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本地化的困局

香港教區主教公署於七月份,連續多期在公教報發出陳日君樞機的任免令,公布新一輪的堂區人事調動名單。令人矚目的是,教區重新倚重外籍傳教士擔任堂區的管理工作。由本年九月開始,全港五十四個堂區中,由國籍司鐸管理的只有十八個,其餘三分之二堂區屬修會或傳教會管轄,這與神職本地化的理想愈走愈遠。

一九六九年,首位國籍主教徐誠斌繼任白英奇主教出掌教區後,香港教區開始由國籍主教及國籍神職班接管。十年後,教區國籍司鐸協會於一九七九年成立,為發展教會本地化譜出新的藍圖。聖神修院神哲學院於一九七四及七六年先後成為羅馬宗座傳信大學屬校,可直接頒授神哲學位;學院的教學語言,由中文和粵語取代了拉丁文,對培育本地司鐸,製造有利條件,亦為栽培本地神職人員奠下穩固的基礎。可惜發展下來,情況未盡人意,國籍神職班人數,遠遠追不上發展迅速的香港教務。

回看今日香港教區國籍神職班的情況,實在令人憂慮,目前教區國籍司鐸有六十八位,平均年齡六十四歲,接近三分一神父已過著退休生活,神職班的老化及接班人選不足,值得我們深入反思。

面對今天司鐸缺乏而造成困局,如何培育年輕人的聖召,正是刻不容緩的課題;這一刻,也是我們該深思如何喚醒年輕人,發揮聖神傾注在他們身上各種的恩寵,激勵他們作生活的宣講,幫助他們辨識由天主而來的召喚,使聖召的種子能在他們中間發芽生根,結出豐碩的果實。

本週日開幕的「亞洲青年節」提示我們:「青年--亞洲家庭之希望」,更好的說:「青年正是亞洲教會的希望」。讓我們藉著舉辦活動的機會,給青年人認清自己的身份,辨識聖神對他們早已賜予的神恩,對自己的身份有一個認同和歸屬,藉此激勵士氣。

梵二之後,聖神之風吹遍教會,教會內重新燃點聖神的火燄,觸動我們注意與聖神的關係。已故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面對司鐸聖召的危機時曾說過:「沒有司鐸,教會就不能度基本的服從生活」;「教會所能給與的首要答覆是,完全在於我們對聖神的信賴,我們深切相信,如果我們忠於所接受的恩寵,這種拋開一切的全心信賴,絕對不會落空。」《我要給你們牧者》勸諭。堂區司鐸是否好好留意年輕信友的神恩,協助他們辨別聖神的事工,讓青年人明白聖神在他們身上的工作,觸動各人所領受的恩寵發揮作用,同心協力,各盡己職,服務教會,為發展教會本地化帶來新的動力(參格前1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