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教會


新紀元吸引現代心靈 俗世意識帶來新契機

教廷文件談論新紀元

明愛向晴軒開幕 一站式處理家庭危機

從世界家庭大會返港 何李鳳珊談外地經驗

陳牧澄清對23條立場 質疑文件「禁制機制」

美國首位華裔主教 汪中璋三藩市晉牧

堂區足球聯賽 花地瑪聖母堂領先

胡牧秘書蘇修女榮休

冷凍胚胎前景未定 信徒呼籲尊重生命

信徒團體去信北京 呼籲釋放異見人士

新蒲崗工友聯席建議 強金供款投資本土經濟

公輔會閒情閣開幕 鬧市提供閒適空間

嘉諾撒會新議員就職

趙榮善良會周年大會

義筆容辭

「無心之失」的反思 梁旭明


研究新紀元的學者指出,不是做瑜伽、冥想或聽心靈音樂等行為,便等於投入新紀元運動;最重要的是,當事人是否認同它背後的思想。圖示一間發售新紀元產品和推廣有關活動的商店。
新紀元吸引現代心靈 俗世意識帶來新契機

(本報訊)本地基督徒承認,新紀元運動(New Age movement)衝擊信仰的同時,也為宗教信仰帶來更新的契機。

教廷新近發表文件,確認新紀元運動給信徒帶來正面的挑戰,亦指出運動有不符公教信仰之處。文件中便提及了風水、掌相、瑜珈等活動。(見下文)

對掌相、風水、心理學素有研究的耶穌會神父徐志忠對本報說,面對新紀元運動大行其道,基督徒要中肯地反省為何該運動得以流行起來,並想想如何令基督信仰更能吸引人。

徐志忠:有助肯定人靈

徐神父二月六日說,「天主教的祈禱和靈修也有不同方式」,並指出「掌相、風水等是有根據和有價值的學問,是達致信仰的途徑之一,需要深入研究,看看如何加以善用,提升信仰。」

徐神父贊同,教廷有需要就新紀元運動提醒信眾,好叫信徒明白運動的界限。他指出,新紀元運動的元素用得不好便會流於膚淺和迷信,善用它們則有助肯定世界和肯定人。

不少人認為基督信仰就只是著眼於耶穌身上,徐神父認為,「當人愈了解耶穌,便發現基督在一切善中存在,在各種美善的途徑中也能找到基督的臨在」。

徐志忠神父說,三十年前他開始對掌相產生興趣,直至八年前跟隨師傅學習,另外也學習中醫「望診」(不需把脈,單憑看臉斷症)達十七年。他強調,「掌相能指出每人的獨特,但不能預定生命的價值和幸福;基督教信仰卻肯定了人人都能度有意義及幸福的生活。」

鄭建生:運動切合現代人需要

另一方面,關注新紀元運動發展的鄭建生指出,基督新教視新紀元運動是對信仰的威脅。

著有《新紀元運動素描系列》的學者鄭建生稱,新紀元運動在九十年後期開始在香港興起,當時不少基督新教人士抨擊這股思潮威脅基督信仰;雖然近兩年社會沒有從前那麼關注新紀元,運動卻藉著書本的普及而滲透到香港的大眾文化中。他指出,這趨勢值得關注。

目前擔任香港大學亞洲研究中心助理教授的鄭建生指出,新紀元運動由於非建制化,沒有信仰體系或領袖人物,組織較鬆散,故較難替它下扼要簡單的定義。他強調,「不是做瑜伽、冥想或聽心靈音樂等行為,便等於投入新紀元運動;最重要的是,當事人是否認同它背後的思想」。

鄭建生認為,「新紀元運動既非建制化,又有濃厚的個人主義色彩,讓參與者自由與空間來建構自己的宗教世界,切合現代人的心靈需要」;這亦反映出,信仰團體未能適時回應社會需要。

