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教會


來華傳教士 聖言會福若瑟封聖

美汪中璋主教訪港 重臨修院分享牧職

方濟升天逾越慶典 重溫聖方濟芳表善行

耶穌復活堂 選出新任議員

寫在十月一日早晨 陳日君

38萬元資助71人進修 培育基金申請破紀錄

明愛開展03/04年籌款活動

聖雲先會一四○周年大會

陳日君主教就職一周年 深信敢言立場符教會訓導

義筆容辭

全體市民迫切願望 陳麗娜


來華傳教士 聖言會福若瑟封聖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十月五日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主持宣聖大典,獲冊封為聖人的包括意大利籍的達尼埃萊.金邦尼主教(Daniel Comboni, 1831-1881),他創立了專門為非洲地區傳教的修會。另外的是聖言會會祖、德國籍的楊生神父(Arnold Janssen, 1837-1909),以及該會一位到中國傳教、亦在中國境內安息主懷的奧地利南提羅爾(今意大利北部)神父福若瑟(Josef Freinademetz, 1852-1908)。

當日的參禮者約三萬人,教宗重申,「所有基督徒都有傳教的使命,但要W常地尋求神聖,才是真正的見證基督」。圖示福若瑟神父(後排右)在中國傳教攝於一九○二年。(文:綜合外電報導/圖:天美社)

●聖言會十月十二日下午四時假聖言中學舉行感恩祭,慶祝該會的楊生神父和福若瑟神父封聖。


美國首位華裔主教汪中璋十月初來港出席聖神修院替他舉行的慶祝會,上圖示他在修院聖堂主持聖祭,下圖示汪主教(中)接受陳日君主教的紀念品,並與湯漢主教合照。
美汪中璋主教訪港 重臨修院分享牧職

(本報訊)美國首位華人主教汪中璋十月初來港,在他往日接受鐸職培育的修院與神職友好分享牧職生涯,以及昔日他在修院的生活點滴。

三藩市總教區輔理主教汪中璋應本教區主教陳日君的邀請,十月二日來港,翌日出席聖神修院為他舉行的慶祝聚會。汪主教一九五二至五九年在華南總修院(聖神修院前身)攻讀神哲學,五九年於深水蓁t方濟各堂晉鐸,後赴羅馬深造。

慶祝聚會十月三日在聖神修院舉行,陳日君主教、湯漢輔理主教,聯同教區內約三十位神父修生出席,與汪主教暢談三藩市的牧職。

聚會中,汪主教談到過去在華南總修院的生活時表示,這五十年來整體環境的變化很大,當時的環境比較簡單,五十年代的修院亦只有一間規模較小的圖書館,日常只接觸《公教報》、新聞天地等資訊,當時幸得蒙學長的照顧,後完成學業。

關心華人傳教工作

汪主教稱,他於一九五二年進入華南總修院,距今五十多年了,鄧小平提出香港五十年不變,但修院在五十年來變化很大,今天已經發展到很大規模,亦造就很多人才。

在分享環節中,有神父問及汪主教晉牧前後的工作轉變,汪主教表示,三年前他在三藩市積極推動中文彌撒,但今年初陞任總教區輔理主教後,牧養華人的時間反而比從前少,汪主教對此感到可惜。

一九三四年生於北京的汪主教稱,去年當他仍為三藩市總教區秘書長時,準備提出退休申請之際,三藩市總主教對此作挽留外,並出示教宗宣布給他作總教區輔理主教的任命。他表示,個人來說喜歡為華人傳教多於出任秘書長的工作;至於輔理主教的職務,則比正權主教所帶來的憂心少。

被問及三藩市總教區的人事工作,汪中璋稱,三藩市總教區安排兩位輔理主教的其中一位去處理人事工作,亦有人事公關協助該名輔理主教。

至於近期在普世教會受到關注的同性戀課題,汪主教稱三藩市總教區亦有對此課題作討論,當地修院在取錄新生時,不會以此為理由拒絕同性戀者,教會亦不會歧視他們。

總教區內華人散居

談及三市總教區的聖召,汪主教稱,當地修生愈來愈少,七十年代曾一度沒有新修生加入,而近年情況開始好轉,今年則有兩位新修生。他指出,現在的修生年紀較大,為人亦相對成熟。

汪主教稱,雖然美國有神職人員建議主日不開彌撒,或是讓神父結婚以適應「現時需要」,他卻認為讓神父結婚解決不了問題。他認為,成為神父便要作出犧牲,聖召是對年青人的考驗。

