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本篤十六世就職 請信眾代禱 求天主領導

逾千信眾為新教宗祈福 陳牧讚許以愛守護真理

致力維護公教信仰 韓大輝讚新教宗

居港德語信徒 為同鄉教宗獻祭

教宗本篤就職禮 傳統禮儀注入新元素

教宗本篤十六世——謙遜的苦幹者 陳日君

義筆容辭

須正視勞資關係的問題 吳偉傑


教宗本篤十六世
教宗本篤十六世(本名若瑟.拉辛格)一九二七年四月十六日生於德國南部帕紹教區的馬克特爾鎮(Marktl);一九五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晉鐸;一九七七年五月二十八日獲祝聖為德國慕尼克和弗賴辛總主教;同年受冊封為樞機;二○○五年四月十九日膺選教宗,同年四月二十四日即位。(圖:天美社)
教宗本篤十六世就職

請信眾代禱 求天主領導

(綜合梵蒂岡電台.天美社訊)教宗本篤十六世四月二十四日就職為普世教會首牧,他請求信眾代禱,又表明要聆聽上主的話,由祂去治理教會。

梵蒂岡四月二十四日的早上,本篤十六世先到聖伯多祿大殿內聖伯多祿的墳墓祈禱和獻香。十時前,教宗與一百五十名共祭樞機進入聖伯多祿廣場。

就職禮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舉行,禮儀中教宗本篤十六世接受了伯多祿職務的主要象徵:白羊毛披帶和漁夫伯多祿戒指,成為第二百六十五任教宗(伯多祿第二百六十四位繼承人),正式擔起領導、照顧天主羊群的重擔。

本篤十六世向參禮的逾三十五萬信眾表示,「我這弱小的天主僕人必須承擔起這個超乎人性所能承擔的重擔……可愛的朋友,你們的祈禱、你們的寬容、你們的愛、你們的信德、你們的希望,要陪伴我」。(詳見第23版)

教宗說:「我治理教會的方案就是不奉行我的意願,不隨從我的思想理念,而是與整個教會一起聆聽上主的話和意願,讓他來引導我。」出席就職禮的有東正教、聖公會、基督新教的領袖,還有逾一百三十國的領袖或其代表。

當日的禮儀經文,首篇讀經取自宗徒大事錄第四章八至十二節,用英語誦讀;第二篇讀經取自伯多祿前書第五章一到五節,十到十一節,用西班牙語念出;福音是若望福音第二十一章十五到十九節,內容記述耶穌三次詢問伯多祿是否愛他,並將餵養羊群的重任託付給伯多祿,福音先用拉丁文誦唱,隨後又用希臘文誦唱。

宣唱福音後,到了最重要的時刻,為教宗戴上白羊毛披帶和漁夫戒指。白羊毛披帶長二點六公尺,寬十一公分,上面有五個紅色絲十字架,代表了耶穌的五傷,還有三枚針,象徵了釘耶穌的三枚釘子。漁夫伯多祿戒指也有三個象徵圖案:伯多祿宗徒拉漁網、兩條代表基督救主的魚,以及羊毛披帶上的十字架。漁夫伯多祿戒指是真實信仰的印璽,代表了基督託付給伯多祿鞏固弟兄的責任。由執事級樞機埃斯特維斯樞機替教宗戴上披帶,隨後,由樞機團副團長索達諾樞機把漁夫伯多祿戒指呈交給教宗。

接下來,十二位神職人員和信徒代表,向教宗行「服從禮」,他們中,有樞機、修會領導人、神父、執事、會士、修女和教友。

信友禱文中,信眾以阿拉伯語、華語、葡萄牙語、德語、法語念出,同為教宗祈禱,求天主扶助教宗為教會服務並勇敢地為福音作證。大家也為各國負責人、受苦者、為生活掙扎的人祈禱。

接下來的奉獻禮,由包括一對華人教友的十位教友奉上了酒和餅。彌撒結束時,參禮者同誦「天皇后喜樂經」,隨後,在德裔音樂家巴哈的樂曲陪伴下,教宗站立在敞蓬吉普車上,緩緩穿過聖伯多祿廣場,向參禮者揮手致意,降福信眾。

