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教會


義和團國際研討會 找出真相 澄清誤解

陳牧談七一遊行 誠屬好事 鼓勵參與

陳主教還鼓勵教友參與七•一遊行嗎?

教區學習日 研防兒童性侵犯

青委會工作坊講授 制訂青年牧民方案

聖德肋撒醫院義工 獲頒社署嘉許金狀

明愛「學業逆境自強」故事選舉

聖博德堂聖體出遊

全港送聖體員周年大會 莊宗澤推介「歸心祈禱」

教會心

和解契機 教會困局 牧 杖

義筆容辭

再次寫於七一前夕 吳偉傑


出席研討會的部分嘉賓和講者(前排左起)陳方中、吳梓明、陳日君、梁元生、湯漢和譚永亮。
義和團國際研討會

找出真相 澄清誤解

(本報訊)香港聖神研究中心聯同台灣輔仁大學舉辦「義和團運動與中國基督宗教」國際學術研討會,探討義和團運動的背景成因和相關研究項目。

研討會由香港聖神研究中心及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宗教與中國社會研究中心」合辦,台北天主教輔仁大學天主教史料研究中心協辦。開幕禮六月十四日假崇基學院舉行,由天主教陳日君主教和「宗教與中國社會研究中心」管理委員會主席梁元生教授主禮。

陳主教致辭時稱,二千年為義和團事件一百周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冊封中華殉道聖人,引起了中國政府的強烈反應。他表示,中國政府把天主教傳教事業定性為帝國主義的侵略,但他相信人民能分辨當時的處境。

他說,昔日許多中國人民都信任傳教士,部份更為信仰付出生命,十七世紀中至二十世紀更不斷有中華信徒殉道。

陳主教又引述教宗的講話指出,教會「不怕歷史的爭議,亦希望爭取客觀的真相」;教宗本著類同原則,千禧年就基督信徒以往的過失求上主寬恕。陳主教稱,對於義和團運動,學者持有不同觀點,他期望學者澄清歷史真相,透過歷史分辨前因後果,讓過去的經驗作為今天的導師。

會議邀請八位中港台及海外學者發表論文,透過討論分享史料,融合多元的觀點。

六月十四日的會議上,聖神研究中心研究員柯毅霖神父在其論文「中國、聖座與法國:瑞良(Giulianelli)晉見中國皇帝的使命及其餘波(一八八五至一八八六)」,提出四份教會文件,包括教宗良十三世給清光緒皇的信函,以及香港宗座代牧高主教反對法國向來華傳教工作行使護教權、而要求聖座直接與中國開展關係。

柯神父透過這些信件,指出聖座希望保持來華傳教工作的宗教幅度、尊重國家主權——即使置身西方帝國主義時期亦然。

嶺南大學政治與社會學系教授梁潔芬回應稱,當時傳教士更成為受害者:十九世紀來華的傳教士遭殺害及綁票,以遵義、貴州的法國傳教士為例,他們會在必要時才尋求大使的協助。

台灣輔仁大學天主教史料研究中心陳方中教授在「民間信仰與秘密宗教中的義和團」稱,拳民奉行「降神付體」儀式,但不認為自己是宗教異端,相反地,他們認定洋人及西方宗教都是必須對付的異端。陳教授認為,從宗教性質分析,此為義和團反對基督宗教的其中因由。

同日的閉會禮由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哲學部主任周景勳神父主持,宗教與中國社會研究中心主任吳梓明教授、聖神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湯漢主教及陳方中教授作總結。另外,會議的論文亦包括分析庚子拳變對修會影響的「晚清聖母聖心會陝西三邊地區傳教述論」、闡釋教會慈善事業與教案的「慈善與仇恨:十九世紀的中國育嬰堂」等。

單樞機談歷史研究有助虛心悔改

此外,台灣輔仁大學早在六月十日至十一日先於該校園舉行首輪研討會,開幕禮由單國璽樞機和香港的陳日君主教主持。

台灣地區主教團主席、輔仁大學董事長單樞機在開幕致辭提出義和團前因後果時,提出了保教權的後遺症、對當中歷史懸案的誤解、教會的反省和道歉,以及客觀研究義和團事件的重要性。

「藉這些可受公評的歷史研究,我們才能知道究竟我們犯了甚麼錯誤,對於這些錯誤我們應虛心接受,真正悔改。另一方面,藉著這些更客觀的研究,我們可以澄清誤解,減少偏見。」單樞機說:「我相信一個十九、二十世紀初葉在歐洲受迫害的教會,不可能到了亞洲就完全變成另一種型態。實際上,將西方列強所犯的罪行都放在教會身上是不公平的。其實教會本身也是這些列強的受害者。」

