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事件」的深層悲痛

近日全城觸目的「偷拍事件」,群情議論中均認為要追究責任,要尋求法律解決。我們認為無論事件是否涉及犯法行為,最終有否構成罪行,但這行為已大大違反了人際間的道德規範。

我們當然要強烈譴責這份刊物,我們不但譴責直接執行者,更要譴責這份刊物的出版人。然而,譴責的背後卻隱藏著更深層的悲痛──我們的社會是何等的敗壞!這樣的「偷拍事件」幾乎是每隔一段時日便會出現,但同時亦會很快便給人淡忘了。

「偷拍事件」並非只局限於侵犯人的私隱,而是蘊含著更深更廣泛的道德敗壞。我們身處二十一世紀這樣的一個事事講求個人潛能發揮,個人自主性受尊重的年代。我們也不時被提醒這是一個講求「文化多元」的容忍年代。容忍不同的意見,容忍不同的價值和道德觀。只要不犯法律,或找到法律的罅隙,任何事都是可為的:這似乎變成了現代社會和現代人所堅信不移的價值信仰。然而,在此信仰的背後卻指涉著一種價值多元、價值相對──道德問題是見仁見智的思維法則和想法。人類愈來愈相信只有科技理性,只有經濟效益等事項是可以有客觀準則去定奪,而一切價值事務只是表達個人或某一族群人的主觀想法而已。很不幸,此一現代人廣泛接受的信念,再配合著上文所言的極端個人主義的色彩,遂出現了只要不逾越法律,個人便可無限量地去追求自身的利益和慾望上的滿足。

我們再不相信有客觀的德行標準,更遑論宗教上的信仰和指導了。「偷拍事件」其實是在這樣的一個極度俗世化社會發展脈絡下孕育出來的。明乎此,我們便更明白到為何像這樣的事件會一再重演,也一再被遺忘。

這是這一個世代的悲哀,也在這意義下,這是宗教信仰失落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