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教會


陳牧贊同校政民主化 惟反對扼殺教育多元

聖週四聖油彌撒 百五司鐸重宣許諾

寶血會陳瑪利修女 百歲高齡安逝主懷

新界西北鐸區信仰培育日

陳日君主教談釋法

覆巢之下豈無完卵 離異父母親職有責

長洲明暉營重建啟用 推廣環保設再生能源

婦女天主教徒 以敏銳觸覺服務神學

義筆容辭

法律淪為政治工具 陳麗娜


我是基督徒

全港約一千九百多名慕道者聖週六(四月十日)領洗皈依基督,加入天主教會大家庭。圖示天水圍聖葉理諾堂聖週六夜間禮儀中,一對夫婦一同領洗(上圖),下圖示新領洗者領受復活燭光。

陳牧贊同校政民主化

惟反對扼殺教育多元

(本報訊)陳日君主教指出,教會支持校政民主化的原則,反對的是政府推出「一刀切」的教改方案,損害教育多元化;教育事務主教代表胡路明則表示,天主教要求的是按照教會理念開辦教育。

陳日君主教四月六日假主教座堂教友聯誼廳召開記者會,重申他對「二○○二年教育(修訂)條例草案」(草案)的立場。他說:「若新條例獲通過,天主教辦學團體確實不能如以往般辦學。」

他指出,天主教辦學團體希望爭取的,是能夠按照福音教導下的辦學理念提供教育,為社會提供多元化選擇。陳主教重申,教會支持校政民主化的方向,反對的不是校本管理,而是政府推出「一刀切」的規定,架空辦學團體。

對於條例草案的建議可改善部份學校的運作,陳主教不排除這可能性,但他表示草案建議不適用於諸如天主教會般規模較大的辦學團體,因教區對屬下學校已有一定的支援。

他又認為,草案令規模較大的辦學團體未能發揮其優點,他舉例說:天主教辦學團體有嚴謹的方法去遴選校長,同時,亦可按校長的能力和情況調任至合適學校,草案卻未能確保辦學團體的角色。

要求辦學理念得確保

對於草案不適用於官校、直資學校和國際學校,陳主教建議豁免範圍擴大至一些辦學團體。他指要維護教育多元化,保留現有制度亦屬可行;政府一九九七年在《七號報告書》建議的「雙層架構模式」,既尊重辦學團體,又能體現校本精神。

陳主教稱,政府推出條例草案時,應先諮詢有關辦學團體,事實上政府卻未充分與辦學團體正式討論問題。對於有意見指草案可加強監管團體辦學,他建議有關方面拿出具體資料,來說明學校管理層有何不適當的行為。事實上,教育當局過去幾年與辦學團體訂立合約時,已引入了草案中有關校董會組成方法的要求;草案一旦落實,所有資助學校、即使是建立了優良校風的百年學校,五年內也得遵照新模式運作。

對於草案落實後可有五年寬限期,陳主教稱教區只得善用寬限期,做好相應補救措施,積極鼓勵與天主教持相近教育信念的家長、教師和校友,從事校本管理工作。被問及會否採取進一步行動、包括教區會否因而停辦學校,陳主教說草案一旦通過,教會辦學難免會受到負面影響,但具體方案要與教會的教育人員再作商討。陳主教說,若條例通過,「(教會)將重新釐訂辦學的參與程度,但不代表放棄辦學」;在要兼顧教育理念和質素的情況下,將來對辦學的參與程度會較現在低,因為在新條件上,很難按照天主教理念辦學。

記者追問教會辦學團體會否停止開辦新校或放棄現時的學校,陳主教則強調,要先由教會辦學團體商討再作決定,現時則未有具體方案。他表示,教會團體目前已承受著辦學工作的擔子,草案實施後,負擔將更沉重,在這不得已的情況下不排除減少開辦新校、或停辦部份學校的可能。

陳牧稱,不排除停辦學校的可能並非威脅政府,他指目前有不少團體有意辦學,學生不會失去求學機會;但反過來說,天主教希望繼續按其理念辦學,故會努力爭取修改草案,「若停止辦學影響到學生,那就必須繼續辦學」。