他認為,與天主教相比,基督新教至今對新紀元運動仍然較為保守,除了少數較前衛的教派如「靈恩派」團體,主流教派多堅拒新紀元的潮流。

從事新紀元商店市場經理的郭綺智二月十一日稱,新紀元運動「著重身、心、靈的平衡與了解;三者若失衡,往往導致身體、情緒、事業及人際關係等出現毛病」;不同的方法如瑜伽、冥想、香薰等便有助三者平衡。

郭綺智說,新紀元沒有宗教背景,沒有組織或領袖,只相信有更大的能量,「有人稱之為更高的存有、天使、菩薩,甚至主宰,但這些都是幫助了解新紀元的名詞」。她認為,新紀元相當個人化,每個人按其方法來尋找人生目標;縱然它也有黑暗面如巫術及魔術等,但大致上都是正面的。

至於會否有危險,郭綺智稱,新紀元只要用得其法,大多不會損害身心,為初學者,則最好「有具經驗的導師從旁指導」。

她表示,隨著近半年的瑜伽熱潮,瑜伽產品銷量明顯增加。她任職的新紀元店在中環經營了十三年,售賣各類新紀元產品,本地顧客約佔四成,顧客主要吸引二十多歲至五十歲高消費力的專業人士。(比)


新紀元的產品,推廣掌相和風水。
教廷文件談論新紀元

(綜合外電報導)教廷新近發表的文件指出,「新紀元運動」(New Age movement)可能是要探索「神聖者」,但它絕不是宗教。

該份文件題為《耶穌是帶來活水者:天主教對新紀元的反省》,由宗座文化委員會及宗座宗教協談委員會二月三日發表,是對有關事宜的一個初步反省。文件稱,新紀元運動「本質上,新紀元運動是一個集合不同活動、思想,和受這些吸引的人的鬆散聯繫」。

文件指出,新紀元運動的深處則反映出以下特質:

●反對建制宗教;

●以宇宙能量網絡,取代猶太人——基督徒所認信、位格化的神;

●否認耶穌基督的唯一性,視他為達致頓悟的其一 人物典範;

●否認罪惡與魔鬼的存在,視「壞能量」或「無知」是導致個人或社會問題的根源;

●推崇自我實現和自我救贖,否認救贖是上主的恩寵。

然而,教廷亦肯定新紀元的正面價值。宗座宗教協談委員會主席菲茨杰拉德總主教(M. Fitzgerald)說:「幾乎所有新紀元的事物,都有其善的一面。

教廷文件關心的是,基督徒參與新紀元活動時,要想想尋求的是甚麼。菲茨杰拉德總主教說: 「音樂令人鬆弛是好的,但如果它掏空祈禱內容,只是聽音樂且昏昏欲睡,那不能說是祈禱。」(比)

●相關新聞見廿一版


社會福利署署長林鄭月娥(左二)替向晴軒主持開幕禮,曾慶文神父(右一)致辭。
明愛向晴軒開幕 一站式處理家庭危機

(本報訊)提供家庭危機支援的明愛「向晴軒」一月廿三日舉行開幕典禮,由天主教香港教區陳日君主教及社會福利署署長林鄭月娥主禮。

開幕禮上,明愛代表及服務使用者代表合力砌上一幅代表向晴軒的誕生的砌圖,標誌著向晴軒是由各界合力而誕生的服務。

大會亦邀請了服務使用者分享他們對成立向晴軒的感受,以及向晴軒對他們在危機中的幫助,鼓勵有需要的人士積極面對困難,並尋求專業協助以解決問題。
向晴軒外觀
明愛理事會主席曾慶文神父致辭時說,成立向晴軒,是回應服務使用者的訴求,希望香港可以成立一間家庭危機支援中心,為有需要的家庭和個人,提供即時及全日廿四小時一站式的危機支援服務。