七十八歲的德裔樞機拉辛格四月十九日當選教宗,取名本篤十六世。


逾千信眾為新教宗祈福

陳牧讚許以愛守護真理

(本報訊)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為教宗本篤十六世舉行祈福彌撒時,讚揚新教宗謙遜和不辭勞苦,在愛德中持守真理。

祈福彌撒四月二十五日晚於堅道主教座堂舉行,逾一千一百名信眾參禮。當晚彌撒在八時舉行,聖堂座位於禮儀開始前半小時滿座。部份信眾選擇站在兩旁參與儀式。彌撒由陳主教主祭,台北榮休總主教狄剛和香港的輔理主教湯漢及八十多位神父共祭。

本地多個基督宗派、佛教、孔教等領袖亦有出席彌撒;政界人士包括署理行政長官曾蔭權,以及十多國駐港總領事都有出席,包括德國、美國、西班牙、菲律賓等。

陳日君主教講道時,讚揚本篤十六世為人謙遜,從來不辭勞苦,在愛德中持守真理。「他不是如某些傳媒所描寫的『怪物』,不是一位無情的判官。」陳主教認為信徒感謝上主時,亦要感謝這位忠僕,感激他接受了這個本來誰也不敢接受的十字架,勇敢地接受了牧者的肩帶和漁夫指環。(詳見第21版)

兩名信徒在信友禱文環節,分別以中文及英語輪流朗讀,希望信眾為新教宗、正義、基督教合一、中華民族、聖召等祈禱。

共祭的台北榮休總主教狄剛彌撒後對本報說,教宗是天主所揀選的教會領袖,他沒有個人的管治策略,只有服從聖神的領導,信眾們須以信德的眼光去看待教宗。至於談到中梵關係,狄總主教表示不想多講,他強調教宗為普世教會首牧,每個地方教會他都會關心,若中梵最終達成建交,他相信教宗都是為大多數的中國人最大的好處著想。

對於本篤十六世當選後鼓勵基督教會團結,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主席蘇以葆主教彌撒後說,各地教派對合一持不同態度,其中東南亞地方出現教派互相攻擊或宗教衝突;蘇主教稱,協進會願意繼續為合一工作繼續努力,以成為世界的祝福。(莫)


致力維護公教信仰

韓大輝讚新教宗

(本報訊)有機會跟拉辛格樞機共事的韓大輝神父,讚揚這位新教宗過去致力維護天主教教義,也增加了信理部工作的透明度。

拉辛格樞機當選教宗前,負責領導信理部及其屬下的國際神學委員會,二○○三年獲委為國際神學委員會成員的慈幼會韓大輝神父,讚揚拉辛格對信理部甚有建樹:「他把信理部『人性化』,一些週刊也能報導相關新聞,部門的對外工作做得很好。」

至於國際神學委員會的工作,韓神父說:「拉辛格樞機處理意見有條不紊,能迅速綜合與會神學家的意見,也樂於聆聽並正面回應不同意見。」他說不少人認為,拉辛格能妥善處理神學家對「解放神學」的不同演繹、避孕和墮胎等爭議。

外界指拉辛格樞機自梵二會議後變得保守,韓神父說,拉辛格在梵二期間,因其貢獻而被指為「開明」;六十年代末,他對德國學運中的共產主義思潮提出相反意見,而被部份人指為「保守」。韓神父說,拉辛格以文章維護信仰,「保護人的理性」。

增加信理部透明度

韓大輝神父說:「一九九八年的世界主教會議期間,拉辛格樞機待人友善,時常掛著笑容,也樂於跟神職以平輩論交,因此他人緣亦廣。」

他說:「在國際神學委員會的一次彌撒後,我跟拉辛格樞機握手,那感覺很深刻:他也認出我是從中國來的,是首位出任該委員會成員的華人。」

他認為,拉辛格跟若望保祿二世「相輔相成」:「若沒有拉辛格,若望保祿就不會如此般光亮;拉辛格沒有若望保祿,就沒有過去的發揮機會。二人亦師亦友。」

「國際神學委員會」成立於一九六九年,負責研究重要的神學議題,並向教宗和信理部提供意見。(鄧)


