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七一將至,義不容辭

七月一日是紀念香港回歸祖國的大日子,但今年這一天絕不值得慶祝,因為一國兩制的承諾面對廿三條立法而將壽終正寢。陳日君主教及多位大律師都呼籲市民參與七一大遊行,反對廿三條立法。近日在教會中關於教徒的政治參與、關於陳主教的言論等不無爭論、疑慮。七一遊行將至,教友當如何面對呢?

我們認為首先要弄清某些觀念:

(一)政治參與不等同於骯髒

對於宗教領袖及教徒參與政治(或只是發表意見),不少教友都出於自然反應地反對。我們認為原因是不少教友都不自覺地對政治反感,認為政治是世俗的、骯髒的。的確,政治現實存在著不少黑暗。然而這不代表對政治問題發表意見,或參與政治就是骯髒的。正是因為政治上存在著骯髒,教徒才當參與政治(廣義的包括發表意見、遊行、集會,不是狹義的「從政」),讓政治回到《論語》說的「政者,正也」的理想。

(二)遊行集會示威不等同於「搞事」

中國人素有「各家自掃門前雪」的特色,缺乏公民意識,總認為參加「事不關己」的社會運動就是「搞事」。其實遊行集會示威是我們的公民權利。民主自由是需要爭取的,即使在民主的國家中,當人民的意願沒有被充分反映,人民也經常透過遊行示威向政府施壓。更何況我們身處一個不民主的社會。所謂怕「搞事」其實是放棄我們生而具有的權利,放棄《世界人權宣言》及《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列明的屬於我們的集會自由。

(三)人權高於國家主權

政府與「保皇黨」把支持立法等同於愛國,然則反對立法便是不愛國?盲目的愛國是當前世界最大的危機,專權國家以國家利益為由壓制個人權益,國與國之間因為狹隘的民族主義而互相攻伐。廿三條立法正是以國家利益為由壓制個人權益。國家最重要的組成部份難道不是人民嗎?如果人民的權益得不到保障,國家利益又有甚麼意義呢?何況國安條例的內容早已超越了保衛國家的範疇,進而成為保衛政權(國家與政權是兩回事),壓制人權的工具。人權是普世價值,不限於一時一地的政治環境,是人人生而具有的尊嚴,用宗教的說法則是人權來源於天主。是不容以國家安全為由而侵犯的。就如前捷克總統哈維爾(Vaclav Havel)說:「人類比某一國家更為重要……國家是人的產物,而人是天主的創造品。」

掃除了以上的疑慮,我們還有理由拒絕參加以和平方式捍衛人權的七一遊行嗎?我們難道因為害怕教會與政府關係惡化而拒絕參與代表正義的「政治參與」嗎?我們難道不是地上的鹽、世界的光嗎?我們難道還當沉默嗎?