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非法祝聖兩主教 聖座發聲明 教宗表痛心

「讓我們把一些事實搞清楚」 陳樞機談「自選自聖」主教

鹽田梓聖若瑟小堂 獲聯國文化遺產保護獎

胡玉英母親節願望 與腦痳痺兒子偕老

服務仁愛之家兒童 慈幼青年義工

亞青節競技籌款日 為窮國青年找經費

任萬民福音部成員 聖座委任陳樞機

由五四到民主監察政府 阮美賢


中國非法祝聖兩主教
聖座發聲明 教宗表痛心

(本報訊)對於近期中國大陸兩名神父,在未經教宗認可下獲祝聖為主教,聖座五月四日發表聲明,表示教宗對此「十分痛心」。
中國大陸雲南省昆明市四月三十日舉行祝聖馬英林神父為昆明教區主教禮儀,安徽省蕪湖市也於五月三日舉行祝聖劉新紅神父為主教禮儀。這兩項祝聖行動都沒有獲得教宗本篤十六世的授權,是違反教會法的行為。


聖座新聞室五月四日特別為此發表聲明,全文如下,以天亞社中譯為骨幹,稍作編輯:

關於在中國發生的 兩宗主教祝聖禮


聖座新聞室納瓦羅博士發表以下聲明:
我們從不同的渠道接到查詢,問及有關聖座對兩宗在中國發生的主教祝聖禮的立場。此兩宗祝聖禮涉及馬英林神父及劉新紅神父,分別於四月三十日在雲南省昆明市及五月三日在安徽省蕪湖市舉行。

我們要申明立場:
(一)教宗知悉這些事件後感到十分痛心,因為如主教祝聖禮這樣對教會生活那麼重要的行動,在此兩個案中,都沒有尊重與教宗必須有的共融。這對教會的合一是極嚴重的損害,就如眾所周知,教會法對此有嚴厲的處分。(參照《天主教法典》1382條)
(二) 據所得資料,涉事的主教及神父受到由教會以外的機關所施壓及威脅,去參加未有宗座授權的主教祝聖禮,這是非法的,並且違背他們的良心。
好些主教拒絕屈服於這種壓力;其他不能拒絕者,內心極度痛苦地被迫接受。這類事件所產生出的創傷,不單損及天主教團體,亦傷及個人的良心。
(三) 因此,儘管有人以這兩次主教祝聖禮是為了滿足教區出現主教空缺的需要為由而舉行,我們面對的是對宗教自由的嚴重侵犯。
(四) 聖座關心天主教會在中國的艱苦路途,雖然看到一些路途上的困難,明白到這路途的某些特性,但聖座相信並期望這些不幸很快會成為過去。


聖座考慮到,她現有明確責任道出整個天主教會的痛苦,特別是在中國的教會團體的痛苦,這痛苦在主教及神職人員身上尤是。他們被迫違反自己的意願去參與主教祝聖禮。無論主禮者或被祝聖者,均不願意在未有宗座授權之下行事。
如果將以同樣方式祝聖其他主教的消息屬實,聖座便要重申教會的自由及自主必須受到尊重,不受外力干預。聖座深切希望,這些不能接受的粗暴及應受責斥的壓迫行為,不再發生。
(五) 聖座在不同場合中,重申有意與中國當局建立誠懇及有建設性的對話,以期找出方法,滿全雙方的合法期望。發生上述事件,不但不利於這種對話,而且產生新的障礙。


聖座發言人稱,聖座在不同場合中,重申有意與中國當局建立誠懇及有建設性的對話,以期找出方法,滿全雙方的合法期望。圖示教宗本篤十六世五月三日會晤信眾。「聖座」一詞泛指教宗與協助其職務的羅馬教廷。(圖:天美社)

 

▲top

「讓我們把一些事實搞清楚」
陳樞機談「自選自聖」主教

 

在政府認可的中國天主教內「自選自聖主教已延續了半個世紀」(五月六日國家宗教局發言人的聲明)。這是獨立自辦教會的基本策略,他們知道天主教是有聖統制的,沒有主教就不像天主教了,但在天主教內主教是由教宗任命的,他們要有主教但不要教宗任命,那末這教會還是不是真正的天主教呢?