陳主教回覆記者提問教區會否不再申請新校時,指不會「一刀切」處理問題,目前難以具體地說出日後情況。

胡路明:教會積極辦學

被問及會否阻止個別天主教辦學團體接納草案建議,陳主教稱不會阻止。他說,雖然新方式並不適合諸如教區般規模較大的辦學團體,但若學校規模不是那麼龐大,草案建議可能是不錯的選擇。事實上,過去辦學團體關注的是為何政府要把過去多元化的辦學局面,透過草案的建議劃一起來。

天主教教育事務主教代表胡路明四月十三日稱,天主教願意積極辦學服務社會,但當中要按其理念辦學,亦要顧及教育質素。

胡路明稱,因應近年因財赤而影響教育開支、出生率下降而出現的縮班問題,教會要不斷檢視其辦學方案,但決不是「說停辦(學校)便停辦」。

她指出,過去天主教屬下的伍華書院(小學部)上午校、聖貞德小學便因著教育形勢而停辦;但教區近年亦積極在東涌開辦天主教教育,未來亦會在愉景灣提供教育服務,可見教會不會輕易放棄服務社會的機會。

據了解,包括聖公會在內的好些辦學團體,對草案亦持保留態度。四月十一日出版的聖公會《教聲》總編輯以「辦學團體非既得利益者」發表短評稱,指政府不但不欣賞辦學團體的貢獻,更抹殺它們一百數十年來的努力和服務,「實在令人痛心」,文章質疑當草案實落實後,辦學團體過去的貢獻仍否能繼續下去。(鄧/植)


聖週四聖油彌撒 百五司鐸重宣許諾

(本報訊)約一百五十位司鐸參與四月八日(聖週四)的聖油彌撒,向教區主教重宣盡忠職守的許諾。

感恩祭當天上午十一時在堅道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舉行,由陳日君主教主禮,湯漢輔理主教偕同服務本港的司鐸參與共祭。感恩祭中亦祝聖聖油,約五百位信徒參禮見證。

每年聖週四的聖油彌撒,體現主教與教區內眾司鐸的團結共融。今年聖週四,一百五十位神父在講道後肅立,重宣司鐸許諾,表示願意與主耶穌更親密結合,犧牲自己,並願意追隨基督,善盡司鐸聖職,忠誠地分施天主救世奧跡。

接著,陳牧帶領參禮信眾為司鐸、主教、全體天主子民及教會的共融合一祈禱。眾司鐸隨後魚貫步上祭台,與兩位主教互祝平安。

感恩祭的高峰是祝福和祝聖聖油禮。教區教理委員會及醫院牧民委員會的代表在奉獻禮中獻上油料,陳主教在湯牧及全體司鐸襄禮下,祝福為病人的「病人聖油」、為候洗者的「慕道聖油」及祝聖為新教友的「至聖聖油」。

陳主教與湯主教在彌撒中,分別以英文及中文講道,闡述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本年聖週四致全球司鐸書。(見第20版)(比)


寶血會陳瑪利修女 百歲高齡安逝主懷

(本報訊) 香港教區耶穌寶血女修會陳瑪利(慕英)修女(圖)四月四日下午三時卅分病逝寶血醫院(明愛),享年一百零三歲。

陳修女原籍廣東省寶安縣,世代居於西貢鹽田梓,生於熱心教友家庭,親友修道者眾。陳修女於一九二七年進寶血女修會修道,發初願後,先後在寶血醫院、寶血嬰兒院及澳門聖若瑟修院,常懷喜樂之心為主工作。退休後遷居於寶血上智會院,除協助院務外,並專注祈禱。寶血上智會院為陳修女慶祝百歲生辰時,她曾清晰地表達出,她一生要感謝的兩件事是:一是感謝天主召選她進寶血女修會,二是感謝父母成全她跟隨主的召叫。

陳修女的殯葬彌撒已於四月七日上午十時正假九龍聖五傷方濟各堂舉行,由陳志明副主教主祭。彌撒後遺體安葬於長沙灣天主教墳場該會墓園。

寶血會祈盼教內眾兄弟姊妹為陳修女祈禱,求主賜她安息主懷。(教)


