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汗國建立八百周年
教會幫助兒童認識傳統

天亞社訊)今年適逢成吉思汗統一各部族建立蒙古汗國八百周年紀念,天主教會致力幫助蒙古兒童認識這位蒙古領袖及其帝國的歷史。
一如其他公立學校,蒙古數間天主教學校將會遵行最近由總統恩赫巴亞爾(Nambariin Enkhbayar)領導的政府所頒布的法律。

法律旨在推動認識成吉思汗及其功績,要求每間學校在九月一日,以講授蒙古歷史為新學年的開始。內容是根據成吉思汗於一二二七年去世後,由一佚名作者撰寫的史詩式文獻。

該文獻記敘了成吉思汗的一生,以及在他統治下的事蹟,最終成就了世界歷史上版圖最大的帝國,由太平洋一直伸展至歐洲邊陲。

在經歷七十年蘇維埃共產政權統治後,蒙古國民一直努力接受過去的歷史。該國二百五十萬人口中,天主教會屬於非常小的社群,約有三百四十五名教友。他們亦體認愛國的重要。

菲律賓籍聖母聖心傳教修女會柴鼐立修女(Nellie Zarraga)歡迎新法律。她說:「在七十年的共產統治下,蒙古人的身份被壓抑,許多人直到今天對自己的身份都沒有真正認識,因而隨意地接受外來影響。為此,我們認為對兒童灌輸這意識很重要,透過有關成吉思汗的短劇,教導相關歷史,令他們學懂珍惜自己的身份。」

鮑思高訓練中心校長比列加斯神父(Carlo Villegas)亦說,周年慶祝活動和以全新角度尊重歷史,可促進蒙古人之間的團結與和平。這位慈幼會士向天亞社說,他會確保其中心把蒙古歷史納入課程。

歷史學家塞倫蓋(Selenge)指出,蒙古人眼中的成吉思汗,修女非如西方人所想像是一名強悍殘暴的侵略者,而是為廣闊領土帶來和平的首位統治者。塞倫蓋向天亞社說,蒙古人「喜歡把蒙古帝國與泛羅馬帝國或泛不列顛盛世作比較」,指出羅馬和大英帝國是透過征服和政治支配帶來和平與穩定局面。

烏蘭巴托宗座監牧黃旭東主教(Wenceslao Padilla)認為該法律是偉大的構思,因為「所有蒙古人應深入認識其歷史文化」。
不過他提醒,對成吉思汗偶像化的敬慕,會為人民的靈修帶來分歧,因為許多蒙古人的靈修生活已有既定的形式和表達方式。

 

 