那些在這「半世紀」的前端自選自聖的主教們清楚自己的處境,心裡很不平安。到了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容易和外界聯絡了,他們都託人向聖座申請「寬恕和認可」。在客觀條件容許的情形下教宗批准了許多這類申請,也只要求被認可的主教向神職及教友交代,並不要求他們高調否定政府的政策,這樣做法讓主教、神父、教友們,雖仍在被控制的情形下,卻能安心過他們的信仰生活。


在那「半世紀」的後端,即過去二十年,在「地上」的教會內,「主教該由教宗任命」的大原則愈來愈被一致公認,所以那些由「選舉」出來而由所謂「主教團批准」及由宗教局認可的候選人、都會向聖座申請批准(不只是知會),也只在受批准後才接受祝聖。因此在二○○○年初愛國會策劃的主教祝聖大會,本被邀請受祝聖的十二位候選人中只有五位到場,五位中也有滿臉淚水去接受祝聖的,連由劉柏年直接管制的全國修院的修生也「杯葛」了這次祝聖禮。聖座事後也提醒大家教律1382仍然有效。


其實那些在壓迫下接受祝聖的非法主教的處境實在並不好受,神父們多不願和他共祭,教友們也不願參與他們舉行的彌撒。「絕大多數神長、教友的意願」究竟是甚麼再清楚不過。我也因此說:國內的教會只有一個,大家都以教宗為領導。


近數年來一些得到聖座批准的主教受祝聖禮時,受到多端的阻難,政府不准他們公開聖座的批准,在禮儀中強迫用所謂「主教團任命狀」代替教宗任命狀,致使教宗任命狀只能在祝聖典禮外讓神父們確認(大陸的人民都很熟悉這陽奉陰違的一套)。但紙包不住火,愛國會及宗教局這樣做法只是自討沒趣。最近在上海和西安祝聖了主教,大家知道這兩位主教是聖座早已任命了的,然後主教、神長們配合政策進行選舉,那末政府當然也只好接納選舉的結果。在這兩次祝聖主教的機會上政府也不大聲威脅了,也就是劉柏年先生在接受路透社訪問時所說的「政府近來較『寬容了』」。


事實是兩邊都懂得為了社會的和諧彼此「被動配合」。但聖座和中國政府之間並沒有甚麼協議。也因此我們期望在中梵建交的談判上定下一個雙方能接受的協議。


協議在望的今天,愛國會及宗教局卻又強迫兩位神父在沒有得到聖座批准的情形下接受祝聖真是令人費解、使我們失望。究竟是誰在開倒車?

陳日君
二○○六年五月八日

▲top

 

 

 

 

 

 

鹽田梓聖若瑟小堂
獲聯國文化遺產保護獎

 

(本報訊)西貢鹽田梓聖若瑟小堂五月七日慶祝主保瞻禮時,同一場合舉行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UNESCO)亞太區文化遺產保護「優良獎」頒獎典禮,肯定教會團體保育鹽田梓文化遺產的成果。


當日逾八百名信徒齊集鹽田梓的聖若瑟小堂,慶祝大聖若瑟主保瞻禮,信徒中有鹽田梓的居民,以及來自各堂區的信徒。彌撒由陳日君樞機主禮,陳志明副主教、西貢聖心堂主任司鐸田義神父、聖言會香港區會長麥安華神父等多位聖言會會士共祭,嘉賓包括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林鄭月娥等多位政府官員。由於參禮者眾,部份人要於小堂外參與彌撒及典禮。


頒獎典禮在彌撒後舉行,由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亞太區文化顧問英祖夏(Rik Ponne)主持。本身是天主教徒的英祖夏說:「復修工作既使小堂繼續成為島上信仰焦點,也透過島上(鄰近小堂的公教學校)的澄波小學,使鹽田梓文化遺產恢復生氣,並提供了基本配套,讓該島以及其他方面得以持續發展。」


英祖夏稱,香港的天主教團體在文化保育工作上一直擔任重要角色。去年九月,該聯合國組織宣布鹽田梓村的文化保育項目獲獎。


致辭時,林鄭月娥說:「雖然小堂建築比較簡潔,但充滿鄉村特色,讓人感到神、人和諧的關係。」林太剛於復活節領洗加入天主教會。稍後,陳樞機聯同多位參與當地復修工作的教會人士,從英祖夏手中接過有關獎狀。