新界西北鐸區信仰培育日

(本報訊)新界西北鐸區天主教中學信仰培育小組於三月十九日下午二時假天水圍聖葉理諾堂舉辦信仰培育日。是次信仰培育日的主題為「傳頌愛心顯關懷」,希望藉此活動宣揚愛主愛人的精神,鼓勵青少年多關懷別人及讓非教友的青少年多認識天主教。

信仰培育日主要分三大部份進行。首先有三項遊戲:大風吹、迫巴士和廣告設計比賽,參加者可藉這些遊戲思考一下有甚麼人需要幫助及如何幫助他們。其中的廣告設計比賽,由各間學校的參加者比賽以廣告形式傳達關懷別人的訊息,並由各間學校的老師擔任評判。同學的用心表演更使比賽緊張精彩。

然後由聖葉理諾堂主任司鐸顧厚德介紹聖葉理諾堂內的設計和含義,參加者都聽得津津有味。最後,每位參加者都把關懷別人的承諾寫在紙上,並由其他學校的同學簽名作見證。參加者的承諾被神父降福後,便貼到「愛心樹」上,以示關懷他人的決心。

當日約有九十名來自新界西北鐸區六間天主教中學的學生、老師及各校的牧民助理參加,包括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元朗天主教中學、天主教培聖中學、屯門天主教中學、明愛屯門馬登基金中學及明愛元朗陳震夏中學,場面熱鬧。(公)


陳日君主教談釋法

「青年基督徒關注普選小組」四月一日傍晚在立法會長廊舉行祈禱會,反對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中附件一和二有關特首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條文釋法。當日陳日君主教亦到場講話;陳主教亦於四月十三日、人大常委會釋法後加上一些補充;兩段文稿如下:

各位青年朋友,當你們組織這祈禱聚會時有沒有人說你們「只怕天下不亂」?

他們說釋法不是人大常委的權利嗎?基本法不也有這樣的條文嗎?

釋法的內容你們也不知道,為甚麼這麼心急出來抗議呢?

關於政改的討論言論紛紛,由中央釋法澄清不是對以後的討論有幫助嗎?

為他們、為你們、為我自己,我想弄清楚這幾個問題:

(一)不錯,基本法也承認人大常委有釋法權,但在基本法裡這是一個「外來體」,潛入了我們這個制度,在我們的制度裡釋法是司法的任務,立法者對法律當然可以修改、補充、作廢,但不能任意釋法;按基本法也只在司法機構求助的情形下、人大才可釋法。否則也就是有些人集立法和司法大權於一身,不再是法治而是人治了。

對方恐怕會說「『修法』或『釋法』效果不是一樣嗎?既承認有『修法』權為何介意『釋法』」?我們當然介意,因為誰也能看到修改法律的嚴重性。我們憂慮所謂釋法可能就是變相的修法,因為

(二)法例條文看來已很清楚,有甚麼需要解釋呢?我們不知道釋法的內容,但上次釋法的經驗使我擔憂、釋法又成了行政的方便,政治的工具。

從各方面看來,我們擔憂釋法會設一個新的關卡,所謂誰能啟動整個政改程序。這是基本法裡沒有的。

我們了解按法律效力,過不了立法會、特首和中央三關就不能成事,但這三者該按甚麼依據去判斷「實際情況」是否已「循序漸進」到「需要」政制的改革?不該是人民的智慧嗎?不讓人民馬上開始討論、那「該代表人民的」立法會,那「急人民所急的」特首,那「以民為本的」中央怎樣去啟動政改的法律機制?

(三)有人說對這些問題有爭論,讓人大及時解釋可以避免爭論不休。

但所謂爭論是哪裡來的?根本是無中生有,在雞蛋裡找骨頭,不願意接受法例的清楚條文就說法例不清楚。

從一月以來那些自認「並不代表中央」又被捧為「從中央來的」所謂法律專家,以及本地的那些應聲權貴向爭取民主者展開了文革式的輿論攻勢,講了許多侮辱人民的話。現在反咬一口,說「形勢嚴重,中央需要祭出釋法的尚方寶劍,重槌出擊」。

有人說香港有病,勸我們飲清涼劑,喝苦藥。又威脅我們說「如果在釋法前擺出質疑的態度,只會得到更加強硬的回應」。

青年們,就算反對普選的人也不敢說他們反對民主,民主就是說人民是主人。讓我們保持主人翁的尊嚴,不要向強權屈服。我們基督徒更知道我們是天主的子女,是復活者的兄弟姊妹。