明愛向晴軒是目前香港唯一的家庭危機支援中心,提供廿四小時一站式綜合服務,包括熱線、危機個案及小組輔導和短暫住宿服務,服務對象包括正面對壓力、困境、危機或創傷的人士及家庭。

該中心自二零零二年三月廿八日開放以來的九個月內,共接獲四百三十四個案,五百八十六人入住。

向晴軒位於官塘,建築物在一九三三年建成時是皇家空軍基地,後來改作越南難民營,空置多年後,社會福利署用作向晴軒的選址,建築物現已列為一級保護建築物。(公)


從世界家庭大會返港 何李鳳珊談外地經驗

(本報訊)出席完菲律賓「第四屆世界家庭大會」的香港信徒何李鳳珊表示,菲國保護家庭的法例、信徒家庭一起參加教會活動的經驗值得香港參考。

「第四屆世界家庭大會」一月廿二至廿六日在馬尼拉舉行,主題是「基督徒家庭:第三個千年的喜訊」,一月廿二日至廿四日同時舉行神學牧民會議和子女大會,廿五日教宗透過電子媒體與參加者會晤,之後是徹夜祈禱,廿六日早上是閉幕禮。會議吸引了七十多個地方,超過五千名人士出席。

何太二月四日接受本報訪問時說,家庭大會期間的一次講座,邀請了菲籍法官講解當地保護家庭的民事法例,包括保障家庭工資、生育權利和尊嚴的法例,這些都反映出天主教的精神。

曾赴華盛頓宗座婚姻與家庭學院修讀婚姻神學課程的何太認為,有關法例非常理想,香港卻沒有類似法例;她表示:「在社會建構中,(香港有關方面)沒有推廣家庭的重要性;香港人只追求高生產力和成本效益,卻不大關注家庭能否存活。」

現全職主理家務和養育女兒的她說,社會應該幫助市民善度家庭生活,例如減少超時工作和每週工作日數,讓家庭有更多時間團聚。她說,事實證明,父母多陪伴孩子,能有效減少青少年問題。

她指出,菲律賓的公教家庭成員「一起祈禱,一起分享,在堂區參加同一善會,以家庭為單位回應天主的愛」,這份共融精神值得香港信徒學習。

此外,當地青少年的活力讓何太深受感動。當地動員約一萬名青少年義工,負責表演大型舞蹈,接待各地與會者等工作,青少年的熱情和活力使她深受感動,更吸引她主動與當地青年交談。

她又說,與家庭大會同期舉行的「子女大會」吸引了一千一百多人出席,青年人的分享真摯感人,又以宣言表達他們對家庭和社會的期望。

何太慨嘆,青年人的創意本是社會發展動力,但香港的出生率低,人口正面對高齡化的問題,青年人愈來愈少,將來惟有像其他發達國家般靠移民來薪火相傳。

與何太往菲國參加會議的還有終身執事候選人謝明輝及其太太。(比)


陳主教強調政府堅持「禁制機制」是破懷一國兩制

(資料圖片)

陳牧澄清對23條立場 質疑文件「禁制機制」

(本報訊)最近傳媒又屢次引述陳主教關於基本法廿三條立法的發言,但教友對某些報導困惑不解,為使教友更準確了解陳主教的立場,本報特向他要求作出以下的澄清。

問一:政府最近統計及分析了回應諮詢的意見後,發出了「前瞻」單張,澄清調整了的立法意向。政務司司長曾蔭權先生第一時間將政府立場知會陳主教,但陳主教,你好像不太領情。

答:本人非常欣賞曾先生的美意,更不會不歡迎曾先生將來可能作出的類似來訪。只是當日見他嘴邊似現虛火,精神非常疲倦,這樣親自來把行政會議在這階段的立場知會本人,實太辛苦了,而本人得益也並不太大,因為那只是知會,不是討論,作用不大。當然本人當場也作了一些即時的反應,例如,表示還不明白政府為何沒有取消禁制機制。不知曾先生有否機會把我們尚未能解除的憂慮再帶回到行政會議中討論。