會上發表論文包括墨朗神父的「十九世紀教廷、中國與天主教教會發展」、譚永亮神父「西方與中國資料中,蒙古南部與中國西北的義和團運動和天主教會」、羅漁教授「紅槍會對河南天主教會的迫害」、林瑞琪「義和團事件中太原市致命者特多的背景原因」、吳梓明教授「義和團運動影響中國基督教教育工作的一些場景」。(鄧/植)


陳日君稱「和平遊行是香港人民集體表達意見的一個有效方式」……在絕望中堅持希望。圖示陳主教去年七月一日出席遊行前的祈禱會。右為基督教協進會總幹事蘇成溢牧師。(資料圖片)
陳牧談七一遊行

誠屬好事 鼓勵參與

(本報訊)陳日君主教指「七•一」遊行是好事,他鼓勵信徒參與。

陳日君主教替本報撰文稱,「和平遊行是香港人民集體表達意見的一個有效方式,也能消解心裡的悲哀和憤怒,在絕望中堅持希望」。

陳主教說,回顧過去政府的施政,當中確實存有「悲哀」和「憤怒」,「七月一日的遊行是一個好機會,讓我們把這股憤怒發洩出來」,而「七一的遊行不是為慶祝,是為抗議!當然是和平的抗議,但也是強烈的抗議!」

文章指出,「在這歷史的時刻,我們希望以七一的遊行喚醒某些人的良心,使大家終於攜手合作」。

此外,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勞工事務委員會、青年牧民委員會三個教區委員會聯同基督徒團體發起「基督徒七一宣言」,表示他們「堅信,要保障香港人的真正利益,『還政於民』是必須的,透過實行一人一票直接選舉,讓市民參與及監察政策上的制訂,實踐我們對理想社會的追求,特別是對弱勢群體的關顧」。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執行秘書陳麗娜六月十八日稱,聯署是基督徒的社會見證。聲明將於六月廿九日在本地報章刊登。

她又呼籲信徒參加七月一日正午一時正於維園南亭舉行的「祈求天國在人間,播種民主與希望」祈禱會,以及隨後由民陣舉辦、於維園出發的遊行。

她說,正委會等團體現正為七一當日招募大量義工,協助維持秩序等工作。(鄧/植)


陳主教還鼓勵教友參與七•一遊行嗎?

最近有記者問我:「主教,您還『煽動』教友參與七•一遊行嗎?」我說:「七•一遊行是壞事嗎?鼓勵人做壞事才用『煽動』兩字,但七•一遊行明明是好事!我『鼓勵』教友參與七•一遊行」。

又問:「為甚麼七•一遊行是好事?」。和平遊行是香港人民集體表達意見的一個有效方式,也能消解心裡的悲哀和憤怒,在絕望中堅持希望。

「悲哀」?是,回顧回歸後的七年,我們不能不覺察到在這個我們心愛的城市裡,一些核心價值,如公義和關懷,被嚴重侵蝕了,而且帶頭的是我們的政府!一連串不人道的政策把弱勢社群逼得走頭無路;以釋法破壞了家庭團聚的機會,以行政指引剝削了無証兒童上學的權利,以惡法限制公民的集體行動,一刀切削減綜援金,以培訓為藉口削薄外傭已超低的薪金,「懲罰」新移民要他們等待七年才能領受綜援金,貧富懸殊愈趨嚴重,法治精神也多次被損毀。

「憤怒」?是,去年政府不肯適當諮詢大眾,企圖強行通過滿佈陷阱的惡法,我們以七一的遊行表示了不滿,政府看來也覺悟了自己的錯誤。可惜,因別有用心的港人挑撥,中央竟有人以為香港人連國家安全也不顧,還要求更多民主,所以今年初中央派來了所謂護法者,責罵我們不愛國,在四月裡人大常委作出「釋法」和「決定」,在港人還沒有討論前已下了結論,否定了○七、○八年普選特首和立法會的可能,連直選名額及功能組別名額的比例也維持不變。我們被藐視、被侮辱、被剝削了權利。七月一日的遊行是一個好機會,讓我們把這股憤怒發洩出來,讓我們告訴中央的領導,那些粗暴的干預是多麼傷了我們的心,破壞了我們彼此的信任!