南韓夫婦懇談運動
跨越國界面向亞洲

(天亞社訊)南韓夫婦懇談會慶祝成立卅周年之際,期望在亞洲各地以至全世界,推動此運動。

南韓於一九七六年引進夫婦懇談會,為在首爾的外籍人士舉行第一個英語的週末營。翌年,首次以韓語進行的週末營,也在首爾舉行。

韓國夫婦懇談會神師韓相龍神父說,卅年過去表示韓國的懇談運動已「完全成熟」,現在是時機向亞洲及普世教會推行這運動。

世界夫婦懇談會亞洲代表趙德八月三日向天亞社說,韓國夫婦懇談會能擔當帶領角色,為亞洲其他地區的活動提供更多人力物力。

韓神父及趙德在首爾總教區舉行第一千屆週末營後,介紹韓國夫婦懇談會的發展狀況。

這場具歷史意義的活動於七月廿八至卅一日,在方濟住院會避靜中心舉行。韓神父指出,一個教區能舉行千次週末夫婦懇談活動,是「全球罕見,亞洲首次」。

鄭豪權及妻子楊海瓊是這次周末營的分享夫婦。他們向天亞社解釋懇談活動的作用,以及他們於八一年完成懇談課程後,成為分享夫婦的經過。

鄭氏說,每個週末營有三對夫婦及一位神師作經驗分享及指導,並引導參加夫婦互相交談。當週末營完結後,願意成為分享夫婦者,要接受為期一至兩年的訓練課程。

他說,儘管週末營的準備工夫相當費時,但透過活動他的靈性生命更趨成熟。分享小組通常在週末營前兩個月,便要進行預備會議。

楊氏說在這次活動中,有一對非教友夫婦原本互不交談,最後在結束時達致修好。她說,參加者明顯的轉變,為她再次注入活力。她強調夫婦懇談教導「對人類的愛」,而實踐的最佳方法,莫過於「與伴侶及鄰人交談」,這也是該活動的本質。

夫婦懇談會首爾總教區神師金雄泰神父表示,參與第一千次週末營的廿八對夫婦中,十七對為非教友,包括一對基督教夫婦,以及兩對原決意離婚的夫婦。

在這次週末營作輔導的金神父說,這兩對瀕臨決裂的夫婦在活動結束時,承諾重新婚姻盟誓,不會離婚。他又說,每次活動平均有兩至三成參加者為非教友,包括基督教和佛教徒。

張氏指出,截至六月底,已有逾七萬對夫婦、一千多位神父,以及近一千六百名修會會士,參與週末營。韓國夫婦懇談會於全國十五個教區設有分支,每年在國內舉行約一百六十五次週末營。

據世界夫婦懇談會網站〈www.wwme.org〉顯示,夫婦懇談會于一九五二年在西班牙成立,創辦人西班牙籍嘉俾厄爾.卡爾沃(Gabriel Calvo)神父,以開放及坦誠的關係為重點,為已婚夫婦舉行一連串會議。

 

 


唐山地震卅周年
信徒舉行紀念活動

三十年前,華北河北省唐山發生大地震,逾廿四萬人遇難。今天,儘管本地教友不能忘記這段痛苦的經歷,但信仰支撐著他們,使他們從災難中體會到信仰的支持。

唐山教區劉景和主教對當時的情景仍歷歷在目。那是一九七六年七月廿八日清晨,天氣悶熱得難以入睡,地震發生的瞬間,他住的小房子猛烈搖晃。

唐山市位於北京以東二百公里,是華北的工業重鎮。當天,在凌晨三時四十三分,市內百萬居民都已進入夢鄉。黎克特制七點八級的大地震,造成廿四萬二千多人死亡,十六萬五千人重傷,近五百卅萬間房屋受破壞。

劉主教七月廿八日對天亞社說,當時他仍是神父,與教區另外五位神職人員經過五十年代末的政治運動至文化大革命(1966-76)期間,正在接受勞動改造。

現年八十七歲的劉主教說,那時他白天在唐山焦化廠工作,晚上住在附近一間小破屋。他憶述:「地震發生前,我熱得睡不著,就看起書來,先是地光出現,照得房內每個角落都清清楚楚,又聽到巨響。我以為是打雷閃電,所以沒有理會,繼續看書,殊不知這是大地震的預兆。」

突然,大地不停上下左右地猛烈震動,燈光熄滅。他趕緊跳下炕來往外跑,剛要拉開門,一股強烈的氣浪就把他連人帶門甩到三米遠。他說:「我的左腿被門和門框夾住,情急之下我用力把腿拔出來,看到小腿血肉模糊,幸好沒有傷到骨頭。現在腿上仍留有疤痕。」

一場大地震把整個唐山夷為平地,沒有一棟房子完好無缺,連在文革中沒受破壞的教堂也難逃厄運。

地震中教區六位神職人員有三人遇難,包括藍柏露主教及兩位神父,遺體無法尋回。

據劉主教說,由於大部份教友居住距震央較遠的地方,死亡的教友只有約三百人。鑑於當年教會仍然受到嚴格控制,坍塌的教堂要待四年後宗教活動恢復後才開始重建。

唐山教區方建平輔理主教七月廿八日對天亞社說,今年是大地震卅周年,教區舉辦特別紀念活動,當天聖母無染原罪主教座堂和所有堂區舉行座談會,教友分享經歷,一起祈禱及唱歌。神父和傳道員也向參加暑期要理班的青少年兒童,講述大災難的情況。