我們在這裡是為了祈禱,我們的信仰使我們在絕望中也充滿希望。

我們求上主給我們智慧,以和平的方法維護天主給我們與生俱來的人權,為能積極參與社會的事。

我們求天主給香港人智慧,表達意見,爭取對話。

我們求天主給各級領導人智慧,誠心謀人民的福利。

我們求天主給人大常委智慧,既已決意要釋法,那末按以人民為本的標準去釋法。希望我們的一切顧慮都多餘,我們的猜疑都錯誤,我們會樂意認錯,感謝主恩!

寫於四月十三日

在釋法後的今天,聽過了一大堆的解釋,本人還是覺得上面的辭稿並沒有錯,很可惜我們的顧慮並非多餘,新的「關卡」果然被設置了。

讓我們努力,繼續祈禱,繼續有所行動!


清明節追思亡者

教區禮儀委員會善別小組四月五日清明節早上於本港三個天主教墳場(柴灣聖十字架墳場、跑馬地聖彌額爾墳場和長沙灣聖辣法厄爾墳場)的聖堂,為亡者靈魂舉行祈禱聚會。圖示信眾當天早上在跑馬地天主教墳場祈禱。

覆巢之下豈無完卵

離異父母親職有責

(本報訊)一名從事離異父母合作照顧子女研究工作的學者指出,縱然一些夫婦關係破裂,但他們同樣可以合力照顧子女,給予他們關心和愛護。

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最近與學者張兆球博士合作完成一項有關離異父母合作照顧子女的研究報告,調查結果三月廿七日公布。調查發現,夫妻若能透過婚姻調解服務去協商離婚後的子女問題,會令孩子較易適應家庭的變遷。

香港城巿大學社會科學學部首席講師張兆球博士認為,只要離異夫婦能以子女的幸福為大前提,在不同的屋簷下,父母雙方仍能分擔教養及照顧子女的責任,將離婚對子女所產生的負面影響大大降低。他形容「只要處理得當,覆巢之下,亦非絕無完卵!」

張氏指出,社會普遍稱離婚後的家庭為「單親家庭」,是忽略了非同住家長在親職上的貢獻,這個名稱亦令子女覺得是失去了父親或母親;相反,「雙核心家庭」這個概念,鼓勵離異父母仍然合作照顧子女,更能使雙方與子女保持親密關係。

是項研究於去年三月至五月間進行,訪問了十二位已離婚的父親、十三位已離婚的母親,以及六名八至十七歲的子女,當中十位父親與母親是已離婚的配對,均曾接受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的婚姻調解服務。研究發現,這些接受調解服務的家庭的子女表示,他們多能適應家庭的變化,亦感受到父母對他們的愛。

張兆球在三月二十七日題為「親子情濃:離異父母親職研究報告」的發布會指出,子女能夠減低雙親離婚所造成的重創,其父母都能實踐以下各點:(一)放下情緒,以子女的需要和幸福為首要目標;(二)雙方保持和洽關係,俾能冷靜地討論子女問題;(三)與子女保持親密關係,可以分享心事;(四)避免中傷對方,盡量不要在子女面前發生衝突;(五)按實際環境,分擔照顧孩子的責任;(六)彈性處理探視孩子的安排。

張氏表示,今次調查的受訪人數不多,是因為報告並非要表達其廣泛性或代表性,只是帶出一個理念,離婚父母只要有決心,子女避免嚴重傷害是可行的。

研究亦顯示,父母合作分擔親職,與經濟條件沒有顯著關係。受訪者當中,收入由每月數千元至數萬元不等,職業由文員、售貨員到專業人士都有。由此可見,共分親職的安排,是每個階層的父母都有可能做到。

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的婚姻調解服務,是以第三者的角色,中立地向已決定離婚的夫婦進行調停協商,例如子女生活的安排、父母的角色、責任、經濟上的分擔等,務求達到減低子女所受的傷害,以及令他們較易適應家庭及生活上的變遷。(寶)