較早前的彌撒,以粵語、英語、以及鹽田梓居民所用的客家語舉行。講道中,陳日君樞機勉勵信徒回應傳教使命。彌撒尾聲,由屬該島原居民的兒童向大聖若瑟像獻花。
談到鹽田梓村的文化保育項目,參與有關維修工作的教區建築及發展委員會委員林社鈴說,聖若瑟小堂的修復工作,旨在保留其原有風貌:「復修工程保存了小聖堂的色彩及功能,圍欄的石塊也是就地取材。」


鹽田梓村村長陳忠賢稱,本年澄波學校已改建成為歷史展覽館及文物陳列室,介紹島上的傳教歷史和公教村文化,以及展出島民昔日所用的耕作工具等。


專程從愛爾蘭回港參禮的陳細妹彌撒後對本報說:「鹽田梓得獎,我們都很高興……昔日她是一條公教村。」八十五歲的陳氏原籍鹽田梓,她隨家人移居海外三十七年,慶典當日跟兒子和孫兒重遊舊地。


鹽田梓於十九世紀末成為公教村,雖然現已無人定居,但原居於島上的信徒及其子孫,每年都會返回島上,慶祝大聖若瑟瞻禮。二千年獲冊封為聖人的聖言會士福若瑟神父曾到當地傳教,先後為兩名女嬰付洗,而現址的聖若瑟小堂於一八九○年祝聖。(鄧)

陳日君樞機和陳志明副主教接過聯合國的嘉許獎狀。左為英祖夏。

右圖為聖若瑟小堂外觀。

▲top

胡玉英母親節願望
與腦痳痺兒子偕老

胡玉英與兒子朝聖

 

(本報訊)對為人母親的馮胡玉英來說,五月十四日母親的願望,是能夠陪伴患有大腦痳痺的長子,至他終老。


在航空業任職的信徒馮胡玉英公餘要照顧家庭,但家中擔子絕不輕省,她要照顧大腦痳痺的長子;過去幾年亦要看顧中風的丈夫,直至他去年離世。


「長子行動不便,每次工作人員陪他到庇護工場上班,我都會祈禱,這才安心。」胡玉英的長子馮健輝三十歲,出生時因腦部缺氧而患有大腦痳痺、左眼失明,影響行動和說話能力;她二十五歲的次子健康成長,目前留學新西蘭。


胡玉英懷馮健輝前,曾經小產,故此她很謹慎的去迎接健輝的出生,惜事與願違,她四月底說:「生產時我休克了,醫生要用箝把我的長子箝出來。我只能夠從醫生口中了解情況。」


她說,兒子誕生後一直希望他接受治療,讓他健康成長,但這卻得不到部份親友的諒解:「長子十四個月大,我便帶他到大口環醫院接受專門治療及訓練。當時我給身邊的親友責罵,他們埋怨我這麼早便送兒子接受弱能人士治療,我感到別人不明白我。事實是,長子經過訓練後,現在能夠照顧自己的起居飲食。」為了工作,胡玉英早年要把年幼的兒子,交託予親友照顧,但心仍掛念兩人。


胡玉英跟大兒子是「傷健同心牧民小組」成員,去年他們隨小組赴意大利朝聖,馮健輝更獲教宗本篤十六世覆手祝福。


她是「在俗方濟會」成員,目前在黃大仙的聖文德堂參與彌撒。她說:「十八歲那年我與朋友加入在俗方濟會……聖方濟很貼近大眾,非高高在上,很適合我這個平凡的人,以他作為榜樣。方濟精神給我重要的支持。」


跟胡玉英同是在俗方濟會成員的彭美華說:「胡玉英很喜樂,經常掛著笑容。我們的團體也很強調喜樂和信賴天主呢。」二十年前,彭美華協助馮太照顧她的長子馮健輝,其後彭氏兒子更當上馮健輝的代父。彭美華眼中的胡玉英滿懷信心,倚靠上主,並同時全心重視智障和健康的兒子。


胡玉英說,雖然她用上較多時間照顧長子,但心中同樣疼愛次子。她近期便透過方濟會網頁撰文,向次子說:「請原諒我把你交託別人照顧成長。我不是因貪錢、要堅持工作,因明白自己學識有限,如暫停工作後,是很難再找了……否則你父親十五年前失業、又中風,我如何能夠做『一家之主』。」
談到作為母親的願望,胡玉英最希望長子能夠身體健康、次子能夠過有意義的生活,她說:「主賜我們的貧窮使命,在一切事物上,學習不斷的放棄。願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煇)