汪主教提到,最近三藩市有幾個堂區出於資源考慮而作出合併;他表示,三藩市的華人聚居處則見分散,總教區內主日有六台中文彌撒,每台約有五十人參加。

陳主教在汪主教的分享前指出,香港教區會繼續致力讓修院發揮其作用,亦願意為維護聖神修院這處培育司鐸的地方作出任何犧牲。及至分享時段結束,陳主教把一件具有中國特色的祭袍贈予汪主教作紀念。

分享會後,汪中璋主教、陳日君主教和湯漢主教聯同一眾神職在修院聖堂獻祭。此外,汪主教十月五日到九龍聖依納爵堂舉行聖祭。(鄧/梁)


方濟大家庭成員出席「方濟升天逾越慶典」。圖中聖像為聖方濟。
方濟升天逾越慶典 重溫聖方濟芳表善行

(本報訊)香港的方濟大家庭十月一日慶祝「方濟升天逾越慶典」,重溫會祖聖方濟的芳表善行。慶典假慈雲山聖文德堂舉行,方濟小兄弟會、瑪利亞方濟傳教會、聖母痛苦方濟傳教女修會、在俗方濟會和方濟青年等多個團體都有成員參加,約八十人出席。

慶典分為三部份,依次序為誦念花冠經、講座及方濟逾越禮讚。逾越禮讚進行時,祭台放上一幅面向信眾的方濟畫像,禮儀隨著主禮、方濟會胡健挺神父向聖觸上香開始,隨後誦讀部份方濟生活傳記,分別由胡神父及信友去誦讀方濟與兄弟的對話,重演方濟的勸勉,並用經方濟闡釋的天主經向天父祈求,以紀念聖方濟的逾越,信徒則以詠唱作回應。

胡健挺神父分享說,聖人的掙扎較常人為大,他們或為天主而控制慾望,或在生活上以美善戰勝軟弱,不斷走向天主。他說,聖方濟屬於後者,並能讓天主的愛更深影響信徒。

在較早前誦念花冠經的部份,禮儀由方濟青年帶領,參加者手執具有方濟十字架特色的念珠,低頭默想童貞榮福瑪利亞的七樂奧跡,並誦讀聖五傷方濟禱文。

及至神修講座部份,瑪利亞方濟傳教會的馮瑞芬修女分享了聖方濟的生平:他甘願承受五傷,感同身受耶穌基督的痛苦;臨終時效法基督赤身,以十字架降福兄弟,並請他們誦讀聖若望福音,追念宗徒洗腳的事跡,表示對兄弟的深厚感情。

這次方濟大家庭的瞻禮同時設有英語組,照顧外籍信徒。方濟會的夏志誠神父於慶典完畢對本報說,以禮讚形式去紀念方濟的逾越與升天,大概起於梵二前後,希望藉著他的逾越及人生價值觀來使信仰更豐盛,並光照信徒的生命。

「花冠經」類似「玫瑰經」,同樣以默想聖母為基礎,又名聖母喜樂經,七樂分別是:聖母領報、聖母往見聖婦依撒伯爾、耶穌降生、三王來朝、聖母在聖殿尋獲耶穌、耶穌復活後發顯給聖母及聖母榮召升天。

花冠經(Crown)可追塑至一四二二年,由「玫瑰經的雅各伯神父」開始推廣此祈禱方式,傳統相信聖母顯現給少年時的他說:「你在紀念我的七樂時,同時誦念一遍天主經及十遍聖母經。假如你跟隨我的教導去做,你就會為我編織美麗並蒙悅納的花冠,亦會獲取無數的恩典。」從此,誦念七次天主經,及為紀念聖母在世七十二年而誦念的七十二遍聖母經的習慣便盛行起來。(鄧)


耶穌復活堂 選出新任議員

(本報訊)耶穌復活堂堂區議會九月十四日經教友投票,選出十二名議會成員,再經該堂神父薛衛道委任兩名信徒,議會合共十四名議員順利誕生。

該堂神父薛衛道在互選中,邀請各議員在會議中應多發表意見,集合各信徒的意見,他相信總可得到更理想的建議。他說,堂區是屬於本堂信徒的,堂區議會由信徒推選出來,帶領整個堂區為福音作證。

薛衛道說,本堂神父由主教委派,協助堂區信眾善度教友生活,但本堂神父不會固定服務某一堂區,反觀堂區教友卻可以長久在某一堂區生活,故此堂區議會是重要的組織,可協助推展使徒的責任。