長洲明暉營重建啟用

推廣環保設再生能源

(本報訊)香港明愛轄下的長洲「明暉營」重建完成啟用,並安裝了太陽能及風力發電設備,讓使用者學習環境保護及善用能源。

這個座落於長洲東南部的明愛營地,四月三日正式命名為「明愛賽馬會明暉營」。當天的開幕儀式由香港賽馬會董事周永健主持,明愛總裁楊鳴章神父則主持祝福禮儀。

明愛賽馬會明暉營最大特色是建築設計以環保暨再生能源概念,充分利用太陽能和風力發熱和電,啟迪本港市民愛護環境,善用資源的意識,為下一代提供一個更美好的香港。

明暉營一期重建工程獲得賽馬會撥款二千七百二十萬港元資助,樓高三層,內有四人套房十五間、禮堂、多用途活動室及小會議室,早於二○○二年四月落成啟用。本年三月,動用撥款中的八十多萬元的再生能源設施也投入服務,包括太陽能發電、風力發電及太陽能熱水器。

明愛營地服務經理布嘉文告訴本報:「再生能源設施將作為教育工具,實質上省不了多少電費」。作為教育營的一部份,參加者可參觀新翼建築物向南外牆及屋頂上的三組太陽能發電板、真空管及兩個鳥型風車,體驗環保和善用能源。

布嘉文介紹說,太陽能及風力發電供應樓梯照明、三個套房的電燈和電視機,蓄電池儲滿後可使用約三天;另外,真空管吸收太陽能後,熱水爐為房間浴室提供最高攝氏七十度的熱水,太陽能一旦用罄後會自動切換電能。

屋頂亦裝設天窗及通風窗,前者為營舍走廊及地下禮堂提供日間天然照明,後者令禮堂產生空氣對流,可節省冷氣。布氏表示,將向堂區及學校展開宣傳,期望新設施會吸引更多使用人次,為環保教育貢獻一分力。(比)


婦女天主教徒 以敏銳觸覺服務神學

(本報訊)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近月任命了數名女性平信徒及修女,分別擔任宗座社會科學院院長,以及國際神學委員會委員。在香港教區,女性接受神學培育以至任教神學近年愈趨普遍。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兩位女性神學教授同聲表示,女性善用天主賞賜的特質,能與男性在不同角色上服務神學。

「教會學」教授劉賽眉修女三月十九日說,男女各有不同氣質,「彼此互補,共同探討和表述天主的奧秘」。她指出,男性對真理的追求和理性探索方面較強,而女性的觸覺較敏銳,在想像、感悟、直覺等佔優,有助將神學與信仰和經驗整合。

她舉例說,某些神學或當中某些主題,如聖母學、靈修學、女性聖師如大德蘭的神學、關於天主的美等,「女性由於有相同經驗而感同身受,更能表達自如」。

劉賽眉:男女互補探討奧秘

任教「教友牧職」的楊玉蓮也認為女性的「第六感」較敏銳,加上「比較溫和及持平,容易與人建立關係,協調不同意見和處理衝突的能力亦較高」。她指出,現代的牧民神學裡,強調與服務對象建立關係,協助對方自我認識,女性憑天賦特質容易達到成果。

開創香港教區女性做神學先河的劉修女說,神學培育傳統上是男性天地,「到梵二之後,女性參與神學工作愈趨普遍;胡振中樞機很開明,香港教區在七○年代開設修女神學班和平信徒神學班,女性攻讀神學也從此普及化」,近年學院裡也愈來愈多女性教授。

至於修女與女性平信徒,劉賽眉認為,兩者的分別乃生活模式不同,因此在不同層面和角色上表達對神學的反省。「平信徒從婚姻和家庭經驗出發,接觸社會及大眾的機會多,故從事『民間神學』較強;修女專注於祈禱生活和宗教訓練,從事專業神學研究會較方便。」她說。

楊玉蓮:了解平信徒的掙扎

楊玉蓮十八日說:「身為平信徒,了解到信徒對信仰的追求與掙扎。」九六年執教鞭前,她曾從事信友培育工作,發覺很多委身服務教會的女性平信徒,有進修神學及牧職培訓的需求,於是赴美深造牧民神學,「希望將自己的經驗與人分享,這正是最佳的福傳內容。」楊氏期望,教會內男性與女性、神職與平信徒緊密合作,善用獨特的天賦,共同履行福傳使命。