 

 

 

 

 

 

▲top

服務仁愛之家兒童
慈幼青年義工


(本報訊)鮑思高慈幼會轄下的青年義工組織「火炬行動」四月二十三日(復活期第二主日)為「仁愛之家」的兒童及其家長舉祝復活節慶祝活動。


當日早上參加者從九龍聖方濟各堂集合,一百多人分乘三部旅遊巴士往舂坎角海灘進行戶外活動;午餐後移師柴灣海星堂朝聖,義工以手偶劇和問答等互動形式為參加者安排了一節教理講授,然後舉行感恩祭。聖祭結束時,慈幼會梁幹潮神父把從「將福音帶給孩子」運動所籌慕得的《馬爾谷福音(漫畫版)》分送給小朋友。


另一方面,慈幼青年牧民辦事處四月二十二日假鄧鏡波學校舉行「足球機比賽」決賽,分別由慈幼英文中學、香港仔工業學校及聖類斯中學的隊伍奪得冠、亞、季軍。


辦事處稱,足球機一向是慈幼會院校特色,是次活動一方面是慶祝慈幼會來華百週年,另方面亦希望保存慈幼會屬校玩足球機的傳統,加強青年人對足球機之熱愛,從而凝聚各院校之青年。是次比賽共有三十二支隊伍參加。(公)

 



▲top

亞青節競技籌款日 為窮國青年找經費


(本報訊)亞洲青年節籌委會五月五日假灣仔運動場舉行「競技籌款日」,為七月在香港舉行的亞青節籌募經費,當中款項包括資助貧困地方的青年來港出席活動。


當天天氣不穩定,比賽期間下過一陣大雨,但亦無損參賽者投入活動,教友及神父出賽前都沒有鬆懈。全日賽事分公開組及神職人員組進行,來自不同堂區的二十四支隊伍和十四位神長參加。參賽的堂區隊伍和神職人員,要為亞青節籌得三千港元以上,才可取得參賽資格。
競技日中有多項具創意的比賽項目,例如公開組「勇闖苦路」項目是八乘五十米接力賽,但所用的並非一般「接力棒」,而是載著水的氣球十字架,參加者比賽時要把它放在肩上,意謂肩擔十架。神長參與五十米短跑時,亦須肩負十字架比賽,比賽中粉嶺聖若瑟堂的成啟明扭傷足踝,幸好並無大礙。


最後,聖十字架堂輔祭會獲得全場總冠軍,聖猶達堂及聖瑪竇分別獲得亞軍及季軍。全場最年輕的參加者梅詩雅(粉嶺聖若瑟堂)也有參加接力賽,只得十二歲的她說十字架很重,但她也會努力完成比賽。


至於神職人員組中,以曾任小學體育教師的陳永超神父成績最傑出,在「福傳播種」及「勇闖苦路」中奪得兩面金牌。


當日觀眾有一百多人,來自馬來西亞的青年牧民工作者黃孟儀稱,她出席活動是要支持參賽者。「馬來西亞的堂區也舉辦過類似活動,很受歡迎,因為這類活動可以讓家庭一同參與,拉近堂區教友的距離。」


陳日君樞機在開幕禮致辭時表示,他二○○三年毫不猶疑地答應舉辦第四屆亞青是因為教會很重視青年,他重申青年人是社會、家庭和教會的希望,運動和良性的競爭有助鍛鍊青年的意志和勇氣。


他藉著現時的中梵關係提醒青年:「今天中國教會正面對很大的挑戰,青年教友需要勇氣站穩。透過這些比賽,希望可引發你們的奮鬥心、勇氣毅力和犧牲精神。」


最後,陳日君樞機祝福眾人在比賽上得到勝利外,也能在精神上大獲全勝。(教)

公教青年透過比賽、汗水來為亞青節籌款。

 