新任會長詹招華表示,任期兩年的新議會本著上屆議會通過和接納的目標「深化信仰的根基,活潑團體的生活,履行福傳的使命」,為堂區未來五年的計劃,推動未來的工作。(公)


寫在十月一日早晨 陳日君

編按:十月一日是小德蘭瞻禮,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陳日君主教投函分享一些觀點。

今天是小德蘭的瞻禮,也是我們的國慶。

小德蘭的名:「聖女嬰孩耶穌德肋撒」聽來很甜蜜、溫馨。其實,她的全名是嬰孩耶穌及「耶穌聖容」德肋撒,這聖容並不是大博爾山上的光輝聖容,卻是殮布上「受苦僕人」的面容。

今天是國「慶」,我更喜歡有人中性地稱之為「國家日」(National Day):思念國家的命運、為國家祈禱祝福的日子。

在七月一日之後的這個十月一日,作為香港的老居民,我還是提不起勁去參與歌舞昇平的慶祝。政府說是接受了教訓,卻見不到有甚麼勇敢的行動。溫總理喜歡見到的「了解、信任、團結」還是遠不可盼,擺在眼前的還是分化、敵對、可笑的小人猜測,赤祼祼的劣拙手段。

既然是國家日,好吧,讓我們放下香港,觀望祖國大陸,面對中國天主教五十多年的災難,更不知道怎麼能吞下眼淚去慶祝?世界大氣候大大改變了,為甚麼祖國的宗教政策還不能「與時並進」。大人們見不到天主教徒的心中不能沒有教宗的嗎?你們接受的主教候選人也被教宗接受,不是好事嗎?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向你們挑戰的主教、神父們,你們不能讓他們享受一點點良心的平安嗎?強迫他們違背良心,國家得到甚麼利益呢?這符合「統戰」的原則嗎?

默觀了滿面血汗的耶穌,我們並不會失望,祂的苦難和復活是分不開的,我們以小孩子的心態,依然相信明天會更好,依然希望我們可以早日快樂地歡度國慶,感謝上主恩賜給中華人民那四個保證真正和平的要素:真理、公義、仁愛和自由。


部份獲獎學金的醫院牧靈課程學員與教友培育基金管理層合照。非典型肺炎事件後,社會人士對醫護人員和關懷病人的工作更見重視。
38萬元資助71人進修 培育基金申請破紀錄

(本報訊)香港教區教友培育基金本年度本地獎學金申請人破歷年紀錄,基金董事局在本年七月三十一日截止日期共收到七十九份申請書,共批出七十一個獎學金,金額共計港幣三十八萬六千六百七十五元。

頒獎禮於九月二十八日在堅道明愛餐廳舉行,由基金董事局主席陳志明副主教、遴選委員會主席駱鏗祥神父及財務委員會主席許德輝主持。

副主教陳志明神父在致辭中指出,今屆本地獎學金申請人達七十九人,打破歷年的申請紀錄。共計有七個教育機構的七十一位學員獲得批覆:包括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宗教學部二十八人、教區醫院牧民委員會C.P.E.課程七人、聖樂委員會樂理課程六人、聖經學院六人、教理班十四人、校牧工作者培育課程九人及澳洲大學遙距神學碩士課程一人等。

陳志明強調,本港經濟雖然仍在困難中,但仍有許多教友攻讀各項培育課程,十分難能可貴。尤為難得者,由於本年度申請者眾,基金撥款不足以全數資助,原定考慮各人折半支付,幸而其後得到一位熱心恩人慷慨協助,補足全費,更突顯出天主的恩賜。

教友培育基金分為本地獎學金及海外獎學金。本地課程申請截止日期為每年七月卅一日,而海外課程則為每年一月十五日。海外課程現在已經開始接受申請,申請人可向堅道十六號教區中心十二樓基金辦事處索取申請表格,填妥後交回上址。陳副主教提醒申請人必須在截止限期前交回申請表,逾期恕不接受。所有申請,接受與否均在截止日期後兩個月內答覆。(成)