七一的遊行不是為慶祝,是為抗議!當然是和平的抗議,但也是強烈的抗議!人大常委的作為實在太不符合「一國兩制」,扼殺了我們應有的、基本法保証的高度自治!

有人說和解比對立更好,當然是,但「解鈴還需繫鈴人」,是我們受了委屈,難道要我們忍聲吞氣,哀求諒解?是那些作出破壞的人應該作出補救,那些更高的領導可以出來維持公道!

我們信徒特別樂於寬恕,但這裡有關的不是我們個人的得失,是整個香港的民主發展,有關香港長期的安定繁榮,決定香港將會對國家有所貢獻,抑或成為褓袱!

最近有人出來指手劃腳,說甚麼口號不能叫,甚麼口號會「激嬲老豆」。仁兄啊!是你在點唱嗎?是我們在哭訴呀!「還政於民」是甚麼意思、大家清楚,把數年前殖民政府的陰謀硬套上去,絕對多餘,如果老豆喜歡誤會,那末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我們是善良的子民,我們愛我們的祖國,我們愛香港,在這歷史的時刻,我們希望以七一的遊行喚醒某些人的良心,使大家終於攜手合作,按「一國兩制」的精神落實基本法給港人的權利;讓我們能真正參與政制改革的討論,平心靜氣,不設條件地去衡量普選的利弊及民主進展步伐的快慢;讓上主給我們每個人的智慧有機會發揮出來!

陳日君


教區學習日 研防兒童性侵犯

(本報訊)教區早前邀請從事防止虐待兒童工作的社工和醫生,講解有關兒童性侵犯事宜。

教區四月廿日舉行「司鐸、執事、修女、修士學習日」,是次主題為「香港未成年人受性侵犯問題」,邀請社工何愛珠和兒科醫生李志偉分享經驗。兩位講者是「教區組織內未成年人受性侵犯」關顧小組成員。

何愛珠指出,性侵犯給兒童帶來嚴重傷害,包括令受害人感到無助、焦慮、自尊受損、孤立、抑鬱、自恨等,更令他們對人倫關係(特別是親子關係)中的愛、關懷有著扭曲的理解,對社交和親密關係亦有負面影響。

從事防止虐待兒童工作的社工何愛珠稱,性侵犯案受害兒童的癥狀包括投訴身體不適、染上性病、失眠、知道超乎年齡以外的性知識等。

何愛珠:堂區進行預防教育

談及接觸到懷疑受性侵犯個案時,何愛珠指出,處理舉報時不應表現出抱懷疑或批判態度,「若小朋友受到父親侵犯,但不獲母親相信,其傷害甚至較侵犯更大」。她又說,處理舉報時不宜對受害人輕作承諾,但要告訴他們未來會得到的協助及事情發展。

何氏稱,港府已訂出《處理虐待兒童個案程序指引》,為政府部門、非政府機構及有關專業人士,在收到有人指稱或懷疑發生虐兒個案後,提供合作的準則。

牧民工作方面,她建議堂區透過社會服務機構的教材進行預防工作,亦可邀請機構到堂區教育信徒。

講者李志偉醫生談及性侵犯未成年人事件時稱,「若年幼時的創傷未能妥善處理,傷口日後會不停流血」。他說,大部份被性侵犯的兒童都有後遺症,包括扭曲對性的態度;失去自我,對自己失去期望。

他引述二○○二年的一項大學調查指,香港平均每二十人就有超過一位曾被侵犯。他說:「就已知個案而言,相信只是冰山一角。」美國方面,李醫生的數據指約三份一婦女、五份一男性十八歲前曾遭性侵犯。

李志偉:犯事者亦需治療

本身在屯門醫院任職的李醫生稱,施虐者大部份為家人或相熟的人,而侵犯往往會持續。他表示,「小朋友舉報受家人侵犯,可能會面對不受信任或被指拆散家庭的壓力,無法承受調查及指責而放棄提出控告」。他說,小朋友為適應痛苦,會把施虐認定為正確行為,令痛苦短暫消失。

他說,性侵犯事件涉及權力問題,通常是強權者對弱權者(未成年人)的侵犯,它同時涉及破壞誠信、越界和自我意識消失等問題。

他指出,社區有責任保護兒童,「防禦性侵犯並非單靠一個專業,需各界通力合作」。他又指出,社會減低濫用藥物及酒精、售賣色情物品的風氣,均有助減少性侵犯兒童情況。他說,要悉心照顧和支援受害人,犯事者要承擔責任的同時,亦要接受治療。(鄧)


