出遊玩,情感絕對比得上親生的父親和子女。林神父的家人亦專程從意大利來港參加彌撒。

由於林神父的遺體會送返意大利下葬,大批信徒當晚彌撒後都留下來瞻仰林神父遺容以作追悼,隊伍排列到聖堂門外空地。有關安所彌撒已於七月十二日舉行,由陳日君樞機主禮。

林神父一九三九年九月二十日生於意大利米蘭,六三年三月三十日晉鐸,六五年十月抵港。神父來港後先用兩年時間學習廣東話,六七年獲派往西貢聖心堂服務,至一九七四年奉調離港往泰國和意大利工作。

林神父一九七八年返港後,在黃大仙聖雲先堂工作至八七年。往後神父先後在聖斯德望堂、聖多默宗徒堂、聖若望宗徒堂服務,一九九○年開始任聖若望宗徒堂主任司鐸。

林神父一九九五年發現患上淋巴癌,仍繼續傳教工作,一直服務至離世前兩個月。

同屬宗座外方傳教會的柯毅霖神父(Gianni Criveller)讚揚林柏棟神父不但是傑出的傳教士,亦是該會受人歡迎且出色的領袖。柯神父稱,六十年代當傳教會與華籍神父探討教區領導工作時,林神父貢獻良多。(黃)

 

 

 

 

 

 

▲top


中華殉道諸聖及真福慶日

(本報訊)隸屬沙田聖本篤堂區的中華殉道諸聖彌撒中心,於七月九日上午九時,舉行感恩聖祭,記念中心主保良辰,為聖本篤堂區主保雙週慶祝活動展開序幕。

彌撒聖祭由聖本篤堂主任司鐸劉德光神父主持。劉神父在講道中,強調貫徹主保聖人的精神,在於堂區上下同心,團結共融。劉神父呼籲教友們要勇於付出自己,以殉道聖人精神為榜樣,犧牲奉獻,服務堂區,為福音作見證。(成)

 

 

 

 

 

▲top


 

▲top


 

 

▲top


 

 

▲top


 

▲top


 

         
         
         
         
         
         
         
         
         
         
         
           
           
             
   

   

教育制度的背後理念 吳偉傑

踏入六、七月,與教育有關的新聞接踵而來。小一派位和高級程度考試已先後放榜。本文刊出時,相信中一派位也應放榜不久。當然,八月還有眾人矚目的中學會考放榜和大學入學放榜。教育問題,一向是香港大部份家庭憂慮的焦點。近日也有研究顯示多數家長對本港的教育制度評價負面。事實上,每年的海外教育展覽例必場場爆滿,市民對本港的教育制度有多滿意,也就更不言而喻了。筆者並非甚麼教育專家,而過去著實已有很多人對本港的教育情況作了深入和精闢的討論,但筆者卻有興趣從規劃香港教育制度的背後理念來作分析,希望能為讀者對當前千頭萬緒的教育問題提供另一角度作參考。

在公共服務的提供和控制問題上,有學者把處理的方法分為「市場系統」(Market System)和「管治系統」(Governed System)兩種。市場系統是容許多家供應者並存,任由他們互相競爭,優勝劣敗,適者生存,最後由市場決定誰是最好的供應者。政府的角色是訂立規則,維持秩序,從而保障服務的質素和使接受服務者和有關持份者滿意。小巴和的士的服務便是如此。管治系統則是由政府或有關決策機構決定哪個或哪幾個供應者最適合,然後授予經營權,其他的競爭者則不能加入,政府的角色則是監察,有時甚至直接介入管理。明顯的例子是地鐵、水務等。當然有些情況是兩個系統並行的,但多數有明顯的市場區分,以免公私營的提供者互相正面競爭。至於甚麼時候用市場或管治系統?因素多而複雜,兩種系統各有千秋,必須因應不同情況施行。本文並非要深入討論這些因素及其帶來的影響,而在於弄清香港教育到底是屬於市場還是管治系統?

相信年紀較長的讀者都有印象,五、六十年代絕大部份的學校都是私營的,官校只屬極小數,現今許多教會辦的名校,當時都是私營的。後來政府開始資助,於是原先的市場系統就逐漸被管治系統所取代。到最後,私營學校的生存空間愈來愈窄,現在雖有直資學校的出現,但很大程度仍在政府管治系統之內。事實上,近年教育制度的改變,明顯朝著中央集權和強化管治系統的方向走,例如對教學語言的規劃、限制英中數目及「上落車」等安排。校本條例更是直接加強教統局對學校控制的工具。但從家長的反應來看,管治系統的成效卻備受質疑。

然而,有趣的是,政府在某些情況下卻又強調市場系統,例如在一些正面對殺校危機的地區擴建新學校,政府的論據是要使學校互相競爭,讓家長有權選擇。這明顯是市場系統的論調,但奇怪的是政府為何要用公帑來促進競爭?市場系統本應就該讓私營的提供者來競爭,正如政府是否要用公帑開幾家小巴或的士公司來增加競爭?再者,用公帑增加競爭即表示日後無論哪一所學校勝出,政府都要賠本的。為何納稅人會讓政府用他們的金錢來玩這種遊戲?在大專教育方面,同樣出現類似的矛盾情況。副學士是明顯的市場系統,政府也強調競爭的價值,但對學士學位課程,政府卻要求各大學認清角色,有效分工。這做法還有競爭嗎?為何政府所強調的競爭價值突然間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其實無論是市場系統還是管治系統,背後都有一定的理念和價值,以哪一個為主,以及如何相輔相成可以從長計議,但目前的問題是政府好像沒有甚麼理念,那才是教育制度互相矛盾,混淆不清的原因。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供稿 http://www.hkjp.or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