明愛開展03/04年籌款活動

(本報訊)香港明愛一年一度的籌款運動現正展開,籌款委員會期望香港市民不論處於順境或逆境,均能懷著信心,充滿期盼,彼此相親相愛共渡每一天。

籌款委員會選擇了「愛心與希望」作為主題;「人人懷希望 家家顯愛心」作為口號。第一個籌款重點項目是慈善抽獎券。獎券每張十元,由九月二十二日至十一月十六日公開發售。抽獎攪珠則定於十一月十六日的九龍區賣物會中進行。今年的頭獎是豐田 Camry2.4 房車一部;二獎是華比富通銀行送出的信用卡簽賬額港幣五萬元;三獎是由香港飲食管理集團送出的飲食優惠券共二萬五千元;四獎則是由麗星郵輪送出的獅子星號四日三夜海上之旅;其他名貴獎品包括電腦、影音器材、手錶……等,非常豐富。

籌款賣物會則將於十一月九日開始,一連四個星期日於港九新界六區舉行,詳情見附表。

除了過往的推廣活動,今年香港明愛的總裁楊鳴章神父更親往各個鐸區舉行彌撒講道,與教友信眾分享明愛服務社群的精神和舉辦賣物會的合作意義,更希望藉此讓教友進一步了解明愛如何透過多元化的服務彰顯愛德,協助無助、無依和無援的人士。在過去三個星期日楊神父已分別參與了聖德肋撒堂、聖多默宗徒堂、善導之母堂和香港仔聖伯多祿堂的彌撒,邀請教友作為明愛的緊密夥伴,並像過往般支持明愛的籌款運動。未來數個星期的彌撒安排如下:

十月十二日上午九時三十分往屯門贖世主堂;十月十九日上午十一時十分往聖瑪加利大堂;十月二十六日上午十時往尖沙咀玫瑰堂;十一月二日上午十時往觀塘聖若翰堂。(公)


新一屆幹事在香港主教陳日君祝福下,接受任命,在未來三年,帶領香港聖雲先會二十五個協會,繼續服務窮人的工作。
聖雲先會一四○周年大會

(本報訊)香港聖雲先會中央分會於九月廿四日,在教區中心九樓舉行第140屆周年大會,新一屆幹事由會長梁成瑄a領,在香港主教陳日君祝福下,接受任命,在未來三年,帶領香港聖雲先會二十五個協會,繼續服務窮人的工作。

周年大會上,神師林焯煒神父以羅馬人書勸勉各會員應以善勝惡,彼此相愛,服務他人。陳主教則以當日彌撒的路加福音鼓勵全體會員學習宗徒的使命,應以神貧的精神行善,不應積聚財富。新會長梁成獂h希望,在任內對內能做好培訓會員對服務窮人的工作,對外則成立更多新的協會,在不同地區服務有需要的人。

今年香港聖雲先會中央分會周年大會有超過百多位會員、神長及嘉賓參加, 會方特別表揚過去六年努力貢獻聖雲先會的上屆會長胡惠民。

聖雲先會為天主教平信徒的慈善組織,全球有超過六十萬會員,分布一百三十多個國家,本港共有三百多會員。(公)


陳日君主教去年十月二十日主持履任祈福感恩祭後,在堅道明愛社區禮堂與一批兒童合照。(資料圖片)
陳日君主教就職一周年 深信敢言立場符教會訓導

(特稿)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主教一向直不諱言批評本地政府和北京政府,尤其在制定《國家安全法》事件上;他也經常成為本地和國際傳媒的頭條新聞人物。

現年七十一歲的陳主教原是助理主教,在去年九月廿三日香港教區胡振中樞機因癌病辭世後,隨即繼任香港教區主教。

陳主教在八月底接受天亞社訪問時,談到他反對香港政府意圖為《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他堅持他的立場符合天主教社會訓導。

他亦談及他和教會在社會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他敢言的性格會怎樣影響中梵關係。訪問中陳主教也表達了香港教區與澳門和台灣教會需要加強聯繫,又提及教區在一名前神父被裁定非禮一名輔祭的案件中的處理手法。訪問內容如下:

記者:你過去一年看來花了不少時間在廿三條的辯論。

陳日君主教:根據香港特區的《基本法》廿三條制定的《國家安全法》會影響很多人,特別是教會人士。由於法例涉及中國政府,很少人熟悉中國教會情況和中國政府怎樣控制當地教會,所以,如果我不多說一點國內教會的情況和反對在香港立法,人們不會明白為何我們那麼擔心。

當法例一旦通過,中國的情況和它處理教會的方法會引入香港。到時候,我們會遇到麻煩。因此,我們不能不擔心,我們一定要反對廿三條立法。

那麼你怎樣看教會在這事上的角色?

教會在社會事務應該遵守的原則有完整的指示,在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1962-1965)的文件、教宗多份通諭、演辭很清楚說明,我們只是按那些訓導去分析社會上的事。

你花了很多時間在廿三條的問題上?