與學院男性同事(大部份是神父)的合作方面,任教神學已廿九年的劉賽眉修女說,早年她是學院裡唯一的女性神學教授,到九二至九八年出任神學部主任,神父教授和修生一直很接納,彼此合作愉快。楊玉蓮則表示,學院的全職教授較少,故彼此合作的機會不多,遇有合作時也很融洽;反而是教授團的社交場合,她坦言身處「清一色」神父之間感到不習慣。

蔡惠民:平信徒補充神學反省

然而,男性教授卻有不同觀點。聖神修院神哲學院校長蔡惠民神父認為,性別在神學上不佔優勢,因為「做神學是整個人的事」;每位女性教授「各有她們的特質、觸覺、成長背景和文化」,故不能以性別一概而論。

蔡惠民廿三日指出,香港教區裡男女性別的意識不強,但神職與平信徒的身份高低之分卻很明顯。因此,平信徒加入學院教授團,「對整個神學反省有很重要的補充」。他說:「女性教授沒有強調兩性的意識,反而平信徒的臨在,分別較明顯,家庭因素影響她們對信仰的表達和反省。」

他認為,既然很多女性平信徒參與教會生活,神學不能脫離現實,因此須有女性平信徒的觀點和代表性,「這是一個健康的現象」。

近五年來,修讀「夜神」的女學員有按年上升趨勢,由九九至○○年度五十四人增加近一倍至本年的九十九人。

楊玉蓮表示,對有志進修以服務教會的女性來說,「神長、教會的肯定和鼓勵是很重要的。」她展望,女性在教會的位置和角色愈來愈重要,她們「發揮天賦,推動教會向前發展。」(比)


義筆容辭

法律淪為政治工具 陳麗娜

人大釋法內容終於在四月六日揭盅了。其實由三月廿六日人大主動提出釋法,至四月二日正式就著釋法草案展開討論,及至四月六日拍板公佈這段期間,公眾對釋法內容是一無所知。香港市民在這對自己社會的政制發展有深遠影響的課題上可以說是完全被摒諸門外,因整個釋法程序基本上是黑箱作業,除了參與會議的人大常委和列席的港區人大代表外,公眾對草案內容全不知悉,這有違以往所有重要的政治議題須經過市民的公開討論的原則。

這次釋法破壞了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原則,並使法律淪為政治服務的工具。

回歸六年以來,中央不斷強調對特區政府信任,並盡一切能力使香港的「高度自治」能夠落實,但可惜這只是空言而已,因一發現香港市民的訴求有違中央的意願時,便使出了撒手峞X—「人大釋法」。人大主動釋法此例一開,就意味著日後當中央與香港市民意見不符時,中央可以再度釋法,把香港市民的意願壓下去。如此一來,香港就會變為受中央監控的高度自治。這由上而下的壓制手法,將會扼殺香港多元化、自由開放的發展。

還有普選根本是個政治問題,而非法律條文不清晰的問題,但中央卻透過人大釋法來解決政治問題。《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所提到如需修改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二多數通過,加上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或備案。這三項要求須同時成立,有關的選舉辦法才可修改。換句話說,只要這三項條件都出現了,就已滿全了這條法律的要求。至於怎樣使這三項要求出現,這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上如何安排的問題。故此,普選是個政治而非法律問題,根本沒有實際需要去釋法。況且,法治制度最根本的價值是以人為本,用法律來保障人民的基本權利,而不是為政治服務的,也不是執政者的手上的工具,可恣意運用以達致他們政治目的。中央透過這次人大釋法來突顯其在政治上對政改的絕對主導權,民主派及香港市民要有普選,就要得到中央同意,否則任何人也不可能啟動普選機制。

政治爭拗從來都應該以政治方法來解決,中央政府以至特區政府更應在政改問題上開放不同渠道,讓各界人士以真誠、理性、開放的態度去討論,讓公眾在理性討論或辯論當中去釐清不清晰的地方、平衡社會中不同利益,繼而共同尋覓社會發展方向而最後達致社會共識。在這方面上,中央及特區政府更有責任去廣納意見,不偏聽、兼收並蓄,而不是透過釋法來扼殺市民討論及參與的空間,及設置更多的關卡來阻礙香港政制改革的步伐。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網頁:jpcom.catholic.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