廿八日早上,兩位主教和教區神父一如往年的紀念日,在教堂舉行追思彌撒。另外,唐山市政府舉辦的紀念儀式有千多人參加,在廣場紀念碑向死者和救援人員獻花。

設於河北省省會石家莊的天主教旬報《信德》在七月底出版特刊,刊登了幾位倖存教友的見證。

唐山陶瓷廠李存對《信德》說,地震後,很多人連遮風擋雨的地方都沒有,他父親就帶著他們兄弟倆搭了兩個簡單的棚子,給鄰居的老人和婦孺棲身,後來又四處尋找食物和飲用水,與眾人分享。

地震發生後,李璐和她兩歲的兒子被壓在一塊水泥板下五個小時,最後她獲救,但兒子已離開人世。她說:「我們一家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從悲痛中自拔,丈夫的情緒尤其低落,沒事就借酒消愁。連我的父親也常常抱怨:我們信天主的怎麼也遭遇這麼大的災難,到底還有沒有天主啊?」

一九八零年宗教活動恢復後,李璐的母親鼓勵一家人到教堂,漸漸地一家人對天主的信心熾熱起來,連丈夫和弟媳也領洗奉教。

住在趙各莊的王克良對《信德》說,文革期間,宗教活動不能公開,他當時是個冷淡的教友,但一場地震徹底改變了他。他說:「那天晚上地震發生後,母親跪在村子的小河邊念經祈禱,這樣的公開祈禱,多少年來我真的還沒有見過。」母親對天主的信賴深深地打動了他。


● 天亞社

 

 


 

 

烏克蘭烏克蘭八月二十二日發生空難,機上一百一十七人全數罹難,圖示當地教會神職人員八月廿四日在空難現場向遇難者獻花。(圖:天美社) 俄羅斯俄羅斯聖彼得堡東正教的聖三一主教座堂八月廿五日發生火警,教堂內一些文物亦告捐毀。教堂拱頂於火警後亦告崩下。
(圖:天美社)

 

 

 

 


普世一分鐘

俄正教訪北韓 平壤祝聖新教堂

俄羅斯東正教會一個代表團八月十二日經北京訪問北韓,期間在首都平壤祝聖一間東正教堂。代表團由俄正教會對外關係部主席基爾都主教(Kirill)率領,十七日返回俄國。基爾都主教在北韓出席接待活動時,表示興建一座教堂是「上主的奇蹟,由人民親手興建,包括北韓領袖金正日」。
北韓二○○三年派出四名學生入讀莫斯科的東正教修院,其中兩名學生借基爾訪韓期間晉鐸。(合一新聞)

波蘭總主教反對 政客建議恢復死刑

波蘭盧布林的天主教總主教辛斯基(J. Zycinski)駁斥該國執政聯盟其中一個政黨,指稱死刑不符天主教教導。
波蘭「家庭聯盟」不顧歐洲議會反對,八月底指稱執行死刑符合天主教訓導,又指他們收集了五十萬簽名,爭取全民表決是否恢復死刑。
辛斯基總主教重申,天主教珍惜生命,支持非暴力原則。他又指國內政治人物為求建立強人形象,間或把本身意見包裝為似是有基督教原則的意見。(合一新聞)

澳洲全國七千教堂 參加教會生活調查

澳洲天主教會聯同當地其他基督宗派,本年稍後會參加「全國教會生活調查」。調查會詢問信徒的經驗、信仰和態度,主辦者稱有關資料對牧民工作極有幫助。
全國二十二個基督宗派、七千間教堂(當中逾五百間為天主教堂區)參加是次五年一度的統計。
教堂會邀請所有十五歲以上參加教堂活動的信徒,回答一份二十分鐘的問卷。(辛力社)

 

 

 

 

普世一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