沒有,絕對不是。我在教會內忙著很多工作。教會是一個很大的家庭,要做的事情多到不得了,例如教育和堂區。廿三條很麻煩,但佔我工作時間不是很多,如果要我量化,我想不到十分之一。

你同意有人認為你間接促成七一遊行和政府其後撤回廿三條立法?

我不同意。有些大律師為這事付出了很多努力,向政府和市民解釋法例會引致的後果,市民大眾都相信大律師的分析。我姐姐一向很緊張我的言論,並時常叮囑我要小心。但這次她說:「你講的話和大律師的一樣,那麼我放心了。」

如果北京很難接受,我想北京方面要主動表達對這事的意見。如果北京說可以延遲立法,香港人便不會反對政府。政府不應再提出舊法案,要完全修改法案細節。

教廷有沒有影響過你在政治方面的言論?

根本不用等教廷給予指示,我清楚天主教會的社會訓導,教廷也不會反對我的行動。事實上它有表示支持我,譬如在居港權問題(香港人內地出生子女來香港定居)和基本法廿三條事件。梵蒂岡正義和平委員會對我們在處理爭取居港權人士的工作表示讚揚。

至於外交上會不會損害中梵建交則是另一個問題。可能羅馬原則上支持,但是外交方面可能要謹慎些。但現在中梵完全沒有進行談判,所以根本不存在這問題。雙方的分歧繫於大陸主教任命的問題。

我和北京政府最大的矛盾相信是二零零零年十月一百二十位中華殉道聖人宣聖時我在報章發表的那篇文章,問題不是現在的事。

同樣,沒有人知道為何多名香港和海外的神學家在二零零二年底時不准到大陸修院教書。他們全部以前都有去過大陸修院教書,亦很受歡迎。然而,卻有其他神學家可以到大陸教書。

你認為湯漢輔理主教獲委任為教廷萬民福音傳播部顧問如何助中梵之間的溝通?

委任湯主教很正確,他是聖神研究中心的主任,專門關注中國教會事務。他的委任肯定帶來多一個機會討論中國問題,不過梵蒂岡好大、好複雜,不知道究竟能幫到多少,但總會有些幫助。

你是教宗委任的後亞洲主教會議委員會成員,也有幾位香港司鐸和教友都是教廷多個組織的成員,你認為香港教區在普世教會中扮演了甚麼角色?

教會是普世性的,我們教區需要知道各地的情況。我們可以向他人分享這裡有甚麼困難,給他們作參考,亦可聆聽其他地方的問題。

宏觀來說,華人不足以在梵蒂岡代表中國。現在唯一中國人樞機是台灣高雄教區單國璽樞機,他曾表示,教會有許多中國人,中國教會那麼大,但在教廷高層只有很少中國人。我們不是要爭權,但這是事實。

香港教區與澳門、台灣教會的聯繫怎樣?回歸後的港澳,兩教區會否合併,一如聖公會港澳同屬一教省?

不會,因為兩地情況相當不同。我很少與澳門教區的領袖聯絡,但澳門主教是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董事局的成員,他會定期過來開會。我贊同雙方應該多些溝通。

與台灣教會的聯繫更少,只有教區禮儀委員會主任羅國輝神父較多與他們就禮儀方面聯繫。我個人與單國璽樞機有聯絡,至少在一九九八年亞洲主教會議後,彼此有更多機會見面,因為他現在是華人教會唯一的樞機。事實上,他很有領導意識,亦很受華人教會尊重。

你和單樞機有否討論過如何幫助中國教會,以及怎樣在梵蒂岡增加華人教會的代表性?

我們倒沒有正式談過。不過,如果羅馬有一些有關中國教會的特別會議,也會邀請我們出席給予意見。單樞機真的很擔心華人神職人員和教友很少參與在教廷的事務,尤其現在萬民福音傳播部的高層官員不是很了解中國,所以我們有些擔心。

最近你參與在印度班加羅爾舉行的亞洲青年節,你認為台、港、澳的青年可以怎樣合作?

與普世青年節不同,我們在亞洲青年節活動前和活動期間與兩地的接觸有限,但因大家都是中國人,彼此見面都非常親切開心。我們可以與他們建立多些聯繫,特別是與澳門教區。

這次亞洲青年節沒有來自中國大陸的參加者。

在香港教區,你有到堂區與教友對話。成效怎樣?