問二:政府接納了一些反對的意見,對諮詢文件中的建議作出了修改,陳主教似乎也並不領情。

答:保安局局長也曾提醒我們要避免把這諮詢行動看成「討價還價」。那些作出了的修正固然方向正確,但堅持「禁制機制」還是使人費解。既然香港政府隨時應需要可以,而且應該審查某些組織是否危害國安全,那末為甚麼要把這事和中央的「明文取締」拉上關係而因此破壞一國兩制?何況以曾鈺成先生為首的民建聯及基本法委員會成員陳弘毅教授都以為這禁制機制並不需要。

問三:為取消這條例陳主教是否說了準備向北京請願?

答:基本法讓我們自己處理的事再交回北京手裡是極愚蠢的做法,我當然不會贊成。但因為很難了解怎麼會有香港人堅持禁制機制而破壞一國兩制,莫非是北京設下的底線?如果是的話,那末我們只有向北京請願了。

問四:陳主教甚至說過北京領導是愚蠢的,那不是太過分了嗎?

答:我說的是「北京愚蠢的人聽了香港愚蠢的人,破壞一國兩制」。也就是說,北京、香港,如世界任何地方,都有聰明人,也有愚蠢人,可惜的是在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事上,香港一些愚蠢人的講話得到北京一些愚蠢人的支持,聰明的領導卻默不作聲,讓他們破壞利國利港的一國兩制。(中央高官最近來港,也沒有提廿三條立法事。)

問五:陳主教,關於你的關社立場,你又說沒有受羅馬的指示,但又說得到羅馬的支持,究竟是怎麼樣的?

答:教會有一套豐富的社會訓導,怎樣實踐是每個地方教會的責任,不需要也不應該事事請示羅馬。但做了之後不時也有機會向羅馬匯報,也會事後表示贊同和鼓勵,只是我們為避免誤會所以沒有張揚。

問六:聽說有內地教會人士說中梵建交正在談判中,而陳主教你可能是建交的大障礙,不過你也說了準備引退以成其美事。這報導準確嗎?

答:按本人所知近來沒有談判的跡象。至於本人準備引退不是本人主動提出講的,是被記者問及如果中梵建交需要我引退,我的答案當然是「非常樂意」。


美國首位華裔主教 汪中璋三藩市晉牧

(天美社訊)美國三藩市總教區的汪中璋蒙席一月三十日獲祝聖輔理主教(左圖),成為美國首位華裔主教。

祝聖禮儀在三藩市聖母升天主教座堂舉行,由三藩市李懷德總主教(W. J. Levada)主禮,香港教區的湯漢輔理主教獲邀共祭及講道,台灣的狄剛總主教亦有共祭,約三千名信眾參禮。

感恩祭由一位奉香枝的年輕人帶領進堂開始,湯漢主教講道時,讚揚與他同是香港華南總修院校友的汪中璋聰明謙厚,樂於助人;又指出生於北京的汪主教既會關心普世教會,亦會關懷中國大陸的地方教會。

汪主教在感恩祭尾聲致辭說,一九七四年在中美洲格連雅達(Grenada)服務期間,他到三藩市探望患癌垂危的姊姊,他姊姊於七八年去世後他決定留在三藩市照顧三個外甥。

汪主教又把一九五九年他在香港晉鐸的情景,與當天晉牧的情況作對比,「當年在香港晉鐸,舉目無親;今天我家中最年長的、最幼小都在這兒。」出席祝聖禮的親人,包括汪主教來自中國的家人,以及多年來他從旁照顧的三個外甥。

汪中璋表示,有人問他為何這麼長時間才有首位華裔主教,他回答說:要有華裔主教,先要有華裔神父;要有華裔神父,先要有華裔修生……但總教區內目前卻連一個華裔修生也沒有。他說,華裔修生來自華裔信友,前面的路雖然很長,但信徒逐步向前,是會達致成功的。