居港德語信徒

為同鄉教宗獻祭

(本報訊)在港的德語信徒四月二十三日舉行彌撒,為他們的同鄉——新教宗本篤十六世祈福。

本港德語信徒團體假薄扶林上智之座小堂為新教宗獻祭,由來自德國的聖言會神父裴海德(H.Peter)主祭,二十多位信徒參與,當中大部份是德國人。本篤十六世四月二十四日在梵蒂岡就職。

居港德語信徒為教宗的祈福彌撒以德語舉行,不少參禮者都帶同子女出席。來港兩年半的德裔信徒 Gunter Reiss說,期望新教宗能平衡教會內各方意見;另一位德裔信徒Markus Enders來港已十二年,他對拉辛格樞機當選教宗職表示高興。

彌撒前,德語信徒團體負責人沃爾特(K.Walter)拿出一幅印有橋樑的圖畫,向參禮兒童解釋教宗的使命。沃爾特說,希望以橋樑去比喻教宗擔任耶穌基督在世代表、聯繫信徒的角色,他說:「有位女孩對我說,擔任橋樑角色的人,是要把人與人連繫起來。教宗好比『橋樑』,把普世信徒,更包括基督各宗派的人士聯繫起來。」

裴神父於感恩祭前對本報說,新教宗是位能幹的神職人員,他說:「我想,當教宗是世上最困難的工作之一,帶領全球的信徒並非易事。這位『簡樸卑微的工人』會投入這新工作之中。」

德語信徒團體每月第二及第四個週末,在上智之座小堂舉行德語彌撒,由裴神父主祭。團體中,沃爾特會為德裔兒童教授主日學、初領聖體及領堅振的準備課程,他說:「邀請將來是教會成員的兒童學習道理,是重要的事,要讓他們感受到成年人那份熱烈的邀請。」

沃爾特受聘於德國科隆總教區,去年十一月從德國來港服務德語信徒,他說:「香港的德國瑞士國際學校是在港操德語人士的橋樑。本地的德裔信徒,有的跟華人通婚,亦有部份跟南亞裔人士通婚。」每年都有不少德裔人士進出香港,他說,信徒團體跟德國駐港總領事館和德國商會聯繫,並向在港的德國信徒派發會訊。

據德國駐港總領事館資料,香港約有三千位德籍人士,他們有的長時間居港,有的留港數天,當中約三成是天主教徒,另外約三成是基督新教徒;另約有一千操德語的瑞士和奧地利等地的人士,當中同樣有三分一人為天主教徒。(鄧)


教宗本篤就職禮

傳統禮儀注入新元素

(本報訊)在教宗就職禮上,本篤十六世領受伯多祿職務的重要象徵,接受羊毛肩帶和漁夫指環,當中意義深遠,現記載有關禮儀環節:

首席樞機執事對教宗說:帶來和平的天主,從死者中復活了羊群的偉大牧者,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他親自從聖伯多祿墓上把這肩帶賜給你。

善牧基督曾授命伯多祿牧養他的羔羊和羊群。今日你繼承伯多祿,成為羅馬教會的主教;羅馬教會是伯多祿和保祿共同以信德所孕育的。

由父所發的真理之神,要豐厚地啟迪你,並賜你明辨是非的精神,以堅固你的弟兄,使他們在信德中合而為一。(這時首席樞機執事為教宗佩上肩帶)

首席樞機司鐸祈禱:天主,你從不拒絕那些誠心善意地向你祈禱的人。請俯聽你教會的祈求。你既揀選教宗本篤擔任宗徒長之職,求你降福他,並以聖神的恩寵賜他力量,使他藉你所賜的豐厚恩寵,相稱地承擔這崇高的職務。因我們的主基督。眾答:亞孟。

首席樞機主教對教宗說:教宗聖父:基督——生活天主之子,人靈的善牧和監督,把他的教會建立於磐石之上。他把這指環賜給你:這是漁夫伯多祿的印鑑。伯多祿在提庇黎雅海得到他的召叫;主基督把天國的鑰匙交給他。