經過十個多月,我相信這是很有效的。

教友大多問我為甚麼那樣政治化,我便向他們解釋甚麼是政治和「政治化」。

也有教友向你表示關注一名前神父非禮輔祭案,你有否到獄中探望過他?

這件事非常嚴重,但傳媒把這事的報導誇大。由於在美國和其他地方也發生類似事件,來自整個社會的壓力使案件變得政治化。其實不應要求教會道歉,我們有一個兄弟犯錯,但不是我們鼓勵他去犯的。唯一需要道歉的是疏忽,我們當時不應讓他當神父。

在他被提控之後,教會當局完全避免與他接觸,更沒有金錢幫助。自他被判刑後,我到過監獄探他。他很平安,甚至參加查經組,當然他想上訴,因為案件很政治化和複雜。

你覺得這事會否影響本地教會的聖召?

我想不會,一個成熟的人會了解這是一個人犯錯,不是所有神職人員的錯。其實,在家庭發生的性侵犯個案更多,更需要關注。


義筆容辭

全體市民迫切願望 陳麗娜

七一距離至今己三個月了,在這段時間裡,特區及中央政府頻頻與香港各界人士會面,聽取他們對香港各方面的意見,好讓特區以致中央政府對香港市民訴求有更多的掌握,但透過他們會面的各界訪京團名單及會面後所發表的言論,令人質疑他們聽取民意的誠意有多少及從七一所汲取的教訓是否足以令施政者反省他們的管治哲學及手法。

中央領導人連續接見各界訪京團,規格有別,最高級的自然是由胡錦濤接見的工商界,民建聯、港進聯也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接見,較戲劇性的是自由黨,原先說曾慶紅無暇接見,突然又可以與自由黨會面。國家主席胡錦濤及副主席曾慶紅與不同界別會面時,都表達同樣的信息——香港需要穩定,在七一時有很多中產人士出來遊行,是因為負資產及經濟的問題,中央政府體諒中產人士的負擔,希望中產階級及工商界力量可以團結起來,以支持特區行政長官和政府的工作。換言之,將市民尤其是專業及中產人士對政府施政不滿歸咎於經濟不景。基於此論調下,只有解決香港經濟的困難,便算是回應了市民的訴求。為此,中央政府向香港送大禮,實施開放自由行,簽訂經貿更緊密協議等措施,希望疏導市民因經濟壓力而生的怨氣。還有行政長官董建華突然在九月五日宣布將《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撤回,理由是特區政府現是首要的首要任務是搞好經濟云云。無論是特區或中央政府對七一遊行的其中一個訴求:『還政於民』置若罔聞。

另外,從中央領導人接見不同團體的規格中顯示出領導人最重視的還是工商界的人士,基層市民無權無勢,因此也無緣向領導人反映意見。還有,諷刺的是眾多訪京團中獨漏了民主派的議員、基層市民的代表、反對基本法廿三條的團體,這令人不禁質疑中央政府是否真的可以透過訪京團,而理解到香港市民真正的訴求,還是想藉這些訪京團向香港市民傳遞某些信息,若真的想知道香港市民的想法,只要不偏聽,而是兼聽香港傳媒的報導,就可對香港市民的訴求有較全面的掌握。

近來香港有不少就著政制檢討的論壇和民意調查,如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近來公布最新民意調查,發現市民對經濟環境不滿的比率,較三個月前大幅下降十四個百分點,至百分之六十八,為非典型肺炎爆發以來的最低水平;但同期,市民對政治環境不滿的比率仍達百分之四十七,只微跌一個百分點。這反映出香港市民雖對經濟不滿程度有所改善,但對政治改革的訴求仍然存在。而另一項民意調查也反映出市民支持普選立法會及行政長官,政治團體『新論壇』最近進行了一項民意調查,了解市民對政制發展的意見。結果顯示,要求盡快全面直選立法會及行政長官的人最多,接近四成;甘願維持現狀的人最少,不足一成。

其實自七一以來,香港市民對民主的呼聲已不容置疑,但特首對此都沒有明確的表示,甚至是在七一遊行後首個國慶酒會的致辭,雖然曾罕有地提及民主,他形容:「依照《基本法》推動香港民主向前發展,是市民對本屆政府的訴求,也是本屆政府義不容辭的責任。」但最後他仍不忘強調,確保社會穩定、振興經濟,「更是全體市民的迫切願望」。區議會選舉快臨近了,就讓我們以手中的票告訴特區政府,全體市民迫切願望是甚麼。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網頁:jpcom.catholic.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