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教會


香港教區甘寶維神父 前赴坦桑尼亞傳教三年

五百五十送聖體員 出席禮委會全港聚會

寶血會陳慕英龍雪冰 賀進會修道白金銀慶

聖博德堂四十周年

「明愛金禧暖萬心」籌款晚會

強調福傳重於盈利 駱神父談殯儀服務

香港疫區除名 教區發新牧民指引

肺炎帶動健康飲食 鄭生來長春社倡茹素

教研中心周年大會

十本好書推介計劃 推動信徒閱讀風氣

義筆容辭

寫在「七.一」前夕 吳偉傑


歷史時刻
在甘寶維神父的派遣禮上,主禮陳日君主教稱,直至目前香港教區仍只是一處接受外地傳教士的教會,故此當晚可說是一個歷史時刻,因為終於有教區神父到海外傳教。
香港教區甘寶維神父 前赴坦桑尼亞傳教三年

(本報訊)觀塘聖若翰堂助理司鐸甘寶維(圖)七月啟程前往非洲國家坦桑尼亞傳教,為期三年,成為首位前往海外傳教的香港教區神父。

派遣儀式六月二十一日晚在聖若翰堂的主保瞻禮感恩祭中舉行,當日的感恩祭由陳日君主教主禮,並由聖若翰堂主任司鐸李志源神父、行將前往坦桑尼亞的甘寶維神父等五位神父共祭。

陳日君主教在派遣禮中表示,直至當日為止,香港教區仍只是一處接受外地傳教士的教會,故此當晚可說是一個歷史時刻,因為終於有教區神父到海外傳教。甘寶維神父會在坦桑尼亞傳教三年,傳教工作由瑪利諾修會分派。

陳主教感謝曾經幫助本地教會的傳教士所付出的辛勞及見證;對於有教區神父正式參與外地的傳教工作,他感到欣慰。陳主教說:「香港教區本身對神父的需求仍然很大,但為了幫助有需要的人,教區願意做一些克己及犧牲。」

首位教區神父海外傳教

陳主教勸勉甘神父抵達坦桑尼亞後,要以香港教會傳教士的身份,讓當地人看到在復活的主耶穌基督內,彼此都是兄弟姊妹,並要學習關愛新的團體。陳主教讚揚甘神父的父母慷慨地把兒子奉獻給天主,並支持他到外地作傳教士。

隨後,甘神父跪在主教前接受派遣,表明願意到坦桑尼亞傳教。陳主教把一個十字架交給甘神父。其後,甘神父與在場的神父握手及擁抱,接受他們的祝福。

甘神父在致辭時多謝雙親的慷慨奉獻、陳主教及已故的胡樞機的支持。他說,選擇到非洲傳教是受到一些兄弟姊妹的影響,又期望各信徒為他祈禱,讓禱聲成為他此行的動力。他說,雖然坦桑尼亞的通訊設備沒有香港那麼發達,但日後他在遠方的祈禱仍會與香港信眾的連在一起。

原來甘神父早於一九九九年,在沙田聖本篤堂服務時,便得到當時的主任司鐸楊正義神父支持,到坦桑尼亞服務和體驗生活一個月。這次傳教士體驗之旅,令他深刻反省傳教使命的召叫。

事實上,過去亦有來自香港的修道人到海外傳教,亦有本地平信徒透過「香港天主教教友傳信會」等組織加入海外傳教的行列。

當日聖若翰堂的主保瞻禮中,有多名參加主日學的小朋友初領聖體和堅振。感恩祭中,主教祝聖了一批由該堂信徒自製的聖像畫,送給未能到聖堂參與彌撒的長者。(賜/比)

甘寶維神父專訪見下期


約五百多位送聖體員與講者李海龍神父(中)及海南省的楊海龍神父(左)合攝。
五百五十送聖體員 出席禮委會全港聚會

(本報訊)約五百五十位來自全港不同堂區的送聖體員於聖體聖血節齊集天水圍聖葉理諾堂,出席教區的全港送聖體員大會。

六月廿二日基督聖體聖血節,由教區禮儀委員會送聖體員組舉辦的周年「送聖體員大會」,在天水圍聖葉理諾堂舉行,共約五百五十人參加。

當日下午二時半,約五百多位送聖體員先聚集聖葉理諾堂旁的培聖中學禮堂,聆聽李海龍神父的專題分享,題目是「聖體聖事在建立信徒團體的作用和動力」。

李神父從「天主是最傑出的設計家」出發,講及天父是設計者,聖子是執行者,聖神是完成者,然後強調聖子將聖父的愛實現人間,而聖神則完成聖子的愛情工程。

李神父解釋聖子耶穌應許天天與我們一起,直到末日;不可見的要以信德的眼光來相信;可見的是以恩寵的方式親臨於聖體聖事之內。故此,聖體聖事是聖子基督時時處處與我們同在的事實。