洛杉機馬奧尼樞機(R. M. Mahony)致辭時,形容當天是「充滿恩寵和歷史性的日子」。他說華裔移民「播下文化的種子,種子終於開花結果……今天是開花的特別時刻,也令美國無數華人的希望與夢想得以完滿」。他期望,汪主教繼續激勵所有人,在創造主內打破文化、種族和語言的界限,達致合一。

禮畢後數以百計參禮者在市內唐人街一間酒樓出席慶祝晚宴。

汪中璋去年十二月十三日獲教宗任命為美國三藩市總教區輔理主教,協助總主教李懷德分擔教區事務。(比)


堂區足球聯賽 花地瑪聖母堂領先

(本報訊)長洲花地瑪聖母堂在首屆堂區足球聯賽中暫居榜首。

於今年一月一日揭開序幕的足球聯賽由「天主教教區堂區足球聯賽委員會」籌辦,共有七個堂區參加,包括耶穌復活堂、聖老楞佐堂、聖歐爾發堂、聖母堂、花地瑪聖母堂、聖十字架堂及聖多默宗徒堂。

截至一月底,聯賽甲組(十八至卅五歲)共進行了四場賽事,花地瑪聖母堂暫居榜首,以兩戰兩勝得六分暫時位居榜首;而丙組(卅五歲以上)只在揭幕戰賽了一場,聖老楞佐堂勝聖歐爾發堂四比零;乙組(十八歲以下)因參加隊數不足取消。

本屆賽事預計會在十月份結束,將於第二屆揭幕時頒發第一屆所有獎項。

首屆揭幕戰元旦日在九龍鄧鏡波學校展開,由湯漢輔理主教、進教之佑堂主任司鐸謝家賢神父及該校校長張冠榮修士主持開球禮。

湯主教在致辭中勉勵眾人,運動可使人有健康的體魄,他提及教宗年青時亦非常熱愛運動,而陳日君主教雖然工作繁重,但每天都會晨運行山,很注意身體健康。湯主教亦希望藉此比賽,使各堂區教友多接觸多聯繫,並且勝不驕敗不綏,以互相幫助、互相鼓勵的態度,一起進步。(公)


談及她的上司、已故的胡樞機,蘇修女懷念不已。
胡牧秘書蘇修女榮休

(本報訊)出任已故胡振中樞機的秘書廿二年的蘇梨韻修女(Barbara O'Sullivan)二月七日榮休,陳日君主教、湯漢主教偕同主教公署的神長和職員同日設茶會歡送服務教區近廿三年的蘇修女。

修女憶述,一九八○年當時的胡振中主教邀請她出任主教秘書,替他整理一下案頭文件,但主教的辦公室總是那麼繁忙,案頭文件總難好好整理,廿二年來一直如是。

屬聖高隆龐傳教女修會的蘇修女在歡送會上對本報說,她原來是從事護理專業的,服務過律敦治醫院的肺癆病人,和大口環區的殘障兒童。直至一九八零年獲長上指派出任教區主教的秘書,她感到很彷徨;她說自己「連打字也不懂」,起初上班的數天,完全不能適應。

「不過我的上司——胡振中主教——令我很快平靜下來。他是我最欣賞的人,沉默寡言卻謙厚、體諒和溫暖。我們和諧愉快地共事了很多年。」談到胡樞機,蘇修女懷念不已。

至於退休後的生活,蘇修女表示,會騰出時間和空間來休息,因為這些日子她「從未休息過」,尤其是去年胡樞機臨終前後,她幾乎一星期七天也要奔波忙碌。蘇修女退休後會離開她居住了近半世紀的香港,她坦言:「這把年紀要改變是困難的。」

蘇梨韻修女來自愛爾蘭,一九四五年進入聖高隆龐傳教女修會,五二年花了四個半星期乘船來港,五三年在港矢發永願。(比)