參加者分享編寫牧民方案的經驗。
青委會工作坊講授 制訂青年牧民方案

(本報訊)教區青年牧民委員會舉辦工作坊,教授參加者編寫「青年牧民方案」的技巧。

青委會六月十日假鄧鏡波舉行工作坊,邀請慈幼會士馮定華神父主講。馮神父指出,編寫牧民方案須針對學校的長處及短處,本著團隊的理念訂立相應方案。

他說,教會學校經常要處理的議題包括培育團隊精神、教育與文化、福傳與教理講授、聖召及前程輔導,可就這些「幅度」寫成四個範圍的「團體成長」目標。

撰寫方面,馮神父建議成立「編寫牧民方案小組」,並讓團體透過分享達至共識。他建議團體藉分析現況及參考教會理念,訂立一個「理想、使命」宣言;再選取與「幅度」相關的語句,寫下對「團體成長」的長遠目標。

馮神父稱,編寫人士須因應學校強項及弱項釐訂方案。他又指,可按「強、弱、機、危」評估「四個幅度」的現況。他以聖召為例,假設學校「強」項是良好的宗教氣氛,「機」遇是修會的周年慶典,「危」機則為學生是獨子,團體可就追溯現況的產生原因,找出有助牧民工作的關鍵因素,提出相應計劃。

實行方案,馮神父表示,團體須向不同組別賦權,例如公教家長會、教師慕道團,讓他們成為牧民的對象,甚至變為牧民的推動力;團體亦應列明財政預算,以及定期評估方案。

他續稱,方案要以青年(學生)為中心,推行「福傳中施教育,在教育中作福傳」的職務。他同時強調小組對牧民的重要,「任何牧民都能以小組為根據,事實上青年人需要透過小組肯定自己」。

參加者麥英健活動前表示,制定方案需兼顧學校需要及牧民路向等,再者,「團體內各人意見不同,需要時間取得共識」。他認為,讓牧民方案順利落實,最重要是天主的帶領,以及公教組成員緊守岡位、互相支持。麥氏目前服務於明愛沙田馬登基金中學。

另一參加者曹慧君認為,如果校長牧民理念強,教師及牧民工作者亦會有較大的動力。有豐富教學經驗的她指出,「校牧在大部份學校仍是新職位,沒有既定的模式及基礎,校牧需要搜集大量工作資料,並自行建構方案」。

寶血小學宗教科老師程潔雲指出,制定牧民方案,團體會希望兼顧多個目標,實行方面或會存在困難。(鄧)


社會福利署工作主任何志堅(左)頒發機構義工組織金狀予聖德肋撒醫院義工總監周志潔修女。
聖德肋撒醫院義工 獲頒社署嘉許金狀

(本報訊)聖德肋撒醫院五月廿九日假醫院九樓舉行領受二○○三年社會福利署義工嘉許狀頒授典禮暨醫院義工領袖培訓課程畢業禮。

當日程序有義工文件轉移儀式,由聖保祿醫院義工總監代表張柱見修女執行,聖德肋撒醫院義工總監周志潔修女領受。繼由社會福利署工作主任(策劃及統籌/九龍城區)何志堅頒發機構義工組織金狀予聖德肋撒醫院義工總監周志潔修女。其他如長期服務嘉許狀及服務嘉許金狀由張艷聲、梁宇光分別獲得;至於銀狀及銅狀則由李靜紅及黃騏兩位獲得。

何志堅先生致辭讚揚並肯定所有宗教團體義工的努力,對社會的貢獻、無私的精神、愛心和認知性,鼓勵義工們繼續努力向前,回饋社會。

聖德肋撒醫院在過去一年的努力,除贏取良好企業公民獎外,還取得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的關懷大使獎,這個獎分別由李靜紅護士及黃騏藥劑師榮獲。義工組織金狀由醫院義工總監周志潔修女領受。其他多項獎項如傑出及優秀嘉許義工狀分別由羅桂珍、陳張翠玉、林嫣玲等獲得。隨後頒發醫院義工領袖培訓課程畢業證書共四十八位。節目在一曲「在基督的愛內」結束。

當日出席嘉賓還有社會福利署工作主任曾國雄、義務工作發展局主任籌募及推廣部吳婉美、義務工作發展局副主席沈之弘醫生、簡立和神父、聖保祿女修會修女代表、醫院義工職員、聖保祿醫院義工等。(教)