今日,你繼承伯多祿,成為羅馬教會的主教。正如聖保祿宗徒所教導的,這教會要在團結共融中作首席。傾注在我們心中的愛德之神,要給你毅力與良善的精神,幫助你履行職務,以守護基督的信徒,使他們在共融中合而為一。(這時首席樞機主教把漁夫指環遞給教宗戴上)


教宗本篤十六世——謙遜的苦幹者 陳日君

天主教香港教區四月廿五日假堅道主教座堂,為教宗本篤十六世早前一日的就職舉行祈福彌撒,以下是當日陳日君主教的講道:

在進入選舉會議前,在那星期一的彌撒中,主禮拉辛格樞機在講道結束前再解釋那日的第二篇讀經,也是我們今天的第二篇讀經,厄弗所人書第四章十一至十六節。不過他還回到第八節,那裡說「祂升上高天,且把恩惠賜與人」第十一節說「他賜與這些人作宗徒,那些人作先知,有的作傳福音者,有的作司牧和教師」。拉辛格樞機說:「我們的職務原來是天主給祂子民的恩惠」。他又說:「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是天主給我們的大恩惠,希望天主再給我們一位合祂心意的教宗」。

我們現在知道他,拉辛格樞機,現在的教宗本篤十六世,正是天主給我們的另一大恩惠,我們今天聚集在這裡向上主致謝。

接受恩惠是高興的事,但有些恩惠真來之不易,耶穌為賜這些恩惠給教會付出了很高的代價!我們現在復活期內,高唱亞肋路亞,但不要忘了逾越節也包括十字架和死亡。我們輕鬆宣講恩慈之年,但原來耶穌引用依撒以亞先知書六十一章時,省略了最後的半句;全句是:受傅者除了宣布上主恩慈的禧年,也「揭示我們天主報仇的日期」。拉辛格樞機說、耶穌那天在納匝肋沒有提起天主的報仇,因為祂知道當祂在被釘於十字架上時祂獨自為我們罪人抵擋天主的義怒。

拉辛格樞機繼續說:「天主的仁慈愈臨到我們身上,我們亦愈要參與祂的苦難,也愈要準備在我們身上補充基督的苦難所欠缺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不只在兇手的槍彈下,不只與病魔鬥爭時,他一生的每個階段都和十字架結上了不解之緣。正如基勒乃人西滿幫耶穌背了十字架,拉辛格樞機和若望保祿二世分擔了維護信仰的重任;廿多年來,任勞任怨,在教會內持守「一致的信仰和認識」。

本篤十六世被選後、在介紹自己時稱自己為「umile lavoratore」卑微的僕人,但我們更可把這兩個字譯為謙遜的苦幹者。拉辛格樞機從來不辭勞苦,在愛德中持守真理。他不是如某些傳媒所描寫的「怪物」,不是一位無情的判官。他接受對話,以他頂級神學家的專業態度,耐心地解釋那從宗徒傳下來的信仰道理。

我們在感謝上主時也要感謝祂的這位忠僕,更要感謝他現在接受了這個本來誰也不敢接受的十字架。在歷史的這個時刻教宗本篤勇敢地接受了牧者的肩帶,漁夫的指環。很多羊迷失了方向,在荒野裡徘徊;很多人像被捲在海嘯的凶浪中,等待捕人的漁夫來打救他們;教宗說:「我們不能無動於中,他們每一位都是上主用祂的寶血救贖的,上主愛他們勝過自己的性命」。但這是多麼艱巨的任務!

在就職典禮上、本篤十六世苦求我們要繼續為他祈禱,他希望我們不斷為他呼求天上地下的所有聖者,他希望伯多祿廣場上那唱了無數次的「tu illum adjuva」(請你幫助他!)常能陪伴著他。聖瑪利亞「tu illum adjuva」,若望保祿在天之靈「tu illum adjuva」,你們每位兄弟姊妹,「tu illum adjuva」!我們不會讓他孤獨作戰。

不錯,這是一場戰爭,教宗和整個教會面對極嚴峻的挑戰。伯多祿說「你們應救自己脫離這邪惡的世代」(讀經一)他在別處又說「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咆哮的獅子巡遊,尋找可吞食的人。」(伯前五8)保祿勸我們「不要做小孩子,為各種教義之風所飄盪,所捲去」(讀經二)。教宗在選舉會前、向他的樞機兄弟們指出了我們今日面對的敵人:獨裁的相對主義。他們說甚麼真理都不絕對,唯有相對主義就絕對不容置疑!