冷凍胚胎前景未定 信徒呼籲尊重生命

(本報訊)本港的一些醫院冷藏有冷凍十年但無人認取的人類胚胎,院方暫時未知如何處理這些胚胎;天主教人士則表明銷毀胚胎是不道德的,更指明胚胎同樣是生命。

據了解,在瑪麗醫院輔助生育中心,目前有三十一個冷凍逾十年,其父母卻沒有前來認領的胚胎;院方現正設法尋找胚胎的父母,以取得其授權,決定把胚胎銷毀、捐贈或作醫學研究用途等。

香港大學醫學院婦產科副教授楊樹標博士二月七日對本報說,全港六個進行生殖科技的機構均有儲存逾十年、無人認領的胚胎。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兼任助理教授張麗冰醫生二月十日回覆查詢時說,威爾斯親王醫院同樣有廿八個冷凍逾十年而無父母認領的胚胎,胚胎分屬七對夫婦。她說,該院現替六十三對夫婦儲存二千多個胚胎。

威爾斯醫院存二千胚胎

楊樹標表示,該批胚胎是人工受孕手術期間得來的。他說,人工受孕是利用藥物刺激排卵,排出約五至六個卵子,會抽取兩至三個卵子與精子結合,形成胚胎後再植入母體;而平均每對求診夫婦會儲存三個胚胎,每兩年簽署同意書一次,授權中心如何處置,儲存期最長為十年。他說,該中心會在求診者用完所有胚胎仍未能成功受孕,才重新開始治療周期。

楊樹標說,該院會把未用的胚胎在形成後兩天進行冷凍,儲存在攝氏零下一百九十六度低溫下;當夫婦首次未能成功受孕或欲再次懷孕時,中心會把胚胎解凍後移植至母體子宮內著床。他表示,胚胎在低溫下停止生長,故即使經過多年的冷凍,「其質素原則上不會受影響」。

至於胚胎何時有生命,楊樹標指出,醫學上沒有清晰的界定,但一般只會用受精後十四日內的胚胎進行研究,因為十四日後的胚胎開始有神經系統,應予以尊重。他透露,實驗研究後的胚胎已經變質,且會在離開實驗室做分析時死亡,因此研究後大多被棄掉。

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總幹事何文康二月七日表示,在天主教信仰裡,精子與卵子結合成為胚胎的一剎那,新生命便已開始。他形容胚胎冷凍庫為「集中營」,孩子成為父母的附屬品,不是男女親密性行為而是實驗室的結晶。他引述教廷信理部一九八七年頒布的《生命的禮物》訓令,強調「把生命及胚胎本身,交託給醫生和生物學者權下,對人的開始和去向,建立起技術的操控……違反父母和子女共有的尊嚴與平等。」

他續說,把胚胎作為醫學研究對象,是把生命視作產品,故教會是不贊同胚胎實驗。

此外,教區秘書長李亮神父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表示天主教會在尊重生命的前提下反對人工受孕,亦表明銷毀胚胎是不道德的,一如殺害人命。在二月十日發表的報導中,李神父指出,忠於公教信仰的醫生不會協助體外受孕的手術程序,亦不會銷毀人類胚胎。(比)


信徒團體去信北京 呼籲釋放異見人士

(本報訊)多個基督宗教團體發表聲明,關注到內地異見人士遭當局拘捕和不公平審訊。

有分聯署聲明的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柯欣欣二月四日對本報說,團體不滿北京政府打壓在電腦互聯網絡上發表異見的人士,當局又違反《刑事訴訟法》,進行秘密拘捕及審訊、沒有在廿四小時內通知其家人等。

發起聯署聲明的還包括方濟會正義和平組、紅磡聖母堂關社小組等,它們呼籲北京政府「停止對所有異見人士的秘密拘捕關押,以及閉門、秘密式的審判」,並撤銷對他們的控罪,立即釋放他們。