最後,李神父強調「聖體聖事是基督徒團聚的中心和動力」。當日來自海南省的楊海龍神父也在場。他鼓勵在場的送聖體員,要以愛心服務。

在分享中,送聖體員也表達渴望能早日恢復到家庭、安老院和醫院探訪和送聖體給病人和長者。

講座後,全體送聖體員到聖堂參加彌撒。彌撒由湯漢輔理主教主持。湯主教在講道中,勉勵送聖體員以基督聖體的犧牲和共融精神服務。

領聖體後,由湯主教頒發嘉許狀給一百三十二位送聖體員,他們都是服務超過十年,甚至是廿一年的。教區送聖體員大會,每年均在聖體聖血節舉行,已成為教區的傳統習慣。(公)


寶血會慶祝陳慕英修女(前排中)和龍雪冰修女(前排左二)入會周年。
寶血會陳慕英龍雪冰 賀進會修道白金銀慶

(本報訊)耶穌寶血會陳慕英修女和龍雪冰修女慶祝進會七十五周年和二十五周年。

本教區耶穌寶血女修會六月二十一日下午四時在該會粉嶺總部慶祝耶穌聖體聖血節,同時慶祝陳慕英修女進會白金慶、龍雪冰修女進會銀慶及五位寶血之友許諾禮舉行感恩祭。該會敦請關俊棠神父及三位神父共祭,參禮嘉賓雲集,包括修女家屬、親友及嘉賓二百多人,雖然是大雨天,但熱烈情況不減。

感恩祭中,關神父訓勉修女效法耶穌基督透過酒餅奉獻自己成為別人的日用糧,燃燒自己的生命去造就和滋養別個人的生命,使這人的生命增長和幸福。

百齡修女慶白金

陳慕英修女為新界鹽田梓教友,七十五年前進寶血女修會修道,現為百齡長者,日常生活仍能行動自如,在喜樂中侍奉上主。

在感恩祭中全體參禮的修女在總會長劉賽眉修女前重新宣發聖願。全體寶血之友亦在總會長劉賽眉修女前重新宣發許諾辭。

龍雪冰修女代表陳慕英修女及寶血之友致謝辭,感謝親友蒞臨參禮,及過去七十五年、二十五年來給她們的支持和鼓勵,更感謝會內修女們對他們的愛護與扶持。

禮成後,陳、龍修女與共祭神長及該會修女拍照留念。並於該會寶血靜院設茶點招待神長及嘉賓。(公)


聖博德堂四十周年主保瞻禮(上圖),並於六月廿一日明供聖體(右小圖)
聖博德堂四十周年

(本報訊)橫頭磡聖博德堂五月底慶祝建堂四十周年主保瞻禮。

橫頭磡聖博德堂五月廿五日度過了一個隆重的主保瞻禮,因為本年度更賦上了一個重要的意義——就是慶祝建堂四十周年。

上午的彌撒聖祭,得到教區主教陳日君蒞臨主禮,陳主教的親切與隨和性格,使堂區的溫馨與喜慶的主題,更形彰顯,而歌詠團亦加插了不同的樂器,包括古箏等,以作配合,正好引領著坐滿禮堂的教友的心靈。

在彌撒結束後,隨即由陳主教主持四十周年慶祝活動的揭幕儀式,在拍照與茶點後,更舉行了一次「與主教真情對話」的聚會,在一小時的懇談會中,不少教友熱切地提問與分享,陳主教更道出了近年來他在回應社會問題上的態度、對教會發展的看法與自己的心底話,過程中,更加增了教友對他的了解和尊敬。