耶穌求天父保全他的信徒合而為一,因此求天父以真理祝聖他們,天父的話就是真理(福音),耶穌就是天父的聖言。本篤十六世重複若望保祿二世被選後向信徒的呼籲:不要害怕,打開你們的心門,歡迎耶穌,祂不會拿走你們任何的財富,祂會帶給你們真正的自由,持久的喜樂!

在我們感謝天父,在我們為教宗祈福的同時,讓我們接納他的呼籲,也幫助他把這信息傳給無數的兄弟姊妹,尤其是青少年。


義筆容辭

須正視勞資關係的問題 吳偉傑

前一段時間,香港的經濟環境似乎非常樂觀。失業率逐步回落,樓市屢創新高,零售消費行業尤其風光,很多報導都強調人手不足,也說工資正在上漲。與此同時,籌備多年的迪士尼樂園也密鑼緊鼓,開幕在即,同時也將帶來大量工作機會,據報薪金也實在不錯。凡此種種,令人感到香港的困難巳經過去,前途光明一片。但是,突然而來的海洋皇宮酒樓事件,使人再次了解在所謂經濟復甦背後的各種問題。而更令人值得深思的是,長期以來香港勞資關係不平衡的現象所引申出來的諸多不公義事件。

長久以來,香港表面上是勞資衝突最少的地區之一。每年罷工的數字大多少於雙位數,而參與罷工的人數和因此而來的損失工作日數也非常有限。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香港的勞資關係很難說得上和諧。多項研究也顯示香港員工對公司的歸屬感和投入程度都是多個鄰近國家中最差的兩、三個國家和地區之一。勞資之間缺乏信任,更談不上和衷共濟。面對勞資之間的矛盾,香港人大多採取迴避或退出的做法。迴避是啞忍,一般無助解決問題,只會使積怨加深,危害工作和生產力。而退出是另謀他職,是最常用的方法,尤其當經濟環境比較好,失業率低的時候。但這都不是解決勞資問題的方法,相反地,退出只會引發高流失率,對企業的穩定和競爭力毫無益處。況且,也不是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採取退出策略。嚴格而言,勞資之間應該透過溝通、對話和談判來解決問題,這才是維持長久而積極的勞資關係的方法。

然而,香港勞資之間常處於力量極不平衡的情況。多年來,由於工會長期積弱,僱主敵視工會和社會上對工運的偏見和忌諱,使大部份企業內的勞資雙方都沒有平等的溝通和談判機會,因而構成勞方長期受壓,權益無從保障。為避免引致嚴峻的勞資對峙,政府的方法是依賴立法來保障一些最基本的勞工權益。但立法的弊病是牽連太廣和缺乏彈性,故此很多新立法都在不斷的爭議中被拖延,甚至胎死腹中,最低工資和最高工時等立法就是最佳例子。有些立法卻是避重就輕,不能針對問題,只求息事寧人,但結果是漏洞處處,破欠基金就是其中一例。一些不法僱主往往利用基金逃避支付欠薪和遣散費,但真正守法的僱主卻要為這些無良僱主「填數」。這些情況多次出現,但政府卻毫無辦法。

九七年之後,香港的失業率持續高企,近一、兩年雖然有所回落,但要回到過去二至三個百分點的機會甚微。故此,員工多數不能以退出的方法解決與資方的矛盾。況且,香港目前以服務行業為主,並朝著高增值方向發展,員工的投入和歸屬對企業的成功至為重要。員工不斷的流失只會打擊士氣,降低服務水平和減弱與客人建立長久關係的機會。以上種種皆不利於服務業的發展,建立良好的勞資關係才是促進經濟發展的不二法門。因此,政府應針對問題,立法打擊不良僱主,堵塞法例漏洞。長遠而言,應鼓勵勞資之間建立平等的溝通渠道和談判機制,使雙方能就彼此間的矛盾和問題進行商討,以理性和負責任的態度進行談判,尋找雙贏方案,這才是正確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