有關團體的代表一月卅一日到中聯辦,遞交被拘押異見人士的名單及聯署聲明,代表又把象徵和平自由的黃絲帶,綁在中聯辦的鐵閘上。

聲明引述國際特赦組織去年十一月的報告,指稱最少有三十三人因為在網上和平發表意見或進入一些被禁的網站而被拘捕,其中兩人在拘留期間更遭虐待致死;被捕人士是在互聯網上評論時政,而遭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罪名。聲明又關注到中共召開十六大期間發表公開信而遭拘捕,以及其他工運人士。

柯欣欣說,聯署聲明會在國內春節假期後,以電郵方式遞交國家安全部門、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國家主席江澤民,要求釋放無理被補的人士。(比)


新蒲崗工友聯席建議

(本報訊)新蒲崗一批工友建議,把部份強積金供款用於香港投資,以振興本土經濟。

「新蒲崗工友小組聯席」一月廿五日發表調查結果,發現在「有供強積金並留意強積金投資狀況」的受訪工友中,只有百分之十點三受訪者表示其強積金投資有盈利;強積金投資虧蝕的有百分之七十四點一。

另外,百分之七十二受訪者贊成,把不多於三成投資於海外的強積金供款用來振興本土經濟。

負責該調查的教區牧民中心(新蒲崗)程序幹事何天樂一月三十日表示,小組建議把不多於三成、目前投資於海外的強積金供款總額(即不多於五十七點八億元),用於本地投資,針對本地失業問題、發展社區經濟和創造就業機會。

何天樂指出,政府一直不願意承擔強積金擔保,容許供款全數投資於金融市場;因此,他建議政府為該筆供款「成立基金會管理和審批,由政府做擔保,借貸給市民組織合作社等,待經濟好轉時再歸還政府」。

至於協助面對虧蝕並將屆退休的工友,該牧民中心主任李靜敏一月廿九日表示:「中心會組織他們加入屬下工友小組聯席內的小組,關注自身的權益」;另外,舉辦是次問卷調查亦有助受訪者提升自己對問題的認識及危機意識。何天樂亦說,中心會針對中年、已屆退休年齡人士多做一次同類調查,以了解他們的境況。

獲教區牧民中心(新蒲崗)支援的工友小組聯席二○○二年十一月在新蒲崗工廠區進行,成功訪問一百二十七名工友。聯席以團結工友及關心工友權益為目標。(比)


公輔會閒情閣開幕 鬧市提供閒適空間

(本報訊)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香港中心一月廿四日舉行「閒情閣」開幕典禮及中心開放日,由陳志明副主教祝聖。

該中心主任趙崔婉芬對本報透露,「閒情閣」於平日的中午開放,給予公眾人士休息、安靜及閱讀書刊。命名為閒情閣之來由是希望眾人在繁忙生活之餘,能盡量保持「心閒」與「寧靜」,以面對種種壓力。

香港中心座落於中上環商業區,附近商廈林立,出入多為白領及專業人士。該中心為服務社區人士,特意擴闊接待處,成為一個開放中心,命名為「閒情閣」。

中心地址為皇后大道中181號新紀元廣場低座101室,「閒情閣」於週一至週五,中午十二時至二時開放給公眾人士使用。

圖示主禮嘉賓左起:社會福利署總社會工作主任(家庭及兒童福利)何陳惠遄B社會福利署中西區及離島福利專員莊冼瑞愉、陳志明副主教及公教婚姻輔會副主席劉勝義神父。(成)


嘉諾撒會新議員就職

嘉諾撒仁愛女修會港澳區修女二月四日齊集總會小堂,慶祝第十四屆香港澳門區議會成員就職典禮。新議會成員包括(左起):議員詹秀璉修女、會長關小梅修女、副會長陳中慧修女及議員白倩儀修女。(上圖)