至於四十周年的慶祝活動方面,該堂區將以一年為期,舉行連串的活動,主題為:步武——用愛紮根,為主作證!活動的內容包括有歷史之旅展覽、家庭培育小組聚會、籌募青少年培育及發展基金、佈道大會及四十周年特刊等,堂區希望藉連串的活動和展出的資料,使信眾在檢視堂區過去、展望將來的同時,也反省其家庭和個人的信仰旅程,確立起堂區和本人的福傳使命與路向,使堂區和每位信徒,都能在社區中發放福音的光輝。

此外,該堂六月廿一日聖體聖血節前,原計劃舉行聖體出遊,但因天雨關係,改在聖堂舉行明供聖體。(珊/公)


「明愛金禧暖萬心」籌款晚會

香港明愛六月廿一日晚在將軍澳電視廣播城舉行「明愛金禧暖萬心」慈善籌款晚會。

當晚大會邀得多位嘉賓出席。圖示主禮嘉賓,左起:出任明愛二○○三至○四年度籌款委員會主席的華比富通銀行董事行政總裁黎果、天主教香港教區湯漢輔理主教、政務司司長曾蔭權太平紳士、明愛金禧暖萬心籌款晚會主席利孝和夫人,以及明愛之友主席林余儷玲。(公)


強調福傳重於盈利 駱神父談殯儀服務

(本報訊)一向聲稱以盈利推動福傳為宗旨的教友組織──臨恩教友服務中心,最近在公教報刊登廣告,開辦教友殯儀服務。事件引起教內外人士的關注,本報專訪了該組織的指導司鐸駱鏗祥神父,分享開辦殯儀服務的理念。

駱神父指出開辦殯儀服務是他多年來的構想,眼見很多教友對處理去世家人的喪禮,無論在禮儀形式或殯葬安排上,往往顯得彷徨無措,尤其是在選擇喪禮用品,例如地方、棺木等,收費參差及服務質素良莠不齊。在過去兩年中,公教報的讀者心聲對教會興辦殯儀服務引起了熱烈的討論。有見及此,他早前曾向教區當局提議可否由教區統籌及開辦有關服務,但教區礙於人力物力的局限,無意考慮之餘亦鼓勵由臨恩嘗試接辦。駱神父說,在經過多方面的諮詢後,才決定與一間頗具規模、由教友開辦的殯儀公司合作,並希望藉著這類服務,作為福傳的工具,同時提供合理的收費,避免有人從中牟取暴利。

駱鏗祥:殯儀服務是福傳新領域

對近日有署名「一教友」的匿名人士,傳真全港各修會、學校及堂區,指責駱神父以神職名義支持一個商業牟利組織,經營殯儀業務,又指駱神父是該組織的最大股東且每年分紅。駱神父澄清臨恩是一個非牟利組織,他和一群所謂股東,純是出錢出力去支持這個福傳的組織,絕無從中牟利分紅。臨恩向來從事一些有福傳意識的生意,包括售賣聖物、出版書籍、各項禮儀服務、福音號及家庭電器直銷等,所得的微薄利潤都用作福傳用途。駱神父絕不介懷這位「一教友」有意想醜化他們剛開始的殯儀服務,他強調這項服務是為福傳工作開創一個新的領域,因為參與殯葬禮的親友,大部份都可能是外教人,若喪禮辦得妥善,在莊嚴的宗教氣氛下,絕對是一個福傳的好機會。不少曾接受服務的人士,包括公教醫生及修女都有良好的回響。

駱神父強調:臨恩雖然不是一個屬於教區的組織,只是由一群熱心教友出錢出力、自發組成的一個福傳團體,目的在灌輸教友們藉著消費推動福傳的概念,當中亦有多位神父及修女加入成為股東,他本人亦是股東之一,但只是以神師身份支持臨恩的發展,實際的營運工作由董事局集體執行。駱神父強調他不懂做生意,亦不喜歡做生意,要不然他不會獻身做神父。他呼籲教友們以正面的態度去看待這項嶄新的殯儀服務,它會令到大部份亡者家屬,在彷徨中得到及時的牧民照顧,同時表達教會的關心,在服務中實踐教會的社會訓導。(成)


香港疫區除名 教區發新牧民指引

(本報訊)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公署發表新的牧民指引,指示香港在「疫區」名單除名後,本地信徒在參加教會活動時要注意的事項。