明愛「學業逆境自強」故事選舉

(本報訊)明愛青少年及社區服務向以關懷青少年之身心成長,每及放榜之期,均特設「中五放榜熱線」服務,二零零四年度之「中五放榜全接觸」計劃更增強了服務。今年明愛再舉辦「學業逆境自強」故事選舉及網上投票活動,目的是透過一些勵志故事,能向年青人展示出一個個動人心弦的故事,除了獎勵這些自強不息的故事主人翁之餘,亦期望年青人能從別人相類似的經歷中獲得啟迪,並獲得更新的力量。凡五年內在中學會考中遭遇過挫折,但能積極面對及克服其逆境之廿四歲以下青少年,可由老師或社工推薦提交約二百字的文章自述經歷參與選舉。(公)

活動截止日期為本年七月十五日,詳情請瀏覽http://ycs.caritas.org.hk/aq_story


聖博德堂聖體出遊

(本報訊)樂富聖博德堂六月十二日(聖體聖血節前夕)黃昏舉行聖體出遊。

當日天色晴朗,伴以微風。為數約二百多名的參加者於下午六時前已齊集於小聖堂。莊嚴的禮儀由主任司鐸倪德文的進堂掀開序幕;恭請聖體、詠唱、誦念信經後,遊行開始。

隊伍由手持十字架的輔祭及六名手攜花籃的花童開路,倪神父手恭聖體皓爵在「護佑聖體皓光帳篷」下徐徐前行,接著是手持祝願標語牌及蠟燭的各善會會員及教友。這次神聖的活動是為祖國、為香港、為教區等祈禱。沿途各人高聲頌念玫瑰經及詠唱基督得勝。途經公園、鳳舞街、吉林街,再沿街市折回聖博德堂。遊行氣氛莊嚴,歷時約一小時。整個禮儀在折返聖堂後舉行的聖體降福完結。(公)


全港送聖體員周年大會

莊宗澤推介「歸心祈禱」

(本報訊)教區禮儀委員會六月十三日假九龍華仁書院聖依納爵堂舉行全港送聖體員周年會員大會。

大會由陳日君主教主禮,又邀請了大嶼山熙篤會聖母神樂院莊宗澤神父介紹個人靈修。莊神父向送聖體員講解「歸心祈禱」方法,如何進入無求境界而與主契合。他鼓勵聽眾每天抽二十分鐘做「歸心祈禱」,讓心靈在聖神內休息,使由於日常事務所造成紊亂的心,能重新在聖神內得到整合。

接著,禮儀委員會主任羅國輝神父向送聖體員講解送聖體聖血時的要點,及提供一般送聖體時的困難的解決方法。他重申,送聖體員應以身作則,態度及心神上要以最大的尊敬對待聖體聖血。他強調「非常務送聖體員」既是一項職務,大家應成為「聖體」的使者,培育自己和他人熱愛聖體和聖言,以愛德實踐聖言和聖體聖事的奉獻及團隊精神。

隨後陳日君主教與其他四位神父及執事共同舉行感恩祭,稍後並向各堂區服務多年的送聖體員頒發嘉許狀,其中服務堂區二十年的送聖體員六人,服務十五年的二十一人,服務十年的四十一人。(植)


教會心

和解契機 教會困局 牧 杖

經歷長達六七年的政改執拗和對罵,香港人實在很累。如果經濟富裕,政治來個高談闊論,甚至天天罵戰我們還有本錢,但對經濟仍一蹶不振的港人來說就很吃不消。辜勿論近日的「和解呼聲」是基於九月立法局選舉要爭取政治籌碼,大家都該好好善用這個契機。不然的話,「東方之珠」的政治生活將繼續沉淪下去,莫說「五十年不變」,不出十年「一國兩制」也會煙消灰滅,成為歷史教科書的一頁……

人會變,月會圓;這是過程而非剎那間的魔術。我佩服民主派人士對理想的執著,但感慨他們對政治現實的樂觀及一廂情願的定位;再說明白點,在相當程度上他們並不了解中國共產黨的黨格和作風。中國人一向愛面子,中共尤甚。你私底下客客氣氣向他們建議及相勸,效果一定好過你公開譴責。硬把西方的一套民主生活演論,大罵英女皇的不是,警察叔叔也不會浪費時間,瞄你一眼。轉過來中國人可以在天安門廣場大罵毛主席的不是嗎?答案大家心中有數!