新議會承諾與會省內各修女,同步見證十字架上基督的大愛及忠於活出修會的神恩。禮儀中,一眾修女衷心感謝卸任的王小球修女、吳文綿修女和凌蕙彤修女對修會省的貢獻;另外,王修女和凌修女將離港進修。


趙榮善良會周年大會

教友監獄福傳組織屬會趙榮善良會一月廿六日假赤柱懲教署職員俱樂部舉行兩周年會員大會。

會中秘書龍緯汶報告二○○二年的成果:兩位囚友修讀教友總會的函授課程、去年一月至十一月共接觸了囚友九十人次、十二月的聖誕活動接觸了囚友六百人及成功轉介了兩位有意更生的人士給聖伯多祿復生會。

周年大會中,亦通過新一屆執委會人選及新增壁屋監獄的囚友探訪服務。隨後,會員及友會朋友共四十人到達赤柱聖亞納堂舉行感恩祭。(公)


義筆容辭

「無心之失」的反思 梁旭明

在《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條文尚未公布之前,有關討論已鬧得熱烘烘。從保安局較早前所公布的諮詢文件回應結果,以至刊登的意見匯編,都引起了社會人士廣泛的爭論。愈來愈多團體批評保安局並未將其意見(多數為反對意見)納入在「反對」之列,更有報導指部份經立法會所提交的意見付諸流水,而對互聯網上的意見亦充耳不聞。

面對連串批評,保安局終承認錯誤,向有關團體致歉,這是值得歡迎的。然而,無論這一次是政府「技術上錯誤」(稱電腦出錯),抑或是當局刻意偏倚支持意見,以致忽視反對意見,這裡反映出一個問題:從處理諮詢結果,到刊印匯編,都顯示出政府對諮詢結果的處理持簡單化及草率的態度。首先,將意見兩極化處理,甚至只片面的取意見上「支持」或「反對」字眼而判斷其性質,都顯示出政府沒有認真考慮意見書的內容細節。其次,在政府所印製的「實施《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前瞻」(簡稱「前瞻」)單張內,雖然表達出政府願意對建議作出修訂,但卻未包括沒有作出修訂的內容,而單張內的卡通化插圖卻佔了相當大的篇幅,用作附和內文,使人懷疑這次諮詢的認真性及嚴肅性。

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早前曾表示,保證真正的條文會「令人人睇得明」(《東方日報》,二○○三年一月三十日)。筆者質疑如斯重要及影響深遠的法律條文為何要每一個人都明白?法律條文本身是複雜的語言,民眾是否如此要求?如果在「前瞻」單張內加上插圖是要符合局長這「令人人都睇得明」的意願,則有將整個諮詢過程簡單化之嫌,而匯編被發現有錯漏,背後反映出政府的草率,而局長所謂的「無心之失」,訴諸一個如斯重要的諮詢過程,實在令人痛心。

政府原打算以此諮詢來表現其尊重民眾意願,企圖重振其開明形象,增加其認受性,以及回應「一國兩制」原則下的一些民主訴求。但當「無心錯漏」大多發生在處理反對意見時,就不能不令人懷疑這是否「有心錯漏」,以至整個諮詢過程是「無心的諮詢」。原意是為了減少民眾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疑慮,但現在卻造成弄巧成拙的情況出現。當正式的條文公布時,更令人擔心,倉卒立法所造成的深遠影響。

在本文刊登時,相信條文細則可能已經刊登憲報。假如訂立條文也如諮詢結果及匯篇印製般草率,公眾將要承受條文所可能帶來的惡果。公眾希望《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條文是經過各界協商而達致的,但當我們欠缺民主監察機制,以確保民主協商可達致的共識時,任何協商最後也可能由政府的絕對權力所操控,而民主、自由的追求也可能只是民眾的一廂情願。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網頁:jpcom.catholic.org.hk


強金供款投資本土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