這份六月廿三日發表的指引稱,信眾「在聖堂及教會場地聚會或參與禮儀和聖事,毋須佩戴口罩」,「彌撒前自行取欞璈韙J聖盤的做法,但需用『食物夾』或筷子,避免用手觸及欞獢v,平安禮時「仍以點頭代替握手」,全體教友仍「暫停口領聖體,只用手領聖體」,「可照常送聖體聖血,但應只用小量的聖血,且提醒教友避免手指觸及聖血」。

聖堂方面,聖堂門口「可照常設置聖水,但需每週更換,並經常保持清潔」,「聖堂內可照常採用禮儀經書和歌書,但需盡力保持清潔」。

指引是按醫務人員專業意見而釐定,屬臨時性質,旨在防範疫症再度傳播。

告解方面,指引表示「可使用告解亭或修和室,但應經常保持清潔衛生,及空氣流通」,「聽告解司鐸或告罪者如有感冒或咳嗽等病徵,須佩戴口罩」;醫院探訪方面,「司鐸、送聖體員及探訪員在得到醫院及安老院的准許後,方可照常到醫院、安老院探訪病人及長者,並為他們傅油或送聖體」。

指引稱,教區為支援前線醫務人員的募捐行動,隨著香港解除「疫區」之名,亦告終止。

世界衛世組織六月廿三日宣布,香港正式除去「非典型肺炎疫區」之名。(佳)


香港大學的研究員指出,引致非典型肺炎的冠狀病毒,極可能是由果子狸(圖)等野生動物傳染人類。關注生態的人士則呼籲社會保護野生動物,亦可考慮素食。(圖:路透社)
肺炎帶動健康飲食 鄭生來長春社倡茹素

(本報訊)隨著非典型肺炎爆發,香港人比從前更著重健康飲食,教會人士和環保團體建議有心人素食和不吃野味。

環保團體長春社五、六月發起「環保的你,不吃野味」簽名大行動,配合六月五日「世界環境日」,推動港人不吃野味,又倡議素食可保健康。

信仰探討中心「綠色傳人」主席鄭生來神父六月五日對本報說,人類食用野味令野生動物受著不人道的對待。「等待屠宰的野味,擠在狹小的籠裡,遭受身心不適、恐懼和不衛生環境等折磨,直至被殺死。」他指出,其實一般為供人食用而飼養的動物,也遭遇同類苦況。

大力推行環保的鄭神父說,肉食的生產過程中,由於不良飼料或注射抗生素等,損害動物的健康,如瘋牛症和禽流感,也威脅食用者的健康。但他提醒,「人們不要因非典型肺炎流行,而害怕與動物接觸;只要在清潔、空曠的環境,病菌便不易集中,毒性減弱。」

他建議每餐只吃少量的肉類(少於二@),多菜多水果。「植物已能提供豐富的營養,提高身體的免疫和排毒能力。」

香港大學與深圳疾病及預防中心進行研究,五月底指出引致非典型肺炎的冠狀病毒,極可能是由果子狸等野生動物傳染人類。長春社表示,雖然中國廣東省政府表示會加強執行有關非法食用及販賣野生動物的法律,卻未能徹底防止病毒的出現。

長春社倡議本著「預先防範」的原刖,停止捕獵、「吃、用、養」野生動物。該社的簽名行動是要表明,香港關注保護環境。

長春社稱,多位港府官員亦響應呼籲,簽名承諾不吃野味。截至六月十五日,該社已數到約九萬個簽署,運動仍未結束。此外,世界衛生組織六月廿三日把香港剔除於疫區名單之外。

此外,天亞社報導,在五月廿二日國際生物多樣性日,包括黑頸鶴協會、北京的自然之友及香港的長春社在內的五十個中國非政府環保組織聯合促請政府抗擊非典型肺炎之餘,要保護生態。他們呼籲,為了環境及大眾的健康,應停止捕獵及「吃、用、養」野生動物,並要保護牠們的生活環境。

北京自然之友李君暉對天亞社說,這次是他們第一次呼籲公眾不吃野味。自然之友於九四年正式成立,為全國首家政府承認的非政府環保組織。

李氏說,有些中國人視吃野味為社會地位的象徵,或為了在宴客時尊重客人,「是出於面子多於需要。」她認為,野生動物養殖場的存在代表有市場需求,間接鼓勵非法捕獵,因為非法捕獵比養殖場成本低很多。況且,一般民眾也難分野味是合法或非法得來。