還有不少人迷信「三歲孩兒定八十」,封殺了人只要一息尚存,還有進步和改過遷善的能力。天主教的聖人聖女是最佳的例證,相信大家仍記得「聖奧斯定」的故事吧!中共建國,做過好幾件大大的錯事,大家記憶猶新。吃過苦頭的人真的以億數計算,放不下仇恨可以理解,但把這情緒凝固和絕對化對雙方都沒有益。受害人日日痛苦,害人者給人定了死罪,翻身無望。我們念神學的人很明白,把某一歷史階段的見解絕對化是很保守和危險的治學態度。說到底,我們真信耶穌改變人心的能力嗎?

標榜愛和寬恕的基督宗教一向是成績卓越的修和使者,今天這個任務落到香港天主教身上,我們有魄力去承擔這個歷史契機的挑戰嗎?香港人正靜靜的盯著我們怎樣去回應。平心而論,前景並不樂觀;因為按目前教會領導人的信念和心態,彼此不信任是最大的障礙及危機。


義筆容辭

再次寫於七一前夕 吳偉傑

轉眼間一年過去,七一重臨。恰巧一年前差不多同一時間,筆者也在同一專欄呼籲大家參加七一遊行,同心協力反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如今一年過去,但口號仍是一樣:「七一上街遊行!」當然,有人會問,去年七一之後,二十三條已經被擱置,有關的官員甚至已離職,那麼還需要再遊行嗎?答案是:一定要再遊行。

去年遊行反對二十三條,主要原因是我們深恐一直以來享有的自由會被剝奪。長久以來,香港沒有民主,但仍算有多少自由,但二十三條的出現,使我們擔憂這僅有的丁點兒自由也從此失去,因此不能不奮起反擊。現在,雖然政府沒有再提二十三條,但我們的自由仍深受威脅,這教我們如何能安枕?

近日發生的事情相信大家不會不知:鬧得滿城風雨的「封咪事件」、較早前的「愛國論」,以及近日的「港獨論」等。眼前是帽子滿天飛,人人噤若寒蟬的時候,使人感到言論空間不斷收窄,而且滿佈陷阱。過去敢言見稱的節目,現在變得內容虛幻,模稜兩可,使人摸不著頭腦。假如從此下去,恐怕不久將來,我們都會變得又聾又盲,對身邊發生的事全不知曉。為此,我們還能說自由生活全無改變嗎?自由有如空氣中的氧氣,平常呼吸慣了,可能覺得沒甚麼大不了,但一旦失去,生命便無以維持。現在的情況,是自由逐漸地被一點一滴地偷走,慢慢地缺氧使我們有一些不舒服,但又好像還可以過得去。其實,關鍵時刻正正在此時,因為如果現在不立刻行動,遲些當嚴重缺氧時,一切就太遲了!假如去年反對二十三條立法是保衛自由,拒抗正面攻擊,那麼今天言論自由是遭受偷襲,而且情況危急,我們豈能坐視?

再者,去年七一遊行除了反對二十三條立法外,更是向一個漠視民意、不體恤民困的政府發出憤怒的抗議。七一之後,特首董建華所領導的特區政府,承諾加強溝通,重視民意,但一年過去,政府哪一方面有實踐諾言?在政制改革方面,大多數港人的意願根本不在考慮之列。至於其他民生政策方面,更是乏善可陳:維港巨星匯的糊塗帳、平機會的風波、維港填海的爭拗等種種問題,特區政府的表現根本毫無改善,教人如何信服!

港人要求民主,渴望普選,並不是要反對中央,更絕非進行所謂「港獨」。正如很多親中人士所說,香港人是務實的,是經濟掛帥的,正因如此,我們最恐懼的是過去六年半的經濟民生惡夢再次重現。當然,民主和普選未必能完全解決上述疑慮,但至少這是一個可行的建議。可惜的是,提議被輕易否決,而換來的不是其他方案,卻是漫天而來的帽子和無限上綱的批判。因此,港人的問題和心結從未得到正視,更談不上解決。中央對特區政府的評價,官方答案始終是十分滿意,無限支援!試問港人對前途怎能樂觀,如何能放下憂慮專心工作,共創財富?為此,今年七月一日,我們還需上街,再一次表達對特區政府施政的不滿,希望中央能正視問題的徵結所在!

最後,總有人會問:中央已否決普選,民主無望,而面對強大權威,上街遊行又有何用?這一點其實非常簡單,上街是否有作用只有天主可知,但不上街就肯定無法改善現狀。只要還有一丁點兒希望,我們還是不應放棄的。試回想去年七一,有多少人相信參加遊行可以阻止二十三條的通過呢?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網頁:jpcom.catholic.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