▲top

任萬民福音部成員
聖座委任陳樞機

(本報訊)聖座五月六日公布,教宗委任三月擢陞的新樞機加入教廷不同聖部和委員會,其中陳日君樞機出任萬民福音部和聖事禮儀部成員。


這次任命中,南韓首爾總主教鄭鎮奭樞機(Nicholas Cheong Jin-Suk)獲委出任宗座家庭委員會執行委員、宗座社會傳播委員會;菲律賓馬尼拉總主教羅薩萊斯樞機(G.Rosales)出任宗座宗教交談委員會和社會傳播委員會成員。


陳日君、鄭鎮奭和羅薩萊斯樞機,是十五名新樞機中來自亞洲的教會牧者。


教廷萬民福音部發展於十六世紀,至十七世紀(公元一六二二年)正式出現此架構,負責傳教區的福音傳播和教務事宜,包括香港的天主教會。湯漢輔理主教二○○三年六月獲先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委任為該部顧問(consultor),任期五年。(公)

▲top

 

▲top

 

 

 

 


 

 
 

 

 

 
   
 
 
 

 

 
     
 

 

 
           
   

   

由五四到民主監察政府 阮美賢

民主與自由,若不以法律保障個人價值,則不管說得多麼動聽,都是空談!
今年是五四運動八十七周年,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五四當日到北京師範大學,與青年學生談到五四運動的兩個口號,即民主和科學。他指出,今天講民主,就是要讓人民當家作主,保障人民的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監督的權利,就是要創造一種環境,讓人民批評和監督政府;而講科學就是要尊重知識、尊重科學、尊重人才,遵循經濟規律、科學規律和社會發展規律,建設一個創新型國家。他更強調國家政策是以人為本,在學校是以學生為本,需以啟發式教育開啟學生思路。溫總理這番話聽起來十分動聽,任何人都會十分同意,問題是這些話能否兌現?


近日讀到前社會科學院院長、美國奧克拉荷馬大學榮休教授趙復三有關總結五四經驗的文章,他指出要實踐民主監督的權利,必須開闢渠道讓人民對國家大事充份發表意見,監督公務人員的言行,監督政府的一切工作。在回顧五四以來的歷史的過程中,趙教授觀察到科學和民主的口號儘管響亮,但中國知識青年多半未懂得用科學民主方法思考和正確認識歷史,因而造成了過去的盲從;另一方面,當權執政者的專制統治亦壓抑了民主發展。因此,要在今天社會文化道德和思想危機中重建中國的文化,必須真正實踐科學和民主精神,即是用社會實踐來驗證任何政治人物的理論、路線、方案和政策;喚醒人民大眾起來監督政府的工作。當中,傳播媒介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而新聞出版和言論自由正是民主監督政府不可少的工具,是人民接收資訊以便作出判斷的不可少的渠道。


然而,我們看到的是國內一個又一個新聞和言論自由被限制的例子。除傳統媒介如報章雜誌的記者和編輯被審查甚至拘捕外,最近更傳來一連串網路公司協助中國政府拘捕網路上活躍的作家和新聞從業員的消息,以及政府收緊對互聯網的管理,封鎖和控制某些所謂敏感的新聞報導。繼去年湖南《當代商報》原編輯師濤、四川省達州市前財政局官員李智,在美國互聯網公司雅虎向中國當局提供了其帳號和密碼等證據,分別被成功控以「涉露國家機密罪」和「顛覆國家政權罪」之後,遼寧姜力均亦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判處四年徒刑。在某些官員眼中,他們是異見分子,犯下危害國家的罪狀,但他們只不過是發放資訊和評論,參與建設讓人民監督政府的環境而已。


就以姜力均的例子來說,他只是與其他人士聯署致中共十六中的公開信,要求重新評價八九民運、釋放政治犯、推行政治改革,這只是人民自主地表達意見的一種方式,與「試圖用暴力手段實現民主」是兩碼子的事。若讓人民以言論向政府公開表達意見也屬違法,溫總理的「讓人民監督政府參與決策」難道只是空談? 


與此同時,一向高舉民主自由的美國,當中的大企業為求發展中國的龐大市場,而不惜犧牲道德責任,為政府檢控異見人士提供證據,這不只是出賣客戶的個人資料,亦是出賣自己的良知。


生活在香港的我們一向享受著網上和傳媒的自由空氣,或未能感受到失去言論自由的威脅,以及擴闊民主空間的迫切性。這些例子正好讓我們反省自己是否以民主精神生活和以科學精神驗證理論和政治人物的講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