報導稱有些中國人喜歡食用果子貍、熊、蛇、穿山甲等野生動物,或用作藥材或浸酒材料。自從研究發現非典型肺炎的冠狀病毒與野生動物身上發現的病毒非常類似,中國政府於五月下令關閉野生動物養殖場,禁止獵殺、運送、進出口或販賣活或死的野生動物。(佳/公)


陳日君主教(中)於教研中心周年大會後與教研成員合照。
教研中心周年大會

(本報訊)公教教研中心於六月十五日聖三主日,慶祝了她的第十六屆周年大會感恩聖祭,由陳日君主教主禮,徐錦堯神父襄禮,並得多位教研董事出席和二百多位教研之友的支持。

周年大會先由執行董事馬珍娜修女致歡迎辭,教研工作報告和財務報告分別由董事會主席馮宜萱女士和陳志常董事負責。在彌撒的奉獻禮中,董事除奉獻餅酒外,亦獻上教研的周年工作報告,冀以教研的辛勞,配合基督的犧牲,成為悅樂天父的祭品。

徐神父在彌撒中證道。他把當日福音「使萬民成為門徒」的福傳主題,和他的信念與教研的精神連在一起,認為福傳是傳揚「天國」,塑造一個不分信仰和種族的全人類和諧共存的新世界。為達到這目的,他和教研的一貫路向是「扎根信仰、投身社會、胸懷祖國、放眼世界」的全面發展;而基本福傳態度則是「肯定自己、欣賞別人;學習別人、豐富自己」。他引用了南北朝時代《顏氏家訓》的名言來支持他的信念:「觀天下書未遍,不得妄下雌黃」,強調在福傳中,不可自以為是,而先須對聽眾或「受眾」有感同身受的情懷。

陳主教則闡釋了當日的聖三道理,認為教會應以基督為中心,在聖神內回歸天父。他強調天主對人類的愛,就像一個父親,把家中最隱密和最親密的一切,即天主聖三的秘密,都給人類啟示了。

此外,陳主教說,天主歡迎人類加入他的大家庭,人類要珍惜和了解,並在天主內生活和享受他的大愛,同時亦要用自己的生活,去發揚天主的愛。主教更強調,即使世界在不斷的變,信徒也不必害怕,因為他們是天主的子女,祂一定會保護他們。(公)


十本好書推介計劃 推動信徒閱讀風氣

(本報訊)一批天主教徒為推動信徒的閱讀習慣,舉行一項好書推介活動。

為鼓勵和推動讀書風氣,由一批平信徒自發組成的「信仰生活互動坊」舉辦十本好書推介計劃,讓愛書之人可以分享其閱讀心得。負責人之一的楊孝明和梁鳳玲希望藉此培養天主教徒的閱讀習慣。

修畢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宗教學課程的楊孝明覺得,天主教徒給人的印象是少看書,平日他們交談時也很少提及書本。他指出,即使是天主教神父出品的暢銷書,不少也由基督新教的機構協助出版。

「很多教友不知道閱讀對我們的信仰有多大影響,透過閱讀,我們與古往今來的人神交,他們的著作幫助我們信仰和靈修的增長;通過他們,我們與天主更接近。」楊孝明和梁鳳玲異口同聲地說。

「教友很難找到易懂的信仰書籍,因為大部份都十分艱深,神學性很重,而且英文書籍比較多。若由本地神父寫自己的經驗,本地化的感覺會較強,較適合教友閱讀。可惜大部份神父很忙,沒有時間寫書,平信徒的書也不及司鐸的吸引教友。」楊孝明說。

組織的執行幹事梁鳳玲認為閱讀好像「藏氣於身,待時而用」,將來總用得著書本上的知識。楊孝明很同意「一日不讀書,便言語無味」這句話,但他體諒不喜愛閱讀的人。

「以前也認為不看書不行,現在發現有些人真的難以專注去看書。其實最重要是找到適合的媒介去刺激心靈,從而思考生命、滋養生命,例如音樂、電影。『只有物質的生活,沒有心靈的反省』是現代人最大的災難。」楊孝明說。

楊孝明喜歡閱讀,會把握交通時間來讀書。他太太梁鳳玲也愛看書,曾立下志願,無論是多厚、多艱深的書,只要是好書,她也堅持看下去,她認為閱讀需要毅力,要有捱的心態。

不時接觸基督新教的楊孝明和梁鳳玲認為,基督新教的閱讀氣氛比天主教的好。「基督教有幾十個出版社,書局又在鬧市林立,而且面積大,資料豐富。進入書局後,你會很享受看書、購書的過程,好像去逛街購物一樣。」楊孝明說。

梁鳳玲觀察到,很多基督新教的平信徒領袖,由於要負責研經和帶聚會,會主動到書局找工具書和其他讀物,,一些團契導師亦會帶著青年信徒到書局尋找信仰書籍,可見新教徒由初信開始已培養出閱讀習慣。

這對信仰上的夥伴更希望組織這次好書推介計劃,引發一些信徒的好奇心,嘗試去看看一些受歡迎的書。(區)

● 十本好書推介計劃見第十三版


義筆容辭

寫在「七.一」前夕 吳偉傑

再過幾天就是七月一日。對一些人而言,這可能只是一天假期、一個郊遊或與家人朋友相聚的日子,又或者是在家中休息,靜靜地渡過的一天。然而,對真正關心香港前途的人,七月一日應該是不一樣的一天,因為這一天我們要上街,與眾多愛護香港,以及願意力爭保衛香港前途的人,心連心地向政府表達我們對《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不滿。雖然二十三條立法,無論在諮詢過程以至法例內容均備受爭議,但政府卻仍然一意孤行,強行立法。由於理性討論已無可為,於是市民大眾唯有以行動表達不滿。

對很多香港人而言,上街示威始終是很不習慣的事,很多人仍相信我們只是經濟動物,只關心如何賺錢,如何生活,政治根本是很遙遠的東西,犯不著為它傷腦筋,花精神,更不要說在烈日之下拋頭露面。然而,政治與經濟從來就是息息相關的,政制上的缺陷,會造成政策上的偏差。施政上出了亂子,經濟民生豈能幸免?回歸以來經濟情況如何,有目共睹。五十多個月通縮,失業率高達百分之八點三,負資產者自然傷痕纍纍,草根階層更是百上加斤,難道這一切都只是金融風暴和「外圍因素」所造成?二十三條立法,對資訊流通構成影響,而經濟發展與資訊息息相關,在二十三條影響下,又豈能獨善其身?

當然,也有人以為香港地位獨特,即使二十三條立法後,相信政府也不會有過激行為,香港人的生活也應一如既往,二十三條應該影響不大。這想法令人想起魯迅筆下的一個故事,大意是一大群人昏睡在一個密封的房間,空氣愈來愈少,眾人危在旦夕,卻全無知覺。現時香港的情況尚未至此,但也像是一大群人困在房子裡,二十三條把空間密封了,初期人們都不覺得怎樣,但空氣卻在無聲無色地減少,人們慢慢地會感到氣悶和窒息,但到了真正感到呼吸困難的時候,恐怕為時已晚,因為長期缺氧使人失去體力,昏昏欲睡,再無反抗之力。今日二十三條輕易通過,我們的自由便像密室中的空氣逐漸減少,到了將來情況嚴峻時才起來反抗,恐怕太遲了。

或許有人會說:反對有何用?抗議有用嗎?上街可以改變政府的意願嗎?當然,大家都心知肚明結果將會如何。政府為二十三條立法,如箭在弦,不可能不發,上街抗議的實質效果極之有限。但是,如果連這最起碼的抗爭行動也不做,我們還說甚麼爭取自由民主呢?經濟學說中指出,世上沒有免費午餐,在社會和政治權利上,相信也不可能有免費的自由與民主。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們應該捫心自問,過去我們為香港的自由與民主付出過多少努力?說實話,大多數人(包括筆者)相信也感汗顏。過去陰差陽錯,香港曾被稱為有自由沒民主的地方,但今日連自由也受到威脅了,我們還不醒覺嗎?

自由民主是人民奮鬥爭取而來的,決不是甚麼聖賢君主的恩賜。對經常沉默的大多數人而言,七月一日上街抗議,只是為爭取自由民主行了第一步,但如果連這一步也不行,香港還有甚麼希望呢?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網頁:jpcom.catholic.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